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章 老黑留下的口信

第二章 老黑留下的口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章老黑留下的口信

    这一刻的老学究身上没有了那么多知识的光环,有的却是我至今都十分陌生的亲情,他就像是一个离家多年的孩子,终于回到了母亲的环保一般,笑容里面充满了儿童般的笑容,这一刻终于回家了。

    乡亲们很是热情的对待我们,老学究将我们一一介绍给乡亲们。大家的热情让我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家里面,怪不得老学究这么喜欢这个村子,十几年了依旧恋恋不忘,质朴的感情就在这里不断的弥漫。

    “小李啊!这回来一趟不容易啊,怎么还带东西,这多见外。”一个满脸布满了沧桑皱纹的男子在老支书的身边说道。

    “这好不容易回到了娘家,怎么可能空着手回来,老拐叔你可是说笑了,走我们进屋在慢慢说,回家真好。”原来这就是秀珍的老爸。老学究很是高兴了和大家伙儿在一起,相谈起来甚是熟络。我和老权冷婵在一旁,也是收到了热情的欢迎。

    我们走了没多久,就看到村子里面正中央的位置,摆了好多的餐席,整整有一条街那么长,一眼望不到头。后来才知道,这个村子里面大多数的人都是布依族,这种百家宴的形式已经流传了很久。不过在时代的更替下已经很少有这种风俗能够看到,即使是村子里面也就是过年过节,或者接待重要客人的时候才会有这么隆重的接待方式。

    我们按照主次做了下来,不过在吃饭之前都要过一道关。就是村子里面将家中亲手酿的红薯酒拿出来,必须要每人先喝上一大碗才可以吃饭。不过由于老学究年岁已高,就免了这种形式。不过我们三个年轻人可是跑不了。

    只见到三个身穿布依族银饰服装的女子,手里面拿着一个高高的牛角杯走了过来。首先是我,手里面拿着一个大碗感觉一碗也就是那么回事,哪里知道这杯酒喝着味道甘甜可是,将这大碗就像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一样,怎么也看不到底。我感觉就像是喝了一瓶子就一样,还听到三个布依族妹子在一旁不断的唱着劝酒歌,不过歌声的内容根本就听不懂。过了大约三四分钟的样子,当我喝完这一碗酒的时候,只看到老学究在一旁傻兮兮的坏笑。

    当老权开始喝的时候,我才发现里面的缘由。原来妹子先是让老权端起空空的大碗,然后就会用牛角杯向里面不停地倒酒,不过一个牛角杯也就四两左右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之前我感觉的量。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个牛角杯上面还有一个口,是可以打开的,只见到后面有一个妹子举起一个酒坛还在不停的往里面灌,我的天,这是要喝死人的节奏啊,我说怎么老是喝不完呢!

    老权是最惨了,因为我之前还看到秀珍和这几个妹子在巷子里面悄咪咪的说话,原来是要惩罚一下这个家伙,老权几乎足足和了有六分钟左右,我看这个小子的肚子都鼓了起来,估计不用该吃饭,喝酒都已经饱了。

    酒过三巡之后,真正的宴席终于开始了。因为我们距离老学究最近,所以这个家伙和老拐叔他们几个的谈话我们都听能够听到
愚者在死神最新章节
,这个时候只见到几个人刚刚开始的时候互相慰问,说了些客套话,最近身体怎么样啊,家里面的老母猪有生了几个崽啊,村子里面有什么么大事件发生啊,老学究结婚生子没有啊!

    说着说着就开始回忆起来十几年前,老学究被收留的那几年的事情。老学究嘴巴里面开始说道,“当年要不是老拐叔和老支书你们收留我和老何,现在我们估计都已经死了好几年了,真是大恩大德啊!”

    “都别说了当年这屁大点的事情,你还记得,我们都没有放在心上。还多亏了你和黑子,这么些年给我们村子里面寄钱,要不村子怎么可能这么安宁,现在老乡们都能够吃上一口饱饭,也不用总是上山打猎养活生计了。应该是我们谢谢你们两个才是啊!”老拐叔说道。

    正说的高兴的时候,秀珍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老李叔,你拿回来的那个黑盒子是干什么的啊!又不能吃,又不能玩,是做什么的?”

    老权这个时候迷迷糊糊的结果胡茬子说道“这时资本主义发明出来的好东西,现在我们这些社会主义人民也尝到了新鲜事物,这不是拿来给你们也尝尝鲜吗。这东西叫做‘彩电’通上电之后里面就有人唱大戏,介绍外面的社会发展发现,还能够有人陪你说话呢!”

    “这有什么用啊!我们村子里面到现在还没有通电呢,这不是白拿来了吗?”秀珍可惜到。

    “秀珍妹子,这可是好东西,等过两年我和你小白哥哥有钱了,给村子里面接电线,倒时候不就能够看了,别慌,先好好保存着。”

    这个时候当老权和秀珍聊天打屁时,我听到老学究忽然神情变得郑重起来,“老拐叔,你说这两年不只是我往村里面寄钱,老黑也寄钱来了?”

    “对啊!怎么你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们两个现在也是在一起呢!”老拐叔说道。

    “哎!自从那年我带着篮珊出去看病,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老黑这个家伙了,而且我找了这个小子好些年头了,都是杳无音信。”老学究感慨道,

    “诶!不是吧,你们两个这么好的哥们儿,这么些年都没有见过面。真是奇了怪了,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是约好了的,这不是前两天黑子刚刚来过。”老拐叔说道。

    老学究听到老拐叔的话之后,神情变得更加激动起来。抓着老拐叔的手就问道“老拐叔,老黑什么时候来的?”

    “就是前两天啊!昨天刚刚走的,就和你们是前后脚的事情。我还奇怪呢你们怎么没有一起来。而且黑子走的匆忙,说是家里面还有点儿急事,就给我留下了一个木盒子和一千多块钱,这个盒子说是你来的时候就拿给你看的!本来还想和你喝完酒再说这事的,来你这模样挺着急的,等我一会儿我回家给你拿过来。”老拐叔说完,起身便走了出去。

    老学究很是激动,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老黑的下落,而且似乎老黑早就已经料到老学究回来一样,竟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还给他留了一个木头盒子,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交代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