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十

第二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现在是午夜子时,真是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候,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今夜乌云漫天,没有任何星光,只有一轮暗红色的凶月高高的挂在头顶,似乎预示着今夜的不凡。

    “妈的!这鬼天气怎么回事,刚刚还艳阳高照,这到了晚上怎么冷的像是入了秋。阿嚏!”胖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不断抱怨着。

    “别墨迹了,赶紧走!还有活儿呢!”山哥此时似乎很是着急,看着眼前的四周的山岭,眉头一直拧着。

    我下车的时候,也发现了些许不同。这个地方和我们家村子螺盘山中的乱坟岗很是相似,也是个藏风聚气之地。按理来说应该是个风水宝地,不过此时看这天气和四周的情况,似乎这种局势已经被打破,不能藏风还有漏气。

    而且这山村的布局也有点古怪的很,我们此时的位置正好是站在上岗上。村子就在脚下的山坳坳里面,四周环山,虽然青山绿水。不过着山村的房屋和农田,远看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劈斩在这藏风聚气阵上,将阵法局势破坏的体无完肤。而且其中,好可以感受到很浓重的煞气。

    “山哥,这地方不简单啊!我看这事还是算了。”胖子看着眼前的局面,很是害怕的说到。

    “怕什么?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走吧!我们到村子里面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先了解一下再说!”山哥说完便向前走去。

    我估计落在后面,将狗大人抱在怀里,小声的说道“我看着局,和我们家里面的乱坟岗很像啊!该不会又蹦出一个朱厌吧!”

    “先看看再说,我看这地方有点怪!看着山水局势,应该是葬有大墓,不是王侯将相,也应该是个达官贵人。哎!弄不好我们还能弄点钱呢,有钱什么买不到,这救老权的希望就有喽!”狗大人悄声说到。

    “我就怕有钱没命花啊!哎,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就赶紧跑路!”我哀叹着。

    这时胖子回头看到我掉队,大声说到“赶紧的!早干完早回家,你赶紧跟上来。这捉鬼拿妖的,你带条狗也不怕找麻烦!”

    我笑嘻嘻的小跑了几步,说到“我这狗鼻子灵的很,能够预知未来,有什么灾祸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我擦,还有这种事,能不能便宜买给我!”胖子说到,还伸出手摸了摸狗大人的脑袋。而狗大人却是上前一口,要不是胖子收回去的快,差点就要被咬掉一块肉下来。

    正在我和胖子嬉闹间,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小山村。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已经入睡,门窗紧闭。而眼前唯一只有村委会的位置灯火通明,刚刚在山上的时候就看到,这里为了一大群人。

    我们三人一狗奇葩组合,快速的向前行进,慢慢的混入人群。远远的便看到有一个中年妇女,此时手拿铁锹高高举起,头上绑着马尾辫,全身上下衣服很是工整,看着很是干练。

    此时,她正在不断的大声说着“乡亲们,我们的老爷们儿进山已经有五天了,还没有回来。村长那个老王把蛋,说是山里面有货,挖到宝了!可是我们心里面都知道,他们这么多天都没有回来,而且前两天村长老婆带着孩子已经跑了,我看家里面的爷们儿绝对是出事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是不是应该上山找找!”

    女子似乎很有号召力,村名们老幼皆是开口称是,还有的老娘们嘴中骂骂咧咧的诅咒着村长一家人。一群人浩浩荡荡,手中拿着各种农作工具,有拿着锄头,有拿着铁锹的,大家此时几乎都憋着一股气,就等着女子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山去。

    这时山哥快走几步,来到台下,一跃便跳了上去。他此时双手用力的向下挥舞,口中不断的说到“乡亲们,乡亲们,先不要着急,听我说几句可好?”

    女子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男子,双手紧了紧铁锹似乎很是防备,“你是什么人?来我们村子干什么?”

    “不要急,我们是警察,刚刚听到消息便赶了过来。这是我的证件,你先看看。”说完山哥便向着女子递过来一个红色的工作证。

    女子打开后看了看,山哥这时对着她说到“我们就是专门来解决此时的,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这山里面很是危险,这么些人上去估计会凶多吉少。你们所有人的老爷们儿都出事了,这些个人,其中还有不少老弱病残,这不是送死吗?你还是把人群安抚一下,等着我们来处理好不?”

    山哥中肯的话语停在女子的耳朵里,似乎很有效果,女子思索了一下,感觉说的很是在理。便邀请我们进了村委会,还说了几句话驱散了吵闹的人群。

    当人群渐渐解散后,女子走进屋子先是给我们沏了三杯热茶,“先喝口茶,我们这村子,每到晚上就冷得要命,我看你们三个穿的这么单薄,估计被冷坏了吧!”

    我和胖子老老实实的坐下喝茶,山哥则是开口说到“这喝茶还是小事,你能不能和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好有个预判。”

    女子慢慢的坐了下来,眼中含着泪,哽咽的说到,“这还要从六天前说起,那天早上清晨,我家哪位带着两个儿子进山,说是要采点草药补贴家用。平时也没什么,因为我们村子的收入一般就是这山里面的草药。他还和我说到,要是运气好,能打到几个山鸡,今晚就让我准备准备弄小鸡炖蘑菇!

    可是,那天他却是再也没有回来。呜!呜!呜!”女子说着说着便哭出声来。

    山哥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死者已逝,后来又怎么样了?”

    女子哭了一阵,抬再次说到,“那天中午,我二儿子是全身带着伤爬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口气。我还记得他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妈!赶紧去救爹和大哥,他们还活着。’”

    现在是午夜子时,真是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候,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今夜乌云漫天,没有任何星光,只有一轮暗红色的凶月高高的挂在头顶,似乎预示着今夜的不凡。

    “妈的!这鬼天气怎么回事,刚刚还艳阳高照,这到了晚上怎么冷的像是入了秋。阿嚏!”胖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不断抱怨着。

    “别墨迹了,赶紧走!还有活儿呢!”山哥此时似乎很是着急,看着眼前的四周的山岭,眉头一直拧着。

    我下车的时候,也发现了些许不同。这个地方和我们家村子螺盘山中的乱坟岗很是相似,也是个藏风聚气之地。按理来说应该是个风水宝地,不过此时看这天气和四周的情况,似乎这种局势已经被打破,不能藏风还有漏气。

    而且这山村的布局也有点古怪的很,我们此时的位置正好是站在上岗上。村子就在脚下的山坳坳里面,四周环山,虽然青山绿水。不过着山村的房屋和农田,远看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劈斩在这藏风聚气阵上,将阵法局势破坏的体无完肤。而且其中,好可以感受到很浓重的煞气。

    “山哥,这地方不简单啊!我看这事还是算了。”胖子看着眼前的局面,很是害怕的说到。

    “怕什么?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走吧!我们到村子里面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先了解一下再说!”山哥说完便向前走去。

    我估计落在后面,将狗大人抱在怀里,小声的说道“我看着局,和我们家里面的乱坟岗很像啊!该不会又蹦出一个朱厌吧!”

    “先看看再说,我看这地方有点怪!看着山水局势,应该是葬有大墓,不是王侯将相,也应该是个达官贵人。哎!弄不好我们还能弄点钱呢,有钱什么买不到,这救老权的希望就有喽!”狗大人悄声说到。

    “我就怕有钱没命花啊!哎,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就赶紧跑路!”我哀叹着。

    这时胖子回头看到我掉队,大声说到“赶紧的!早干完早回家,你赶紧跟上来。这捉鬼拿妖的,你带条狗也不怕找麻烦!”

    我笑嘻嘻的小跑了几步,说到“我这狗鼻子灵的很,能够预知未来,有什么灾祸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我擦,还有这种事,能不能便宜买给我!”胖子说到,还伸出手摸了摸狗大人的脑袋。而狗大人却是上前一口,要不是胖子收回去的快,差点就要被咬掉一块肉下来。

    正在我和胖子嬉闹间,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小山村。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已经入睡,门窗紧闭。而眼前唯一只有村委会的位置灯火通明,刚刚在山上的时候就看到,这里为了一大群人。

    我们三人一狗奇葩组合,快速的向前行进,慢慢的混入人群。远远的便看到有一个中年妇女,此时手拿铁锹高高举起,头上绑着马尾辫,全身上下衣服很是工整,看着很是干练。

    此时,她正在不断的大声说着“乡亲们,我们的老爷们儿进山已经有五天了,还没有回来。村长那个老王把蛋,说是山里面有货,挖到宝了!可是我们心里面都知道,他们这么多天都没有回来,而且前两天村长老婆带着孩子已经跑了,我看家里面的爷们儿绝对是出事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是不是应该上山找找!”

    女子似乎很有号召力,村名们老幼皆是开口称是,还有的老娘们嘴中骂骂咧咧的诅咒着村长一家人。一群人浩浩荡荡,手中拿着各种农作工具,有拿着锄头,有拿着铁锹的,大家此时几乎都憋着一股气,就等着女子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山去。

    这时山哥快走几步,来到台下,一跃便跳了上去。他此时双手用力的向下挥舞,口中不断的说到“乡亲们,乡亲们,先不要着急,听我说几句可好?”

    女子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男子,双手紧了紧铁锹似乎很是防备,“你是什么人?来我们村子干什么?”

    “不要急,我们是警察,刚刚听到消息便赶了过来。这是我的证件,你先看看。”说完山哥便向着女子递过来一个红色的工作证。

    女子打开后看了看,山哥这时对着她说到“我们就是专门来解决此时的,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这山里面很是危险,这么些人上去估计会凶多吉少。你们所有人的老爷们儿都出事了,这些个人,其中还有不少老弱病残,这不是送死吗?你还是把人群安抚一下,等着我们来处理好不?”

    山哥中肯的话语停在女子的耳朵里,似乎很有效果,女子思索了一下,感觉说的很是在理。便邀请我们进了村委会,还说了几句话驱散了吵闹的人群。

    当人群渐渐解散后,女子走进屋子先是给我们沏了三杯热茶,“先喝口茶,我们这村子,每到晚上就冷得要命,我看你们三个穿的这么单薄,估计被冷坏了吧!”

    我和胖子老老实实的坐下喝茶,山哥则是开口说到“这喝茶还是小事,你能不能和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好有个预判。”

    女子慢慢的坐了下来,眼中含着泪,哽咽的说到,“这还要从六天前说起,那天早上清晨,我家哪位带着两个儿子进山,说是要采点草药补贴家用。平时也没什么,因为我们村子的收入一般就是这山里面的草药。他还和我说到,要是运气好,能打到几个山鸡,今晚就让我准备准备弄小鸡炖蘑菇!

    可是,那天他却是再也没有回来。呜!呜!呜!”女子说着说着便哭出声来。

    山哥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死者已逝,后来又怎么样了?”

    女子哭了一阵,抬再次说到,“那天中午,我二儿子是全身带着伤爬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口气。我还记得他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妈!赶紧去救爹和大哥,他们还活着。’”

    现在是午夜子时,真是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候,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今夜乌云漫天,没有任何星光,只有一轮暗红色的凶月高高的挂在头顶,似乎预示着今夜的不凡。

    “妈的!这鬼天气怎么回事,刚刚还艳阳高照,这到了晚上怎么冷的像是入了秋。阿嚏!”胖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不断抱怨着。

    “别墨迹了,赶紧走!还有活儿呢!”山哥此时似乎很是着急,看着眼前的四周的山岭,眉头一直拧着。

    我下车的时候,也发现了些许不同。这个地方和我们家村子螺盘山中的乱坟岗很是相似,也是个藏风聚气之地。按理来说应该是个风水宝地,不过此时看这天气和四周的情况,似乎这种局势已经被打破,不能藏风还有漏气。

    而且这山村的布局也有点古怪的很,我们此时的位置正好是站在上岗上。村子就在脚下的山坳坳里面,四周环山,虽然青山绿水。不过着山村的房屋和农田,远看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劈斩在这藏风聚气阵上,将阵法局势破坏的体无完肤。而且其中,好可以感受到很浓重的煞气。

    “山哥,这地方不简单啊!我看这事还是算了。”胖子看着眼前的局面,很是害怕的说到。

    “怕什么?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走吧!我们到村子里面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先了解一下再说!”山哥说完便向前走去。

    我估计落在后面,将狗大人抱在怀里,小声的说道“我看着局,和我们家里面的乱坟岗很像啊!该不会又蹦出一个朱厌吧!”

    “先看看再说,我看这地方有点怪!看着山水局势,应该是葬有大墓,不是王侯将相,也应该是个达官贵人。哎!弄不好我们还能弄点钱呢,有钱什么买不到,这救老权的希望就有喽!”狗大人悄声说到。

    “我就怕有钱没命花啊!哎,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就赶紧跑路!”我哀叹着。

    这时胖子回头看到我掉队,大声说到“赶紧的!早干完早回家,你赶紧跟上来。这捉鬼拿妖的,你带条狗也不怕找麻烦!”

    我笑嘻嘻的小跑了几步,说到“我这狗鼻子灵的很,能够预知未来,有什么灾祸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我擦,还有这种事,能不能便宜买给我!”胖子说到,还伸出手摸了摸狗大人的脑袋。而狗大人却是上前一口,要不是胖子收回去的快,差点就要被咬掉一块肉下来。

    正在我和胖子嬉闹间,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小山村。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已经入睡,门窗紧闭。而眼前唯一只有村委会的位置灯火通明,刚刚在山上的时候就看到,这里为了一大群人。

    我们三人一狗奇葩组合,快速的向前行进,慢慢的混入人群。远远的便看到有一个中年妇女,此时手拿铁锹高高举起,头上绑着马尾辫,全身上下衣服很是工整,看着很是干练。

    此时,她正在不断的大声说着“乡亲们,我们的老爷们儿进山已经有五天了,还没有回来。村长那个老王把蛋,说是山里面有货,挖到宝了!可是我们心里面都知道,他们这么多天都没有回来,而且前两天村长老婆带着孩子已经跑了,我看家里面的爷们儿绝对是出事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是不是应该上山找找!”

    女子似乎很有号召力,村名们老幼皆是开口称是,还有的老娘们嘴中骂骂咧咧的诅咒着村长一家人。一群人浩浩荡荡,手中拿着各种农作工具,有拿着锄头,有拿着铁锹的,大家此时几乎都憋着一股气,就等着女子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山去。

    这时山哥快走几步,来到台下,一跃便跳了上去。他此时双手用力的向下挥舞,口中不断的说到“乡亲们,乡亲们,先不要着急,听我说几句可好?”

    女子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男子,双手紧了紧铁锹似乎很是防备,“你是什么人?来我们村子干什么?”

    “不要急,我们是警察,刚刚听到消息便赶了过来。这是我的证件,你先看看。”说完山哥便向着女子递过来一个红色的工作证。

    女子打开后看了看,山哥这时对着她说到“我们就是专门来解决此时的,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这山里面很是危险,这么些人上去估计会凶多吉少。你们所有人的老爷们儿都出事了,这些个人,其中还有不少老弱病残,这不是送死吗?你还是把人群安抚一下,等着我们来处理好不?”

    山哥中肯的话语停在女子的耳朵里,似乎很有效果,女子思索了一下,感觉说的很是在理。便邀请我们进了村委会,还说了几句话驱散了吵闹的人群。

    当人群渐渐解散后,女子走进屋子先是给我们沏了三杯热茶,“先喝口茶,我们这村子,每到晚上就冷得要命,我看你们三个穿的这么单薄,估计被冷坏了吧!”

    我和胖子老老实实的坐下喝茶,山哥则是开口说到“这喝茶还是小事,你能不能和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好有个预判。”

    女子慢慢的坐了下来,眼中含着泪,哽咽的说到,“这还要从六天前说起,那天早上清晨,我家哪位带着两个儿子进山,说是要采点草药补贴家用。平时也没什么,因为我们村子的收入一般就是这山里面的草药。他还和我说到,要是运气好,能打到几个山鸡,今晚就让我准备准备弄小鸡炖蘑菇!

    可是,那天他却是再也没有回来。呜!呜!呜!”女子说着说着便哭出声来。

    山哥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死者已逝,后来又怎么样了?”

    女子哭了一阵,抬再次说到,“那天中午,我二儿子是全身带着伤爬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口气。我还记得他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妈!赶紧去救爹和大哥,他们还活着。’”


超自然异闻录吧


    现在是午夜子时,真是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候,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今夜乌云漫天,没有任何星光,只有一轮暗红色的凶月高高的挂在头顶,似乎预示着今夜的不凡。

    “妈的!这鬼天气怎么回事,刚刚还艳阳高照,这到了晚上怎么冷的像是入了秋。阿嚏!”胖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不断抱怨着。

    “别墨迹了,赶紧走!还有活儿呢!”山哥此时似乎很是着急,看着眼前的四周的山岭,眉头一直拧着。

    我下车的时候,也发现了些许不同。这个地方和我们家村子螺盘山中的乱坟岗很是相似,也是个藏风聚气之地。按理来说应该是个风水宝地,不过此时看这天气和四周的情况,似乎这种局势已经被打破,不能藏风还有漏气。

    而且这山村的布局也有点古怪的很,我们此时的位置正好是站在上岗上。村子就在脚下的山坳坳里面,四周环山,虽然青山绿水。不过着山村的房屋和农田,远看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劈斩在这藏风聚气阵上,将阵法局势破坏的体无完肤。而且其中,好可以感受到很浓重的煞气。

    “山哥,这地方不简单啊!我看这事还是算了。”胖子看着眼前的局面,很是害怕的说到。

    “怕什么?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走吧!我们到村子里面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先了解一下再说!”山哥说完便向前走去。

    我估计落在后面,将狗大人抱在怀里,小声的说道“我看着局,和我们家里面的乱坟岗很像啊!该不会又蹦出一个朱厌吧!”

    “先看看再说,我看这地方有点怪!看着山水局势,应该是葬有大墓,不是王侯将相,也应该是个达官贵人。哎!弄不好我们还能弄点钱呢,有钱什么买不到,这救老权的希望就有喽!”狗大人悄声说到。

    “我就怕有钱没命花啊!哎,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就赶紧跑路!”我哀叹着。

    这时胖子回头看到我掉队,大声说到“赶紧的!早干完早回家,你赶紧跟上来。这捉鬼拿妖的,你带条狗也不怕找麻烦!”

    我笑嘻嘻的小跑了几步,说到“我这狗鼻子灵的很,能够预知未来,有什么灾祸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我擦,还有这种事,能不能便宜买给我!”胖子说到,还伸出手摸了摸狗大人的脑袋。而狗大人却是上前一口,要不是胖子收回去的快,差点就要被咬掉一块肉下来。

    正在我和胖子嬉闹间,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小山村。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已经入睡,门窗紧闭。而眼前唯一只有村委会的位置灯火通明,刚刚在山上的时候就看到,这里为了一大群人。

    我们三人一狗奇葩组合,快速的向前行进,慢慢的混入人群。远远的便看到有一个中年妇女,此时手拿铁锹高高举起,头上绑着马尾辫,全身上下衣服很是工整,看着很是干练。

    此时,她正在不断的大声说着“乡亲们,我们的老爷们儿进山已经有五天了,还没有回来。村长那个老王把蛋,说是山里面有货,挖到宝了!可是我们心里面都知道,他们这么多天都没有回来,而且前两天村长老婆带着孩子已经跑了,我看家里面的爷们儿绝对是出事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是不是应该上山找找!”

    女子似乎很有号召力,村名们老幼皆是开口称是,还有的老娘们嘴中骂骂咧咧的诅咒着村长一家人。一群人浩浩荡荡,手中拿着各种农作工具,有拿着锄头,有拿着铁锹的,大家此时几乎都憋着一股气,就等着女子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山去。

    这时山哥快走几步,来到台下,一跃便跳了上去。他此时双手用力的向下挥舞,口中不断的说到“乡亲们,乡亲们,先不要着急,听我说几句可好?”

    女子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男子,双手紧了紧铁锹似乎很是防备,“你是什么人?来我们村子干什么?”

    “不要急,我们是警察,刚刚听到消息便赶了过来。这是我的证件,你先看看。”说完山哥便向着女子递过来一个红色的工作证。

    女子打开后看了看,山哥这时对着她说到“我们就是专门来解决此时的,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这山里面很是危险,这么些人上去估计会凶多吉少。你们所有人的老爷们儿都出事了,这些个人,其中还有不少老弱病残,这不是送死吗?你还是把人群安抚一下,等着我们来处理好不?”

    山哥中肯的话语停在女子的耳朵里,似乎很有效果,女子思索了一下,感觉说的很是在理。便邀请我们进了村委会,还说了几句话驱散了吵闹的人群。

    当人群渐渐解散后,女子走进屋子先是给我们沏了三杯热茶,“先喝口茶,我们这村子,每到晚上就冷得要命,我看你们三个穿的这么单薄,估计被冷坏了吧!”

    我和胖子老老实实的坐下喝茶,山哥则是开口说到“这喝茶还是小事,你能不能和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好有个预判。”

    女子慢慢的坐了下来,眼中含着泪,哽咽的说到,“这还要从六天前说起,那天早上清晨,我家哪位带着两个儿子进山,说是要采点草药补贴家用。平时也没什么,因为我们村子的收入一般就是这山里面的草药。他还和我说到,要是运气好,能打到几个山鸡,今晚就让我准备准备弄小鸡炖蘑菇!

    可是,那天他却是再也没有回来。呜!呜!呜!”女子说着说着便哭出声来。

    山哥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死者已逝,后来又怎么样了?”

    女子哭了一阵,抬再次说到,“那天中午,我二儿子是全身带着伤爬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口气。我还记得他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妈!赶紧去救爹和大哥,他们还活着。’”

    现在是午夜子时,真是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候,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今夜乌云漫天,没有任何星光,只有一轮暗红色的凶月高高的挂在头顶,似乎预示着今夜的不凡。

    “妈的!这鬼天气怎么回事,刚刚还艳阳高照,这到了晚上怎么冷的像是入了秋。阿嚏!”胖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不断抱怨着。

    “别墨迹了,赶紧走!还有活儿呢!”山哥此时似乎很是着急,看着眼前的四周的山岭,眉头一直拧着。

    我下车的时候,也发现了些许不同。这个地方和我们家村子螺盘山中的乱坟岗很是相似,也是个藏风聚气之地。按理来说应该是个风水宝地,不过此时看这天气和四周的情况,似乎这种局势已经被打破,不能藏风还有漏气。

    而且这山村的布局也有点古怪的很,我们此时的位置正好是站在上岗上。村子就在脚下的山坳坳里面,四周环山,虽然青山绿水。不过着山村的房屋和农田,远看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劈斩在这藏风聚气阵上,将阵法局势破坏的体无完肤。而且其中,好可以感受到很浓重的煞气。

    “山哥,这地方不简单啊!我看这事还是算了。”胖子看着眼前的局面,很是害怕的说到。

    “怕什么?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走吧!我们到村子里面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先了解一下再说!”山哥说完便向前走去。

    我估计落在后面,将狗大人抱在怀里,小声的说道“我看着局,和我们家里面的乱坟岗很像啊!该不会又蹦出一个朱厌吧!”

    “先看看再说,我看这地方有点怪!看着山水局势,应该是葬有大墓,不是王侯将相,也应该是个达官贵人。哎!弄不好我们还能弄点钱呢,有钱什么买不到,这救老权的希望就有喽!”狗大人悄声说到。

    “我就怕有钱没命花啊!哎,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就赶紧跑路!”我哀叹着。

    这时胖子回头看到我掉队,大声说到“赶紧的!早干完早回家,你赶紧跟上来。这捉鬼拿妖的,你带条狗也不怕找麻烦!”

    我笑嘻嘻的小跑了几步,说到“我这狗鼻子灵的很,能够预知未来,有什么灾祸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我擦,还有这种事,能不能便宜买给我!”胖子说到,还伸出手摸了摸狗大人的脑袋。而狗大人却是上前一口,要不是胖子收回去的快,差点就要被咬掉一块肉下来。

    正在我和胖子嬉闹间,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小山村。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已经入睡,门窗紧闭。而眼前唯一只有村委会的位置灯火通明,刚刚在山上的时候就看到,这里为了一大群人。

    我们三人一狗奇葩组合,快速的向前行进,慢慢的混入人群。远远的便看到有一个中年妇女,此时手拿铁锹高高举起,头上绑着马尾辫,全身上下衣服很是工整,看着很是干练。

    此时,她正在不断的大声说着“乡亲们,我们的老爷们儿进山已经有五天了,还没有回来。村长那个老王把蛋,说是山里面有货,挖到宝了!可是我们心里面都知道,他们这么多天都没有回来,而且前两天村长老婆带着孩子已经跑了,我看家里面的爷们儿绝对是出事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是不是应该上山找找!”

    女子似乎很有号召力,村名们老幼皆是开口称是,还有的老娘们嘴中骂骂咧咧的诅咒着村长一家人。一群人浩浩荡荡,手中拿着各种农作工具,有拿着锄头,有拿着铁锹的,大家此时几乎都憋着一股气,就等着女子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山去。

    这时山哥快走几步,来到台下,一跃便跳了上去。他此时双手用力的向下挥舞,口中不断的说到“乡亲们,乡亲们,先不要着急,听我说几句可好?”

    女子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男子,双手紧了紧铁锹似乎很是防备,“你是什么人?来我们村子干什么?”

    “不要急,我们是警察,刚刚听到消息便赶了过来。这是我的证件,你先看看。”说完山哥便向着女子递过来一个红色的工作证。

    女子打开后看了看,山哥这时对着她说到“我们就是专门来解决此时的,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这山里面很是危险,这么些人上去估计会凶多吉少。你们所有人的老爷们儿都出事了,这些个人,其中还有不少老弱病残,这不是送死吗?你还是把人群安抚一下,等着我们来处理好不?”

    山哥中肯的话语停在女子的耳朵里,似乎很有效果,女子思索了一下,感觉说的很是在理。便邀请我们进了村委会,还说了几句话驱散了吵闹的人群。

    当人群渐渐解散后,女子走进屋子先是给我们沏了三杯热茶,“先喝口茶,我们这村子,每到晚上就冷得要命,我看你们三个穿的这么单薄,估计被冷坏了吧!”

    我和胖子老老实实的坐下喝茶,山哥则是开口说到“这喝茶还是小事,你能不能和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好有个预判。”

    女子慢慢的坐了下来,眼中含着泪,哽咽的说到,“这还要从六天前说起,那天早上清晨,我家哪位带着两个儿子进山,说是要采点草药补贴家用。平时也没什么,因为我们村子的收入一般就是这山里面的草药。他还和我说到,要是运气好,能打到几个山鸡,今晚就让我准备准备弄小鸡炖蘑菇!

    可是,那天他却是再也没有回来。呜!呜!呜!”女子说着说着便哭出声来。

    山哥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死者已逝,后来又怎么样了?”

    女子哭了一阵,抬再次说到,“那天中午,我二儿子是全身带着伤爬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口气。我还记得他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妈!赶紧去救爹和大哥,他们还活着。’”

    现在是午夜子时,真是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候,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今夜乌云漫天,没有任何星光,只有一轮暗红色的凶月高高的挂在头顶,似乎预示着今夜的不凡。

    “妈的!这鬼天气怎么回事,刚刚还艳阳高照,这到了晚上怎么冷的像是入了秋。阿嚏!”胖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不断抱怨着。

    “别墨迹了,赶紧走!还有活儿呢!”山哥此时似乎很是着急,看着眼前的四周的山岭,眉头一直拧着。

    我下车的时候,也发现了些许不同。这个地方和我们家村子螺盘山中的乱坟岗很是相似,也是个藏风聚气之地。按理来说应该是个风水宝地,不过此时看这天气和四周的情况,似乎这种局势已经被打破,不能藏风还有漏气。

    而且这山村的布局也有点古怪的很,我们此时的位置正好是站在上岗上。村子就在脚下的山坳坳里面,四周环山,虽然青山绿水。不过着山村的房屋和农田,远看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劈斩在这藏风聚气阵上,将阵法局势破坏的体无完肤。而且其中,好可以感受到很浓重的煞气。

    “山哥,这地方不简单啊!我看这事还是算了。”胖子看着眼前的局面,很是害怕的说到。

    “怕什么?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走吧!我们到村子里面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先了解一下再说!”山哥说完便向前走去。

    我估计落在后面,将狗大人抱在怀里,小声的说道“我看着局,和我们家里面的乱坟岗很像啊!该不会又蹦出一个朱厌吧!”

    “先看看再说,我看这地方有点怪!看着山水局势,应该是葬有大墓,不是王侯将相,也应该是个达官贵人。哎!弄不好我们还能弄点钱呢,有钱什么买不到,这救老权的希望就有喽!”狗大人悄声说到。

    “我就怕有钱没命花啊!哎,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就赶紧跑路!”我哀叹着。

    这时胖子回头看到我掉队,大声说到“赶紧的!早干完早回家,你赶紧跟上来。这捉鬼拿妖的,你带条狗也不怕找麻烦!”

    我笑嘻嘻的小跑了几步,说到“我这狗鼻子灵的很,能够预知未来,有什么灾祸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我擦,还有这种事,能不能便宜买给我!”胖子说到,还伸出手摸了摸狗大人的脑袋。而狗大人却是上前一口,要不是胖子收回去的快,差点就要被咬掉一块肉下来。

    正在我和胖子嬉闹间,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小山村。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已经入睡,门窗紧闭。而眼前唯一只有村委会的位置灯火通明,刚刚在山上的时候就看到,这里为了一大群人。

    我们三人一狗奇葩组合,快速的向前行进,慢慢的混入人群。远远的便看到有一个中年妇女,此时手拿铁锹高高举起,头上绑着马尾辫,全身上下衣服很是工整,看着很是干练。

    此时,她正在不断的大声说着“乡亲们,我们的老爷们儿进山已经有五天了,还没有回来。村长那个老王把蛋,说是山里面有货,挖到宝了!可是我们心里面都知道,他们这么多天都没有回来,而且前两天村长老婆带着孩子已经跑了,我看家里面的爷们儿绝对是出事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是不是应该上山找找!”

    女子似乎很有号召力,村名们老幼皆是开口称是,还有的老娘们嘴中骂骂咧咧的诅咒着村长一家人。一群人浩浩荡荡,手中拿着各种农作工具,有拿着锄头,有拿着铁锹的,大家此时几乎都憋着一股气,就等着女子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山去。

    这时山哥快走几步,来到台下,一跃便跳了上去。他此时双手用力的向下挥舞,口中不断的说到“乡亲们,乡亲们,先不要着急,听我说几句可好?”

    女子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男子,双手紧了紧铁锹似乎很是防备,“你是什么人?来我们村子干什么?”

    “不要急,我们是警察,刚刚听到消息便赶了过来。这是我的证件,你先看看。”说完山哥便向着女子递过来一个红色的工作证。

    女子打开后看了看,山哥这时对着她说到“我们就是专门来解决此时的,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这山里面很是危险,这么些人上去估计会凶多吉少。你们所有人的老爷们儿都出事了,这些个人,其中还有不少老弱病残,这不是送死吗?你还是把人群安抚一下,等着我们来处理好不?”

    山哥中肯的话语停在女子的耳朵里,似乎很有效果,女子思索了一下,感觉说的很是在理。便邀请我们进了村委会,还说了几句话驱散了吵闹的人群。

    当人群渐渐解散后,女子走进屋子先是给我们沏了三杯热茶,“先喝口茶,我们这村子,每到晚上就冷得要命,我看你们三个穿的这么单薄,估计被冷坏了吧!”

    我和胖子老老实实的坐下喝茶,山哥则是开口说到“这喝茶还是小事,你能不能和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好有个预判。”

    女子慢慢的坐了下来,眼中含着泪,哽咽的说到,“这还要从六天前说起,那天早上清晨,我家哪位带着两个儿子进山,说是要采点草药补贴家用。平时也没什么,因为我们村子的收入一般就是这山里面的草药。他还和我说到,要是运气好,能打到几个山鸡,今晚就让我准备准备弄小鸡炖蘑菇!

    可是,那天他却是再也没有回来。呜!呜!呜!”女子说着说着便哭出声来。

    山哥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死者已逝,后来又怎么样了?”

    女子哭了一阵,抬再次说到,“那天中午,我二儿子是全身带着伤爬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口气。我还记得他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妈!赶紧去救爹和大哥,他们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