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二二哎

二二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眼前忽然出现一个黑黝黝的山洞,山哥叫我们三个在外面等着,他先进去探探路。我和胖子加上狗大人在远处找了个灌木密集的地方躲藏了起来,山哥先是四周观察了一阵,小心翼翼的向着山洞里面行去。

    等了好长时间,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正当我们等不下去的时候,山哥忽然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看着全身的样子很是狼狈。

    胖子快步上前,将山哥接了过来。

    “我的哥,怎么了,是不是碰上什么东西了!不对啊!你这么厉害不应该啊!”胖子嘴里面不断的嘟呶着。

    山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咳!咳!别提了,还真是阴沟里翻船,这山洞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却有一个地洞,不小心掉了进去,差点把脚给崴了!

    不过,里面还真是不简单,我掉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很大的血型味道。”

    “那我们还进去不?是不是回去啊!这么危险!”胖子似乎很是害怕,搓动着赶紧离开。

    可是山哥却很是肯定的说到,“这是我们的工作,胖子赶紧的,和我进去。”

    我们三人快速的向前走去,只有胖子手里面有电筒,所以这老小子得得嗖嗖的站在排头。

    进了山洞后,我将手电抢了过来,四处照了照,只见洞顶的位置有很多壁画。整个洞顶全部都是壁画,而且色调单一。大部分都已经风化很是模糊,不过却有一副还保存的很是完整,画的是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一个十分巨大的身影充斥了大半个空间,这人高大非常,尤其是头部有六张面孔分别代表着哀,怨,痛,苦,愁,不过却是有一张面孔很是模糊看的不是很真切,似乎是作画纸人故意为之。

    巨人身体六臂环绕,其中有五个手中都拿着武器,唯一一只手中空空如也。此人仰头怒吼,似乎很是愤怒。只见天空因为此人都颤抖不已,闪电雷鸣交加,天空的颜色变成血红,地面不断有山体碰裂,地火从裂缝中喷出。

    地面上无数的人群在逃亡奔走,每个人的表情都惊恐万分,不过在人群的最前边却是有一个手拿铜镜的男子,向前不断的奔跑。巨人的眼镜一直盯着男子的背影,似乎都要喷出火来。

    看着头顶的画面,感觉这个男子似乎是将这巨人的武器给偷走了,所以导致天地在巨人的怒吼中即将崩碎的画面。

    山哥看着壁画,久久呆立在原地。

    “我的天,这画的好逼真,老子差点被这家伙给吓死。”胖子拍着胸脯,小心脏扑腾扑腾乱跳。

    不过我确实一直盯着男子手中的铜镜看,感觉和我衣内的是这么的相似。难倒我身上的东西真是是上古就流传下来的。

    心中怀揣着忐忑的心,眼睛不舍的离开画面。山哥这个时候叫上我们,“就在这里!”

    手指指向前方一米的位置,只见有一个两人宽的地洞,我用手电想里面照了照。只见这个地洞里面很是工整,全部都是由青灰色地砖铺成,每一块砖的上面还刻画有各种祥瑞之物,边缘位置有很多蠡龙纹。

    小小的甬道缺是做工如此优良,而且上面有各种瑞兽,看着很像是古代地宫的样子。

    “这种纹路,已经很早就失传了,我听过老一辈儿人说过,这种刻画砖纹的方式在夏朝的时候最为流行,一般的达官显贵下葬的墓地都有这种纹路雕刻,看来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个大墓。走,下去看看!”山哥指着地洞说到,率先跳了下去。

    胖子很是不乐意,但是嘴巴却是硬气的很,“新来的,你先,我给你殿后。”

    我很是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缓步的顺着甬道边缘位置走了下去。没走多久,甬道便走到了头。只见此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房间。

    我们三人想里面走去,只见房间的边缘四周都是沟渠,向下望去几乎有五六米的高度,下面不断流淌着银白色的液体。房间中央位置是一个石台,由于空间内部漆黑一片,手电的可照范围根本就打不到要求,看不清楚对面石台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而且这沟渠宽度似乎有七米多,一般人是根本跳不过去。不过,在我们脚下的位置却是有一个铁锁木桥。

    木桥很是老旧,就这么孤零零的搭立在沟渠上面,我向前走了几步,只见铁链上有很多雕刻,但却没有任何瑞兽祥云,有的却是很多凶兽,饕餮,朱厌等,手臂粗细的铁链上面刻画的很是精细。

    “这东西应该就是地宫中的奈何桥了,上面的纹路都是用来辟邪用的,没事!”山哥这个时候对我说到。

    “山哥,这东西都这么旧了,看着薄薄的几个木板,估计根本旧禁不住我们几个的重量吧!”胖子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水小声的说到。

    “没事!这东西可是结实的很,你小子化成灰了,估计这几个木板都没怎么样呢!告诉你这木板可是好东西,这叫阴沉木,放得越久越值钱,等会去你撬几块回家,估计几辈子都花不完喽!”我嬉笑的对着胖子说到。

    这个时候山哥已经走上了木桥,木桥就不经受重量,开始发出吱哑吱哑的声音。不过,山哥根本没有过多去在意,依旧大步向前,没过多久便到了对岸,还招呼着我们哥俩快点。

    胖子见山哥安然无恙,这才安心和我一起走了过去。走到师太上面才看到,桥头位置里有一块石碑,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过奈何,破生死。’,也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我用手电四处照了一下,只见在我们正前方位置有一个三人高的黄铜棺材,这东西大的都可以装下十几个胖子,都可以称为国之重器了。

    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声音,‘滋啦滋啦’就像是有人用指甲划金属的声音。断断续续,不一会儿又停了下来。

    我们三人一狗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的棺材,因为我们很是肯定声音就是从棺材里面穿出

    此时眼前忽然出现一个黑黝黝的山洞,山哥叫我们三个在外面等着,他先进胖子加上狗大人在远处找了个灌木密集的地方躲藏了起来,山哥先是四周观察了一阵,小心翼翼的向着山洞里面行去。

    等了好长时间,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正当我们等不下去的时候,山哥忽然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看着全身的样子很是狼狈。

    胖子快步上前,将山哥接了过来。

    “我的哥,怎么了,是不是碰上什么东西了!不对啊!你这么厉害不应该啊!”胖子嘴里面不断的嘟呶着。

    山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咳!咳!别提了,还真是阴沟里翻船,这山洞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却有一个地洞,不小心掉了进去,差点把脚给崴了!

    不过,里面还真是不简单,我掉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很大的血型味道。”

    “那我们还进去不?是不是回去啊!这么危险!”胖子似乎很是害怕,搓动着赶紧离开。

    可是山哥却很是肯定的说到,“这是我们的工作,胖子赶紧的,和我进去。”

    我们三人快速的向前走去,只有胖子手里面有电筒,所以这老小子得得嗖嗖的站在排头。

    进了山洞后,我将手电抢了过来,四处照了照,只见洞顶的位置有很多壁画。整个洞顶全部都是壁画,而且色调单一。大部分都已经风化很是模糊,不过却有一副还保存的很是完整,画的是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一个十分巨大的身影充斥了大半个空间,这人高大非常,尤其是头部有六张面孔分别代表着哀,怨,痛,苦,愁,不过却是有一张面孔很是模糊看的不是很真切,似乎是作画纸人故意为之。

    巨人身体六臂环绕,其中有五个手中都拿着武器,唯一一只手中空空如也。此人仰头怒吼,似乎很是愤怒。只见天空因为此人都颤抖不已,闪电雷鸣交加,天空的颜色变成血红,地面不断有山体碰裂,地火从裂缝中喷出。

    地面上无数的人群在逃亡奔走,每个人的表情都惊恐万分,不过在人群的最前边却是有一个手拿铜镜的男子,向前不断的奔跑。巨人的眼镜一直盯着男子的背影,似乎都要喷出火来。

    看着头顶的画面,感觉这个男子似乎是将这巨人的武器给偷走了,所以导致天地在巨人的怒吼中即将崩碎的画面。

    山哥看着壁画,久久呆立在原地。

    “我的天,这画的好逼真,老子差点被这家伙给吓死。”胖子拍着胸脯,小心脏扑腾扑腾乱跳。

    不过我确实一直盯着男子手中的铜镜看,感觉和我衣内的是这么的相似。难倒我身上的东西真是是上古就流传下来的。

    心中怀揣着忐忑的心,眼睛不舍的离开画面。山哥这个时候叫上我们,“就在这里!”

    手指指向前方一米的位置,只见有一个两人宽的地洞,我用手电想里面照了照。只见这个地洞里面很是工整,全部都是由青灰色地砖铺成,每一块砖的上面还刻画有各种祥瑞之物,边缘位置有很多蠡龙纹。

    小小的甬道缺是做工如此优良,而且上面有各种瑞兽,看着很像是古代地宫的样子。

    “这种纹路,已经很早就失传了,我听过老一辈儿人说过,这种刻画砖纹的方式在夏朝的时候最为流行,一般的达官显贵下葬的墓地都有这种纹路雕刻,看来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个大墓。走,下去看看!”山哥指着地洞说到,率先跳了下去。

    胖子很是不乐意,但是嘴巴却是硬气的很,“新来的,你先,我给你殿后。”

    我很是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缓步的顺着甬道边缘位置走了下去。没走多久,甬道便走到了头。只见此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房间。

    我们三人想里面走去,只见房间的边缘四周都是沟渠,向下望去几乎有五六米的高度,下面不断流淌着银白色的液体。房间中央位置是一个石台,由于空间内部漆黑一片,手电的可照范围根本就打不到要求,看不清楚对面石台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而且这沟渠宽度似乎有七米多,一般人是根本跳不过去。不过,在我们脚下的位置却是有一个铁锁木桥。

    木桥很是老旧,就这么孤零零的搭立在沟渠上面,我向前走了几步,只见铁链上有很多雕刻,但却没有任何瑞兽祥云,有的却是很多凶兽,饕餮,朱厌等,手臂粗细的铁链上面刻画的很是精细。

    “这东西应该就是地宫中的奈何桥了,上面的纹路都是用来辟邪用的,没事!”山哥这个时候对我说到。

    “山哥,这东西都这么旧了,看着薄薄的几个木板,估计根本旧禁不住我们几个的重量吧!”胖子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水小声的说到。

    “没事!这东西可是结实的很,你小子化成灰了,估计这几个木板都没怎么样呢!告诉你这木板可是好东西,这叫阴沉木,放得越久越值钱,等会去你撬几块回家,估计几辈子都花不完喽!”我嬉笑的对着胖子说到。

    这个时候山哥已经走上了木桥,木桥就不经受重量,开始发出吱哑吱哑的声音。不过,山哥根本没有过多去在意,依旧大步向前,没过多久便到了对岸,还招呼着我们哥俩快点。

    胖子见山哥安然无恙,这才安心和我一起走了过去。走到师太上面才看到,桥头位置里有一块石碑,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过奈何,破生死。’,也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我用手电四处照了一下,只见在我们正前方位置有一个三人高的黄铜棺材,这东西大的都可以装下十几个胖子,都可以称为国之重器了。

    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声音,‘滋啦滋啦’就像是有人用指甲划金属的声音。断断续续,不一会儿又停了下来。

    我们三人一狗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的棺材,因为我们很是肯定声音就是从棺材里面穿出来的

  
死神之斩空txt下载
此时眼前忽然出现一个黑黝黝的山洞,山哥叫我们三个在外面等着,他先进去探探路。我和胖子加上狗大人在远处找了个灌木密集的地方躲藏了起来,山哥先是四周观察了一阵,小心翼翼的向着山洞里面行去。

    等了好长时间,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正当我们等不下去的时候,山哥忽然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看着全身的样子很是狼狈。

    胖子快步上前,将山哥接了过来。

    “我的哥,怎么了,是不是碰上什么东西了!不对啊!你这么厉害不应该啊!”胖子嘴里面不断的嘟呶着。

    山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咳!咳!别提了,还真是阴沟里翻船,这山洞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却有一个地洞,不小心掉了进去,差点把脚给崴了!

    不过,里面还真是不简单,我掉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很大的血型味道。”

    “那我们还进去不?是不是回去啊!这么危险!”胖子似乎很是害怕,搓动着赶紧离开。

    可是山哥却很是肯定的说到,“这是我们的工作,胖子赶紧的,和我进去。”

    我们三人快速的向前走去,只有胖子手里面有电筒,所以这老小子得得嗖嗖的站在排头。

    进了山洞后,我将手电抢了过来,四处照了照,只见洞顶的位置有很多壁画。整个洞顶全部都是壁画,而且色调单一。大部分都已经风化很是模糊,不过却有一副还保存的很是完整,画的是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一个十分巨大的身影充斥了大半个空间,这人高大非常,尤其是头部有六张面孔分别代表着哀,怨,痛,苦,愁,不过却是有一张面孔很是模糊看的不是很真切,似乎是作画纸人故意为之。

    巨人身体六臂环绕,其中有五个手中都拿着武器,唯一一只手中空空如也。此人仰头怒吼,似乎很是愤怒。只见天空因为此人都颤抖不已,闪电雷鸣交加,天空的颜色变成血红,地面不断有山体碰裂,地火从裂缝中喷出。

    地面上无数的人群在逃亡奔走,每个人的表情都惊恐万分,不过在人群的最前边却是有一个手拿铜镜的男子,向前不断的奔跑。巨人的眼镜一直盯着男子的背影,似乎都要喷出火来。

    看着头顶的画面,感觉这个男子似乎是将这巨人的武器给偷走了,所以导致天地在巨人的怒吼中即将崩碎的画面。

    山哥看着壁画,久久呆立在原地。

    “我的天,这画的好逼真,老子差点被这家伙给吓死。”胖子拍着胸脯,小心脏扑腾扑腾乱跳。

    不过我确实一直盯着男子手中的铜镜看,感觉和我衣内的是这么的相似。难倒我身上的东西真是是上古就流传下来的。

    心中怀揣着忐忑的心,眼睛不舍的离开画面。山哥这个时候叫上我们,“就在这里!”

    手指指向前方一米的位置,只见有一个两人宽的地洞,我用手电想里面照了照。只见这个地洞里面很是工整,全部都是由青灰色地砖铺成,每一块砖的上面还刻画有各种祥瑞之物,边缘位置有很多蠡龙纹。

    小小的甬道缺是做工如此优良,而且上面有各种瑞兽,看着很像是古代地宫的样子。

    “这种纹路,已经很早就失传了,我听过老一辈儿人说过,这种刻画砖纹的方式在夏朝的时候最为流行,一般的达官显贵下葬的墓地都有这种纹路雕刻,看来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个大墓。走,下去看看!”山哥指着地洞说到,率先跳了下去。

    胖子很是不乐意,但是嘴巴却是硬气的很,“新来的,你先,我给你殿后。”

    我很是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缓步的顺着甬道边缘位置走了下去。没走多久,甬道便走到了头。只见此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房间。

    我们三人想里面走去,只见房间的边缘四周都是沟渠,向下望去几乎有五六米的高度,下面不断流淌着银白色的液体。房间中央位置是一个石台,由于空间内部漆黑一片,手电的可照范围根本就打不到要求,看不清楚对面石台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而且这沟渠宽度似乎有七米多,一般人是根本跳不过去。不过,在我们脚下的位置却是有一个铁锁木桥。

    木桥很是老旧,就这么孤零零的搭立在沟渠上面,我向前走了几步,只见铁链上有很多雕刻,但却没有任何瑞兽祥云,有的却是很多凶兽,饕餮,朱厌等,手臂粗细的铁链上面刻画的很是精细。

    “这东西应该就是地宫中的奈何桥了,上面的纹路都是用来辟邪用的,没事!”山哥这个时候对我说到。

    “山哥,这东西都这么旧了,看着薄薄的几个木板,估计根本旧禁不住我们几个的重量吧!”胖子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水小声的说到。

    “没事!这东西可是结实的很,你小子化成灰了,估计这几个木板都没怎么样呢!告诉你这木板可是好东西,这叫阴沉木,放得越久越值钱,等会去你撬几块回家,估计几辈子都花不完喽!”我嬉笑的对着胖子说到。

    这个时候山哥已经走上了木桥,木桥就不经受重量,开始发出吱哑吱哑的声音。不过,山哥根本没有过多去在意,依旧大步向前,没过多久便到了对岸,还招呼着我们哥俩快点。

    胖子见山哥安然无恙,这才安心和我一起走了过去。走到师太上面才看到,桥头位置里有一块石碑,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过奈何,破生死。’,也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我用手电四处照了一下,只见在我们正前方位置有一个三人高的黄铜棺材,这东西大的都可以装下十几个胖子,都可以称为国之重器了。

    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声音,‘滋啦滋啦’就像是有人用指甲划金属的声音。断断续续,不一会儿又停了下来。

    我们三人一狗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的棺材,因为我们很是肯定声音就是从棺材里面穿出来的。

    此时眼前忽然出现一个黑黝黝的山洞,山哥叫我们三个在外面等着,他先进去探探路。我和胖子加上狗大人在远处找了个灌木密集的地方躲藏了起来,山哥先是四周观察了一阵,小心翼翼的向着山洞里面行去。

    等了好长时间,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正当我们等不下去的时候,山哥忽然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看着全身的样子很是狼狈。

    胖子快步上前,将山哥接了过来。

    “我的哥,怎么了,是不是碰上什么东西了!不对啊!你这么厉害不应该啊!”胖子嘴里面不断的嘟呶着。

    山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咳!咳!别提了,还真是阴沟里翻船,这山洞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却有一个地洞,不小心掉了进去,差点把脚给崴了!

    不过,里面还真是不简单,我掉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很大的血型味道。”

    “那我们还进去不?是不是回去啊!这么危险!”胖子似乎很是害怕,搓动着赶紧离开。

    可是山哥却很是肯定的说到,“这是我们的工作,胖子赶紧的,和我进去。”

    我们三人快速的向前走去,只有胖子手里面有电筒,所以这老小子得得嗖嗖的站在排头。

    进了山洞后,我将手电抢了过来,四处照了照,只见洞顶的位置有很多壁画。整个洞顶全部都是壁画,而且色调单一。大部分都已经风化很是模糊,不过却有一副还保存的很是完整,画的是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一个十分巨大的身影充斥了大半个空间,这人高大非常,尤其是头部有六张面孔分别代表着哀,怨,痛,苦,愁,不过却是有一张面孔很是模糊看的不是很真切,似乎是作画纸人故意为之。

    巨人身体六臂环绕,其中有五个手中都拿着武器,唯一一只手中空空如也。此人仰头怒吼,似乎很是愤怒。只见天空因为此人都颤抖不已,闪电雷鸣交加,天空的颜色变成血红,地面不断有山体碰裂,地火从裂缝中喷出。

    地面上无数的人群在逃亡奔走,每个人的表情都惊恐万分,不过在人群的最前边却是有一个手拿铜镜的男子,向前不断的奔跑。巨人的眼镜一直盯着男子的背影,似乎都要喷出火来。

    看着头顶的画面,感觉这个男子似乎是将这巨人的武器给偷走了,所以导致天地在巨人的怒吼中即将崩碎的画面。

    山哥看着壁画,久久呆立在原地。

    “我的天,这画的好逼真,老子差点被这家伙给吓死。”胖子拍着胸脯,小心脏扑腾扑腾乱跳。

    不过我确实一直盯着男子手中的铜镜看,感觉和我衣内的是这么的相似。难倒我身上的东西真是是上古就流传下来的。

    心中怀揣着忐忑的心,眼睛不舍的离开画面。山哥这个时候叫上我们,“就在这里!”

    手指指向前方一米的位置,只见有一个两人宽的地洞,我用手电想里面照了照。只见这个地洞里面很是工整,全部都是由青灰色地砖铺成,每一块砖的上面还刻画有各种祥瑞之物,边缘位置有很多蠡龙纹。

    小小的甬道缺是做工如此优良,而且上面有各种瑞兽,看着很像是古代地宫的样子。

    “这种纹路,已经很早就失传了,我听过老一辈儿人说过,这种刻画砖纹的方式在夏朝的时候最为流行,一般的达官显贵下葬的墓地都有这种纹路雕刻,看来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个大墓。走,下去看看!”山哥指着地洞说到,率先跳了下去。

    胖子很是不乐意,但是嘴巴却是硬气的很,“新来的,你先,我给你殿后。”

    我很是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缓步的顺着甬道边缘位置走了下去。没走多久,甬道便走到了头。只见此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房间。

    我们三人想里面走去,只见房间的边缘四周都是沟渠,向下望去几乎有五六米的高度,下面不断流淌着银白色的液体。房间中央位置是一个石台,由于空间内部漆黑一片,手电的可照范围根本就打不到要求,看不清楚对面石台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而且这沟渠宽度似乎有七米多,一般人是根本跳不过去。不过,在我们脚下的位置却是有一个铁锁木桥。

    木桥很是老旧,就这么孤零零的搭立在沟渠上面,我向前走了几步,只见铁链上有很多雕刻,但却没有任何瑞兽祥云,有的却是很多凶兽,饕餮,朱厌等,手臂粗细的铁链上面刻画的很是精细。

    “这东西应该就是地宫中的奈何桥了,上面的纹路都是用来辟邪用的,没事!”山哥这个时候对我说到。

    “山哥,这东西都这么旧了,看着薄薄的几个木板,估计根本旧禁不住我们几个的重量吧!”胖子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水小声的说到。

    “没事!这东西可是结实的很,你小子化成灰了,估计这几个木板都没怎么样呢!告诉你这木板可是好东西,这叫阴沉木,放得越久越值钱,等会去你撬几块回家,估计几辈子都花不完喽!”我嬉笑的对着胖子说到。

    这个时候山哥已经走上了木桥,木桥就不经受重量,开始发出吱哑吱哑的声音。不过,山哥根本没有过多去在意,依旧大步向前,没过多久便到了对岸,还招呼着我们哥俩快点。

    胖子见山哥安然无恙,这才安心和我一起走了过去。走到师太上面才看到,桥头位置里有一块石碑,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过奈何,破生死。’,也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我用手电四处照了一下,只见在我们正前方位置有一个三人高的黄铜棺材,这东西大的都可以装下十几个胖子,都可以称为国之重器了。

    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声音,‘滋啦滋啦’就像是有人用指甲划金属的声音。断断续续,不一会儿又停了下来。

    我们三人一狗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的棺材,因为我们很是肯定声音就是从棺材里面穿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