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八章 铁锁

第八章 铁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八章铁锁

    这个时候的情况十分的紧张,大家都已经完全像是无头的苍蝇,根本就找不到躲藏的地方,在水下的世界完全就是这种怪物的狩猎场,我们全部都是待宰的羔羊。尤其是老学究这个家伙虽然水性好的很,不过毕竟年岁比较大了,还没有我和老权现学现卖的狗刨式速度块,很快这种老弱病残就被怪物给盯上了,只见到这个家伙迅速的想着老学究的方向游了过去。

    Emma距离老学究的位置最近,赶紧叫老学究拉到后面,而且皮特(后来才知道Emma的表弟叫做皮特),只见到Emma在用狼牙手电不断的在水中画着圈圈,我明白这是一种暗号,不过当时我和老权都在哪里聊天打屁根本就没有仔细听,除了一些必要的,其他的完全都不明白是什么含义。

    不过我们两个不懂,还是有人能够看得懂,这个时候只见到皮特拿着手枪不断的向着怪物的方向射去,虽然不能够将打伤怪物,不过却是能够将其惹怒,干煸攻击对象。只见到眼前的怪物瞬间就改变了攻击对象向着我们的方位冲击了过来,我破口大骂,‘妈的,又不是我打的你,怎么就朝我来了。’

    没想到这个怪物根本就没有朝着皮特攻击,而是向着我的方向过来了,我知道先学的狗刨式根本就没有指望,这个家伙皮糙肉厚的,不过唯一的弱点我感觉就是肚子位置的眼睛,要是能够刺穿这个家伙的眼睛,很有可能就会让眼前的家伙找不到北。

    我鼓足了勇气等待着怪物的突袭,这个家伙的速度很快,当我脑袋反应过来的时候,怪物已经距离我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我举起砍刀就向着怪物的脑袋砍了过去。不过让我突感意外的是,我没有想到在水中由于阻力的关系,刀的劈砍速度被大大的拉长,当我的刀尖砍下去的时候,怪物的脑袋已经撞击在了我的兔子上面,不过我也没有那么好相与,刀的尖端狠狠的扎在了这个家伙的嘴巴上面。

    巨大的冲击力将我狠狠的忒像了后方,我几乎黄胆水都吐了出来,嘴巴上面的呼吸器也掉了下去,在呼吸窒息的情况下,我瞬间调整好了身体,不过腹部阵阵的疼痛依旧不断的加持在身上,眼睛上面的泪水几乎就没有停过。此时我已经完全的脱离了大部队,Emma他们的手电的灯光在我的眼中就像是一个小米粒儿一样那么微小。根本就看不清楚,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个时候本来我的落单的,应该是最好攻击的一个,不过我在原地警惕了很久,根本就不见怪物的踪影。

    而且在水中奇怪的事情不只是这一件,我还在耳边不断的听到金属的敲击声音,有点像是铁链。我拿着手电不断的向着四处照去,只见到在我身体的正下方位置,在灯光的换东西,竟然有金属的反光出现。我处于好奇,身子不断的向着位置游了过去。

    心里面虽然担心老权他们的安危,不过我感觉下面的东西很有可能是我们脱险的预兆,没多久。我便是看到一根大腿粗的金属铁链在我眼前不断的晃动,声音就是有这根链子上面发出来的。我顺着链子想着下方不断的游动,不过由于水压的问题使得我的速度很是缓慢,胸腔中的存氧量不断的缩减,我的氧气消耗也在不断的加大,不过心里面的好奇却是更加的强烈。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铁链子的一端,被牢牢的拴在了海底的位置,由于海底暗流的不断冲刷,下面竟然出现了一个金属状的平台,我将海泥弄干净之后,只看见上面竟然出现了两幅壁画。

    虽然已经被海水腐蚀的很是严重,不过还能够看出大致的模样。在我面前的第一幅雕刻,上面画了很多手拿刀枪的人,都站在小船上面,空中有一个巨大的渔网,所有人的眼睛都紧紧的盯着海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样,在画的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在漩涡的正上方天空的位置竟然有一个巨人的眼睛不断的俯视着人们,似乎正在等着观看好戏一样。

    第二幅图就更加的奇怪了,画上面还是有很多人,不过这些人都跪拜在地面上,在所有的人前方位置,有一个巨大的鱼,样子和我此时遇到的怪物几乎是一摸一样,只见到有几个头戴黄金面具的男子正在大鱼的腹部不断的劈砍着,似乎在不断的安装着什么东西。在大鱼的身体上面还有一个黑色的空洞,在它的前面有一个巨人此时手里面正好拿着一个不断跳动的黄金色心脏,正在往嘴巴里面送。天空上的巨大眼球也变成了一只三头六臂的佛像,身上不断的发出光芒,被光芒射中的人,胸膛处的位置,都是漆黑一片,好像是被人挖去了一样。

    我看到面前的两幅画脑袋有点蒙,也不知道画里面想要说的是什么,不过我看的出来我们遇到的这条怪鱼就是,当年的古人抓到的,不过这么一条鱼怎么可能活的这么长久,简直就是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啊!而且我也没有看到怪鱼身上有什么黑窟窿啊,难道画上面的内容是被古人夸大其词了。正在我心里面想着事情的时候,耳边的金属撞击声再次将我拉回到了现实。

    我心里面已经隐隐的猜测出来,按照人体的比例,将一个人刻画的如此巨大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这个人在当时的权威很高,所以有这种地位象征,另外一种便是那个吃黄金心脏的人却是就是那么高大,有点像是龙伯一族的意思。不过不管是什么,这条怪鱼这个时候都已经当作宠物被拴在了这里,我们只要能够躲开这个家伙的冬季范围便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很快想通,想要将心里面的事情赶紧通知大家,不过正当我想要走开的时候。

    我转头的一瞬间,竟然感觉似乎像是被人盯住的感觉,我本来五官的感觉就比一般人要强的很多,这种感受绝对不会错。当我想着感应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却是有瞬间不见。我向着感应的方向游了过去,前方竟然有一个凸起状的东西,感觉就像是陆地上面的小山包一样,当我游过来的时候,只见到这哪里是一个小山包啊!被泥土掩盖的下面,完全就是由黄金打造的一个金字塔顶的样式建筑,真没有想到我竟然误打误撞的找到了Emma口中所叙述的黄金金字塔。

    不过之前被人盯住的感觉应该是没有错的,到底是谁在海底暗中的观察着我,我还是捋不清,只好现实将心中的疑虑搁置一旁,现在最好是先找到队友,将它们带过来再说。我顺着铁链向着上面不断的游去,不过由于水压的问题,我的胸腔根本就适应不了这种被压然后释放的感觉,忽然眼前一黑,差一点昏了过去,我在原地停留了很久,才适应了过来,继续向着老权他们的位置前行。

    当我上去不大一会儿的时候,只见到此时怪鱼就在我的头顶,而且现在场面也很不适乐观,我能够看到老学究的腿上面竟然已经被怪鱼咬伤了,而且不断的有血液流了出来,老权和Emma也不是很好,或多或少的有很多的伤痕,不过最为奇怪的便是皮特,这个家伙竟然是完好无损。没想到不断攻击怪鱼的人,竟然会没事。

    当老权看到我的时候,身体不断的向着我挥舞,似乎在庆祝也似乎在担忧,我看到自己头顶上面就是那条怪鱼,不过当我仔细的注视着眼前怪鱼肚子的时候,我却是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错误。

    这个时候的情况十分的紧张,大家都已经完全像是无头的苍蝇,根本就找不到躲藏的地方,在水下的世界完全就是这种怪物的狩猎场,我们全部都是待宰的羔羊。尤其是老学究这个家伙虽然水性好的很,不过毕竟年岁比较大了,还没有我和老权现学现卖的狗刨式速度块,很快这种老弱病残就被怪物给盯上了,只见到这个家伙迅速的想着老学究的方向游了过去。

    Emma距离老学究的位置最近,赶紧叫老学究拉到后面,而且皮特(后来才知道Emma的表弟叫做皮特),只见到Emma在用狼牙手电不断的在水中画着圈圈,我明白这是一种暗号,不过当时我和老权都在哪里聊天打屁根本就没有仔细听,除了一些必要的,其他的完全都不明白是什么含义。

    不过我们两个不懂,还是有人能够看得懂,这个时候只见到皮特拿着手枪不断的向着怪物的方向射去,虽然不能够将打伤怪物,不过却是能够将其惹怒,干煸攻击对象。只见到眼前的怪物瞬间就改变了攻击对象向着我们的方位冲击了过来,我破口大骂,‘妈的,又不是我打的你,怎么就朝我来了。’

    没想到这个怪物根本就没有朝着皮特攻击,而是向着我的方向过来了,我知道先学的狗刨式根本就没有指望,这个家伙皮糙肉厚的,不过唯一的弱点我感觉就是肚子位置的眼睛,要是能够刺穿这个家伙的眼睛,很有可能就会让眼前的家伙找不到北。

    我鼓足了勇气等待着怪物的突袭,这个家伙的速度很快,当我脑袋反应过来的时候,怪物已经距离我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我举起砍刀就向着怪物的脑袋砍了过去。不过让我突感意外的是,我没有想到在水中由于阻力的关系,刀的劈砍速度被大大的拉长,当我的刀尖砍下去的时候,怪物的脑袋已经撞击在了我的兔子上面,不过我也没有那么好相与,刀的尖端狠狠的扎在了这个家伙的嘴巴上面。

    巨大的冲击力将我狠狠的忒像了后方,我几乎黄胆水都吐了出来,嘴巴上面的呼吸器也掉了下去,在呼吸窒息的情况下,我瞬间调整好了身体,不过腹部阵阵的疼痛依旧不断的加持在身上,眼睛上面的泪水几乎就没有停过。此时我已经完全的脱离了大部队,Emma他们的手电的灯光在我的眼中就像是一个小米粒儿一样那么微小。根本就看不清楚,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个时候本来我的落单的,应该是最好攻击的一个,不过我在原地警惕了很久,根本就不见怪物的踪影。

    而且在水中奇怪的事情不只是这一件,我还在耳边不断的听到金属的敲击声音,有点像是铁链。我拿着手电不断的向着四处照去,只见到在我身体的正下方位置,在灯光的换东西,竟然有金属的反光出现。我处于好奇,身子不断的向着位置游了过去。

    心里面虽然担心老权他们的安危,不过我感觉下面的东西很有可能是我们脱险的预兆,没多久。我便是看到一根大腿粗的金属铁链在我眼前不断的晃动,声音就是有这根链子上面发出来的。我顺着链子想着下方不断的游动,不过由于水压的问题使得我的速度很是缓慢,胸腔中的存氧量不断的缩减,我的氧气消耗也在不断的加大,不过心里面的好奇却是更加的强烈。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铁链子的一端,被牢牢的拴在了海底的位置,由于海底暗流的不断冲刷,下面竟然出现了一个金属状的平台,我将海泥弄干净之后,只看见上面竟然出现了两幅壁画。

    虽然已经被海水腐蚀的很是严重,不过还能够看
傲世帝歌全文阅读
出大致的模样。在我面前的第一幅雕刻,上面画了很多手拿刀枪的人,都站在小船上面,空中有一个巨大的渔网,所有人的眼睛都紧紧的盯着海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样,在画的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在漩涡的正上方天空的位置竟然有一个巨人的眼睛不断的俯视着人们,似乎正在等着观看好戏一样。

    第二幅图就更加的奇怪了,画上面还是有很多人,不过这些人都跪拜在地面上,在所有的人前方位置,有一个巨大的鱼,样子和我此时遇到的怪物几乎是一摸一样,只见到有几个头戴黄金面具的男子正在大鱼的腹部不断的劈砍着,似乎在不断的安装着什么东西。在大鱼的身体上面还有一个黑色的空洞,在它的前面有一个巨人此时手里面正好拿着一个不断跳动的黄金色心脏,正在往嘴巴里面送。天空上的巨大眼球也变成了一只三头六臂的佛像,身上不断的发出光芒,被光芒射中的人,胸膛处的位置,都是漆黑一片,好像是被人挖去了一样。

    我看到面前的两幅画脑袋有点蒙,也不知道画里面想要说的是什么,不过我看的出来我们遇到的这条怪鱼就是,当年的古人抓到的,不过这么一条鱼怎么可能活的这么长久,简直就是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啊!而且我也没有看到怪鱼身上有什么黑窟窿啊,难道画上面的内容是被古人夸大其词了。正在我心里面想着事情的时候,耳边的金属撞击声再次将我拉回到了现实。

    我心里面已经隐隐的猜测出来,按照人体的比例,将一个人刻画的如此巨大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这个人在当时的权威很高,所以有这种地位象征,另外一种便是那个吃黄金心脏的人却是就是那么高大,有点像是龙伯一族的意思。不过不管是什么,这条怪鱼这个时候都已经当作宠物被拴在了这里,我们只要能够躲开这个家伙的冬季范围便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很快想通,想要将心里面的事情赶紧通知大家,不过正当我想要走开的时候。

    我转头的一瞬间,竟然感觉似乎像是被人盯住的感觉,我本来五官的感觉就比一般人要强的很多,这种感受绝对不会错。当我想着感应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却是有瞬间不见。我向着感应的方向游了过去,前方竟然有一个凸起状的东西,感觉就像是陆地上面的小山包一样,当我游过来的时候,只见到这哪里是一个小山包啊!被泥土掩盖的下面,完全就是由黄金打造的一个金字塔顶的样式建筑,真没有想到我竟然误打误撞的找到了Emma口中所叙述的黄金金字塔。

    不过之前被人盯住的感觉应该是没有错的,到底是谁在海底暗中的观察着我,我还是捋不清,只好现实将心中的疑虑搁置一旁,现在最好是先找到队友,将它们带过来再说。我顺着铁链向着上面不断的游去,不过由于水压的问题,我的胸腔根本就适应不了这种被压然后释放的感觉,忽然眼前一黑,差一点昏了过去,我在原地停留了很久,才适应了过来,继续向着老权他们的位置前行。

    当我上去不大一会儿的时候,只见到此时怪鱼就在我的头顶,而且现在场面也很不适乐观,我能够看到老学究的腿上面竟然已经被怪鱼咬伤了,而且不断的有血液流了出来,老权和Emma也不是很好,或多或少的有很多的伤痕,不过最为奇怪的便是皮特,这个家伙竟然是完好无损。没想到不断攻击怪鱼的人,竟然会没事。

    当老权看到我的时候,身体不断的向着我挥舞,似乎在庆祝也似乎在担忧,我看到自己头顶上面就是那条怪鱼,不过当我仔细的注视着眼前怪鱼肚子的时候,我却是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错误。

    这个时候的情况十分的紧张,大家都已经完全像是无头的苍蝇,根本就找不到躲藏的地方,在水下的世界完全就是这种怪物的狩猎场,我们全部都是待宰的羔羊。尤其是老学究这个家伙虽然水性好的很,不过毕竟年岁比较大了,还没有我和老权现学现卖的狗刨式速度块,很快这种老弱病残就被怪物给盯上了,只见到这个家伙迅速的想着老学究的方向游了过去。

    Emma距离老学究的位置最近,赶紧叫老学究拉到后面,而且皮特(后来才知道Emma的表弟叫做皮特),只见到Emma在用狼牙手电不断的在水中画着圈圈,我明白这是一种暗号,不过当时我和老权都在哪里聊天打屁根本就没有仔细听,除了一些必要的,其他的完全都不明白是什么含义。

    不过我们两个不懂,还是有人能够看得懂,这个时候只见到皮特拿着手枪不断的向着怪物的方向射去,虽然不能够将打伤怪物,不过却是能够将其惹怒,干煸攻击对象。只见到眼前的怪物瞬间就改变了攻击对象向着我们的方位冲击了过来,我破口大骂,‘妈的,又不是我打的你,怎么就朝我来了。’

    没想到这个怪物根本就没有朝着皮特攻击,而是向着我的方向过来了,我知道先学的狗刨式根本就没有指望,这个家伙皮糙肉厚的,不过唯一的弱点我感觉就是肚子位置的眼睛,要是能够刺穿这个家伙的眼睛,很有可能就会让眼前的家伙找不到北。

    我鼓足了勇气等待着怪物的突袭,这个家伙的速度很快,当我脑袋反应过来的时候,怪物已经距离我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我举起砍刀就向着怪物的脑袋砍了过去。不过让我突感意外的是,我没有想到在水中由于阻力的关系,刀的劈砍速度被大大的拉长,当我的刀尖砍下去的时候,怪物的脑袋已经撞击在了我的兔子上面,不过我也没有那么好相与,刀的尖端狠狠的扎在了这个家伙的嘴巴上面。

    巨大的冲击力将我狠狠的忒像了后方,我几乎黄胆水都吐了出来,嘴巴上面的呼吸器也掉了下去,在呼吸窒息的情况下,我瞬间调整好了身体,不过腹部阵阵的疼痛依旧不断的加持在身上,眼睛上面的泪水几乎就没有停过。此时我已经完全的脱离了大部队,Emma他们的手电的灯光在我的眼中就像是一个小米粒儿一样那么微小。根本就看不清楚,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个时候本来我的落单的,应该是最好攻击的一个,不过我在原地警惕了很久,根本就不见怪物的踪影。

    而且在水中奇怪的事情不只是这一件,我还在耳边不断的听到金属的敲击声音,有点像是铁链。我拿着手电不断的向着四处照去,只见到在我身体的正下方位置,在灯光的换东西,竟然有金属的反光出现。我处于好奇,身子不断的向着位置游了过去。

    心里面虽然担心老权他们的安危,不过我感觉下面的东西很有可能是我们脱险的预兆,没多久。我便是看到一根大腿粗的金属铁链在我眼前不断的晃动,声音就是有这根链子上面发出来的。我顺着链子想着下方不断的游动,不过由于水压的问题使得我的速度很是缓慢,胸腔中的存氧量不断的缩减,我的氧气消耗也在不断的加大,不过心里面的好奇却是更加的强烈。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铁链子的一端,被牢牢的拴在了海底的位置,由于海底暗流的不断冲刷,下面竟然出现了一个金属状的平台,我将海泥弄干净之后,只看见上面竟然出现了两幅壁画。

    虽然已经被海水腐蚀的很是严重,不过还能够看出大致的模样。在我面前的第一幅雕刻,上面画了很多手拿刀枪的人,都站在小船上面,空中有一个巨大的渔网,所有人的眼睛都紧紧的盯着海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样,在画的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在漩涡的正上方天空的位置竟然有一个巨人的眼睛不断的俯视着人们,似乎正在等着观看好戏一样。

    第二幅图就更加的奇怪了,画上面还是有很多人,不过这些人都跪拜在地面上,在所有的人前方位置,有一个巨大的鱼,样子和我此时遇到的怪物几乎是一摸一样,只见到有几个头戴黄金面具的男子正在大鱼的腹部不断的劈砍着,似乎在不断的安装着什么东西。在大鱼的身体上面还有一个黑色的空洞,在它的前面有一个巨人此时手里面正好拿着一个不断跳动的黄金色心脏,正在往嘴巴里面送。天空上的巨大眼球也变成了一只三头六臂的佛像,身上不断的发出光芒,被光芒射中的人,胸膛处的位置,都是漆黑一片,好像是被人挖去了一样。

    我看到面前的两幅画脑袋有点蒙,也不知道画里面想要说的是什么,不过我看的出来我们遇到的这条怪鱼就是,当年的古人抓到的,不过这么一条鱼怎么可能活的这么长久,简直就是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啊!而且我也没有看到怪鱼身上有什么黑窟窿啊,难道画上面的内容是被古人夸大其词了。正在我心里面想着事情的时候,耳边的金属撞击声再次将我拉回到了现实。

    我心里面已经隐隐的猜测出来,按照人体的比例,将一个人刻画的如此巨大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这个人在当时的权威很高,所以有这种地位象征,另外一种便是那个吃黄金心脏的人却是就是那么高大,有点像是龙伯一族的意思。不过不管是什么,这条怪鱼这个时候都已经当作宠物被拴在了这里,我们只要能够躲开这个家伙的冬季范围便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很快想通,想要将心里面的事情赶紧通知大家,不过正当我想要走开的时候。

    我转头的一瞬间,竟然感觉似乎像是被人盯住的感觉,我本来五官的感觉就比一般人要强的很多,这种感受绝对不会错。当我想着感应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却是有瞬间不见。我向着感应的方向游了过去,前方竟然有一个凸起状的东西,感觉就像是陆地上面的小山包一样,当我游过来的时候,只见到这哪里是一个小山包啊!被泥土掩盖的下面,完全就是由黄金打造的一个金字塔顶的样式建筑,真没有想到我竟然误打误撞的找到了Emma口中所叙述的黄金金字塔。

    不过之前被人盯住的感觉应该是没有错的,到底是谁在海底暗中的观察着我,我还是捋不清,只好现实将心中的疑虑搁置一旁,现在最好是先找到队友,将它们带过来再说。我顺着铁链向着上面不断的游去,不过由于水压的问题,我的胸腔根本就适应不了这种被压然后释放的感觉,忽然眼前一黑,差一点昏了过去,我在原地停留了很久,才适应了过来,继续向着老权他们的位置前行。

    当我上去不大一会儿的时候,只见到此时怪鱼就在我的头顶,而且现在场面也很不适乐观,我能够看到老学究的腿上面竟然已经被怪鱼咬伤了,而且不断的有血液流了出来,老权和Emma也不是很好,或多或少的有很多的伤痕,不过最为奇怪的便是皮特,这个家伙竟然是完好无损。没想到不断攻击怪鱼的人,竟然会没事。

    当老权看到我的时候,身体不断的向着我挥舞,似乎在庆祝也似乎在担忧,我看到自己头顶上面就是那条怪鱼,不过当我仔细的注视着眼前怪鱼肚子的时候,我却是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