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二章 御妖瓶

第十二章 御妖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十二章御妖瓶

    老权在下面骂骂咧咧的,估计是在emma面前本来想要表现一下,可是却是弄巧成拙,我看这个小子对emma有点上心,我有必要在关键时候提醒一下了。

    大家听到老权的话之后,心中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emma叫大家纷纷弄好绳索,所有人纷纷来到了下面的房间。

    此时的房间里面除了正中央的一个巨大类似于痰盂的东西,在也没有任何的物品。而且还真就像是老权所说的,眼前的巨大的大铜鼎竟然是上窄下宽的模样,在最上面还有一个类似于漏斗模样的瓶口,模样更加像是古代的夜壶,为什么在这个古墓里面会有这种奇怪模样的铜鼎呢!很是匪夷所思,根本就猜测不到这东西的用途是什么。

    当所有人下来的时候,我看见老权这个小子竟然在黑漆漆的角落里面鼓动着什么。我看见emma和老学究皮特这个时候正在惊奇于眼前的巨大‘痰盂’,我便趁着他们不注意悄悄的走了过去。

    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老权,被我这么一打老权身子忍不住的打着激灵。回过头来,看见是我便小声的说到‘你小子!想要吓死人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

    我忍不住的笑到“你小子天生抓鬼的,还害怕鬼?我看是你小子心里面有鬼吧!”

    老权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到没有人注意我们这边,悄声的从身后面拿出了一个用油纸包裹住的黑乎乎的东西。悄声的和我说到“臭小子,这次我们还真是没有白来,可算是捡到宝了。”

    “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长时间在下面都没有吱声,原来在下面摸东西呢!快给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还藏着掖着的。”我心中很是急迫,我知道在老权眼里面的东西,绝对是不简单。

    ‘这里不方便,等会儿没人的时候在给你看,不过可以透露一下,是你一直想要找的东西,不过我看过了,只是其中的一根‘定神针’。’老权说到。

    “这种地方都能找到一根,没想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不过这么珍贵的东西,要不就是墓主人不知道它的用处,要不就是这个墓里面还有更加珍贵的物件。”我和老权相视一看,眼睛都亮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神奇,看来前面的路途还真是值得期待啊!

    本来我们现在应该是有两个针,不过可惜‘定心针’已经被那个光头道士给拿走了,现在这个可是我们现在有的唯一一根。不过在我的祖传书上面可是写过,这个‘定神针’是用来镇压元神,怎么会在这里找到的呢!

    我将心中的疑问说出,老权回答道“我是刚刚从那个大痰盂里面找到的,本来立在痰盂的正中央,被我给拔了下来,后来~~~”

    ‘我擦!不好!’当老权和我解释的时候,我看见老学究和emma此时正在大铜鼎的四周不断的敲敲打打,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定神针的真正用途是什么了,我记得当初我正要出门的时候,在老家中的院子中央也有这么一根类似与定神针模样的东西,不过却是仿制品,模样更加的巨大。当时我还问过二舅,是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

    “本来家里面是有一个定神针,不过很早以前就被奸人给偷走了。我们家族镇压了很多鬼怪,要是没有这根针,家里面可就要乱套喽!”心里面还记得当时二舅的话。

    正当我陷入回忆的时候,这个时候emma这个小屁孩竟然忽然摸着上面的铜鼎,手指在一处凹陷处摸着,这个时候忽然看见铜鼎上方的瓶口处竟然无端的开始移动了起来,‘擦!擦!’的摩擦声音在空间中回响。

    所有人听到声音之后,大家面色开始惊慌了起来。我一拍大腿,心想坏了,这里面也不知道被关着什么东西,要是一些个小猫小狗我和老权就能够对付,要是里面有什么大人物,可就惨喽!

    “赶紧的,别傻愣着了,都到我们这边来!”老权冲着呆立在原地不动的三个人大声的嘶吼着。听到老权焦急的喊声,几个人终于回过神儿来,朝着我们的位置走了过来。可是emma和皮特还算是迅,不过老学究依旧是站在原地,似乎是没有听到我们的声音。

    “老李,赶紧的,傻愣着干什么啊!”我冲着前面喊着,不过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应。

    此时的气氛忽然便的诡异了起来,铜鼎上面已经不缓不慢的动着。“我看这也没有什么事情生啊!就是你们两个人大惊小怪!”emma忽然指着老权的鼻子说到。哎!这些受到外国资本主义熏陶的孩子们,根本就不相信什么牛鬼蛇神。

    “老白,赶紧看看,有没有什么脏东西,我感觉很不对劲,必须要赶紧扯呼!”老权说到。

    “恩!我看看!”我双手合十弄出白泽手印,双手上面的白泽印记这个时候出红彤彤的光泽,这个时候emma看到我的手竟然能够无端的亮,心中很是好奇,可是却是被老权拦住了上前询问的意图。

    “别打扰他!”老权忽然变得严肃的表情,让emma不知所措,竟然真的乖乖停了下来。

    当我施展开手印之后,只见到眼前竟然有一片模模糊糊的猩红色雾气从铜鼎的瓶口处不断的吐出来,而且已经将老学究的身体完全的包裹住。我甚至能够看到老学究的嘴巴不断的被红色雾气塞住,脖子上面的青筋爆凸,好像是有点喘不上来气的样子,而且眼睛也没有了神采。

    “不好,老权我们赶紧上去把老学究拉回来!”我从背包里面拿出一把新糯米出来。

    老权跟上我的步伐,“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到从铜鼎里面冲出来很多的红色烟雾,已经将老学究给吞了。根据我长时间对白泽手印的理解,这东西是红色很有可能是妖,因为我们之前看到的都是黑气乃是鬼物。只有那次我们在木屋的时候,我偷偷用手印看过那条蛇,知道妖都是红色的。现在老学究很有可能是在被夺舍!”我在跑动的过程中,将问题的严重性和老权说着。

    “我擦,那我们面前这么打一个铜鼎根本就不是什么夜壶啊!这就是一个御妖瓶啊!”

    老权在下面骂骂咧咧的,估计是在emma面前本来想要表现一下,可是却是弄巧成拙,我看这个小子对emma有点上心,我有必要在关键时候提醒一下了。

    大家听到老权的话之后,心中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emma叫大家纷纷弄好绳索,所有人纷纷来到了下面的房间。

    此时的房间里面除了正中央的一个巨大类似于痰盂的东西,在也没有任何的物品。而且还真就像是老权所说的,眼前的巨大的大铜鼎竟然是上窄下宽的模样,在最上面还有一个类似于漏斗模样的瓶口,模样更加像是古代的夜壶,为什么在这个古墓里面会有这种奇怪模样的铜鼎呢!很是匪夷所思,根本就猜测不到这东西的用途是什么。

    当所有人下来的时候,我看见老权这个小子竟然在黑漆漆的角落里面鼓动着什么。我看见emma和老学究皮特这个时候正在惊奇于眼前的巨大‘痰盂’,我便趁着他们不注意悄悄的走了过去。

    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老权,被我这么一打老权身子忍不住的打着激灵。回过头来,看见是我便小声的说到‘你小子!想要吓死人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

    我忍不住的笑到“你小子天生抓鬼的,还害怕鬼?我看是你小子心里面有鬼吧!”

    老权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到没有人注意我们这边,悄声的从身后面拿出了一个用油纸包裹住的黑乎乎的东西。悄声的和我说到“臭小子,这次我们还真是没有白来,可算是捡到宝了。”

    “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长时间在下面都没有吱声,原来在下面摸东西呢!快给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还藏着掖着的。”我心中很是急迫,我知道在老权眼里面的东西,绝对是不简单。

    ‘这里不方便,等会儿没人的时候在给你看,不过可以透露一下,是你一直想要找的东西,不过我看过了,只是其中的一根‘定神针’。’老权说到。

    “这种地方都能找到一根,没想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不过这么珍贵的东西,要不就是墓主人不知道它的用处,要不就是这个墓里面还有更加珍贵的物件。”我和老权相视一看,眼睛都亮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神奇,看来前面的路途还真是值得期待啊!

    本来我们现在应该是有两个针,不过可惜‘定心针’已经被那个光头道士给拿走了,现在这个可是我们现在有的唯一一根。不过在我的祖传书上面可是写过,这个‘定神针’是用来镇压元神,怎么会在这里找到的呢!

    我将心中的疑问说出,老权回答道“我是刚刚从那个大痰盂里面找到的,本来立在痰盂的正中央,被我给拔了下来,后来~~~”

    ‘我擦!不好!’当老权和我解释的时候,我看见老学究和emma此时正在大铜鼎的四周不断的敲敲打打,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定神针的真正用途是什么了,我记得当初我正要出门的时候,在老家中的院子中央也有这么一根类似与定神针模样的东西,不过却是仿制品,模样更加的巨大。当时我还问过二舅,是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

    “本来家里面是有一个定神针,不过很早以前就被奸人给偷走了。我们家族镇压了很多鬼怪,要是没有这根针,家里面可就要乱套喽!”心里面还记得当时二舅的话。

    正当我陷入回忆的时候,这个时候emma这个小屁孩竟然忽然摸着上面的铜鼎,手指在一处凹陷处摸着,这个时候忽然看见铜鼎上方的瓶口处竟然无端的开始移动了起来,‘擦!擦!’的摩擦声音在空间中回响。

    所有人听到声音之后,大家面色开始惊慌了起来。我一拍大腿,心想坏了,这里面也不知道被关着什么东西,要是一些个小猫小狗我和老权就能够对付,要是里面有什么大人物,可就惨喽!

    “赶紧的,别傻愣着了,都到我们这边来!”老权冲着呆立在原地不动的三个人大声的嘶吼着。听到老权焦急的喊声,几个人终于回过神儿来,朝着我们的位置走了过来。可是emma和皮特还算是迅,不过老学究依旧是站在原地,似乎是没有听到我们的声音。

    “老李,赶紧的,傻愣着干什么啊!”我冲着前面喊着,不过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应。

    此时的气氛忽然便的诡异了起来,铜鼎上面已经不缓不慢的动着。“我看这也没有什么事情生啊!就是你们两个人大惊小怪!”emma忽然指着老权的鼻子说到。哎!这些受到外国资本主义熏陶的孩子们,根本就不相信什么牛鬼蛇神。

    “老白,赶紧看看,有没有什么脏东西,我感觉很不对劲,必须要赶紧扯呼!”老权说到。

    “恩!我看看!”我双手合十弄出白泽手印,双手上面的白泽印记这个时候出红彤彤的光泽,这个时候emma看到我的手竟然能够无端的亮,心中很是好奇,可是却是被老权拦住了上前询问的意图。

    “别打扰他!”老权忽然变得严肃的表情,让emma不知所措,竟然真的乖乖停了下来。

    当我施展开手印之后,只见到眼前竟然有一片模模糊糊的猩红色雾气从铜鼎的瓶口处不断的吐出来,而且已经将老学究的身体完全的包裹住。我甚至能够看到老学究的嘴巴不断的被红色雾气塞住,脖子上面的青筋爆凸,好像是有点喘不上来气的样子,而且眼睛也没有了神采。

    “不好,老权我们赶紧上去把老学究拉回来!”我从背包里面拿出一把新糯米出来。

    老权跟上我的步伐,“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到从铜鼎里面冲出来很多的红色烟雾,已经将老学究给吞了。根据我长时间对白泽手印的理解,这东西是红色很有可能是妖,因为我们之前看到的都是黑气乃是鬼物。只有那次我们在木屋的时候,我偷偷用手印看过那条蛇,知道妖都是红色的。现在老学究很有可能是在被夺舍!”我在跑动的过程中,将问题的严重性和老权说着。

    “我擦,那我们面前这么打一个铜鼎根本就不是什么夜
道辟九霄全文阅读
壶啊!这就是一个御妖瓶啊!”老权在下面骂骂咧咧的,估计是在emma面前本来想要表现一下,可是却是弄巧成拙,我看这个小子对emma有点上心,我有必要在关键时候提醒一下了。

    大家听到老权的话之后,心中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emma叫大家纷纷弄好绳索,所有人纷纷来到了下面的房间。

    此时的房间里面除了正中央的一个巨大类似于痰盂的东西,在也没有任何的物品。而且还真就像是老权所说的,眼前的巨大的大铜鼎竟然是上窄下宽的模样,在最上面还有一个类似于漏斗模样的瓶口,模样更加像是古代的夜壶,为什么在这个古墓里面会有这种奇怪模样的铜鼎呢!很是匪夷所思,根本就猜测不到这东西的用途是什么。

    当所有人下来的时候,我看见老权这个小子竟然在黑漆漆的角落里面鼓动着什么。我看见emma和老学究皮特这个时候正在惊奇于眼前的巨大‘痰盂’,我便趁着他们不注意悄悄的走了过去。

    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老权,被我这么一打老权身子忍不住的打着激灵。回过头来,看见是我便小声的说到‘你小子!想要吓死人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

    我忍不住的笑到“你小子天生抓鬼的,还害怕鬼?我看是你小子心里面有鬼吧!”

    老权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到没有人注意我们这边,悄声的从身后面拿出了一个用油纸包裹住的黑乎乎的东西。悄声的和我说到“臭小子,这次我们还真是没有白来,可算是捡到宝了。”

    “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长时间在下面都没有吱声,原来在下面摸东西呢!快给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还藏着掖着的。”我心中很是急迫,我知道在老权眼里面的东西,绝对是不简单。

    ‘这里不方便,等会儿没人的时候在给你看,不过可以透露一下,是你一直想要找的东西,不过我看过了,只是其中的一根‘定神针’。’老权说到。

    “这种地方都能找到一根,没想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不过这么珍贵的东西,要不就是墓主人不知道它的用处,要不就是这个墓里面还有更加珍贵的物件。”我和老权相视一看,眼睛都亮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神奇,看来前面的路途还真是值得期待啊!

    本来我们现在应该是有两个针,不过可惜‘定心针’已经被那个光头道士给拿走了,现在这个可是我们现在有的唯一一根。不过在我的祖传书上面可是写过,这个‘定神针’是用来镇压元神,怎么会在这里找到的呢!

    我将心中的疑问说出,老权回答道“我是刚刚从那个大痰盂里面找到的,本来立在痰盂的正中央,被我给拔了下来,后来~~~”

    ‘我擦!不好!’当老权和我解释的时候,我看见老学究和emma此时正在大铜鼎的四周不断的敲敲打打,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定神针的真正用途是什么了,我记得当初我正要出门的时候,在老家中的院子中央也有这么一根类似与定神针模样的东西,不过却是仿制品,模样更加的巨大。当时我还问过二舅,是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

    “本来家里面是有一个定神针,不过很早以前就被奸人给偷走了。我们家族镇压了很多鬼怪,要是没有这根针,家里面可就要乱套喽!”心里面还记得当时二舅的话。

    正当我陷入回忆的时候,这个时候emma这个小屁孩竟然忽然摸着上面的铜鼎,手指在一处凹陷处摸着,这个时候忽然看见铜鼎上方的瓶口处竟然无端的开始移动了起来,‘擦!擦!’的摩擦声音在空间中回响。

    所有人听到声音之后,大家面色开始惊慌了起来。我一拍大腿,心想坏了,这里面也不知道被关着什么东西,要是一些个小猫小狗我和老权就能够对付,要是里面有什么大人物,可就惨喽!

    “赶紧的,别傻愣着了,都到我们这边来!”老权冲着呆立在原地不动的三个人大声的嘶吼着。听到老权焦急的喊声,几个人终于回过神儿来,朝着我们的位置走了过来。可是emma和皮特还算是迅,不过老学究依旧是站在原地,似乎是没有听到我们的声音。

    “老李,赶紧的,傻愣着干什么啊!”我冲着前面喊着,不过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应。

    此时的气氛忽然便的诡异了起来,铜鼎上面已经不缓不慢的动着。“我看这也没有什么事情生啊!就是你们两个人大惊小怪!”emma忽然指着老权的鼻子说到。哎!这些受到外国资本主义熏陶的孩子们,根本就不相信什么牛鬼蛇神。

    “老白,赶紧看看,有没有什么脏东西,我感觉很不对劲,必须要赶紧扯呼!”老权说到。

    “恩!我看看!”我双手合十弄出白泽手印,双手上面的白泽印记这个时候出红彤彤的光泽,这个时候emma看到我的手竟然能够无端的亮,心中很是好奇,可是却是被老权拦住了上前询问的意图。

    “别打扰他!”老权忽然变得严肃的表情,让emma不知所措,竟然真的乖乖停了下来。

    当我施展开手印之后,只见到眼前竟然有一片模模糊糊的猩红色雾气从铜鼎的瓶口处不断的吐出来,而且已经将老学究的身体完全的包裹住。我甚至能够看到老学究的嘴巴不断的被红色雾气塞住,脖子上面的青筋爆凸,好像是有点喘不上来气的样子,而且眼睛也没有了神采。

    “不好,老权我们赶紧上去把老学究拉回来!”我从背包里面拿出一把新糯米出来。

    老权跟上我的步伐,“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到从铜鼎里面冲出来很多的红色烟雾,已经将老学究给吞了。根据我长时间对白泽手印的理解,这东西是红色很有可能是妖,因为我们之前看到的都是黑气乃是鬼物。只有那次我们在木屋的时候,我偷偷用手印看过那条蛇,知道妖都是红色的。现在老学究很有可能是在被夺舍!”我在跑动的过程中,将问题的严重性和老权说着。

    “我擦,那我们面前这么打一个铜鼎根本就不是什么夜壶啊!这就是一个御妖瓶啊!”老权在下面骂骂咧咧的,估计是在emma面前本来想要表现一下,可是却是弄巧成拙,我看这个小子对emma有点上心,我有必要在关键时候提醒一下了。

    大家听到老权的话之后,心中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emma叫大家纷纷弄好绳索,所有人纷纷来到了下面的房间。

    此时的房间里面除了正中央的一个巨大类似于痰盂的东西,在也没有任何的物品。而且还真就像是老权所说的,眼前的巨大的大铜鼎竟然是上窄下宽的模样,在最上面还有一个类似于漏斗模样的瓶口,模样更加像是古代的夜壶,为什么在这个古墓里面会有这种奇怪模样的铜鼎呢!很是匪夷所思,根本就猜测不到这东西的用途是什么。

    当所有人下来的时候,我看见老权这个小子竟然在黑漆漆的角落里面鼓动着什么。我看见emma和老学究皮特这个时候正在惊奇于眼前的巨大‘痰盂’,我便趁着他们不注意悄悄的走了过去。

    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老权,被我这么一打老权身子忍不住的打着激灵。回过头来,看见是我便小声的说到‘你小子!想要吓死人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

    我忍不住的笑到“你小子天生抓鬼的,还害怕鬼?我看是你小子心里面有鬼吧!”

    老权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到没有人注意我们这边,悄声的从身后面拿出了一个用油纸包裹住的黑乎乎的东西。悄声的和我说到“臭小子,这次我们还真是没有白来,可算是捡到宝了。”

    “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长时间在下面都没有吱声,原来在下面摸东西呢!快给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还藏着掖着的。”我心中很是急迫,我知道在老权眼里面的东西,绝对是不简单。

    ‘这里不方便,等会儿没人的时候在给你看,不过可以透露一下,是你一直想要找的东西,不过我看过了,只是其中的一根‘定神针’。’老权说到。

    “这种地方都能找到一根,没想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不过这么珍贵的东西,要不就是墓主人不知道它的用处,要不就是这个墓里面还有更加珍贵的物件。”我和老权相视一看,眼睛都亮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神奇,看来前面的路途还真是值得期待啊!

    本来我们现在应该是有两个针,不过可惜‘定心针’已经被那个光头道士给拿走了,现在这个可是我们现在有的唯一一根。不过在我的祖传书上面可是写过,这个‘定神针’是用来镇压元神,怎么会在这里找到的呢!

    我将心中的疑问说出,老权回答道“我是刚刚从那个大痰盂里面找到的,本来立在痰盂的正中央,被我给拔了下来,后来~~~”

    ‘我擦!不好!’当老权和我解释的时候,我看见老学究和emma此时正在大铜鼎的四周不断的敲敲打打,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定神针的真正用途是什么了,我记得当初我正要出门的时候,在老家中的院子中央也有这么一根类似与定神针模样的东西,不过却是仿制品,模样更加的巨大。当时我还问过二舅,是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

    “本来家里面是有一个定神针,不过很早以前就被奸人给偷走了。我们家族镇压了很多鬼怪,要是没有这根针,家里面可就要乱套喽!”心里面还记得当时二舅的话。

    正当我陷入回忆的时候,这个时候emma这个小屁孩竟然忽然摸着上面的铜鼎,手指在一处凹陷处摸着,这个时候忽然看见铜鼎上方的瓶口处竟然无端的开始移动了起来,‘擦!擦!’的摩擦声音在空间中回响。

    所有人听到声音之后,大家面色开始惊慌了起来。我一拍大腿,心想坏了,这里面也不知道被关着什么东西,要是一些个小猫小狗我和老权就能够对付,要是里面有什么大人物,可就惨喽!

    “赶紧的,别傻愣着了,都到我们这边来!”老权冲着呆立在原地不动的三个人大声的嘶吼着。听到老权焦急的喊声,几个人终于回过神儿来,朝着我们的位置走了过来。可是emma和皮特还算是迅,不过老学究依旧是站在原地,似乎是没有听到我们的声音。

    “老李,赶紧的,傻愣着干什么啊!”我冲着前面喊着,不过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应。

    此时的气氛忽然便的诡异了起来,铜鼎上面已经不缓不慢的动着。“我看这也没有什么事情生啊!就是你们两个人大惊小怪!”emma忽然指着老权的鼻子说到。哎!这些受到外国资本主义熏陶的孩子们,根本就不相信什么牛鬼蛇神。

    “老白,赶紧看看,有没有什么脏东西,我感觉很不对劲,必须要赶紧扯呼!”老权说到。

    “恩!我看看!”我双手合十弄出白泽手印,双手上面的白泽印记这个时候出红彤彤的光泽,这个时候emma看到我的手竟然能够无端的亮,心中很是好奇,可是却是被老权拦住了上前询问的意图。

    “别打扰他!”老权忽然变得严肃的表情,让emma不知所措,竟然真的乖乖停了下来。

    当我施展开手印之后,只见到眼前竟然有一片模模糊糊的猩红色雾气从铜鼎的瓶口处不断的吐出来,而且已经将老学究的身体完全的包裹住。我甚至能够看到老学究的嘴巴不断的被红色雾气塞住,脖子上面的青筋爆凸,好像是有点喘不上来气的样子,而且眼睛也没有了神采。

    “不好,老权我们赶紧上去把老学究拉回来!”我从背包里面拿出一把新糯米出来。

    老权跟上我的步伐,“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到从铜鼎里面冲出来很多的红色烟雾,已经将老学究给吞了。根据我长时间对白泽手印的理解,这东西是红色很有可能是妖,因为我们之前看到的都是黑气乃是鬼物。只有那次我们在木屋的时候,我偷偷用手印看过那条蛇,知道妖都是红色的。现在老学究很有可能是在被夺舍!”我在跑动的过程中,将问题的严重性和老权说着。

    “我擦,那我们面前这么打一个铜鼎根本就不是什么夜壶啊!这就是一个御妖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