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二一

二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见儿子全身血次呼啦,说完这就话后便咽气儿了。我一个女人家,现在屋头里面又没有男人。山里面要是真有什么事儿,我一个人上去根本就不能帮上什么忙。我就去村长家里面将事情和他说了一遍,村长先是叫了几个保卫队的人上山看看。可是这一去,等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说根本就没有找到我们家男人。

    不过却是在山上看到一个山洞,说里面有好多的宝贝。村长就组织村儿里面所有的男人上山挖宝贝,这一去都五天了还没有回来。他们应该是出事儿了,都怪我,要不是我和村长说这件事,估计大家都会不出事儿。呜!呜!呜!”女子说完又开始抱头痛哭。

    山哥听着女子的哭诉,陷入了深思。没过一会儿,山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将我和胖子吓了一跳。

    “你家二儿子在那里,我们想要看看,可以吗?”山哥小声问到。

    女子很是诧异的看向他,想了又想之后又点了点头,说到“走吧!老二今天正好是头七,就在村东头的阴庄。”

    女子率先走出村委会,手里拿着一把老旧的手电筒,引领着我们向着村东头走去。

    一烟袋的功夫,女子便在一个破败的屋子面前停了下来。眼前的屋子很是破旧,门闩半耷拉在空中,两扇窗子早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根木框随风摇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味道,阴森至极。

    胖子这家伙凑到我身边小声说,“兄弟,你这狗不是很灵吗?怎么?有没有什么脏东西?”

    我看着胖子脸上全是汗水,身子紧紧的贴着我。这老小子平时大大咧咧,说话横气的很,没想到胆子却是这么小,让人好气又好笑。

    不过,我也没有逗他的心思,摇了摇头。

    胖子看到我肯定的样子,口中呼出一口长气,腰杆也挺直了几分,大步跟着山哥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面只有一个漆黑的杨木棺材,本来穷人家都是这样,就地取材。也没有像是大官大户有钱去买什么,阴沉木,金丝楠木之类的做棺材。只是随意的砍伐几根像样的木头,找个木匠活好的弄个棺材,在刷上一遍黑漆,也算是齐活儿。

    甚至有的人家实在穷的叮当响,就只能就地一埋。不过各地风俗不一样,这里的习俗必须要死后的人过了头七才能下葬。

    “怎么这么臭?”胖子捂着鼻子说到。

    我用胳膊肘怼了一下胖子“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人家在这里面都这里躺了七天了,即使这里阴凉。不过,不管是肉,这么放都会腐烂啊!”

    山哥这个时候已经把棺材盖儿抬了起来,我和胖子捂着鼻子伸出头想里面看去。

    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儿,身上穿着黑色的丧服,脸上已经出现了很多灰黑色的尸斑,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变质,一阵阵恶臭几乎让我窒息。

    不过我挺佩服山哥的,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双手带好白色橡胶手套。将男子的上衣褪去,露出里面伤痕累累的后背。

    我探头看去,‘伤口布满了后背,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有的伤口深入骨髓,甚至能让人看到里面的内脏。而且每个伤口都几乎有三厘米宽,看来不是刀伤。应该是某些动物的爪痕,不过看这深度和长度,拥有这么锋利的爪子,看来这野兽个头应该不小。‘

    山哥冲我点点头,“分析的不错,看来我没有找错人!不过,在我看来这东西应该身高有三米左右,体重四百斤大小,看来我们这次的对手不简单。”

    我听到山哥的话,瞬间心头一愣,很是佩服他能够从这么点细节就能分析出对手的身高和体重,比福尔摩斯还要厉害。

    “你不要担心,在这里等着消息。我们先上去看看,要是一天后没有回来,请你马上到市里面的公安局报案。”山哥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阴屋大门,我和胖子紧随着走了出去。

    “我的哥,这什么情况啊!”胖子在山哥屁股后头问到。

    山哥脚步匆匆,向着女人告知的方向走去,口中说到“这女人似乎有点问题,她虽然装的很想,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这女子的一双手细嫩光滑,根本就不相识农村人应该有的。一般来说在家里面做农活的,受或多或少都会粗糙一些。

    而且这女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我们三人的表情。每当我想要看她的时候,这女子都会掩面大哭,似乎是在为自己家人哭泣,不过变现的却是太过做作。”

    “那我们为什么走啊!怎么不把那个女的抓起来,拷问一下?”胖子接话到。

    “不对!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难倒刚刚你们没有看到女人还在着急村里面的人上山吗?我看她是在诱引村民,我总感觉山上才是真正的线索,这个女人只是一个小角色,真正的幕后应该在上面准备着什么,要不这么多人他怎么可能一口气吃掉。

    我门赶紧上去,估计还能发现什么。等对方已经给我们布置好陷阱,那么万事休矣!”

    听着山哥的话,我感觉似乎背后都冷飕飕的,这世界是怎么了,坏人怎么满地都是。

    山上的道路并不是那么好走,似乎是前几天下过雨,道路泥泞不堪。费了好大劲才走到半山腰的位置,这个时候山哥听了下来对我说道“小白,教你的狗闻闻,我们接下来怎么走?”

    山哥突然这么一问,弄的我心中一慌,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假装摇了摇睡死过去的狗大人,在他的耳边细语几句。

    狗大人装作无辜的样子,鼻头耸动,冲着我的北边叫唤了几句。

    “应该就是北边!”

    山哥听到我的话,点了下头快步向前跑去。大概走了三分钟,一个黑黝黝的山洞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见儿子全身血次呼啦,说完这就话后便咽气儿了。我一个女人家,现在屋头里面又没有男人。山里面要是真有什么事儿,我一个人上去根本就不能帮上什么忙。我就去村长家里面将事情和他说了一遍,村长先是叫了几个保卫队的人上山看看。可是这一去,等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说根本就没有找到我们家男人。

    不过却是在山上看到一个山洞,说里面有好多的宝贝。村长就组织村儿里面所有的男人上山挖宝贝,这一去都五天了还没有回来。他们应该是出事儿了,都怪我,要不是我和村长说这件事,估计大家都会不出事儿。呜!呜!呜!”女子说完又开始抱头痛哭。

    山哥听着女子的哭诉,陷入了深思。没过一会儿,山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将我和胖子吓了一跳。

    “你家二儿子在那里,我们想要看看,可以吗?”山哥小声问到。

    女子很是诧异的看向他,想了又想之后又点了点头,说到“走吧!老二今天正好是头七,就在村东头的阴庄。”

    女子率先走出村委会,手里拿着一把老旧的手电筒,引领着我们向着村东头走去。

    一烟袋的功夫,女子便在一个破败的屋子面前停了下来。眼前的屋子很是破旧,门闩半耷拉在空中,两扇窗子早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根木框随风摇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味道,阴森至极。

    胖子这家伙凑到我身边小声说,“兄弟,你这狗不是很灵吗?怎么?有没有什么脏东西?”

    我看着胖子脸上全是汗水,身子紧紧的贴着我。这老小子平时大大咧咧,说话横气的很,没想到胆子却是这么小,让人好气又好笑。

    不过,我也没有逗他的心思,摇了摇头。

    胖子看到我肯定的样子,口中呼出一口长气,腰杆也挺直了几分,大步跟着山哥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面只有一个漆黑的杨木棺材,本来穷人家都是这样,就地取材。也没有像是大官大户有钱去买什么,阴沉木,金丝楠木之类的做棺材。只是随意的砍伐几根像样的木头,找个木匠活好的弄个棺材,在刷上一遍黑漆,也算是齐活儿。

    甚至有的人家实在穷的叮当响,就只能就地一埋。不过各地风俗不一样,这里的习俗必须要死后的人过了头七才能下葬。

    “怎么这么臭?”胖子捂着鼻子说到。

    我用胳膊肘怼了一下胖子“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人家在这里面都这里躺了七天了,即使这里阴凉。不过,不管是肉,这么放都会腐烂啊!”

    山哥这个时候已经把棺材盖儿抬了起来,我和胖子捂着鼻子伸出头想里面看去。

    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儿,身上穿着黑色的丧服,脸上已经出现了很多灰黑色的尸斑,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变质,一阵阵恶臭几乎让我窒息。

    不过我挺佩服山哥的,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双手带好白色橡胶手套。将男子的上衣褪去,露出里面伤痕累累的后背。

    我探头看去,‘伤口布满了后背,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有的伤口深入骨髓,甚至能让人看到里面的内脏。而且每个伤口都几乎有三厘米宽,看来不是刀伤。应该是某些动物的爪痕,不过看这深度和长度,拥有这么锋利的爪子,看来这野兽个头应该不小。‘

    山哥冲我点点头,“分析的不错,看来我没有找错人!不过,在我看来这东西应该身高有三米左右,体重四百斤大小,看来我们这次的对手不简单。”

    我听到山哥的话,瞬间心头一愣,很是佩服他能够从这么点细节就能分析出对手的身高和体重,比福尔摩斯还要厉害。

    “你不要担心,在这里等着消息。我们先上去看看,要是一天后没有回来,请你马上到市里面的公安局报案。”山哥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阴屋大门,我和胖子紧随着走了出去。

    “我的哥,这什么情况啊!”胖子在山哥屁股后头问到。

    山哥脚步匆匆,向着女人告知的方向走去,口中说到“这女人似乎有点问题,她虽然装的很想,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这女子的一双手细嫩光滑,根本就不相识农村人应该有的。一般来说在家里面做农活的,受或多或少都会粗糙一些。

    而且这女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我们三人的表情。每当我想要看她的时候,这女子都会掩面大哭,似乎是在为自己家人哭泣,不过变现的却是太过做作。”

    “那我们为什么走啊!怎么不把那个女的抓起来,拷问一下?”胖子接话到。

    “不对!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难倒刚刚你们没有看到女人还在着急村里面的人上山吗?我看她是在诱引村民,我总感觉山上才是真正的线索,这个女人只是一个小角色,真正的幕后应该在上面准备着什么,要不这么多人他怎么可能一口气吃掉。

    我门赶紧上去,估计还能发现什么。等对方已经给我们布置好陷阱,那么万事休矣!”

    听着山哥的话,我感觉似乎背后都冷飕飕的,这世界是怎么了,坏人怎么满地都是。

    山上的道路并不是那么好走,似乎是前几天下过雨,道路泥泞不堪。费了好大劲才走到半山腰的位置,这个时候山哥听了下来对我说道“小白,教你的狗闻闻,我们接下来怎么走?”

    山哥突然这么一问,弄的我心中一慌,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假装摇了摇睡死过去的狗大人,在他的耳边细语几句。

    狗大人装作无辜的样子,鼻头耸动,冲着我的北边叫唤了几句。

    “应该就是北边!”

    山哥听到我的话,点了下头快步向前跑去。大概走了三分钟,一个黑黝黝的山洞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见儿子全身血次呼啦,说完这就话后便咽气儿了。我一个女人家,现在屋头里面又没有男人。山里面要是真有什么事儿,我一个人上去根本就不能帮上什么忙。我就去村长家里面将事情和他说了一遍,村长先是叫了几个保卫队的人上山看看。可是这一去,等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说根本就没有找到我们家男人。

    不过却是在山上看到一个山洞,说里面有好多的宝贝。村长就组织村儿里面所有的男人上山挖宝贝,这一去都五天了还没有回来。他们应该是出事儿了,都怪我,要不是我和村长说这件事,估计大家都会不出事儿。呜!呜!呜!”女子说完又开始抱头痛哭。

    山哥听着女子的哭诉,陷入了深思。没过一会儿,山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将我和胖子吓了一跳。

    “你家二儿子在那里,我们想要看看,可以吗?”山哥小声问到。

    女子很是诧异的看向他,想了又想之后又点了点头,说到“走吧!老二今天正好是头七,就在村东头的阴庄。”

    女子率先走出村委会,手里拿着一把老旧的手电筒,引领着我们向着村东头走去。

    一烟袋的功夫,女子便在一个破败的屋子面前停了下来。眼前的屋子很是破旧,门闩半耷拉在空中,两扇窗子早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根木框随风摇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味道,阴森至极。

    胖子这家伙凑到我身边小声说,“兄弟,你这狗不是很灵吗?怎么?有没有什么脏东西?”

    我看着胖子脸上全是汗水,身子紧紧的贴着我。这老小子平时大大咧咧,说话横气的很,没想到胆子却是这么小,让人好气又好笑。

    不过,我也没有逗他的心思,摇了摇头。

    胖子看到我肯定的样子,口中呼出一口长气,腰杆也挺直了几分,大步跟着山哥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面只有一个漆黑的杨木棺材,本来穷人家都是这样,就地取材。也没有像是大官大户有钱去买什么,阴沉木,金丝楠木之类的做棺材。只是随意的砍伐几根像样的木头,找个木匠活好的弄个棺材,在刷上一遍黑漆,也算是齐活儿。

    甚至有的人家实在穷的叮当响,就只能就地一埋。不过各地风俗不一样,这里的习俗必须要死后的人过了头七才能下葬。

    “怎么这么臭?”胖子捂着鼻子说到。

    我用胳膊肘怼了一下胖子“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人家在这里面都这里躺了七天了,即使这里阴凉。不过,不管是肉,这么放都会腐烂啊!”

    山哥这个时候已经把棺材盖儿抬了起来,我和胖子捂着鼻子伸出头想里面看去。

    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儿,身上穿着黑色的丧服,脸上已经出现了很多灰黑色的尸斑,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变质,一阵阵恶臭几乎让我窒息。

    不过我挺佩服山哥的,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双手带好白色橡胶手套。将男子的上衣褪去,露出里面伤痕累累的后背。

    我探头看去,‘伤口布满了后背,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有的伤口深入骨髓,甚至能让人看到里面的内脏。而且每个伤口都几乎有三厘米宽,看来不是刀伤。应该是某些动物的爪痕,不过看这深度和长度,拥有这么锋利的爪子,看来这野兽个头应该不小。‘

    山哥冲我点点头,“分析的不错,看来我没有找错人!不过,在我看来这东西应该身高有三米左右,体重四百斤大小,看来我们这次的对手不简单。”

    我听到山哥的话,瞬间心头一愣,很是佩服他能够从这么点细节就能分析出对手的身高和体重,比福尔摩斯还要厉害。

    “你不要担心,在这里等着消息。我们先上去看看,要是一天后没有回来,请你马上到市里面的公安局报案。”山哥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阴屋大门,我和胖子紧随着走了出去。

    “我的哥,这什么情况啊!”胖子在山哥屁股后头问到。

    山哥脚步匆匆,向着女人告知的方向走去,口中说到“这女人似乎有点问题,她虽然装的很想,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这女子的一双手细嫩光滑,根本就不相识农村人应该有的。一般来说在家里面做农活的,受或多或少都会粗糙一些。

    而且这女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我们三人的表情。每当我想要看她的时候,这女子都会掩面大哭,似乎是在为自己家人哭泣,不过变现的却是太过做作。”

    “那我们为什么走啊!怎么不把那个女的抓起来,拷问一下?”胖子接话到。

    “不对!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难倒刚刚你们没有看到女人还在着急村里面的人上山吗?我看她是在诱引村民,我总感觉山上才是真正的线索,这个女人只是一个小角色,真正的幕后应该在上面准备着什么,要不这么多人他怎么可能一口气吃掉。

    我门赶紧上去,估计还能发现什么。等对方已经给我们布置好陷阱,那么万事休矣!”

    听着山哥的话,我感觉似乎背后都冷飕飕的,这世界是怎么了,坏人怎么满地都是。

    山上的道路并不是那么好走,似乎是前几天下过雨,道路泥泞不堪。费了好大劲才走到半山腰的位置,这个时候山哥听了下来对我说道“小白,教你的狗闻闻,我们接下来怎么走?”

    山哥突然这么一问,弄的我心中一慌,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假装摇了摇睡死过去的狗大人,在他的耳边细语几句。

    狗大人装作无辜的样子,鼻头耸动,冲着我的北边叫唤了几句。

    “应该就是北边!”

    山哥听到我的话,点了下头快步向前跑去。大概走了三分钟,一个黑黝黝的山洞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重生泼辣小军嫂吧


    “我见儿子全身血次呼啦,说完这就话后便咽气儿了。我一个女人家,现在屋头里面又没有男人。山里面要是真有什么事儿,我一个人上去根本就不能帮上什么忙。我就去村长家里面将事情和他说了一遍,村长先是叫了几个保卫队的人上山看看。可是这一去,等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说根本就没有找到我们家男人。

    不过却是在山上看到一个山洞,说里面有好多的宝贝。村长就组织村儿里面所有的男人上山挖宝贝,这一去都五天了还没有回来。他们应该是出事儿了,都怪我,要不是我和村长说这件事,估计大家都会不出事儿。呜!呜!呜!”女子说完又开始抱头痛哭。

    山哥听着女子的哭诉,陷入了深思。没过一会儿,山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将我和胖子吓了一跳。

    “你家二儿子在那里,我们想要看看,可以吗?”山哥小声问到。

    女子很是诧异的看向他,想了又想之后又点了点头,说到“走吧!老二今天正好是头七,就在村东头的阴庄。”

    女子率先走出村委会,手里拿着一把老旧的手电筒,引领着我们向着村东头走去。

    一烟袋的功夫,女子便在一个破败的屋子面前停了下来。眼前的屋子很是破旧,门闩半耷拉在空中,两扇窗子早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根木框随风摇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味道,阴森至极。

    胖子这家伙凑到我身边小声说,“兄弟,你这狗不是很灵吗?怎么?有没有什么脏东西?”

    我看着胖子脸上全是汗水,身子紧紧的贴着我。这老小子平时大大咧咧,说话横气的很,没想到胆子却是这么小,让人好气又好笑。

    不过,我也没有逗他的心思,摇了摇头。

    胖子看到我肯定的样子,口中呼出一口长气,腰杆也挺直了几分,大步跟着山哥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面只有一个漆黑的杨木棺材,本来穷人家都是这样,就地取材。也没有像是大官大户有钱去买什么,阴沉木,金丝楠木之类的做棺材。只是随意的砍伐几根像样的木头,找个木匠活好的弄个棺材,在刷上一遍黑漆,也算是齐活儿。

    甚至有的人家实在穷的叮当响,就只能就地一埋。不过各地风俗不一样,这里的习俗必须要死后的人过了头七才能下葬。

    “怎么这么臭?”胖子捂着鼻子说到。

    我用胳膊肘怼了一下胖子“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人家在这里面都这里躺了七天了,即使这里阴凉。不过,不管是肉,这么放都会腐烂啊!”

    山哥这个时候已经把棺材盖儿抬了起来,我和胖子捂着鼻子伸出头想里面看去。

    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儿,身上穿着黑色的丧服,脸上已经出现了很多灰黑色的尸斑,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变质,一阵阵恶臭几乎让我窒息。

    不过我挺佩服山哥的,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双手带好白色橡胶手套。将男子的上衣褪去,露出里面伤痕累累的后背。

    我探头看去,‘伤口布满了后背,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有的伤口深入骨髓,甚至能让人看到里面的内脏。而且每个伤口都几乎有三厘米宽,看来不是刀伤。应该是某些动物的爪痕,不过看这深度和长度,拥有这么锋利的爪子,看来这野兽个头应该不小。‘

    山哥冲我点点头,“分析的不错,看来我没有找错人!不过,在我看来这东西应该身高有三米左右,体重四百斤大小,看来我们这次的对手不简单。”

    我听到山哥的话,瞬间心头一愣,很是佩服他能够从这么点细节就能分析出对手的身高和体重,比福尔摩斯还要厉害。

    “你不要担心,在这里等着消息。我们先上去看看,要是一天后没有回来,请你马上到市里面的公安局报案。”山哥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阴屋大门,我和胖子紧随着走了出去。

    “我的哥,这什么情况啊!”胖子在山哥屁股后头问到。

    山哥脚步匆匆,向着女人告知的方向走去,口中说到“这女人似乎有点问题,她虽然装的很想,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这女子的一双手细嫩光滑,根本就不相识农村人应该有的。一般来说在家里面做农活的,受或多或少都会粗糙一些。

    而且这女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我们三人的表情。每当我想要看她的时候,这女子都会掩面大哭,似乎是在为自己家人哭泣,不过变现的却是太过做作。”

    “那我们为什么走啊!怎么不把那个女的抓起来,拷问一下?”胖子接话到。

    “不对!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难倒刚刚你们没有看到女人还在着急村里面的人上山吗?我看她是在诱引村民,我总感觉山上才是真正的线索,这个女人只是一个小角色,真正的幕后应该在上面准备着什么,要不这么多人他怎么可能一口气吃掉。

    我门赶紧上去,估计还能发现什么。等对方已经给我们布置好陷阱,那么万事休矣!”

    听着山哥的话,我感觉似乎背后都冷飕飕的,这世界是怎么了,坏人怎么满地都是。

    山上的道路并不是那么好走,似乎是前几天下过雨,道路泥泞不堪。费了好大劲才走到半山腰的位置,这个时候山哥听了下来对我说道“小白,教你的狗闻闻,我们接下来怎么走?”

    山哥突然这么一问,弄的我心中一慌,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假装摇了摇睡死过去的狗大人,在他的耳边细语几句。

    狗大人装作无辜的样子,鼻头耸动,冲着我的北边叫唤了几句。

    “应该就是北边!”

    山哥听到我的话,点了下头快步向前跑去。大概走了三分钟,一个黑黝黝的山洞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见儿子全身血次呼啦,说完这就话后便咽气儿了。我一个女人家,现在屋头里面又没有男人。山里面要是真有什么事儿,我一个人上去根本就不能帮上什么忙。我就去村长家里面将事情和他说了一遍,村长先是叫了几个保卫队的人上山看看。可是这一去,等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说根本就没有找到我们家男人。

    不过却是在山上看到一个山洞,说里面有好多的宝贝。村长就组织村儿里面所有的男人上山挖宝贝,这一去都五天了还没有回来。他们应该是出事儿了,都怪我,要不是我和村长说这件事,估计大家都会不出事儿。呜!呜!呜!”女子说完又开始抱头痛哭。

    山哥听着女子的哭诉,陷入了深思。没过一会儿,山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将我和胖子吓了一跳。

    “你家二儿子在那里,我们想要看看,可以吗?”山哥小声问到。

    女子很是诧异的看向他,想了又想之后又点了点头,说到“走吧!老二今天正好是头七,就在村东头的阴庄。”

    女子率先走出村委会,手里拿着一把老旧的手电筒,引领着我们向着村东头走去。

    一烟袋的功夫,女子便在一个破败的屋子面前停了下来。眼前的屋子很是破旧,门闩半耷拉在空中,两扇窗子早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根木框随风摇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味道,阴森至极。

    胖子这家伙凑到我身边小声说,“兄弟,你这狗不是很灵吗?怎么?有没有什么脏东西?”

    我看着胖子脸上全是汗水,身子紧紧的贴着我。这老小子平时大大咧咧,说话横气的很,没想到胆子却是这么小,让人好气又好笑。

    不过,我也没有逗他的心思,摇了摇头。

    胖子看到我肯定的样子,口中呼出一口长气,腰杆也挺直了几分,大步跟着山哥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面只有一个漆黑的杨木棺材,本来穷人家都是这样,就地取材。也没有像是大官大户有钱去买什么,阴沉木,金丝楠木之类的做棺材。只是随意的砍伐几根像样的木头,找个木匠活好的弄个棺材,在刷上一遍黑漆,也算是齐活儿。

    甚至有的人家实在穷的叮当响,就只能就地一埋。不过各地风俗不一样,这里的习俗必须要死后的人过了头七才能下葬。

    “怎么这么臭?”胖子捂着鼻子说到。

    我用胳膊肘怼了一下胖子“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人家在这里面都这里躺了七天了,即使这里阴凉。不过,不管是肉,这么放都会腐烂啊!”

    山哥这个时候已经把棺材盖儿抬了起来,我和胖子捂着鼻子伸出头想里面看去。

    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儿,身上穿着黑色的丧服,脸上已经出现了很多灰黑色的尸斑,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变质,一阵阵恶臭几乎让我窒息。

    不过我挺佩服山哥的,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双手带好白色橡胶手套。将男子的上衣褪去,露出里面伤痕累累的后背。

    我探头看去,‘伤口布满了后背,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有的伤口深入骨髓,甚至能让人看到里面的内脏。而且每个伤口都几乎有三厘米宽,看来不是刀伤。应该是某些动物的爪痕,不过看这深度和长度,拥有这么锋利的爪子,看来这野兽个头应该不小。‘

    山哥冲我点点头,“分析的不错,看来我没有找错人!不过,在我看来这东西应该身高有三米左右,体重四百斤大小,看来我们这次的对手不简单。”

    我听到山哥的话,瞬间心头一愣,很是佩服他能够从这么点细节就能分析出对手的身高和体重,比福尔摩斯还要厉害。

    “你不要担心,在这里等着消息。我们先上去看看,要是一天后没有回来,请你马上到市里面的公安局报案。”山哥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阴屋大门,我和胖子紧随着走了出去。

    “我的哥,这什么情况啊!”胖子在山哥屁股后头问到。

    山哥脚步匆匆,向着女人告知的方向走去,口中说到“这女人似乎有点问题,她虽然装的很想,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这女子的一双手细嫩光滑,根本就不相识农村人应该有的。一般来说在家里面做农活的,受或多或少都会粗糙一些。

    而且这女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我们三人的表情。每当我想要看她的时候,这女子都会掩面大哭,似乎是在为自己家人哭泣,不过变现的却是太过做作。”

    “那我们为什么走啊!怎么不把那个女的抓起来,拷问一下?”胖子接话到。

    “不对!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难倒刚刚你们没有看到女人还在着急村里面的人上山吗?我看她是在诱引村民,我总感觉山上才是真正的线索,这个女人只是一个小角色,真正的幕后应该在上面准备着什么,要不这么多人他怎么可能一口气吃掉。

    我门赶紧上去,估计还能发现什么。等对方已经给我们布置好陷阱,那么万事休矣!”

    听着山哥的话,我感觉似乎背后都冷飕飕的,这世界是怎么了,坏人怎么满地都是。

    山上的道路并不是那么好走,似乎是前几天下过雨,道路泥泞不堪。费了好大劲才走到半山腰的位置,这个时候山哥听了下来对我说道“小白,教你的狗闻闻,我们接下来怎么走?”

    山哥突然这么一问,弄的我心中一慌,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假装摇了摇睡死过去的狗大人,在他的耳边细语几句。

    狗大人装作无辜的样子,鼻头耸动,冲着我的北边叫唤了几句。

    “应该就是北边!”

    山哥听到我的话,点了下头快步向前跑去。大概走了三分钟,一个黑黝黝的山洞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见儿子全身血次呼啦,说完这就话后便咽气儿了。我一个女人家,现在屋头里面又没有男人。山里面要是真有什么事儿,我一个人上去根本就不能帮上什么忙。我就去村长家里面将事情和他说了一遍,村长先是叫了几个保卫队的人上山看看。可是这一去,等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说根本就没有找到我们家男人。

    不过却是在山上看到一个山洞,说里面有好多的宝贝。村长就组织村儿里面所有的男人上山挖宝贝,这一去都五天了还没有回来。他们应该是出事儿了,都怪我,要不是我和村长说这件事,估计大家都会不出事儿。呜!呜!呜!”女子说完又开始抱头痛哭。

    山哥听着女子的哭诉,陷入了深思。没过一会儿,山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将我和胖子吓了一跳。

    “你家二儿子在那里,我们想要看看,可以吗?”山哥小声问到。

    女子很是诧异的看向他,想了又想之后又点了点头,说到“走吧!老二今天正好是头七,就在村东头的阴庄。”

    女子率先走出村委会,手里拿着一把老旧的手电筒,引领着我们向着村东头走去。

    一烟袋的功夫,女子便在一个破败的屋子面前停了下来。眼前的屋子很是破旧,门闩半耷拉在空中,两扇窗子早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根木框随风摇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味道,阴森至极。

    胖子这家伙凑到我身边小声说,“兄弟,你这狗不是很灵吗?怎么?有没有什么脏东西?”

    我看着胖子脸上全是汗水,身子紧紧的贴着我。这老小子平时大大咧咧,说话横气的很,没想到胆子却是这么小,让人好气又好笑。

    不过,我也没有逗他的心思,摇了摇头。

    胖子看到我肯定的样子,口中呼出一口长气,腰杆也挺直了几分,大步跟着山哥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面只有一个漆黑的杨木棺材,本来穷人家都是这样,就地取材。也没有像是大官大户有钱去买什么,阴沉木,金丝楠木之类的做棺材。只是随意的砍伐几根像样的木头,找个木匠活好的弄个棺材,在刷上一遍黑漆,也算是齐活儿。

    甚至有的人家实在穷的叮当响,就只能就地一埋。不过各地风俗不一样,这里的习俗必须要死后的人过了头七才能下葬。

    “怎么这么臭?”胖子捂着鼻子说到。

    我用胳膊肘怼了一下胖子“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人家在这里面都这里躺了七天了,即使这里阴凉。不过,不管是肉,这么放都会腐烂啊!”

    山哥这个时候已经把棺材盖儿抬了起来,我和胖子捂着鼻子伸出头想里面看去。

    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儿,身上穿着黑色的丧服,脸上已经出现了很多灰黑色的尸斑,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变质,一阵阵恶臭几乎让我窒息。

    不过我挺佩服山哥的,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双手带好白色橡胶手套。将男子的上衣褪去,露出里面伤痕累累的后背。

    我探头看去,‘伤口布满了后背,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有的伤口深入骨髓,甚至能让人看到里面的内脏。而且每个伤口都几乎有三厘米宽,看来不是刀伤。应该是某些动物的爪痕,不过看这深度和长度,拥有这么锋利的爪子,看来这野兽个头应该不小。‘

    山哥冲我点点头,“分析的不错,看来我没有找错人!不过,在我看来这东西应该身高有三米左右,体重四百斤大小,看来我们这次的对手不简单。”

    我听到山哥的话,瞬间心头一愣,很是佩服他能够从这么点细节就能分析出对手的身高和体重,比福尔摩斯还要厉害。

    “你不要担心,在这里等着消息。我们先上去看看,要是一天后没有回来,请你马上到市里面的公安局报案。”山哥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阴屋大门,我和胖子紧随着走了出去。

    “我的哥,这什么情况啊!”胖子在山哥屁股后头问到。

    山哥脚步匆匆,向着女人告知的方向走去,口中说到“这女人似乎有点问题,她虽然装的很想,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这女子的一双手细嫩光滑,根本就不相识农村人应该有的。一般来说在家里面做农活的,受或多或少都会粗糙一些。

    而且这女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我们三人的表情。每当我想要看她的时候,这女子都会掩面大哭,似乎是在为自己家人哭泣,不过变现的却是太过做作。”

    “那我们为什么走啊!怎么不把那个女的抓起来,拷问一下?”胖子接话到。

    “不对!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难倒刚刚你们没有看到女人还在着急村里面的人上山吗?我看她是在诱引村民,我总感觉山上才是真正的线索,这个女人只是一个小角色,真正的幕后应该在上面准备着什么,要不这么多人他怎么可能一口气吃掉。

    我门赶紧上去,估计还能发现什么。等对方已经给我们布置好陷阱,那么万事休矣!”

    听着山哥的话,我感觉似乎背后都冷飕飕的,这世界是怎么了,坏人怎么满地都是。

    山上的道路并不是那么好走,似乎是前几天下过雨,道路泥泞不堪。费了好大劲才走到半山腰的位置,这个时候山哥听了下来对我说道“小白,教你的狗闻闻,我们接下来怎么走?”

    山哥突然这么一问,弄的我心中一慌,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假装摇了摇睡死过去的狗大人,在他的耳边细语几句。

    狗大人装作无辜的样子,鼻头耸动,冲着我的北边叫唤了几句。

    “应该就是北边!”

    山哥听到我的话,点了下头快步向前跑去。大概走了三分钟,一个黑黝黝的山洞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