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九章 新的

第十九章 新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每个人的生命似乎都已注定,当你回眸解开当年尘封的日记,其实你只是和某人擦肩而过。

    老道士挥剑用力劈斩,病床瞬间被劈成两半。不过这床上却空无一物,有的仅仅是一个充气娃娃。

    “是谁,到底是谁把这狠人的魂魄取走的!”老道士此时怒上眉梢,胡子在嘴角处不停的抖动,双手胡乱的砍向四周,将停尸房弄的一片狼藉。

    老道士心中的怒气渐渐平息,站在原地不断的思索着“不对啊!这人死后,魂魄一时三刻是不允许离开身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能耐,能把此人的灵魂取走,这可是违背盟约的。”

    老道士想了好久也不知道是哪个大人物的手笔,“不行,我要去京城找‘刘一指’帮我算一算,我必须要找到这小子。哎!这‘刘一指’每次给人占卜,要价都太高了,这次可是亏了血本了!”

    只见,这老道士说完,手中拿起一张符篆,贴在腰间丹田处。行走如风,根本就没办法捕捉到他的身影,老道士快速的消失在黑夜中。

    没过多久,老刘头回来了。身子拄着墙壁,左右摇晃,可以看出早已经喝的醉醺醺的。来到停尸房后,看到眼前的情景,瞬间倒在了地上“我的老天爷哩,这事哪家龟孙儿做的好事,这下工作真的丢了。”

    话说这个时候,喧闹的市中心,夜生活才刚开始,人群不断的街道中穿梭,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在一处阴暗的角落中,有一个男子全身裹在黑色的风衣中,带着尖尖的帽子,全身的衣物很不协调,让人看着怪怪的。

    他手中拿着一把木杖上面写着四个猩红色的大字‘正在捉你’,男子正在用木杖不断的捶打着地面的麻袋。只见,麻袋下方有血液流动,里面不断的穿出哀嚎声。

    “八爷(黑无常,原名范无救,民间俗称‘八爷’)你这么打,会死人的!难倒你们鬼差已经可以到阳间胡作非为了,秦广王(十殿阎王之首)不管的?”

    一阵脚步声传来,八爷此时回过头来,嘴上猩红的舌头不断在空中摆动。八爷定睛一看,直起身子,冲着慢慢儿来的黑影说到“现在,地府乱成一团,生死簿被妖物盗取。地藏王菩萨都已经撒手人寰,地狱十八层无数鬼妖逃窜,十殿阎王都已经忙的焦头烂额,谁还有心情来管我这点儿破事。

    这小子平生无恶不作,老子早就看不顺眼了。奈何阴间不能参与阳间之事,老子憋了好大的怒火,正好趁着这次混乱之际,先把着小子活活打死解解气在说。

    不过你这蔡鬼帝身边的左右手,不再阴间忙着抓捕逃犯,来我这里有何贵干?难倒你是来处置我的?”八爷边说着,还在麻袋上面补了两棍。麻袋里面这事早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传出,看来里面的人已经昏迷,要不就是死了。

    脚步声停了下来,一个身穿白色褂衫,素衣纶巾的男子出现在了八爷眼前,手中拿着鹅毛扇,在胸前不断的扇着。面带微笑,让人感觉此人遇事波澜不惊,胜算在握。

    “我在鬼帝身边就是一文关,平时断生死,话轮回还可以。这捉鬼禽妖的事情,还是需要你们无常鬼差在行。不过,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八爷可否应允?”男子对着八爷微微的作了一个揖。

    “这俗话说的好,身手不打笑脸人,有什么事情说来听听,我考虑考虑。”

    “其实,也什么大事。你八爷来人间,吸取阳间‘哀怨悲苦恨’五行气,我就不多说了。不过这杀人吃现成的可不行啊!这要是被我家大人知道了,即使是秦广王也保住你的!”男子眯着眼睛说到。

    八爷听到最面男子的话,面露怒色,“你来就是和我说这些的?不怕我斩草除根,把你杀了?”

    “你八爷活了一千八百年,应该知道我要是没有什么凭仗,是不会来的。你先消消气,我只要你答应我,把这个将死之人给我就好,我嘴很严的,你放心。”

    八爷听后,心想‘大家本来就是同事,在这里打打杀杀,被下面人知道了。估计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何况人家的靠山比自己硬。没道理,在这里为了个死人,争的你死我活的’

    “好,说话算话。要是我在下面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我要你好看”八爷放下狠话,身影如烟般渐渐消散。

    男子见到八爷已走,来到麻袋处。此时,麻袋表面血迹斑斑,早已经听不到里面的呼吸声。

    “时间刚刚好,我就把你的魂魄放在这男子身体中,以后的路,就要你自己去走了,毕竟这次的‘天殒’我也不敢参与太多。”只见这男子向着麻袋用力一扇,一阵阴风刮过,一到鬼影瞬间射如麻袋中,里面的人胸腔开始起伏,竟然活了过来。

    男子见事情已经做完,身影和八爷一样渐渐消散。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便迎来了黎明。

    阳光懒洋洋的洒在了世间,驱赶走夜晚的阴郁和孤单。只见都市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角落中,麻袋上面的血迹早已经变得干涸,只留下一大摊的痕迹,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早晨,起来最早的便是我们勤劳的清洁工。在着潮湿阴暗的胡同中,一个身穿橘红色制服的女子,打着哈气,似乎是昨晚没有睡好。

    她抻着懒腰,手中拿着一把破烂的扫帚,来到的满是污秽不堪的胡同。当她看到胡同中的麻袋和血迹时,一声刺耳的尖叫‘啊~~~’从嘴中发出。

    女子扔下扫把,转身向外面跑去。手中拿起手机,似乎是在拨打110。

    “狗日的,哪个哈西皮,在外面交换,打扰老子睡觉!”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麻袋中传了出来

    每日的清晨,人们为了生活而奔波,生活的苦辣酸甜在每个人的面容上书写着他们的故事,而我今天的感受的却是麻辣鲜香。

    男子被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从睡梦中惊醒。口中骂骂咧咧的,身体慢慢的从麻袋中爬了出来。

    “我擦!老子怎么浑身痛的要死,这特么的,谁干的好事!”男子此时浑身青一块紫一块,还有不少被打开裂的伤口早就已经结痂化脓。

    男子仔细的检查了下身体,发现全身脏兮兮的,而且全身没有一块好的地方,衣服上面沾满了血迹。

    他摸了摸额头,仔细的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老子昨天被一辆大巴士给撞了,怎么就躺在这里了。我靠!这司机也太狠了,看我没死,还想抛弃荒野,你说你抛就抛吧!怎么还虐尸啊!诶呦喂!疼死老子了。“男子的普通话中夹杂着四川辣味,原地摸着头自言自语道。

    “诶!不对,不对。我怎么会说普通话,老子一辈子就没说过。这被车撞了,难倒还过了普通话四级!奇怪,奇怪。“

    男子根本就不清楚此时在身上发生的事情,脑海中稀里糊涂的。

    “各老子,先找个地方换身衣服再说,这全身上下味道太酸爽了!“男子说道,双手在身上的口袋中不停的翻找着,希望能找到一根香烟,来缓解一下心中的闷气。

    不过身上此时根本就没有,但是却找到了两样东西。一个是在上衣兜中有皱皱巴巴团成一团的五张百元钞票,还有个物件就是一个金丝眼镜,细细的金属细线连接着两块镜片,看着很是脆弱,不过男子用力紧握却根本没有办法把其弯折。

    “老子也学一次文明人!”男子将眼睛放在了鼻梁上,忽然耳边传来了‘滴!滴!滴!’的响声。

    男子看到镜片上开始显示出一些文字,

    性命:王元鹅

    性别:男

    级别:vip1级用户,还需100点经验升级

    账户:5000

    等级:小白鼠,拥有鉴别能力

    注:金钱一百人民币等于一千冥币,希望主播能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老老实实主播,本本分分升级。

    ‘王元鹅是谁,我怎么看着就是玩我鸟。话说着眼睛到底是撒子东西,古怪的很。难倒科技已经创新道这个地步了?‘男子此时很是奇怪,脑袋一片空白,完全理不清现在的情况。

    这时,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传来。打破了清晨的和谐,男子看到一位清洁工大姐,匆匆忙忙的带领着四五个带着大盖帽的警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瞬间将自己围住。

    几个警察根本就不给男子任何的解释机会,把他禽畜押解到警车中。男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按理来说自己才是受害者,哪个肇事司机潜逃你们不去抓,怎么反而把我扣了起来。

    当男子戴上了冰冷的手铐,坐在后车座上的时候,才发觉警察貌似是抓错人了。

    见到左右两个彪形大汉把自己夹在中间,男子开口问到“我说警察叔叔,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兄弟我一不偷盗,而不抢劫,昨天还被车给撞了。你们这是要闹哪样?”

    “老实点,有什么话到警局在说,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呈堂证供。”右边的大汉厉声喝到。

    此时,男子根本不敢多言,瘫坐在座椅上,看着前方的后视镜。

    不过,这一看差点把他的心脏给吓停歇了。只见,后视镜中的人,样貌根本就不是原来的自己,面色清秀但是却很惨白,身体瘦弱无力,明显纵欲过度的样子。

    这人到底是谁,难倒我穿越了?还是我鬼上身,其实是我死了,但是无意中进入了这个人的身体。

    男子脑中很是混乱,连自己怎么被两个大汉送进警察局收押室的时候,都完全不知情。

    ‘我说,戴上眼睛之后,上面怎么显示的名字不是我自己,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叫王元鹅。擦,狗日的!’男子此时内心是坍塌的,难倒以后自己就要用这小子的身体,那我自己的身体呢?还有这小子是怎么死的?我现在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鬼魂?妖怪?人?

    ‘王元鹅’头脑被这几个问题不断的围绕着,几乎炸掉。这小子忽然站起身子,胡乱的怕打着墙壁“狗日的,不想喽!管他三七二十一,反正这里吃住不愁,想那些东西干撒子!”

    忽然一个年轻的警察,脸上带着眼睛,好像是刚刚从大学里面出来的实习生。此时,手里面拿着警棍敲打着监狱的铁栏杆大声吼着“闹什么闹,老实点!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别再这里发疯,要不就给你关进‘黑屋’”

    王元鹅一听便老实的在角落出蹲着,他听以前进来过的兄弟说过,这监狱里面和外人的想想完全不一样,几乎每个人都会拉帮结伙。你要是没有靠山就等着被别人欺负,刷马桶,没饭吃,打扫监狱几乎都是你的事情,还有个别人有特殊爱好的,那么你就等着菊花残吧!

    不过,最可怕的却是这‘黑屋’,一米见方的屋子,里面完全黑暗。把你放在里面呆上几天,不给吃喝,没人说话,这人根本就扛不住几天,就会疯掉。

    王元鹅想起兄弟的话老老实实的蹲在墙角,青年警察见到他这么老实,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自豪感,笑呵呵的离去。

    王元鹅见到小警察已经离去,站起身子抻了个懒腰,开始观察自己所在的收押室。

    这屋子里面空无一物,只有一张铁床,三面都是冷冰冰的墙面。不过王元鹅却是在角落处看到一个黑影,背对着他,面朝地面蹲在地上不停的哭泣。

    “嘿!兄弟伙哭撒子啊!犯了爪子(什么)事进来的,和兄弟说一哈(说说)撒!”王元鹅说到,正准备上前安慰这兄弟几句。

    忽然,眼睛里面出现一个提示。

    “直播正在进行,粉丝‘我爱你白无常’进入房间。”

  
异界之众神竞技场全文阅读
这时,一行文字从眼镜处飘过“房主大大,来鬼了,杀了他,兄弟给你打赏哦!1000冥币!

    我死了,不我还说着。我活着,但是我已经死了。有些人因为人生还有未完的心愿,便死后长久的停留在人间,等待有缘人摆渡彼岸。

    王元鹅此时内心十分恐惧和彷徨,他看到眼镜上面的字后,缓缓的摘下眼镜,发现此时的墙角空无一人,连个耗子都没有,哪里来的人影。

    不过把眼镜从新带回去,前面的黑影却再次出现,此时黑影正在缓缓回过头来。

    “狗日的!这眼镜还真能看见鬼啊!”王元鹅心中惊奇,不过身体却快速的来到铁床边,躺在上面,背对着黑影假装睡觉。

    眼镜眯起,感受着身后的空间,似乎有一股阴冷之气不断的侵袭着身体。王元鹅此时已经满头大汗,根本不敢回过头去看后面的状况。

    “我擦!大哥,你这也太不专业了,怎么还怕鬼啊!哥们可是在这里等了好久了。”眼睛上面一段文字飘过。

    王元鹅此时十分想要骂娘,你厉害,你怎么不来。这可是鬼啊!大哥!

    ‘楼上的兄弟,不要期待了,估计房主就是个一级菜鸟,连鬼都没见过。么么茶!’有一段吐槽飘过,王元鹅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尽管他心中已经默念一百遍‘看不见我!看不见我!’。那个黑影还是慢慢的飘了过来。

    “大哥~~你~~~是~不是~~~能看见我?”一段含糊不清的声音传入耳中。

    王元鹅依旧一动不动,假装听不见,还打起了呼噜“哈西皮,瓜娃子,不要闹喽!”

    “大哥~~你就别~~装了~~”黑影俯下身子,王元鹅似乎感觉到有几滴液体掉落在脸上。

    睁开眼睛,“我日!”。只见一条猩红色的长舌,垂挂在一张苍白憔悴的脸上,双眼间还有几道血泪,舌头上面不时的有口水不断的向下滑落。

    王元鹅实在是受不了,瞬间一个鲤鱼打挺,起身退缩到收押室的墙角处,双手合十,拜了几拜“大哥,你又不是我杀的,着冤有头债有主,可别找我来当替死鬼啊!”

    ‘这房主还真是有意思,头一回叫到这么怂的,哈哈,好玩!’

    ‘诶!估计跪下来,这鬼魂就不吃你了。’

    ‘房主加油,有没有黑狗血啊!这辟邪好用的很!’

    ‘我是大傻逼,飘过~~飘过~~’

    眼镜中不时的有人在吐槽,直播间的人数不断在增加,大家都被这奇葩主播吸引过来,甚至还有人给王元鹅打赏100冥币。

    王元鹅耳边忽然有声音说到“介于主播,没有银行卡绑定基础信息,粉丝打赏的冥币系统代为保管。粉丝量上升至一千,主播拥有权力给直播间起个名字,名称输入~~~滴!滴!滴!”

    不过,王元鹅此时哪有工夫去搭理这些粉丝和系统,对面的长舌鬼又开始向着自己逼近。

    “我擦!大哥,别这样,我们好好说行不,这出门在外,谁还没遇到过难处,哥们可是头一次进来啊!”王元鹅哀求道。

    不过这时耳边再次传来了系统的声音,‘输入确定,房间名‘我擦!’’

    王元鹅听到这声音,内心泪流满面,大哥你帮不上忙也就算了,别在这里添乱了行不。

    “大哥~~我在这里~~已经~呆~了三~年了,只有你~~能看~~的见我,我不~会伤~害~~你,只希~望~你能帮帮我!”长舌鬼由于舌头太长,每次说话的时候都要咬到舌头,王元鹅这里听着很是吃力。

    ‘不错有意思,主播这是要成为摆渡人的节奏啊!头一回见,我去叫几个哥们一起来看。’

    ‘么么茶,主播节奏杠杠的,把这个鬼给超度了吧’

    ‘对!对!这做好事,会体内生成业火的,强大的很!’

    一段断吐槽飘过,这些人说的话,和王元鹅心中所想差不多,‘老子要是不帮他,估计对面这长舌鬼一生气,就要把老子吃了,算了!老子这把做一次好人!’

    “好吧!只要你没有恶意,有什么话就说!”王元鹅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等着对面。

    “谢~谢~我是个吊死鬼,很多~事情~我都记不~~得了。只是~~知道我叫阿三~~因为~含冤入~狱,在狱中~又被奸人所害。”长舌鬼慢慢的叙述着自己的经历,不过都是含糊不清和他说话长不多,根本就让王元鹅完全找不到北。

    这时,一个大肚翩翩满身油腻的胖子来到了收押室门口,王元鹅抬头看去。只见这男子身穿制服,不过由于身体原因,这一身膘根本就挤不进衣服里面,索性干脆就披在身上。胖子头顶稀稀疏疏的几根头发,被整齐的梳在一侧,似乎很是看中外貌的一个人。

    不过,透过眼镜,王元鹅发现对面的胖子全身有红光围绕。刚刚他就好奇,当他看到黑影的时候,也是有黑烟一直围绕着长舌鬼。再看看自己,全身只有白光,也不知道着是什么意思。

    不过,却有粉丝解决了脑中的疑惑,

    ‘哇!这个死胖子身上煞气好重啊!’

    ‘对啊!估计是阳间的败类’

    ‘擦!有可能是个嫖客,不过刚刚那个吊死鬼怨气很深啊!’

    看着同学们的吐槽,王元鹅明白了一件事。第一,着红光代表煞气,黑光代表怨气,白光还不清楚,第二,他的直播间是开在冥界的,所以对面给打赏的都是他妈妈的冥币。

    这时,见到对面的胖子来到身边,长舌鬼身影迅速回到房间的阴影处瑟瑟发抖。

    王元鹅挠着头心里想到‘难倒这鬼魂都怕身上带有煞气的人?擦!老子以前干过那么多坏事,什么踹寡妇门,挖绝户坟,喝月子奶,欺负残疾人。老子都做过啊,怎么就没有煞气呢!’

    正当王元鹅思考问题时!对面的胖子,用警棍用力的敲打着铁栏杆,满嘴酒气的说到“今天就是你这倒霉鬼?老实点,别装傻,一会儿给老子小心点,让你说什么就答什么,听到没

    死胖子把王元鹅带进了审讯室,里面灯光昏暗,只有一盏台灯孤独的站立在桌面上。屋子里面和电视里面完全一样,一把椅子,一盏台灯,四面墙壁空空。

    胖子将王元鹅按在椅子上面,双手和双脚分别拷在座椅的把手,用来防止犯人逃脱。王元鹅呆呆的坐在冰冷的椅子上,看着对面墙壁上写着几个蓝色的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进入这个房间,虽然坏事不少干,不过自己也就算是个地痞无赖。要不是调戏人家老婆,也不会被打断腿脚,在高速公路被车撞,稀里糊涂的进入别人的身体。

    当王元鹅心中回想当初的时候,屋子的铁门被用力打开,发出‘咣当’的声音,把他从回忆中惊醒。

    抬起头,一只一个中年男子阔步进入了审讯室,眼前的人似乎官很大,刚刚的胖子在其身后不断的点头哈腰,活生生的像个太监模样。

    男子嘴中叼着香烟,来到王元鹅面前,直接坐在了桌子上面。王元鹅透过灯光,看清楚眼前人的面容,脸上有不少的狰狞的伤疤,不过脸色却惨白无比,似乎是在执勤中受了伤,虚弱无比。不过,这人天生就有一幅高高在上的气质,全身散发的气势压的王元鹅几乎喘不上气。

    如果之前的白褂男子在这里,就会发现对面的男子除了没有长长的舌头,相貌完全和八爷完全一样。

    ‘诶呦!这男人煞气好重,主播要悲剧啊!’

    ‘不对,这不是八爷吗?长得好像啊!’

    ‘什么好像,就是八爷。以前我来地府的时候,就是这位带的路,换成灰我都认识。’

    王元鹅看着眼前的弹幕,心想‘八爷是谁’。这小子也是吃了没有文化的苦,连八爷都不知道。

    而对面的男子此时心中想到,‘诶呦喂!没想到这么巧,真是有缘啊!这次看你小子还有谁来救你,老子在阳间当这监狱长,要怎么整你就怎么整!’

    “小子,认识我不?”八爷身子俯下。

    王元鹅接着灯光看着对面的男人,不断的摇着头。

    “不知道,也好!反正到了我这里,想出去就难了。正好我们这里有个案子,有个逃犯跑了,你就正好来顶包吧!”男子邪笑的看着王元鹅,伸手将台灯直射到王源鹅的双眼。

    王元鹅用手捂着眼睛,压抑的审讯室,男子身上的气势不断的压迫着神经,几乎崩溃。不过,王元鹅知道,要是自己点头了,就要背上这黑锅,以后就要在监狱里面过完余生。

    他没有说话,但是不断摇头的动作,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八爷恶狠狠的看向胖子,“我说老李,你办事是越来越让我失望了!”

    胖子脸上汗如雨下,他知道对面这位主可是个狠人,上次就是因为一个同事不满他的独断专行,看不过眼,和其顶了几句嘴,就被眼前的男子给弄成了残废,现在还在监狱里面蹲着呢!

    他可不想变成这样,眼看自己还有三年就要退休了,可不要被这煞星看上。胖子不断的弯腰道歉,“老大,别生气,给我十分钟,保证让你满意!”

    八爷点点头,扔掉嘴中的烟,用力的操了几脚。走到胖子身边,笑眯眯的拍了几下他的肩膀,大步走出审讯室。

    胖子擦去额头的汗水,长长的呼出一口闷气。

    “臭小子,不是叫你听话吗?怎么进来就不老实了!”胖子厉声说到,手上也不客气,重重的砸在王元鹅的脑壳上。也不给王元鹅任何说话的机会,上下其手,狂擂海踹。

    只听见‘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在室内回荡,当八爷再次进入审讯室,发现王元鹅这小子已经变成了一个猪头,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全身血迹斑斑,尤其是面部,被胖子打破了好几个口子。

    ‘主播好惨!’

    ‘加油!要雄起啊!老乡!’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先保住小命吧!’

    虽然眼睛上面不断有弹幕弹出,不过王元鹅此时眼睛乌青一片,上下眼皮高高肿起,已经完全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脑袋垂落,嘴中不断有血液混合着口水缓缓滴落在地面上,很是凄惨。

    “这人都昏过去了,还怎么审讯!”八爷厉声喝到。

    胖子听到声音,顿时全身一阵哆嗦。不过这人活的年岁大了,对于官场处事也算是迅速,胖子哈着腰,笑脸说到“您老人家别担心,这小子我已经治得服服帖帖的,早就在上面按了手印了,不信您看?”

    只见胖子手拿一张红头文件递给了八爷。

    八爷看到上面写着,‘本人王元鹅,在逃案犯,与今年五月八日从监狱逃出,现已知道自己的错误,投案自首,希望能宽大处理。’纸张的右下角出还写有,受刑人:王元鹅。还在上面清晰的印有一个红色的手印。

    八爷其实心里知道,这上面的文字,很明显是胖子写的。下面的手印是胖子将王元鹅打晕后,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印在上面。不过,八爷就当时没看见,毕竟这阳间的职业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差事,可以很轻松的在监狱里面吸食人类的五行气,增长修为。

    要是因为这事被上面革职查办,那就真是丢了芝麻捡西瓜。八爷看着对面的一脸肥肉,上前狠狠的提了对方肚子一脚,“干得不错!把他带回收押室,明天我把这文件交到上面后,你就把这小子给我扔进监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