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时间过的很快,看完这三幅青砖,几乎花费了我一个呼吸器。虽然眼前的青砖描绘的栩栩如生,视线都机会被深深的吸引进去。

    我用力的摔了摔脑袋,让自己的头脑变得理智一点,手上只有一个呼吸器了,也就是说我还有将尽四分钟的时间,不能在此处过多的耽搁。

    我抬起头,环顾四周。井中空间虽大,不过通过感受水流的方向,可以断定是从身体的东北方向流出,我用力的咬了咬牙,身体逆流而上。

    过了将尽一分钟的时间,便看到前方出现一个一人高的洞口,里面黑油油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我拿着手电向里面照了照,另一只手抓着墙壁,借力向着里面游去。

    不过让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手电闪了几下,便熄灭。周围的黑暗瞬间将我吞噬,我的心为之一突,不过仍旧佯装镇定。用力的将手电敲击墙壁,试图再争取几分钟的灯光,不过却是徒劳无功。我无奈的将手电别在腰间,至少这是爷爷曾经用过的,舍不得丢弃。

    摸着黑,继续前进。现在我的已经的破釜沉舟,后面的路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能够回去,唯一的念想便是前方,双手紧紧的抓着墙壁,沿着洞壁继续前行。

    人却是是奇怪的动物,当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时候,感觉万事都难不倒自己。不过,当突然出现未知的事情,便会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便是这种状态,身在黑暗中,生怕突然出来什么水鬼啊!残暴生物啊!之类的。

    虽然心中遐想着无限可能,不过现实却没有任何妖魔鬼怪缠身,只有黑漆漆的空间等着我去探索。沿着洞壁向前继续摸索,七拐八拐,几乎忘记了方向。正待我头脑发昏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了光亮。

    人类与飞蛾很是相似,在黑暗的空间呆的时间越旧,便会具有趋光性。我们不也是飞蛾,经常为了很多所谓的道义和情感,奋不顾身的去扑火。

    前方的光亮给我带来了希望,加快脚步,奋力的向前游去。距离不断拉近,眼前的景象让人十分震惊,我长大着嘴巴。

    胸中唯一剩余的几口气,全部被我浪费在此处,我不得不拿起唯一的呼吸器,小口的吸了几下。

    此时我眼前出现了一个黄金色硕大无比的心脏,抬头望去几乎有三层小楼高度,它就想活的一样,正在强劲有力的跳动着。每一次的起伏,都带动着水流向着洞外推去。

    原来之前我还以为是地下水,那里知道是因为这东西的原因。我定睛看去,只见心脏虽然依旧跳动着,不过在它的下方却不断的流出黄金色的液体,也正是这些液体具有荧光性,才使得洞穴亮如白昼。

    戳开伤口的正是一把三寸长金黄色的剪刀,这要不是仔细去看根本就没办法注意到此处。我眼见此处没有任何危险,当时也是出身牛犊不怕虎,根本没有在意这液体是否有毒。

    不假思索便向着剪刀的位置游去,因为此时的我根本身不由己,手掌处的绿色珠子又开始发热发烫,四肢的控制力完全消失。我眼瞅着自己向着剪刀位置不断的接近,却是只能像个旁观者一样,呆呆的看着。

    离得近了才发现,剪刀上面的纹路精美绝伦,刻有龙舞凤飞翱翔九天,手柄的位置还有三个血红色的字眼‘斩魂剪’,字体流光如液体,绚烂非凡。左手不自觉的向着剪刀位置伸出,眼瞅着将要触碰到。

    这时空间忽然一滞,似乎时间都停止了流动,画面就这么定格在我伸手的瞬间。不过诡异的是,眼前的心脏依旧不断的跳动,剪刀似乎拥有自己的灵智。从伤口出慢慢滑出,漂浮在空中。它在我四周转了几圈,好像是在审视着我这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

    剪刀忽然向着我左手射去,却没有伤害我。莫名其妙的直接融入到左手的食指,当剪刀进入手指的时候,右手掌心的碧绿珠子也消停了很多,逐渐沉寂下来。这两个东西似乎是相生相克,相互辅佐的关系。因为我心中能够感受到两个东西的喜悦,十分奇特。

    当剪刀射入体内的时候,空间再次回到了原先的形态。不过眼前的心脏却是不断的涨大,在我愣神的几秒钟时间里,已经涨大到十分恐怖。心脏外面的表皮都已经变得透明,甚至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血管。

    不过,我不仅看到血管和血液,在心脏的正中间却还有一个胎儿的模样。这东西不是人类模样,全身皮肤漆黑异常,背生皮质双翅,头上长有恶魔双角,教的顶端还有两团绿油油的火焰,随着心脏的跳动而起伏。面容凶恶至极,青面獠牙,感觉就像是从地狱里面出来的恶魔一样。

    正当我感到好奇,仔细的审视着眼前的陌生怪物的时候。头顶开始不断的有石子掉落下来,我抬头望去,只见心脏此时已经涨大到了极限,已经触达到山洞的顶部。我眼看着心脏将要爆炸开来,正待我想要转身离去的时候。

    突然空间似乎一阵紧缩,然后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身后紧接着传来一阵历啸。“啊!终于出来了,老子被镇压了这么多年,终于出来了~~~”,眼前金光一片,金黄色的血液充斥着洞内,我只是感到背后似乎被人重重的敲了一记,然后便不省人事。

    昏迷的时候感觉有很多液体不断的涌入我的双手,刺痛非常。

    第四章黄金心脏

    时间过的很快,看完这三幅青砖,几乎花费了我一个呼吸器。虽然眼前的青砖描绘的栩栩如生,视线都机会被深深的吸引进去。

    我用力的摔了摔脑袋,让自己的头脑变得理智一点,手上只有一个呼吸器了,也就是说我还有将尽四分钟的时间,不能在此处过多的耽搁。

    我抬起头,环顾四周。井中空间虽大,不过通过感受水流的方向,可以断定是从身体的东北方向流出,我用力的咬了咬牙,身体逆流而上。

    过了将尽一分钟的时间,便看到前方出现一个一人高的洞口,里面黑油油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我拿着手电向里面照了照,另一只手抓着墙壁,借力向着里面游去。

    不过让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手电闪了几下,便熄灭。周围的黑暗瞬间将我吞噬,我的心为之一突,不过仍旧佯装镇定。用力的将手电敲击墙壁,试图再争取几分钟的灯光,不过却是徒劳无功。我无奈的将手电别在腰间,至少这是爷爷曾经用过的,舍不得丢弃。

    摸着黑,继续前进。现在我的已经的破釜沉舟,后面的路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能够回去,唯一的念想便是前方,双手紧紧的抓着墙壁,沿着洞壁继续前行。

    人却是是奇怪的动物,当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时候,感觉万事都难不倒自己。不过,当突然出现未知的事情,便会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便是这种状态,身在黑暗中,生怕突然出来什么水鬼啊!残暴生物啊!之类的。

    虽然心中遐想着无限可能,不过现实却没有任何妖魔鬼怪缠身,只有黑漆漆的空间等着我去探索。沿着洞壁向前继续摸索,七拐八拐,几乎忘记了方向。正待我头脑发昏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了光亮。

    人类与飞蛾很是相似,在黑暗的空间呆的时间越旧,便会具有趋光性。我们不也是飞蛾,经常为了很多所谓的道义和情感,奋不顾身的去扑火。

    前方的光亮给我带来了希望,加快脚步,奋力的向前游去。距离不断拉近,眼前的景象让人十分震惊,我长大着嘴巴。

    胸中唯一剩余的几口气,全部被我浪费在此处,我不得不拿起唯一的呼吸器,小口的吸了几下。

    此时我眼前出现了一个黄金色硕大无比的心脏,抬头望去几乎有三层小楼高度,它就想活的一样,正在强劲有力的跳动着。每一次的起伏,都带动着水流向着洞外推去。

    原来之前我还以为是地下水,那里知道是因为这东西的原因。我定睛看去,只见心脏虽然依旧跳动着,不过在它的下方却不断的流出黄金色的液体,也正是这些液体具有荧光性,才使得洞穴亮如白昼。

    戳开伤口的正是一把三寸长金黄色的剪刀,这要不是仔细去看根本就没办法注意到此处。我眼见此处没有任何危险,当时也是出身牛犊不怕虎,根本没有在意这液体是否有毒。

    不假思索便向着剪刀的位置游去,因为此时的我根本身不由己,手掌处的绿色珠子又开始发热发烫,四肢的控制力完全消失。我眼瞅着自己向着剪刀位置不断的接近,却是只能像个旁观者一样,呆呆的看着。

    离得近了才发现,剪刀上面的纹路精美绝伦,刻有龙舞凤飞翱翔九天,手柄的位置还有三个血红色的字眼‘斩魂剪’,字体流光如液体,绚烂非凡。左手不自觉的向着剪刀位置伸出,眼瞅着将要触碰到。

    这时空间忽然一滞,似乎时间都停止了流动,画面就这么定格在我伸手的瞬间。不过诡异的是,眼前的心脏依旧不断的跳动,剪刀似乎拥有自己的灵智。从伤口出慢慢滑出,漂浮在空中。它在我四周转了几圈,好像是在审视着我这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

    剪刀忽然向着我左手射去,却没有伤害我。莫名其妙的直接融入到左手的食指,当剪刀进入手指的时候,右手掌心的碧绿珠子也消停了很多,逐渐沉寂下来。这两个东西似乎是相生相克,相互辅佐的关系。因为我心中能够感受到两个东西的喜悦,十分奇特。

    当剪刀射入体内的时候,空间再次回到了原先的形态。不过眼前的心脏却是不断的涨大,在我愣神的几秒钟时间里,已经涨大到十分恐怖。心脏外面的表皮都已经变得透明,甚至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血管。

    不过,我不仅看到血管和血液,在心脏的正中间却还有一个胎儿的模样。这东西不是人类模样,全身皮肤漆黑异常,背生皮质双翅,头上长有恶魔双角,教的顶端还有两团绿油油的火焰,随着心脏的跳动而起伏。面容凶恶至极,青面獠牙,感觉就像是从地狱里面出来的恶魔一样。

    正当我感到好奇,仔细的审视着眼前的陌生怪物的时候。头顶开始不断的有石子掉落下来,我抬头望去,只见心脏此时已经涨大到了极限,已经触达到山洞的顶部。我眼看着心脏将要爆炸开来,正待我想要转身离去的时候。

    突然空间似乎一阵紧缩,然后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身后紧接着传来一阵历啸。“啊!终于出来了,老子被镇压了这么多年,终于出来了~~~”,眼前金光一片,金黄色的血液充斥着洞内,我只是感到背后似乎被人重重的敲了一记,然后便不省人事。

    昏迷的时候感觉有很多液体不断的涌入我的双手,刺痛非常。

    时间过的很快,看完这三幅青砖,几乎花费了我一个呼吸器。虽然眼前的青砖描绘的栩栩如生,视线都机会被深深的吸引进去。

    我用力的摔了摔脑袋,让自己的头脑变得理智一点,手上只有一个呼吸器了,也就是说我还有将尽四分钟的时间,不能在此处过多的耽搁。

    我抬起头,环顾四周。井中空间虽大,不过通过感受水流的方向,可以断定是从身体的东北方向流出,我用力的咬了咬牙,身体逆流而上。

    过了将尽一分钟的时间,便看到前方出现一个一人高的洞口,里面黑油油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我拿着手电向里面照了照,另一只手抓着墙壁,借力向着里面游去。

    不过让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手电闪了几下,便熄灭。周围的黑暗瞬间将我吞噬,我的心为之一突,不过仍旧佯装镇定。用力的将手电敲击墙壁,试图再争取几分钟的灯光,不过却是徒劳无功。我无奈的将手电别在腰间,至少这是爷爷曾经用过的,舍不得丢弃。

    摸着黑,继续前进。现在我的已经的破釜沉舟,后面的路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能够回去,唯一的念想便是前方,双手紧紧的抓着墙壁,沿着洞壁继续前行。

    人却是是奇怪的动物,当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时候,感觉万事都难不倒自己。不过,当突然出现未知的事情,便会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便是这种状态,身在黑暗中,生怕突然出来什么水鬼啊!残暴生物啊!之类的。

    虽然心中遐想着无限可能,不过现实却没有任何妖魔鬼怪缠身,只有黑漆漆的空间等着我去探索。沿着洞壁向前继续摸索,七拐八拐,几乎忘记了方向。正待我头脑发昏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了光亮。

    人类与飞蛾很是相似,在黑暗的空间呆的时间越旧,便会具有趋光性。我们不也是飞蛾,经常为了很多所谓的道义和情感,奋不顾身的去扑火。

    前方的光亮给我带来了希望,加快脚步,奋力的向前游去。距离不断拉近,眼前的景象让人十分震惊,我长大着嘴巴。

    胸中唯一剩余的几口气,全部被我浪费在此处,我不得不拿起唯一的呼吸器,小口的吸了几下。

    此时我眼前出现了一个黄金色硕大无比的心脏,抬头望去几乎有三层小楼高度,它就想活的一样,正在强劲有力的跳动着。每一次的起伏,都带动着水流向着洞外推去。

    原来之前我还以为是地下水,那里知道是因为这东西的原因。我定睛看去,只见心脏虽然依旧跳动着,不过在它的下方却不断的流出黄金色的液体,也正是这些液体具有荧光性,才使得洞穴亮如白昼。

    戳开伤口的正是一把三寸长金黄色的剪刀,这要不是仔细去看根本就没办法注意到此处。我眼见此处没有任何危险,当时也是出身牛犊不怕虎,根本没有在意这液体是否有毒。

    不假思索便向着剪刀的位置游去,因为此时的我根本身不由己,手掌处的绿色珠子又开始发热发烫,四肢的控制力完全消失。我眼瞅着自己向着剪刀位置不断的接近,却是只能像个旁观者一样,呆呆的看着。

    离得近了才发现,剪刀上面的纹路精美绝伦,刻有龙舞凤飞翱翔九天,手柄的位置还有三个血红色的字眼‘斩魂剪’,字体流光如液体,绚烂非凡。左手不自觉的向着剪刀位置伸出,眼瞅着将要触碰到。

    这时空间忽然一滞,似乎时间都停止了流动,画面就这么定格在我伸手的瞬间。不过诡异的是,眼前的心脏依旧不断的跳动,剪刀似乎拥有自己的灵智。从伤口出慢慢滑出,漂浮在空中。它在我四周转了几圈,好像是在审视着我这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

    剪刀忽然向着我左手射去,却没有伤害我。莫名其妙的直接融入到左手的食指,当剪刀进入手指的时候,右手掌心的碧绿珠子也消停了很多,逐渐沉寂下来。这两个东西似乎是相生相克,相互辅佐的关系。因为我心中能够感受到两个东西的喜悦,十分奇特。

    当剪刀射入体内的时候,空间再次回到了原先的形态。不过眼前的心脏却是不断的涨大,在我愣神的几秒钟时间里,已经涨大到十分恐怖。心脏外面的表皮都已经变得透明,甚至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血管。

    不过,我不仅看到血管和血液,在心脏的正中间却还有一个胎儿的模样。这东西不是人类模样,全身皮肤漆黑异常,背生皮质双翅,头上长有恶魔双角,教的顶端还有两团绿油油的火焰,随着心脏的跳动而起伏。面容凶恶至极,青面獠牙,感觉就像是从地狱里面出来的恶魔一样。

    正当我感到好奇,仔细的审视着眼前的陌生怪物的时候。头顶开始不断的有石子掉落下来,我抬头望去,只见心脏此时已经涨大到了极限,已经触达到山洞的顶部。我眼看着心脏将要爆炸开来,正待我想要转身离去的时候。

    突然空间似乎一阵紧缩,然后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身后紧接着传来一阵历啸。“啊!终于出来了,老子被镇压了这么多年,终于出来了~~~”,眼前金光一片,金黄色的血液充斥着洞内,我只是感到背后似乎被人重重的敲了一记,然后便不省人事。

    昏迷的时候感觉有很多液体不
终极商人sodu
断的涌入我的双手,刺痛非常。时间过的很快,看完这三幅青砖,几乎花费了我一个呼吸器。虽然眼前的青砖描绘的栩栩如生,视线都机会被深深的吸引进去。

    我用力的摔了摔脑袋,让自己的头脑变得理智一点,手上只有一个呼吸器了,也就是说我还有将尽四分钟的时间,不能在此处过多的耽搁。

    我抬起头,环顾四周。井中空间虽大,不过通过感受水流的方向,可以断定是从身体的东北方向流出,我用力的咬了咬牙,身体逆流而上。

    过了将尽一分钟的时间,便看到前方出现一个一人高的洞口,里面黑油油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我拿着手电向里面照了照,另一只手抓着墙壁,借力向着里面游去。

    不过让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手电闪了几下,便熄灭。周围的黑暗瞬间将我吞噬,我的心为之一突,不过仍旧佯装镇定。用力的将手电敲击墙壁,试图再争取几分钟的灯光,不过却是徒劳无功。我无奈的将手电别在腰间,至少这是爷爷曾经用过的,舍不得丢弃。

    摸着黑,继续前进。现在我的已经的破釜沉舟,后面的路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能够回去,唯一的念想便是前方,双手紧紧的抓着墙壁,沿着洞壁继续前行。

    人却是是奇怪的动物,当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时候,感觉万事都难不倒自己。不过,当突然出现未知的事情,便会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便是这种状态,身在黑暗中,生怕突然出来什么水鬼啊!残暴生物啊!之类的。

    虽然心中遐想着无限可能,不过现实却没有任何妖魔鬼怪缠身,只有黑漆漆的空间等着我去探索。沿着洞壁向前继续摸索,七拐八拐,几乎忘记了方向。正待我头脑发昏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了光亮。

    人类与飞蛾很是相似,在黑暗的空间呆的时间越旧,便会具有趋光性。我们不也是飞蛾,经常为了很多所谓的道义和情感,奋不顾身的去扑火。

    前方的光亮给我带来了希望,加快脚步,奋力的向前游去。距离不断拉近,眼前的景象让人十分震惊,我长大着嘴巴。

    胸中唯一剩余的几口气,全部被我浪费在此处,我不得不拿起唯一的呼吸器,小口的吸了几下。

    此时我眼前出现了一个黄金色硕大无比的心脏,抬头望去几乎有三层小楼高度,它就想活的一样,正在强劲有力的跳动着。每一次的起伏,都带动着水流向着洞外推去。

    原来之前我还以为是地下水,那里知道是因为这东西的原因。我定睛看去,只见心脏虽然依旧跳动着,不过在它的下方却不断的流出黄金色的液体,也正是这些液体具有荧光性,才使得洞穴亮如白昼。

    戳开伤口的正是一把三寸长金黄色的剪刀,这要不是仔细去看根本就没办法注意到此处。我眼见此处没有任何危险,当时也是出身牛犊不怕虎,根本没有在意这液体是否有毒。

    不假思索便向着剪刀的位置游去,因为此时的我根本身不由己,手掌处的绿色珠子又开始发热发烫,四肢的控制力完全消失。我眼瞅着自己向着剪刀位置不断的接近,却是只能像个旁观者一样,呆呆的看着。

    离得近了才发现,剪刀上面的纹路精美绝伦,刻有龙舞凤飞翱翔九天,手柄的位置还有三个血红色的字眼‘斩魂剪’,字体流光如液体,绚烂非凡。左手不自觉的向着剪刀位置伸出,眼瞅着将要触碰到。

    这时空间忽然一滞,似乎时间都停止了流动,画面就这么定格在我伸手的瞬间。不过诡异的是,眼前的心脏依旧不断的跳动,剪刀似乎拥有自己的灵智。从伤口出慢慢滑出,漂浮在空中。它在我四周转了几圈,好像是在审视着我这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

    剪刀忽然向着我左手射去,却没有伤害我。莫名其妙的直接融入到左手的食指,当剪刀进入手指的时候,右手掌心的碧绿珠子也消停了很多,逐渐沉寂下来。这两个东西似乎是相生相克,相互辅佐的关系。因为我心中能够感受到两个东西的喜悦,十分奇特。

    当剪刀射入体内的时候,空间再次回到了原先的形态。不过眼前的心脏却是不断的涨大,在我愣神的几秒钟时间里,已经涨大到十分恐怖。心脏外面的表皮都已经变得透明,甚至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血管。

    不过,我不仅看到血管和血液,在心脏的正中间却还有一个胎儿的模样。这东西不是人类模样,全身皮肤漆黑异常,背生皮质双翅,头上长有恶魔双角,教的顶端还有两团绿油油的火焰,随着心脏的跳动而起伏。面容凶恶至极,青面獠牙,感觉就像是从地狱里面出来的恶魔一样。

    正当我感到好奇,仔细的审视着眼前的陌生怪物的时候。头顶开始不断的有石子掉落下来,我抬头望去,只见心脏此时已经涨大到了极限,已经触达到山洞的顶部。我眼看着心脏将要爆炸开来,正待我想要转身离去的时候。

    突然空间似乎一阵紧缩,然后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身后紧接着传来一阵历啸。“啊!终于出来了,老子被镇压了这么多年,终于出来了~~~”,眼前金光一片,金黄色的血液充斥着洞内,我只是感到背后似乎被人重重的敲了一记,然后便不省人事。

    昏迷的时候感觉有很多液体不断的涌入我的双手,刺痛非常。

    时间过的很快,看完这三幅青砖,几乎花费了我一个呼吸器。虽然眼前的青砖描绘的栩栩如生,视线都机会被深深的吸引进去。

    我用力的摔了摔脑袋,让自己的头脑变得理智一点,手上只有一个呼吸器了,也就是说我还有将尽四分钟的时间,不能在此处过多的耽搁。

    我抬起头,环顾四周。井中空间虽大,不过通过感受水流的方向,可以断定是从身体的东北方向流出,我用力的咬了咬牙,身体逆流而上。

    过了将尽一分钟的时间,便看到前方出现一个一人高的洞口,里面黑油油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我拿着手电向里面照了照,另一只手抓着墙壁,借力向着里面游去。

    不过让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手电闪了几下,便熄灭。周围的黑暗瞬间将我吞噬,我的心为之一突,不过仍旧佯装镇定。用力的将手电敲击墙壁,试图再争取几分钟的灯光,不过却是徒劳无功。我无奈的将手电别在腰间,至少这是爷爷曾经用过的,舍不得丢弃。

    摸着黑,继续前进。现在我的已经的破釜沉舟,后面的路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能够回去,唯一的念想便是前方,双手紧紧的抓着墙壁,沿着洞壁继续前行。

    人却是是奇怪的动物,当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时候,感觉万事都难不倒自己。不过,当突然出现未知的事情,便会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便是这种状态,身在黑暗中,生怕突然出来什么水鬼啊!残暴生物啊!之类的。

    虽然心中遐想着无限可能,不过现实却没有任何妖魔鬼怪缠身,只有黑漆漆的空间等着我去探索。沿着洞壁向前继续摸索,七拐八拐,几乎忘记了方向。正待我头脑发昏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了光亮。

    人类与飞蛾很是相似,在黑暗的空间呆的时间越旧,便会具有趋光性。我们不也是飞蛾,经常为了很多所谓的道义和情感,奋不顾身的去扑火。

    前方的光亮给我带来了希望,加快脚步,奋力的向前游去。距离不断拉近,眼前的景象让人十分震惊,我长大着嘴巴。

    胸中唯一剩余的几口气,全部被我浪费在此处,我不得不拿起唯一的呼吸器,小口的吸了几下。

    此时我眼前出现了一个黄金色硕大无比的心脏,抬头望去几乎有三层小楼高度,它就想活的一样,正在强劲有力的跳动着。每一次的起伏,都带动着水流向着洞外推去。

    原来之前我还以为是地下水,那里知道是因为这东西的原因。我定睛看去,只见心脏虽然依旧跳动着,不过在它的下方却不断的流出黄金色的液体,也正是这些液体具有荧光性,才使得洞穴亮如白昼。

    戳开伤口的正是一把三寸长金黄色的剪刀,这要不是仔细去看根本就没办法注意到此处。我眼见此处没有任何危险,当时也是出身牛犊不怕虎,根本没有在意这液体是否有毒。

    不假思索便向着剪刀的位置游去,因为此时的我根本身不由己,手掌处的绿色珠子又开始发热发烫,四肢的控制力完全消失。我眼瞅着自己向着剪刀位置不断的接近,却是只能像个旁观者一样,呆呆的看着。

    离得近了才发现,剪刀上面的纹路精美绝伦,刻有龙舞凤飞翱翔九天,手柄的位置还有三个血红色的字眼‘斩魂剪’,字体流光如液体,绚烂非凡。左手不自觉的向着剪刀位置伸出,眼瞅着将要触碰到。

    这时空间忽然一滞,似乎时间都停止了流动,画面就这么定格在我伸手的瞬间。不过诡异的是,眼前的心脏依旧不断的跳动,剪刀似乎拥有自己的灵智。从伤口出慢慢滑出,漂浮在空中。它在我四周转了几圈,好像是在审视着我这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

    剪刀忽然向着我左手射去,却没有伤害我。莫名其妙的直接融入到左手的食指,当剪刀进入手指的时候,右手掌心的碧绿珠子也消停了很多,逐渐沉寂下来。这两个东西似乎是相生相克,相互辅佐的关系。因为我心中能够感受到两个东西的喜悦,十分奇特。

    当剪刀射入体内的时候,空间再次回到了原先的形态。不过眼前的心脏却是不断的涨大,在我愣神的几秒钟时间里,已经涨大到十分恐怖。心脏外面的表皮都已经变得透明,甚至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血管。

    不过,我不仅看到血管和血液,在心脏的正中间却还有一个胎儿的模样。这东西不是人类模样,全身皮肤漆黑异常,背生皮质双翅,头上长有恶魔双角,教的顶端还有两团绿油油的火焰,随着心脏的跳动而起伏。面容凶恶至极,青面獠牙,感觉就像是从地狱里面出来的恶魔一样。

    正当我感到好奇,仔细的审视着眼前的陌生怪物的时候。头顶开始不断的有石子掉落下来,我抬头望去,只见心脏此时已经涨大到了极限,已经触达到山洞的顶部。我眼看着心脏将要爆炸开来,正待我想要转身离去的时候。

    突然空间似乎一阵紧缩,然后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身后紧接着传来一阵历啸。“啊!终于出来了,老子被镇压了这么多年,终于出来了~~~”,眼前金光一片,金黄色的血液充斥着洞内,我只是感到背后似乎被人重重的敲了一记,然后便不省人事。

    昏迷的时候感觉有很多液体不断的涌入我的双手,刺痛非常。时间过的很快,看完这三幅青砖,几乎花费了我一个呼吸器。虽然眼前的青砖描绘的栩栩如生,视线都机会被深深的吸引进去。

    我用力的摔了摔脑袋,让自己的头脑变得理智一点,手上只有一个呼吸器了,也就是说我还有将尽四分钟的时间,不能在此处过多的耽搁。

    我抬起头,环顾四周。井中空间虽大,不过通过感受水流的方向,可以断定是从身体的东北方向流出,我用力的咬了咬牙,身体逆流而上。

    过了将尽一分钟的时间,便看到前方出现一个一人高的洞口,里面黑油油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我拿着手电向里面照了照,另一只手抓着墙壁,借力向着里面游去。

    不过让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手电闪了几下,便熄灭。周围的黑暗瞬间将我吞噬,我的心为之一突,不过仍旧佯装镇定。用力的将手电敲击墙壁,试图再争取几分钟的灯光,不过却是徒劳无功。我无奈的将手电别在腰间,至少这是爷爷曾经用过的,舍不得丢弃。

    摸着黑,继续前进。现在我的已经的破釜沉舟,后面的路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能够回去,唯一的念想便是前方,双手紧紧的抓着墙壁,沿着洞壁继续前行。

    人却是是奇怪的动物,当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时候,感觉万事都难不倒自己。不过,当突然出现未知的事情,便会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便是这种状态,身在黑暗中,生怕突然出来什么水鬼啊!残暴生物啊!之类的。

    虽然心中遐想着无限可能,不过现实却没有任何妖魔鬼怪缠身,只有黑漆漆的空间等着我去探索。沿着洞壁向前继续摸索,七拐八拐,几乎忘记了方向。正待我头脑发昏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了光亮。

    人类与飞蛾很是相似,在黑暗的空间呆的时间越旧,便会具有趋光性。我们不也是飞蛾,经常为了很多所谓的道义和情感,奋不顾身的去扑火。

    前方的光亮给我带来了希望,加快脚步,奋力的向前游去。距离不断拉近,眼前的景象让人十分震惊,我长大着嘴巴。

    胸中唯一剩余的几口气,全部被我浪费在此处,我不得不拿起唯一的呼吸器,小口的吸了几下。

    此时我眼前出现了一个黄金色硕大无比的心脏,抬头望去几乎有三层小楼高度,它就想活的一样,正在强劲有力的跳动着。每一次的起伏,都带动着水流向着洞外推去。

    原来之前我还以为是地下水,那里知道是因为这东西的原因。我定睛看去,只见心脏虽然依旧跳动着,不过在它的下方却不断的流出黄金色的液体,也正是这些液体具有荧光性,才使得洞穴亮如白昼。

    戳开伤口的正是一把三寸长金黄色的剪刀,这要不是仔细去看根本就没办法注意到此处。我眼见此处没有任何危险,当时也是出身牛犊不怕虎,根本没有在意这液体是否有毒。

    不假思索便向着剪刀的位置游去,因为此时的我根本身不由己,手掌处的绿色珠子又开始发热发烫,四肢的控制力完全消失。我眼瞅着自己向着剪刀位置不断的接近,却是只能像个旁观者一样,呆呆的看着。

    离得近了才发现,剪刀上面的纹路精美绝伦,刻有龙舞凤飞翱翔九天,手柄的位置还有三个血红色的字眼‘斩魂剪’,字体流光如液体,绚烂非凡。左手不自觉的向着剪刀位置伸出,眼瞅着将要触碰到。

    这时空间忽然一滞,似乎时间都停止了流动,画面就这么定格在我伸手的瞬间。不过诡异的是,眼前的心脏依旧不断的跳动,剪刀似乎拥有自己的灵智。从伤口出慢慢滑出,漂浮在空中。它在我四周转了几圈,好像是在审视着我这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

    剪刀忽然向着我左手射去,却没有伤害我。莫名其妙的直接融入到左手的食指,当剪刀进入手指的时候,右手掌心的碧绿珠子也消停了很多,逐渐沉寂下来。这两个东西似乎是相生相克,相互辅佐的关系。因为我心中能够感受到两个东西的喜悦,十分奇特。

    当剪刀射入体内的时候,空间再次回到了原先的形态。不过眼前的心脏却是不断的涨大,在我愣神的几秒钟时间里,已经涨大到十分恐怖。心脏外面的表皮都已经变得透明,甚至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血管。

    不过,我不仅看到血管和血液,在心脏的正中间却还有一个胎儿的模样。这东西不是人类模样,全身皮肤漆黑异常,背生皮质双翅,头上长有恶魔双角,教的顶端还有两团绿油油的火焰,随着心脏的跳动而起伏。面容凶恶至极,青面獠牙,感觉就像是从地狱里面出来的恶魔一样。

    正当我感到好奇,仔细的审视着眼前的陌生怪物的时候。头顶开始不断的有石子掉落下来,我抬头望去,只见心脏此时已经涨大到了极限,已经触达到山洞的顶部。我眼看着心脏将要爆炸开来,正待我想要转身离去的时候。

    突然空间似乎一阵紧缩,然后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身后紧接着传来一阵历啸。“啊!终于出来了,老子被镇压了这么多年,终于出来了~~~”,眼前金光一片,金黄色的血液充斥着洞内,我只是感到背后似乎被人重重的敲了一记,然后便不省人事。

    昏迷的时候感觉有很多液体不断的涌入我的双手,刺痛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