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六章 楼内楼

第十六章 楼内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牟足了劲儿将巨大的锅盖掀开,当看见里面的食物,被吓的一下子便坐在了地面上,手中的锅盖掉落在地面上,发出清脆连绵的响声。

    空旷的小镇被响声打破了寂静,声音在洞穴中不断的回荡。我惊恐万分,当打开锅盖的时候,我看到无数双血红色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我,里面有三五个人头还在滚开的汤水里面翻腾,虽然已经煮的皮开肉绽,但仍能够看清楚面容上的惊悚表情,眼球凸出泛白。

    虽然空气中还飘散着阵阵香味,但是此时的我闻之欲呕,很难想象的到。这里面煮的竟然是人肉,难倒这个古代城镇是个吃人的部落。还真是他为刀俎,人为鱼肉。

    我根本就不敢在屋子里面继续停留,连滚带爬的走出房间。来到八辆马车并驾而行的宽阔街道,再抬头看去,这里几乎有十几间房屋仍旧有炊烟,心中猜测,里面估计煮的都是人的尸体。

    心情逐渐平稳,我慢慢起身,根本不敢继续呆坐在这个吃人的城镇,赶紧寻找逃出的方法。脚步继续向前,

    向着城镇中心地标性建筑走去,五层塔楼高耸的建在城镇的正中央,很是醒目。估算一下大致有二十几米的高度,但却只建筑了五层,真不知道是何人居住在此处,需要这么大的房间。来到塔下,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蚂蚁站在巨人的面前,甚是渺小。

    而眼前的塔楼也很是不凡,除了高耸以外,通体都是有青铜打造而成。每一层都是正五边形的样子,五面墙壁却是光滑异常,上面并没有任何的描绘图案和文字,就是很普通的墙面,每一层上面都没有任何窗户,打造的很是严密。只有最下面一层有两扇铜门,还留有一道缝隙,没有合上。

    城镇安静的可怕,似乎里面所有的人都凭空消失一般,唯一只有这些房屋见证了历史的经过,但却无从述说。

    我小心翼翼的从门缝中走了进去,之前还从一间房屋找到一根火把。因为之前的手电几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微弱的黄光根本照不清楚前方的道路,我只要另谋他法。不过,手电却没有丢掉,以防万一。

    走进黑漆漆的塔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粗长的油布麻绳,麻绳很粗几乎有手臂粗细,上面还有很多黑漆漆的油脂包裹着。我也不知是何物,用来做甚,不过由于空间黑暗,当我见到眼前的绳子时,手中火把上的火焰已经燎到了麻绳。此时麻绳遇火即燃。

    只见火焰瞬间生成,沿着麻绳蔓延过去,火蛇蜿蜒直上。沿着塔楼的内壁游走,‘噗!噗!噗!’几个声响出来,只见四周黑暗逐渐被驱除,十六个铜质人甬头部纷纷被点燃。麻绳上面的火焰逐渐消失,但是塔楼内却是亮如白昼,只因这人甬越烧越旺。

    走近一看,人甬呈现双手背后紧锁模样,上
异世邪凤:至尊毒妃txt下载
身面部狰狞恐怖,似人非人张开血盆大口漏出满满的尖锐獠牙。身体皮肤已经角质化,细看下来却是一身的铜质鳞甲,双手上面还有像鸭子一样的脚蹼。下身没有双脚,却是鱼尾模样,给人感觉就像是条人鱼。

    记得以前有相关描述,东海有蛟人,蛟人即泉先也,又名泉客。南海出蛟绡纱,泉先潜织,一名龙纱,其价百余金。以为入水不濡。南海有龙绡宫,泉先织绡之处,绡有白之如霜者。

    还有司马迁的《史记》:始皇初继位,穿治郦山,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令匠作机弩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这鲛人油灯,俗称长明灯,一般在王宫贵族的墓穴里面才会有这种东西,但是一般情况下,这东西都被古代人给神话,根本没有长明的效果。但是,我发现在鲛人的身上都穿有很多孔洞,可以看清里面的模样。只见每个鲛人身体之中都隐隐约约的有一个东西在蠕动,似乎是因为火焰的原因,活了过来。

    我仔细的看下去才发现,里面的东西就像是一只蠕虫,在鲛人的身体之中不断的啃食。我听说过以前制作鲛人的时候,会找一只青色蚕虫放在酒缸中与蜈蚣,七步蛇浸泡在一起七七四十九天,每日清晨滴入三地舌尖献血入缸,子时祭拜。

    当第四十九天开缸便会发现,酒已干,之前的毒虫全都都相互厮杀殆尽,只剩下一只血红色的蚕虫安然无恙的停留在缸中,而且身体涨大了几倍之巨。将其取出,用一根麻绳头栓倒钩将其塞入蚕虫腹部,勾住其肠胃,但却不会至死。

    将此蛊虫塞进鲛人腹部,麻绳留在鲛人的嘴鼻之中,点燃麻绳,蚕虫遇热便会开始不断蠕动。而且这种蚕虫口器已经生成,里面会有双排密密麻麻的细密利齿,不断撕咬鲛人腹部血肉。吞进腹部之后便会转化成为油膏,使得油灯千年不灭。听说每滴这种鲛人油滴,便会点燃十几天不灭。

    这鲛人腹部的孔洞,也许是为了让蚕虫呼吸所用,不至于被憋死。

    看完这些鲛人之后,我发现此时塔楼没有任何楼梯,也不见里面有任何东西,空无一物,让人很是奇怪。难倒建造这么个大东西,却是没有任何东西。就算是用来供奉的,至少你放个佛像之类的啊!

    我四处查探,沿着麻绳看去。只见麻绳在塔楼的东北角处便消失不见。我来到此时,只见这个地方的地砖已经坍塌。露出一丝光亮出来。我向下望去,只见塔楼地下还有一座五层塔楼模样和我身处的一摸一样。

    只是这地下塔楼规模似乎比上面小了很多,而且里面看似还有一个黄金色的棺椁摆放在正中央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