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四章 肮脏的一头‘猪’

第十四章 肮脏的一头‘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十四章肮脏的一头‘猪’

    当我和老权冲上老学究身边的时候,本来伸出拉住老学究身子的手,却是被其身旁的一圈红色雾气给弹了回来。老权一气之下,飞身跃起,想一双大脚就向着老学究的脸上踹了过去。他心里面也知道,这个时候看来只能来硬的了,看着老学究的面色似乎此时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就看这一脚有没有什么用处了。

    希望全都放在了着双脚上面,不过忽然一个干巴巴的手掌,速度飞快的伸了出来。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就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竟然挡住了老权的重力一击,而且还将老权拿了起来,倒掉在被空中。

    只见到这手掌竟然是老学究的,只见到这个时候老学究的双目已经像是充血了一样,变得血红。忽然一阵让我陌生的声音从老学究的喉咙里面发了出来,沙哑中带着一点点的猥琐。

    “你个小娃娃,是哪家的,连尊老爱幼都不知道了,传统美德啊就这么流失了?老子被关了千年,怎么就变成这个世道了!”老学究表情僵硬的说到,然后就将老权甩到了一旁。我看现在里面的妖物还没有适应老学究的身体,所有现在还不能够将老学究的身体如臂指使,面部僵硬。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快点放开李叔叔,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Emma忽然上前大声的吼道,不过从颤抖的声线中可以听的出来,这个大洋马现在心里面也有点害怕,这里竟然有着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未知领域,恐怖的气氛已经将Emma和皮特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我的天,这小妮子怎么是个黄头发的物种,不过还挺不错的,做我的压寨夫人吧!”老学究此时的嘴巴上面已经开始流出了口水来,眼睛几乎变成了桃心儿样儿。

    这个时候我偷偷的走到了老权的位置,这看到老权此时嘴巴咧着,似乎很痛的样子。“怎么样?没有什么事儿吧?”我问道。

    “还好!这个老家伙手劲儿还真大,就像是一个铁钳子一样,我刚刚怎么都逃不出来。”老权感慨道。

    “看情形这家伙儿很有可能是敌非友,后面万事小心!”我提醒着。

    只见到这老鬼见到Emma之后,就有点走不动了那个道儿。“你这家伙一脸的色相,快点说,你到底是什么妖物?”我大声厉喝道。

    “虽然我很不懂现在的情况,不过我能够从你的眼神中知道,你根本就不是李叔叔,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Emma此时抱着头,蹲坐在地面上,似乎很是不理解现在的状况,似乎自己的世界观在这个时候忽然被眼前的情景给弄得完全崩塌。

    “呵呵!看来你虽然会说我们的语言,但是你根本就不是我们民族的人。不过这个小伙子还是有两手,我确实不是人,也不是鬼。我乃是远古猪祖,被某个坏人给镇压在这里面已经几千年了,不过出来还有这么好的祭品,真不错!哈哈哈!”老学究仰头大笑,口水滴滴答答的不断掉落在地上。

    我听这个家伙的话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直的在一个漩涡里面从没有爬出来过,面前的妖物似乎是个之前的老璇龟一样,都是被镇压的妖物,不过老璇龟并没有成功夺舍我,老学究确实没有逃出这个命运。“你认不认识老璇龟?”我忽然站起身子问道。

    “咦!看来你小子也不是个简单任务啊?那个老不死的还活着吗?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老东西还没有死呢!”老学究听到我的话之后,忽然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而且眼神中还带有嗜血的光环。

    “不好,这老家伙绝对是敌非友,我先在这里扰乱这家伙的视线,你赶紧想想办法!趁着他还没有完全适应老学究的身体,我们还有一战之力。”我冲着老权说道。

    老权这个时候猫着腰从墙壁边缘向着老学究的方向摸了过去,我为了吸引这个家伙的视线,防止发现老权的举动。“我不管你是什么?我只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阵营,你们的老大是谁,我一直被卷在这个迷雾里面,到现在还依旧不知道后面到底有什么人物,有什么人一直在操控着局面。”

    “小子,你还直接啊!不过看~~咦!”老学究话说到一半儿,忽然停了下来。本来我还以为这个家伙是发现了老权的举动,我赶紧示意老权先不要有任何举动。然后说道分散这个家伙的视线“喂!你倒是说话啊!”

    这个时候老学究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层红色血舞将老学究包裹了起来,而且老学究忽然单腿跪在了地面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可以从老学究的脸上看的出来这个家伙现在很是虔诚和严肃,似乎此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大人物一样,不过我们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冲着老权眨了几下眼睛,询问着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权在一旁,不断的用身体姿势告诉我,虽然看着累不过还是领会到了一层意思,原来这个老鬼此时是在和他人用神识交流,这一点和老权的千里传讯符是一个道理的。不过能够不需要符篆就能够传话的,看来对方的实力使我们无法想象的强。

    “我说小子,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看来你这个棋子还有点烫手呢!老子还有事情,就先走了!小娘子,过不了过长时间我们还会在见面的,到时候你这前凸后翘的身子就是我的了,哈哈哈!”老学究忽然丢下了一句话,就这样莫名其秒的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弄得我和老权莫名其妙。

    不过老家伙的话确实让我知道,原来我在这些人的眼中只是一个棋子。我心中忽然又一股难言的怒气直冲头脑,眼中瞬间变得血红起来,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像是充斥在岩浆之中,全身滚烫。我瞬间变失去了记忆,当我再次清醒的时候,只见到身边除了老权便没有了其他人。

    我疑惑的看着老权,似乎这个家伙看出了我心中的疑问“你小子也不知道是发什么邪风,忽然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怒发冲冠,全身都变成了血红色,而且就像是根本不认识我们一样,全身上下全部都是不知名的怪兽纹身,不过你小子还真是厉害!”

    我看着四周,只见到之前的铜鼎已经变成了一个破烂罐子,上面全部都是坑坑洼洼的洞眼,四周根本就没有任何完整的东西,地面也是被我完全的砸出了一个个的坑洞,此时我和老权就坐在之前铜鼎的底部。

    “你刚刚都吓死我了,我根本就不敢上去阻止你。Emma和皮特早就跑了,我不放心。不过你小子发了一会儿疯就这么晕倒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老权问道。

    虽然我知道老权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之前的事情,不过我确实完全都不记得,而且似乎刚刚听到了老学究的话之后,我就这样发起了疯,完全都没有了意识。不过看到老权全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我知道我之前绝对是一头野兽。

    当我和老权冲上老学究身边的时候,本来伸出拉住老学究身子的手,却是被其身旁的一圈红色雾气给弹了回来。老权一气之下,飞身跃起,想一双大脚就向着老学究的脸上踹了过去。他心里面也知道,这个时候看来只能来硬的了,看着老学究的面色似乎此时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就看这一脚有没有什么用处了。

    希望全都放在了着双脚上面,不过忽然一个干巴巴的手掌,速度飞快的伸了出来。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就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竟然挡住了老权的重力一击,而且还将老权拿了起来,倒掉在被空中。

    只见到这手掌竟然是老学究的,只见到这个时候老学究的双目已经像是充血了一样,变得血红。忽然一阵让我陌生的声音从老学究的喉咙里面发了出来,沙哑中带着一点点的猥琐。

    “你个小娃娃,是哪家的,连尊老爱幼都不知道了,传统美德啊就这么流失了?老子被关了千年,怎么就变成这个世道了!”老学究表情僵硬的说到,然后就将老权甩到了一旁。我看现在里面的妖物还没有适应老学究的身体,所有现在还不能够将老学究的身体如臂指使,面部僵硬。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快点放开李叔叔,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Emma忽然上前大声的吼道,不过从颤抖的声线中可以听的出来,这个大洋马现在心里面也有点害怕,这里竟然有着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未知领域,恐怖的气氛已经将Emma和皮特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我的天,这小妮子怎么是个黄头发的物种,不过还挺不错的,做我的压寨夫人吧!”老学究此时的嘴巴上面已经开始流出了口水来,眼睛几乎变成了桃心儿样儿。

    这个时候我偷偷的走到了老权的位置,这看到老权此时嘴巴咧着,似乎很痛的样子。“怎么样?没有什么事儿吧?”我问道。

    “还好!这个老家伙手劲儿还真大,就像是一个铁钳子一样,我刚刚怎么都逃不出来。”老权感慨道。

    “看情形这家伙儿很有可能是敌非友,后面万事小心!”我提醒着。

    只见到这老鬼见到Emma之后,就有点走不动了那个道儿。“你这家伙一脸的色相,快点说,你到底是什么妖物?”我大声厉喝道。

    “虽然我很不懂现在的情况,不过我能够从你的眼神中知道,你根本就不是李叔叔,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Emma此时抱着头,蹲坐在地面上,似乎很是不理解现在的状况,似乎自己的世界观在这个时候忽然被眼前的情景给弄得完全崩塌。

    “呵呵!看来你虽然会说我们的语言,但是你根本就不是我们民族的人。不过这个小伙子还是有两手,我确实不是人,也不是鬼。我乃是远古猪祖,被某个坏人给镇压在这里面已经几千年了,不过出来还有这么好的祭品,真不错!哈哈哈!”老学究仰头大笑,口水滴滴答答的不断掉落在地上。

    我听这个家伙的话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直的在一个漩涡里面从没有爬出来过,面前的妖物似乎是个之前的老璇龟一样,都是被镇压的妖物,不过老璇龟并没有成功夺舍我,老学究确实没有逃出这个命运。“你认不认识老璇龟?”我忽然站起身子问道。

    “咦!看来你小子也不是个简单任务啊?那个老不死的还活着吗?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老东西还没有死呢!”老学究听到我的话之后,忽然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而且眼神中还带有嗜血的光环。

    “不好,这老家伙绝对是敌非友,我先在这里扰乱这家伙的视线,你赶紧想想办法!趁着他还没有完全适应老学究的身体,我们还有一战之力。”我冲着老权说道。

    老权这个时候猫着腰从墙壁边缘向着老学究的方向摸了过去,我为了吸引这个家伙的视线,防止发现老权的举动。“我不管你是什么?我只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阵营,你们的老大是谁,我一直被卷在这个迷雾里面,到现在还依旧不知道后面到底有什么人物,有什么人一直在操控着局面。”

    “小子,你还直接啊!不过看~~咦!”老学究话说到一半儿,忽然停了下来。本来我还以为这个家伙是发现了老权的举动,我赶紧示意老权先不要有任何举动。然后说道分散这个家伙的视线“喂!你倒是说话啊!”

    这个时候老学究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层红色血舞将老学究包裹了起来,而且老学究忽然单腿跪在了地面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可以从老学究的脸上看的出来这个家伙现在很是虔诚和严肃,似乎此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大人物一样,不过我们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冲着老权眨了几下眼睛,询问着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权在一旁,不断的用身体姿势告诉我,虽然看着累不过还是领会到了一层意思,原来这个老鬼此时是在和他人用神识交流,这一点和老权的千里传讯符是一个道理的。不过能够不需要符篆就能够传话的,看来对方的实力使我们无法想象的强。

    “我说小子,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看来你这个棋子还有点烫手呢!老子还有事情,就先走了!小娘子,过不了过长时间我们还会在见面的,到时候你这前凸后翘的身子就是我的了,哈哈哈!”老学究忽然丢下了一句话,就这样莫名其秒的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弄得我和老权莫名其妙。

    不过老家伙的话确实让我知道,原来我在这些人的眼中只是一个棋子。我心中忽然又一股难言的怒气直冲头脑,眼中瞬间变得血红起来,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像是充斥在岩浆之中,全身滚烫。我瞬间变失去了记忆,当我再次清醒的时候,只见到身边除了老权便没有了其他人。

    我疑惑的看着老权,似乎这个家伙看出了我心中的疑问“你小子也不知道是发什么邪风,忽然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怒发冲冠,全身都变成了血红色,而且就像是根本不认识我们一样,全身上下全部都是不知名的怪兽纹身,不过你小子还真是厉害!”

    我看着四周,只见到之前的铜鼎已经变成了一个破烂罐子,上面全部都是坑坑洼洼的洞眼,四周根本就没有任何完整的东西,地面也是被我完全的砸出了一个个的坑洞,此时我和老权就坐在之前铜鼎的底部。

    “你刚刚都吓死我了,我根本就不敢上去阻止你。Emma和皮特早就跑了,我不放心。不过你小子发了一会儿疯就这么晕倒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老权问道。

    虽然我知道老权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之前的事情,不过我确实完全都不记得,而且似乎刚刚听到了老学究的话之后,我就这样发起了疯,完全都没有了意识。不过看到老权全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我知道我之前绝对是一头野兽。

    当我和老权冲上老学究身边的时候,本来伸出拉住老学究身子的手,却是被其身旁的一圈红色雾气给弹了回来。老权一气之下,飞身跃起,想一双大脚就向着老学究的脸上踹了过去。他心里面也知道,这个时候看来只能来硬的了,看着老学究的面色似乎此时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就看这一脚有没有什么用处了。

    希望全都放在了着双脚上面,不过忽然一个干巴巴的手掌,速度飞快的伸了出来。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就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竟然挡住了老权的重力一击,而且还将老权拿了起来,倒掉在被空中。

    只见到这手掌竟然是老学究的,只见到这个时候老学究的双目已经像是充血了一样,变得血红。忽然一阵让我陌生的声音从老学究的喉咙里面发了出来,沙哑中带着一点点的猥琐。

    “你个小娃娃,是哪家的,连尊老爱幼都不知道了,传统美德啊就这么流失了?老子被关了千年,怎么就变成这个世道了!”老学究表情僵硬的说到,然后就将老权甩到了一旁。我看现在里面的妖物还没有适应老学究的身体,所有现在还不能够将老学究的身体如臂指使,面部僵硬。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快点放开李叔叔,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Emma忽然上前大声的吼道,不过从颤抖的声线中可以听的出来,这个大洋马现在心里面也有点害怕,这里竟然有着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未知领域,恐怖的气氛已经将Emma和皮特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我的天,这小妮子怎么是个黄头发的物种,不过还挺不错的,做我的压寨夫人吧!”老学究此时的嘴巴上面已经开始流出了口水来,眼睛几乎变成了桃心儿样儿。

    这个时候我偷偷的走到了老权的位置,这看到老权此时嘴巴咧着,似乎很痛的样子。“怎么样?没有什么事儿吧?”我问道。

    “还好!这个老家伙手劲儿还真大,就像是一个铁钳子一样,我刚刚怎么都逃不出来。”老权感慨道。

    “看情形这家伙儿很有可能是敌非友,后面万事小心!”我提醒着。

    只见到这老鬼见到Emma之后,就有点走不动了那个道儿。“你这家伙一脸的色相,快点说,你到底是什么妖物?”我大声厉喝道。

    “虽然我很不懂现在的情况,不过我能够从你的眼神中知道,你根本就不是李叔叔,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Emma此时抱着头,蹲坐在地面上,似乎很是不理解现在的状况,似乎自己的世界观在这个时候忽然被眼前的情景给弄得完全崩塌。

    “呵呵!看来你虽然会说我们的语言,但是你根本就不是我们民族的人。不过这个小伙子还是有两手,我确实不是人,也不是鬼。我乃是远古猪祖,被某个坏人给镇压在这里面已经几千年了,不过出来还有这么好的祭品,真不错!哈哈哈!”老学究仰头大笑,口水滴滴答答的不断掉落在地上。

    我听这个家伙的话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直的在一个漩涡里面从没有爬出来过,面前的妖物似乎是个之前的老璇龟一样,都是被镇压的妖物,不过老璇龟并没有成功夺舍我,老学究确实没有逃出这个命运。“你认不认识老璇龟?”我忽然站起身子问道。

    “咦!看来你小子也不是个简单任务啊?那个老不死
迫降在明朝吧
的还活着吗?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老东西还没有死呢!”老学究听到我的话之后,忽然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而且眼神中还带有嗜血的光环。

    “不好,这老家伙绝对是敌非友,我先在这里扰乱这家伙的视线,你赶紧想想办法!趁着他还没有完全适应老学究的身体,我们还有一战之力。”我冲着老权说道。

    老权这个时候猫着腰从墙壁边缘向着老学究的方向摸了过去,我为了吸引这个家伙的视线,防止发现老权的举动。“我不管你是什么?我只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阵营,你们的老大是谁,我一直被卷在这个迷雾里面,到现在还依旧不知道后面到底有什么人物,有什么人一直在操控着局面。”

    “小子,你还直接啊!不过看~~咦!”老学究话说到一半儿,忽然停了下来。本来我还以为这个家伙是发现了老权的举动,我赶紧示意老权先不要有任何举动。然后说道分散这个家伙的视线“喂!你倒是说话啊!”

    这个时候老学究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层红色血舞将老学究包裹了起来,而且老学究忽然单腿跪在了地面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可以从老学究的脸上看的出来这个家伙现在很是虔诚和严肃,似乎此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大人物一样,不过我们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冲着老权眨了几下眼睛,询问着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权在一旁,不断的用身体姿势告诉我,虽然看着累不过还是领会到了一层意思,原来这个老鬼此时是在和他人用神识交流,这一点和老权的千里传讯符是一个道理的。不过能够不需要符篆就能够传话的,看来对方的实力使我们无法想象的强。

    “我说小子,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看来你这个棋子还有点烫手呢!老子还有事情,就先走了!小娘子,过不了过长时间我们还会在见面的,到时候你这前凸后翘的身子就是我的了,哈哈哈!”老学究忽然丢下了一句话,就这样莫名其秒的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弄得我和老权莫名其妙。

    不过老家伙的话确实让我知道,原来我在这些人的眼中只是一个棋子。我心中忽然又一股难言的怒气直冲头脑,眼中瞬间变得血红起来,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像是充斥在岩浆之中,全身滚烫。我瞬间变失去了记忆,当我再次清醒的时候,只见到身边除了老权便没有了其他人。

    我疑惑的看着老权,似乎这个家伙看出了我心中的疑问“你小子也不知道是发什么邪风,忽然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怒发冲冠,全身都变成了血红色,而且就像是根本不认识我们一样,全身上下全部都是不知名的怪兽纹身,不过你小子还真是厉害!”

    我看着四周,只见到之前的铜鼎已经变成了一个破烂罐子,上面全部都是坑坑洼洼的洞眼,四周根本就没有任何完整的东西,地面也是被我完全的砸出了一个个的坑洞,此时我和老权就坐在之前铜鼎的底部。

    “你刚刚都吓死我了,我根本就不敢上去阻止你。Emma和皮特早就跑了,我不放心。不过你小子发了一会儿疯就这么晕倒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老权问道。

    虽然我知道老权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之前的事情,不过我确实完全都不记得,而且似乎刚刚听到了老学究的话之后,我就这样发起了疯,完全都没有了意识。不过看到老权全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我知道我之前绝对是一头野兽。

    当我和老权冲上老学究身边的时候,本来伸出拉住老学究身子的手,却是被其身旁的一圈红色雾气给弹了回来。老权一气之下,飞身跃起,想一双大脚就向着老学究的脸上踹了过去。他心里面也知道,这个时候看来只能来硬的了,看着老学究的面色似乎此时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就看这一脚有没有什么用处了。

    希望全都放在了着双脚上面,不过忽然一个干巴巴的手掌,速度飞快的伸了出来。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就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竟然挡住了老权的重力一击,而且还将老权拿了起来,倒掉在被空中。

    只见到这手掌竟然是老学究的,只见到这个时候老学究的双目已经像是充血了一样,变得血红。忽然一阵让我陌生的声音从老学究的喉咙里面发了出来,沙哑中带着一点点的猥琐。

    “你个小娃娃,是哪家的,连尊老爱幼都不知道了,传统美德啊就这么流失了?老子被关了千年,怎么就变成这个世道了!”老学究表情僵硬的说到,然后就将老权甩到了一旁。我看现在里面的妖物还没有适应老学究的身体,所有现在还不能够将老学究的身体如臂指使,面部僵硬。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快点放开李叔叔,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Emma忽然上前大声的吼道,不过从颤抖的声线中可以听的出来,这个大洋马现在心里面也有点害怕,这里竟然有着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未知领域,恐怖的气氛已经将Emma和皮特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我的天,这小妮子怎么是个黄头发的物种,不过还挺不错的,做我的压寨夫人吧!”老学究此时的嘴巴上面已经开始流出了口水来,眼睛几乎变成了桃心儿样儿。

    这个时候我偷偷的走到了老权的位置,这看到老权此时嘴巴咧着,似乎很痛的样子。“怎么样?没有什么事儿吧?”我问道。

    “还好!这个老家伙手劲儿还真大,就像是一个铁钳子一样,我刚刚怎么都逃不出来。”老权感慨道。

    “看情形这家伙儿很有可能是敌非友,后面万事小心!”我提醒着。

    只见到这老鬼见到Emma之后,就有点走不动了那个道儿。“你这家伙一脸的色相,快点说,你到底是什么妖物?”我大声厉喝道。

    “虽然我很不懂现在的情况,不过我能够从你的眼神中知道,你根本就不是李叔叔,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Emma此时抱着头,蹲坐在地面上,似乎很是不理解现在的状况,似乎自己的世界观在这个时候忽然被眼前的情景给弄得完全崩塌。

    “呵呵!看来你虽然会说我们的语言,但是你根本就不是我们民族的人。不过这个小伙子还是有两手,我确实不是人,也不是鬼。我乃是远古猪祖,被某个坏人给镇压在这里面已经几千年了,不过出来还有这么好的祭品,真不错!哈哈哈!”老学究仰头大笑,口水滴滴答答的不断掉落在地上。

    我听这个家伙的话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直的在一个漩涡里面从没有爬出来过,面前的妖物似乎是个之前的老璇龟一样,都是被镇压的妖物,不过老璇龟并没有成功夺舍我,老学究确实没有逃出这个命运。“你认不认识老璇龟?”我忽然站起身子问道。

    “咦!看来你小子也不是个简单任务啊?那个老不死的还活着吗?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老东西还没有死呢!”老学究听到我的话之后,忽然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而且眼神中还带有嗜血的光环。

    “不好,这老家伙绝对是敌非友,我先在这里扰乱这家伙的视线,你赶紧想想办法!趁着他还没有完全适应老学究的身体,我们还有一战之力。”我冲着老权说道。

    老权这个时候猫着腰从墙壁边缘向着老学究的方向摸了过去,我为了吸引这个家伙的视线,防止发现老权的举动。“我不管你是什么?我只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阵营,你们的老大是谁,我一直被卷在这个迷雾里面,到现在还依旧不知道后面到底有什么人物,有什么人一直在操控着局面。”

    “小子,你还直接啊!不过看~~咦!”老学究话说到一半儿,忽然停了下来。本来我还以为这个家伙是发现了老权的举动,我赶紧示意老权先不要有任何举动。然后说道分散这个家伙的视线“喂!你倒是说话啊!”

    这个时候老学究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层红色血舞将老学究包裹了起来,而且老学究忽然单腿跪在了地面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可以从老学究的脸上看的出来这个家伙现在很是虔诚和严肃,似乎此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大人物一样,不过我们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冲着老权眨了几下眼睛,询问着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权在一旁,不断的用身体姿势告诉我,虽然看着累不过还是领会到了一层意思,原来这个老鬼此时是在和他人用神识交流,这一点和老权的千里传讯符是一个道理的。不过能够不需要符篆就能够传话的,看来对方的实力使我们无法想象的强。

    “我说小子,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看来你这个棋子还有点烫手呢!老子还有事情,就先走了!小娘子,过不了过长时间我们还会在见面的,到时候你这前凸后翘的身子就是我的了,哈哈哈!”老学究忽然丢下了一句话,就这样莫名其秒的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弄得我和老权莫名其妙。

    不过老家伙的话确实让我知道,原来我在这些人的眼中只是一个棋子。我心中忽然又一股难言的怒气直冲头脑,眼中瞬间变得血红起来,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像是充斥在岩浆之中,全身滚烫。我瞬间变失去了记忆,当我再次清醒的时候,只见到身边除了老权便没有了其他人。

    我疑惑的看着老权,似乎这个家伙看出了我心中的疑问“你小子也不知道是发什么邪风,忽然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怒发冲冠,全身都变成了血红色,而且就像是根本不认识我们一样,全身上下全部都是不知名的怪兽纹身,不过你小子还真是厉害!”

    我看着四周,只见到之前的铜鼎已经变成了一个破烂罐子,上面全部都是坑坑洼洼的洞眼,四周根本就没有任何完整的东西,地面也是被我完全的砸出了一个个的坑洞,此时我和老权就坐在之前铜鼎的底部。

    “你刚刚都吓死我了,我根本就不敢上去阻止你。Emma和皮特早就跑了,我不放心。不过你小子发了一会儿疯就这么晕倒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老权问道。

    虽然我知道老权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之前的事情,不过我确实完全都不记得,而且似乎刚刚听到了老学究的话之后,我就这样发起了疯,完全都没有了意识。不过看到老权全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我知道我之前绝对是一头野兽。

    当我和老权冲上老学究身边的时候,本来伸出拉住老学究身子的手,却是被其身旁的一圈红色雾气给弹了回来。老权一气之下,飞身跃起,想一双大脚就向着老学究的脸上踹了过去。他心里面也知道,这个时候看来只能来硬的了,看着老学究的面色似乎此时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就看这一脚有没有什么用处了。

    希望全都放在了着双脚上面,不过忽然一个干巴巴的手掌,速度飞快的伸了出来。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就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竟然挡住了老权的重力一击,而且还将老权拿了起来,倒掉在被空中。

    只见到这手掌竟然是老学究的,只见到这个时候老学究的双目已经像是充血了一样,变得血红。忽然一阵让我陌生的声音从老学究的喉咙里面发了出来,沙哑中带着一点点的猥琐。

    “你个小娃娃,是哪家的,连尊老爱幼都不知道了,传统美德啊就这么流失了?老子被关了千年,怎么就变成这个世道了!”老学究表情僵硬的说到,然后就将老权甩到了一旁。我看现在里面的妖物还没有适应老学究的身体,所有现在还不能够将老学究的身体如臂指使,面部僵硬。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快点放开李叔叔,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Emma忽然上前大声的吼道,不过从颤抖的声线中可以听的出来,这个大洋马现在心里面也有点害怕,这里竟然有着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未知领域,恐怖的气氛已经将Emma和皮特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我的天,这小妮子怎么是个黄头发的物种,不过还挺不错的,做我的压寨夫人吧!”老学究此时的嘴巴上面已经开始流出了口水来,眼睛几乎变成了桃心儿样儿。

    这个时候我偷偷的走到了老权的位置,这看到老权此时嘴巴咧着,似乎很痛的样子。“怎么样?没有什么事儿吧?”我问道。

    “还好!这个老家伙手劲儿还真大,就像是一个铁钳子一样,我刚刚怎么都逃不出来。”老权感慨道。

    “看情形这家伙儿很有可能是敌非友,后面万事小心!”我提醒着。

    只见到这老鬼见到Emma之后,就有点走不动了那个道儿。“你这家伙一脸的色相,快点说,你到底是什么妖物?”我大声厉喝道。

    “虽然我很不懂现在的情况,不过我能够从你的眼神中知道,你根本就不是李叔叔,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Emma此时抱着头,蹲坐在地面上,似乎很是不理解现在的状况,似乎自己的世界观在这个时候忽然被眼前的情景给弄得完全崩塌。

    “呵呵!看来你虽然会说我们的语言,但是你根本就不是我们民族的人。不过这个小伙子还是有两手,我确实不是人,也不是鬼。我乃是远古猪祖,被某个坏人给镇压在这里面已经几千年了,不过出来还有这么好的祭品,真不错!哈哈哈!”老学究仰头大笑,口水滴滴答答的不断掉落在地上。

    我听这个家伙的话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直的在一个漩涡里面从没有爬出来过,面前的妖物似乎是个之前的老璇龟一样,都是被镇压的妖物,不过老璇龟并没有成功夺舍我,老学究确实没有逃出这个命运。“你认不认识老璇龟?”我忽然站起身子问道。

    “咦!看来你小子也不是个简单任务啊?那个老不死的还活着吗?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老东西还没有死呢!”老学究听到我的话之后,忽然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而且眼神中还带有嗜血的光环。

    “不好,这老家伙绝对是敌非友,我先在这里扰乱这家伙的视线,你赶紧想想办法!趁着他还没有完全适应老学究的身体,我们还有一战之力。”我冲着老权说道。

    老权这个时候猫着腰从墙壁边缘向着老学究的方向摸了过去,我为了吸引这个家伙的视线,防止发现老权的举动。“我不管你是什么?我只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阵营,你们的老大是谁,我一直被卷在这个迷雾里面,到现在还依旧不知道后面到底有什么人物,有什么人一直在操控着局面。”

    “小子,你还直接啊!不过看~~咦!”老学究话说到一半儿,忽然停了下来。本来我还以为这个家伙是发现了老权的举动,我赶紧示意老权先不要有任何举动。然后说道分散这个家伙的视线“喂!你倒是说话啊!”

    这个时候老学究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层红色血舞将老学究包裹了起来,而且老学究忽然单腿跪在了地面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可以从老学究的脸上看的出来这个家伙现在很是虔诚和严肃,似乎此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大人物一样,不过我们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冲着老权眨了几下眼睛,询问着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权在一旁,不断的用身体姿势告诉我,虽然看着累不过还是领会到了一层意思,原来这个老鬼此时是在和他人用神识交流,这一点和老权的千里传讯符是一个道理的。不过能够不需要符篆就能够传话的,看来对方的实力使我们无法想象的强。

    “我说小子,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看来你这个棋子还有点烫手呢!老子还有事情,就先走了!小娘子,过不了过长时间我们还会在见面的,到时候你这前凸后翘的身子就是我的了,哈哈哈!”老学究忽然丢下了一句话,就这样莫名其秒的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弄得我和老权莫名其妙。

    不过老家伙的话确实让我知道,原来我在这些人的眼中只是一个棋子。我心中忽然又一股难言的怒气直冲头脑,眼中瞬间变得血红起来,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像是充斥在岩浆之中,全身滚烫。我瞬间变失去了记忆,当我再次清醒的时候,只见到身边除了老权便没有了其他人。

    我疑惑的看着老权,似乎这个家伙看出了我心中的疑问“你小子也不知道是发什么邪风,忽然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怒发冲冠,全身都变成了血红色,而且就像是根本不认识我们一样,全身上下全部都是不知名的怪兽纹身,不过你小子还真是厉害!”

    我看着四周,只见到之前的铜鼎已经变成了一个破烂罐子,上面全部都是坑坑洼洼的洞眼,四周根本就没有任何完整的东西,地面也是被我完全的砸出了一个个的坑洞,此时我和老权就坐在之前铜鼎的底部。

    “你刚刚都吓死我了,我根本就不敢上去阻止你。Emma和皮特早就跑了,我不放心。不过你小子发了一会儿疯就这么晕倒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老权问道。

    虽然我知道老权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之前的事情,不过我确实完全都不记得,而且似乎刚刚听到了老学究的话之后,我就这样发起了疯,完全都没有了意识。不过看到老权全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我知道我之前绝对是一头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