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八章 颠倒(2)

第十八章 颠倒(2)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十八章颠倒(2)

    面前的景象诡异非常,不过却是没有让人看到任何的的不安。四周的墙壁在水波面前熠熠生辉,淡淡的光亮从玉璧中散出来,感觉像是有管线从玉璧中透漏出来,也不知道古人是利用什么技术这种地方竟然还有光亮。光线昏暗,压抑的气氛不断攀升,像是胸口有一个大石分量逐渐的家中,压得人慢慢的喘不上来气,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

    “这地方让人逐渐压抑,像是上了青藏高原一样,我感觉有点喘了!”老权缓缓的说到,额头上面密密的汗珠浮现,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个地方诡异的很,不对头!好像是海洋中的压力在向着身体上面压来,不行了。我们要赶快退出去,要不会有生命危险!”我焦急的说到。

    “走!快点,这个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了!”

    我和老权没有留恋石壁上面的黄金玉石,加快脚步向着之前的仙阁殿方向快的行走。按照心中的方向走去,不过回来的路依旧,模样没有任何变换,不过任凭我和老权走,十分钟之后都会回到仙阁殿的石洞中,像是一个死循环一样,之前通往瀑布的山洞竟然就这么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

    “不是吧!我们两个行家在,难道还能遇到鬼打墙,老子镇海就不信邪喽!”老权怒气冲冲的向着墙壁不断的揣着,而且嘴巴里面骂骂咧咧的。

    曾经我和老权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我们两个人身上的煞气很大,终日杀鬼,鬼都不敢近身,所以一般情况下很快就能够走出来。

    而且这种鬼打墙的事情在现实中也很是常见,不过大多数人遇到的情况不一样,有的人点子高,不大一会儿就能够走出来。不过在特殊情况下,就像算是有修为高深者也走不出来。曾经我就听过一个在越南打仗的老兵说过,在战场上面一般都是尸横遍野。越南那边一般都会将尸体扔进山凹凹里面,当士兵进去后根本就走不出来,往往迟疑一会儿就会被天空中的炮火炸成渣子。

    除非遇到一些个识路的老兵,知道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要晃,先是看看比较高的老树,长有青苔的一方一般都是西面,因为这个方向长期下阴暗潮湿是个苔藓的生长。而且在战场上面炮火连天,云烟遮日,根本就无法从星象上面能够看出方向的位置。

    不过我和老权此时的情况却是很是特殊,我通过白泽印都没有看出有任何的鬼打墙的迹象。这里就像是忽然被人为的改造了道路,让人不知不觉间就陷入这种死循环中。我忽然想到在以前的修建房屋的时候,有一种‘s’型长廊,在高低起伏的情况下,让人感觉道路一直延伸,人在上面走的时候根本就感受不到,道路的变化,而且很长时间后才能够感受这种状态,往往都是一直走下去,心神焦急,知道活生生的累死在路上。

    我和老权说了一下这种情况,不过眼前我们也没有什么建筑学知识,两个大老粗全身的技能都是抓鬼捉魂,在这里简直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我和老权此时也是愁,胸口的压抑感更加的强烈导致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力气想要再次尝试这种死循环。

    “难道我们就这么死在海底了,老子还没有结婚,那个大洋马我还没有尝过滋味呢!”老权哀怨道。

    “这是什么事儿啊!”我呆呆的看着地面,心里面有无限的苦闷和酸楚,家里面的诅咒我曾经在家人面前夸下海口,可是现在竟然食言,父母亲的脸庞在我的心中浮现。

    我呆呆的看着地面上的倒影,忽明忽暗间,我看到地面上那个太阳的亮斑硕大占据了地面很大的面积。不过奇怪的是,那些朝拜的人影此时看去也很是奇怪,在地面上看着样子竟然不像是朝拜。

    我惊奇的时候,站起身子仔细的观摩,在和墙上的对比一看,心中大惊。本来在玉璧上面看去像是无数人朝拜的模样,不过我和老权是入主为先,以为古代的人就应该实在这种模样。不过当我细细看去的时候,才现育碧上面的人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现象,所有的人都像是在倒立一样,头深深的埋在地下,半跪着身子模样古怪稀奇。

    老权看到我眼中似有精光,见我一动不动的看着玉璧,也朝着这个方向看去。

    “不对啊!我说怎么一进来一直感觉乖乖的,这太阳怎么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啊!不应该是东面吗?”老权疑惑道

    面前的景象诡异非常,不过却是没有让人看到任何的的不安。四周的墙壁在水波面前熠熠生辉,淡淡的光亮从玉璧中散出来,感觉像是有管线从玉璧中透漏出来,也不知道古人是利用什么技术这种地方竟然还有光亮。光线昏暗,压抑的气氛不断攀升,像是胸口有一个大石分量逐渐的家中,压得人慢慢的喘不上来气,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

    “这地方让人逐渐压抑,像是上了青藏高原一样,我感觉有点喘了!”老权缓缓的说到,额头上面密密的汗珠浮现,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个地方诡异的很,不对头!好像是海洋中的压力在向着身体上面压来,不行了。我们要赶快退出去,要不会有生命危险!”我焦急的说到。

    “走!快点,这个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了!”

    我和老权没有留恋石壁上面的黄金玉石,加快脚步向着之前的仙阁殿方向快的行走。按照心中的方向走去,不过回来的路依旧,模样没有任何变换,不过任凭我和老权走,十分钟之后都会回到仙阁殿的石洞中,像是一个死循环一样,之前通往瀑布的山洞竟然就这么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

    “不是吧!我们两个行家在,难道还能遇到鬼打墙,老子镇海就不信邪喽!”老权怒气冲冲的向着墙壁不断的揣着,而且嘴巴里面骂骂咧咧的。

    曾经我和老权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我们两个人身上的煞气很大,终日杀鬼,鬼都不敢近身,所以一般情况下很快就能够走出来。

    而且这种鬼打墙的事情在现实中也很是常见,不过大多数人遇到的情况不一样,有的人点子高,不大一会儿就能够走出来。不过在特殊情况下,就像算是有修为高深者也走不出来。曾经我就听过一个在越南打仗的老兵说过,在战场上面一般都是尸横遍野。越南那边一般都会将尸体扔进山凹凹里面,当士兵进去后根本就走不出来,往往迟疑一会儿就会被天空中的炮火炸成渣子。

    除非遇到一些个识路的老兵,知道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要晃,先是看看比较高的老树,长有青苔的一方一般都是西面,因为这个方向长期下阴暗潮湿是个苔藓的生长。而且在战场上面炮火连天,云烟遮日,根本就无法从星象上面能够看出方向的位置。

    不过我和老权此时的情况却是很是特殊,我通过白泽印都没有看出有任何的鬼打墙的迹象。这里就像是忽然被人为的改造了道路,让人不知不觉间就陷入这种死循环中。我忽然想到在以前的修建房屋的时候,有一种‘s’型长廊,在高低起伏的情况下,让人感觉道路一直延伸,人在上面走的时候根本就感受不到,道路的变化,而且很长时间后才能够感受这种状态,往往都是一直走下去,心神焦急,知道活生生的累死在路上。

    我和老权说了一下这种情况,不过眼前我们也没有什么建筑学知识,两个大老粗全身的技能都是抓鬼捉魂,在这里简直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我和老权此时也是愁,胸口的压抑感更加的强烈导致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力气想要再次尝试这种死循环。

    “难道我们就这么死在海底了,老子还没有结婚,那个大洋马我还没有尝过滋味呢!”老权哀怨道。

    “这是什么事儿啊!”我呆呆的看着地面,心里面有无限的苦闷和酸楚,家里面的诅咒我曾经在家人面前夸下海口,可是现在竟然食言,父母亲的脸庞在我的心中浮现。

    我呆呆的看着地面上的倒影,忽明忽暗间,我看到地面上那个太阳的亮斑硕大占据了地面很大的面积。不过奇怪的是,那些朝拜的人影此时看去也很是奇怪,在地面上看着样子竟然不像是朝拜。

    我惊奇的时候,站起身子仔细的观摩,在和墙上的对比一看,心中大惊。本来在玉璧上面看去像是无数人朝拜的模样,不过我和老权是入主为先,以为古代的人就应该实在这种模样。不过当我细细看去的时候,才现育碧上面的人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现象,所有的人都像是在倒立一样,头深深的埋在地下,半跪着身子模样古怪稀奇。

    老权看到我眼中似有精光,见我一动不动的看着玉璧,也朝着这个方向看去。

    “不对啊!我说怎么一进来一直感觉乖乖的,这太阳怎么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啊!不应该是东面吗?”老权疑惑道

    面前的景象诡异非常,不过却是没有让人看到任何的的不安。四周的墙壁在水波面前熠熠生辉,淡淡的光亮从玉璧中散出来,感觉像是有管线从玉璧中透漏出来,也不知道古人是利用什么技术这种地方竟然还有光亮。光线昏暗,压抑的气氛不断攀升,像是胸口有一个大石分量逐渐的家中,压得人慢慢的喘不上来气,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

    “这地方让人逐渐压抑,像是上了青藏高原一样,我感觉有点喘了!”老权缓缓的说到,额头上面密密的汗珠浮现,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个地方诡异的很,不对头!好像是海洋中的压力在向着身体上面压来,不行了。我们要赶快退出去,要不会有生命危险!”我焦急的说到。

    “走!快点,这个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了!”

    我和老权没有留恋石壁上面的黄金玉石,加快脚步向着之前的仙阁殿方向快的行走。按照心中的方向走去,不过回来的路依旧,模样没有任何变换,不过任凭我和老权走,十分钟之后都会回到仙阁殿的石洞中,像是一个死循环一样,之前通往瀑布的山洞竟然就这么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

    “不是吧!我们两个行家在,难道还能遇到鬼打墙,老子镇海就不信邪喽!”老权怒气冲冲的向着墙壁不断的揣着,而且嘴巴里面骂骂咧咧的。

    曾经我和老权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我们两个人身上的煞气很大,终日杀鬼,鬼都不敢近身,所以一般情况下很快就能够走出来。

    而且这种鬼打墙的事情在现实中也很是常见,不过大多数人遇到的情况不一样,有的人点子高,不大一会儿就能够走出来。不过在特殊情况下,就像算是有修为高深者也走不出来。曾经我就听过一个在越南打仗的老兵说过,在战场上面一般都是尸横遍野。越南那边一般都会将尸体扔进山凹凹里面,当士兵进去后根本就走不出来,往往迟疑一会儿就会被天空中的炮火炸成渣子。

    除非遇到一些个识路的老兵,知道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要晃,先是看看比较高的老树,长有青苔的一方一般都是西面,因为这个方向长期下阴暗潮湿是个苔藓的生长。而且在战场上面炮火连天,云烟遮日,根本就无法从星象上面能够看出方向的位置。

    不过我和老权此时的情况却是很是特殊,我通过白泽印都没有看出有任何的鬼打墙的迹象。这里就像是忽然被人为的改造了道路,让人不知不觉间就陷入这种死循环中。我忽然想到在以前的修建房屋的时候,有一种‘s’型长廊,在高低起伏的情况下,让人感觉道路一直延伸,人在上面走的时候根本就感受不到,道路的变化,而且很长时间后才能够感受这种状态,往往都是一直走下去,心神焦急,知道活生生的累死在路上。

    我和老权说了一下这种情况,不过眼前我们也没有什么建筑学知识,两个大老粗全身的技能都是抓鬼捉魂,在这里简直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我和老权此时也是愁,胸口的压抑感更加的强烈导致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力气想要再次尝试这种死循环。

    “难道我们就这么死在海底了,老子还没有结婚,那个大洋马我还没有尝过滋味呢!”老权哀怨道。

    “这是什么事儿啊!”我呆呆的看着地面,心里面有无限的苦闷和酸楚,家里面的诅咒我曾经在家人面前夸下海口,可是现在竟然食言,父母亲的脸庞在我的心中浮现。

    我呆呆的看着地面上的倒影,忽明忽暗间,我看到地面上那个太阳的亮斑硕大占据了地面很大的面积。不过奇怪的是,那些朝拜的人影此时看去也很是奇怪,在地面上看着样子竟然不像是朝拜。

    我惊奇的时候,站起身子仔细的观摩,在和墙上的对比一看,心中大惊。本来在玉璧上面看去像是无数人朝拜的模样,不过我和老权是入主为先,以为古代的人就应该实在这种模样。不过当我细细看去的时候,才现育碧上面的人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现象,所有的人都像是在倒立一样,头深深的埋在地下,半跪着身子模样古怪稀奇。

    老权看到我眼中似有精光,见我一动不动的看着玉璧,也朝着这个方向看去。

    “不对啊!我说怎么一进来一直感觉乖乖的,这太阳怎么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啊!不应该是东面吗
最强万界降临系统帖吧
?”老权疑惑道

    面前的景象诡异非常,不过却是没有让人看到任何的的不安。四周的墙壁在水波面前熠熠生辉,淡淡的光亮从玉璧中散出来,感觉像是有管线从玉璧中透漏出来,也不知道古人是利用什么技术这种地方竟然还有光亮。光线昏暗,压抑的气氛不断攀升,像是胸口有一个大石分量逐渐的家中,压得人慢慢的喘不上来气,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

    “这地方让人逐渐压抑,像是上了青藏高原一样,我感觉有点喘了!”老权缓缓的说到,额头上面密密的汗珠浮现,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个地方诡异的很,不对头!好像是海洋中的压力在向着身体上面压来,不行了。我们要赶快退出去,要不会有生命危险!”我焦急的说到。

    “走!快点,这个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了!”

    我和老权没有留恋石壁上面的黄金玉石,加快脚步向着之前的仙阁殿方向快的行走。按照心中的方向走去,不过回来的路依旧,模样没有任何变换,不过任凭我和老权走,十分钟之后都会回到仙阁殿的石洞中,像是一个死循环一样,之前通往瀑布的山洞竟然就这么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

    “不是吧!我们两个行家在,难道还能遇到鬼打墙,老子镇海就不信邪喽!”老权怒气冲冲的向着墙壁不断的揣着,而且嘴巴里面骂骂咧咧的。

    曾经我和老权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我们两个人身上的煞气很大,终日杀鬼,鬼都不敢近身,所以一般情况下很快就能够走出来。

    而且这种鬼打墙的事情在现实中也很是常见,不过大多数人遇到的情况不一样,有的人点子高,不大一会儿就能够走出来。不过在特殊情况下,就像算是有修为高深者也走不出来。曾经我就听过一个在越南打仗的老兵说过,在战场上面一般都是尸横遍野。越南那边一般都会将尸体扔进山凹凹里面,当士兵进去后根本就走不出来,往往迟疑一会儿就会被天空中的炮火炸成渣子。

    除非遇到一些个识路的老兵,知道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要晃,先是看看比较高的老树,长有青苔的一方一般都是西面,因为这个方向长期下阴暗潮湿是个苔藓的生长。而且在战场上面炮火连天,云烟遮日,根本就无法从星象上面能够看出方向的位置。

    不过我和老权此时的情况却是很是特殊,我通过白泽印都没有看出有任何的鬼打墙的迹象。这里就像是忽然被人为的改造了道路,让人不知不觉间就陷入这种死循环中。我忽然想到在以前的修建房屋的时候,有一种‘s’型长廊,在高低起伏的情况下,让人感觉道路一直延伸,人在上面走的时候根本就感受不到,道路的变化,而且很长时间后才能够感受这种状态,往往都是一直走下去,心神焦急,知道活生生的累死在路上。

    我和老权说了一下这种情况,不过眼前我们也没有什么建筑学知识,两个大老粗全身的技能都是抓鬼捉魂,在这里简直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我和老权此时也是愁,胸口的压抑感更加的强烈导致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力气想要再次尝试这种死循环。

    “难道我们就这么死在海底了,老子还没有结婚,那个大洋马我还没有尝过滋味呢!”老权哀怨道。

    “这是什么事儿啊!”我呆呆的看着地面,心里面有无限的苦闷和酸楚,家里面的诅咒我曾经在家人面前夸下海口,可是现在竟然食言,父母亲的脸庞在我的心中浮现。

    我呆呆的看着地面上的倒影,忽明忽暗间,我看到地面上那个太阳的亮斑硕大占据了地面很大的面积。不过奇怪的是,那些朝拜的人影此时看去也很是奇怪,在地面上看着样子竟然不像是朝拜。

    我惊奇的时候,站起身子仔细的观摩,在和墙上的对比一看,心中大惊。本来在玉璧上面看去像是无数人朝拜的模样,不过我和老权是入主为先,以为古代的人就应该实在这种模样。不过当我细细看去的时候,才现育碧上面的人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现象,所有的人都像是在倒立一样,头深深的埋在地下,半跪着身子模样古怪稀奇。

    老权看到我眼中似有精光,见我一动不动的看着玉璧,也朝着这个方向看去。

    “不对啊!我说怎么一进来一直感觉乖乖的,这太阳怎么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啊!不应该是东面吗?”老权疑惑道

    面前的景象诡异非常,不过却是没有让人看到任何的的不安。四周的墙壁在水波面前熠熠生辉,淡淡的光亮从玉璧中散出来,感觉像是有管线从玉璧中透漏出来,也不知道古人是利用什么技术这种地方竟然还有光亮。光线昏暗,压抑的气氛不断攀升,像是胸口有一个大石分量逐渐的家中,压得人慢慢的喘不上来气,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

    “这地方让人逐渐压抑,像是上了青藏高原一样,我感觉有点喘了!”老权缓缓的说到,额头上面密密的汗珠浮现,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个地方诡异的很,不对头!好像是海洋中的压力在向着身体上面压来,不行了。我们要赶快退出去,要不会有生命危险!”我焦急的说到。

    “走!快点,这个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了!”

    我和老权没有留恋石壁上面的黄金玉石,加快脚步向着之前的仙阁殿方向快的行走。按照心中的方向走去,不过回来的路依旧,模样没有任何变换,不过任凭我和老权走,十分钟之后都会回到仙阁殿的石洞中,像是一个死循环一样,之前通往瀑布的山洞竟然就这么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

    “不是吧!我们两个行家在,难道还能遇到鬼打墙,老子镇海就不信邪喽!”老权怒气冲冲的向着墙壁不断的揣着,而且嘴巴里面骂骂咧咧的。

    曾经我和老权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我们两个人身上的煞气很大,终日杀鬼,鬼都不敢近身,所以一般情况下很快就能够走出来。

    而且这种鬼打墙的事情在现实中也很是常见,不过大多数人遇到的情况不一样,有的人点子高,不大一会儿就能够走出来。不过在特殊情况下,就像算是有修为高深者也走不出来。曾经我就听过一个在越南打仗的老兵说过,在战场上面一般都是尸横遍野。越南那边一般都会将尸体扔进山凹凹里面,当士兵进去后根本就走不出来,往往迟疑一会儿就会被天空中的炮火炸成渣子。

    除非遇到一些个识路的老兵,知道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要晃,先是看看比较高的老树,长有青苔的一方一般都是西面,因为这个方向长期下阴暗潮湿是个苔藓的生长。而且在战场上面炮火连天,云烟遮日,根本就无法从星象上面能够看出方向的位置。

    不过我和老权此时的情况却是很是特殊,我通过白泽印都没有看出有任何的鬼打墙的迹象。这里就像是忽然被人为的改造了道路,让人不知不觉间就陷入这种死循环中。我忽然想到在以前的修建房屋的时候,有一种‘s’型长廊,在高低起伏的情况下,让人感觉道路一直延伸,人在上面走的时候根本就感受不到,道路的变化,而且很长时间后才能够感受这种状态,往往都是一直走下去,心神焦急,知道活生生的累死在路上。

    我和老权说了一下这种情况,不过眼前我们也没有什么建筑学知识,两个大老粗全身的技能都是抓鬼捉魂,在这里简直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我和老权此时也是愁,胸口的压抑感更加的强烈导致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力气想要再次尝试这种死循环。

    “难道我们就这么死在海底了,老子还没有结婚,那个大洋马我还没有尝过滋味呢!”老权哀怨道。

    “这是什么事儿啊!”我呆呆的看着地面,心里面有无限的苦闷和酸楚,家里面的诅咒我曾经在家人面前夸下海口,可是现在竟然食言,父母亲的脸庞在我的心中浮现。

    我呆呆的看着地面上的倒影,忽明忽暗间,我看到地面上那个太阳的亮斑硕大占据了地面很大的面积。不过奇怪的是,那些朝拜的人影此时看去也很是奇怪,在地面上看着样子竟然不像是朝拜。

    我惊奇的时候,站起身子仔细的观摩,在和墙上的对比一看,心中大惊。本来在玉璧上面看去像是无数人朝拜的模样,不过我和老权是入主为先,以为古代的人就应该实在这种模样。不过当我细细看去的时候,才现育碧上面的人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现象,所有的人都像是在倒立一样,头深深的埋在地下,半跪着身子模样古怪稀奇。

    老权看到我眼中似有精光,见我一动不动的看着玉璧,也朝着这个方向看去。

    “不对啊!我说怎么一进来一直感觉乖乖的,这太阳怎么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啊!不应该是东面吗?”老权疑惑道

    面前的景象诡异非常,不过却是没有让人看到任何的的不安。四周的墙壁在水波面前熠熠生辉,淡淡的光亮从玉璧中散出来,感觉像是有管线从玉璧中透漏出来,也不知道古人是利用什么技术这种地方竟然还有光亮。光线昏暗,压抑的气氛不断攀升,像是胸口有一个大石分量逐渐的家中,压得人慢慢的喘不上来气,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

    “这地方让人逐渐压抑,像是上了青藏高原一样,我感觉有点喘了!”老权缓缓的说到,额头上面密密的汗珠浮现,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个地方诡异的很,不对头!好像是海洋中的压力在向着身体上面压来,不行了。我们要赶快退出去,要不会有生命危险!”我焦急的说到。

    “走!快点,这个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了!”

    我和老权没有留恋石壁上面的黄金玉石,加快脚步向着之前的仙阁殿方向快的行走。按照心中的方向走去,不过回来的路依旧,模样没有任何变换,不过任凭我和老权走,十分钟之后都会回到仙阁殿的石洞中,像是一个死循环一样,之前通往瀑布的山洞竟然就这么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

    “不是吧!我们两个行家在,难道还能遇到鬼打墙,老子镇海就不信邪喽!”老权怒气冲冲的向着墙壁不断的揣着,而且嘴巴里面骂骂咧咧的。

    曾经我和老权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我们两个人身上的煞气很大,终日杀鬼,鬼都不敢近身,所以一般情况下很快就能够走出来。

    而且这种鬼打墙的事情在现实中也很是常见,不过大多数人遇到的情况不一样,有的人点子高,不大一会儿就能够走出来。不过在特殊情况下,就像算是有修为高深者也走不出来。曾经我就听过一个在越南打仗的老兵说过,在战场上面一般都是尸横遍野。越南那边一般都会将尸体扔进山凹凹里面,当士兵进去后根本就走不出来,往往迟疑一会儿就会被天空中的炮火炸成渣子。

    除非遇到一些个识路的老兵,知道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要晃,先是看看比较高的老树,长有青苔的一方一般都是西面,因为这个方向长期下阴暗潮湿是个苔藓的生长。而且在战场上面炮火连天,云烟遮日,根本就无法从星象上面能够看出方向的位置。

    不过我和老权此时的情况却是很是特殊,我通过白泽印都没有看出有任何的鬼打墙的迹象。这里就像是忽然被人为的改造了道路,让人不知不觉间就陷入这种死循环中。我忽然想到在以前的修建房屋的时候,有一种‘s’型长廊,在高低起伏的情况下,让人感觉道路一直延伸,人在上面走的时候根本就感受不到,道路的变化,而且很长时间后才能够感受这种状态,往往都是一直走下去,心神焦急,知道活生生的累死在路上。

    我和老权说了一下这种情况,不过眼前我们也没有什么建筑学知识,两个大老粗全身的技能都是抓鬼捉魂,在这里简直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我和老权此时也是愁,胸口的压抑感更加的强烈导致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力气想要再次尝试这种死循环。

    “难道我们就这么死在海底了,老子还没有结婚,那个大洋马我还没有尝过滋味呢!”老权哀怨道。

    “这是什么事儿啊!”我呆呆的看着地面,心里面有无限的苦闷和酸楚,家里面的诅咒我曾经在家人面前夸下海口,可是现在竟然食言,父母亲的脸庞在我的心中浮现。

    我呆呆的看着地面上的倒影,忽明忽暗间,我看到地面上那个太阳的亮斑硕大占据了地面很大的面积。不过奇怪的是,那些朝拜的人影此时看去也很是奇怪,在地面上看着样子竟然不像是朝拜。

    我惊奇的时候,站起身子仔细的观摩,在和墙上的对比一看,心中大惊。本来在玉璧上面看去像是无数人朝拜的模样,不过我和老权是入主为先,以为古代的人就应该实在这种模样。不过当我细细看去的时候,才现育碧上面的人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现象,所有的人都像是在倒立一样,头深深的埋在地下,半跪着身子模样古怪稀奇。

    老权看到我眼中似有精光,见我一动不动的看着玉璧,也朝着这个方向看去。

    “不对啊!我说怎么一进来一直感觉乖乖的,这太阳怎么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啊!不应该是东面吗?”老权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