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四章 老徐的儿子

第四章 老徐的儿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四章老徐的儿子

    我和庆忠继续向前方行进,哪里想到老徐他们因为怒上心头,一眨眼的时间所有人都消失在眼前。

    庆忠抱怨道“妈的,又不是有熊瞎子在后面追,跑那么快!”

    我向他们离去的方向看去,火把的光亮渐渐被黑夜吞噬。我和庆忠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只能凭着直觉去寻找这群人了。

    这漆黑的山林,寂静就像野兽慢慢的戏耍着人们,等人们心理崩溃时,再张开獠牙。

    我和庆忠靠着微弱的灯光向前行走着,因为老徐他们的离去,将火把都带走了,我们身上唯一的光源就只剩下庆忠带的手电筒。

    也许是因为这手电筒太过老旧,散发出来的光渐渐变暗。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距离明早日出,估计还有四个多小时,手电估计抗不到那个时候,要想办法尽快追上大部队。

    我俩加快了脚步,这时,一个黑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和庆忠心中一突,被眼前之人吓了一跳。我和庆忠慢慢的向后退去,这人无端拦住去路,不知有何企图。

    眼前的黑影一动不动,当我们感觉已经退到安全距离的时候,这黑影却开始向我们移动过来。

    我和庆忠对视一眼,决定先搞清楚对方的意图,实在不行就和他拼了,头掉了碗大个疤,怕什么。

    庆忠将手电慢慢向黑影照去,当光移动到面部的时候。我们都被眼前的情形给震惊了,这人不是被人,正是老徐的儿子“徐狗子儿”。

    话说老徐家只有这一个独苗儿,所以之前老徐才会哭的声嘶力竭。这人本名,徐建国(那个年代中国正在跃进,全国都是风风火火的在搞建设,所以很多人家给孩子起名都带着,建国,建军,忠富等,很是常见。),在我们村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什么偷看小姑娘洗澡,半夜敲寡妇门,往厕所里面扔炮竹等等,都能干得出来。

    这徐狗子儿到底是人是鬼,我和庆忠不敢轻举妄动。只见,徐狗子走到我们三米范围内就停了下来,也不说话。

    我壮了壮胆,向徐狗子儿走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来到他面前,我才看到。这厮的嘴巴不停的开合,不过就是没有声音发出。我看到他的后颈处有几根银针。

    我将庆忠叫了过来,“我看这人就是徐狗子儿,不过也被刺中了哑门穴。这银针要是拔出来不会有问题吧?”我指了指徐狗子的后颈处。

    庆忠过来后,也没有和我商量,一下就将银针拔出。只见,一杆黑血射出。

    徐狗子儿,当场痛呼一声“诶呦”,倒在地上。庆忠将他扶起,用力的掐其人中。

    过了许久,徐狗子慢慢清醒,睁开眼睛看到我们,抱着庆忠就开始哭,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徐狗子哭道“忠哥,我们快回家吧。这里有鬼啊,要不是我机灵跑的快就也死了。”

    我拍了拍徐狗子的肩膀,安慰道“没出事就好,你先别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虽然再安慰他,不过却和庆忠一直在打眼色,我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派出去六个人,刚刚发现的人头也是六个。而且就算是天再黑,老徐也不可能不认识自己的亲儿子啊!

    如果是老徐认错,那当时老徐抱着的是谁,难道老徐和凶手是一起的?要是没错,那躺在庆忠怀里的又是谁?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鬼?”

    我想的头都大了,妈的,到底怎么回事!

    庆忠见我脸色不对,也暗暗的小心着怀里的人。

    这时,徐狗子缓缓地说道“当时,我们听我爹说的,去找刘老大的尸体。因为林子太大,到明天早上我们都不可能搜索完。

    我们便自成两组,分头去寻找。那知道刚刚分开,就听见另外一组那边有动静,本以为他们是找到了刘老大。我们便向声音那边冲去,刚到地方就看见三个人手捂着脖子,血就像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我被吓惨了,不停的往后退,根本不敢去看这三个人。

    我身边的两个兄弟上前扶起他们,不过我见到他们不断的张嘴,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正当我想要上去看看的时候,就见,倒在地上的郭家老大手不停的指向头顶,我向上面一看,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我这时气不打一出来,狠狠的打了徐狗子一巴掌“都什么时候了,还猜什么猜!快说!”

    徐狗子被我一巴掌打老实了,怨恨的看着我又开始诉说他们的经过“我看到这辈子儿都无法想象的东西,太吓人了。我看见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只有一个头,没有身子,就这么飘在头顶看着下面的几个人。

    诶呀妈呀!我看见这东西转身撂挑子就跑,背后我都能听到那种牙齿入肉的声音。

    也没敢向后看,跑着跑着就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当时也注意,不过后来才发现不管我怎么张嘴就是说不出话来。”说着说着这人又开始哭了起来。

    我再旁边甚至都闻到一股尿骚味儿,这徐狗子平时胆儿挺大,今天怎么这么脓包,被吓成这样。

    见徐狗子在地上抱着腿裤哭着,我将庆忠叫到身边。“你信他的话吗?”

    庆忠用手摸了摸下巴的胡须,说“我感觉应该是真的,别看他平时喜欢做坏事,不过真到这种大事,也肯定是撂杆子跑路的人。不过我们还是小心点,现在好多事情都解释不通,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点点头,对徐狗子说“那你见到我们怎么不上来打声招呼,还在哪里站着不动?吓我们一跳!”

    “哥,我当时害怕的要死,看到人影根本就不敢上前,还以为是刚刚恶鬼的同伙儿,而且我又不能说话。”

    “算了,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吧,现在你老爹和我们分开了,我们正要去找他。走吧!”我冲徐狗子说。

    本来我还想告诉他,他老爹看到他的人头,以为他死了。带着人,去找他了,

    不过我留了个心眼儿,我要是说看见他人头了,那眼前怎么解释,万一真是恶鬼上身。我这一说,不就逼着他来杀我们吗?

    我和庆忠向前走去,和徐狗子拉开了一定距离,继续
斗天武神帖吧
向山上行去!

    我和庆忠继续向前方行进,哪里想到老徐他们因为怒上心头,一眨眼的时间所有人都消失在眼前。

    庆忠抱怨道“妈的,又不是有熊瞎子在后面追,跑那么快!”

    我向他们离去的方向看去,火把的光亮渐渐被黑夜吞噬。我和庆忠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只能凭着直觉去寻找这群人了。

    这漆黑的山林,寂静就像野兽慢慢的戏耍着人们,等人们心理崩溃时,再张开獠牙。

    我和庆忠靠着微弱的灯光向前行走着,因为老徐他们的离去,将火把都带走了,我们身上唯一的光源就只剩下庆忠带的手电筒。

    也许是因为这手电筒太过老旧,散发出来的光渐渐变暗。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距离明早日出,估计还有四个多小时,手电估计抗不到那个时候,要想办法尽快追上大部队。

    我俩加快了脚步,这时,一个黑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和庆忠心中一突,被眼前之人吓了一跳。我和庆忠慢慢的向后退去,这人无端拦住去路,不知有何企图。

    眼前的黑影一动不动,当我们感觉已经退到安全距离的时候,这黑影却开始向我们移动过来。

    我和庆忠对视一眼,决定先搞清楚对方的意图,实在不行就和他拼了,头掉了碗大个疤,怕什么。

    庆忠将手电慢慢向黑影照去,当光移动到面部的时候。我们都被眼前的情形给震惊了,这人不是被人,正是老徐的儿子“徐狗子儿”。

    话说老徐家只有这一个独苗儿,所以之前老徐才会哭的声嘶力竭。这人本名,徐建国(那个年代中国正在跃进,全国都是风风火火的在搞建设,所以很多人家给孩子起名都带着,建国,建军,忠富等,很是常见。),在我们村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什么偷看小姑娘洗澡,半夜敲寡妇门,往厕所里面扔炮竹等等,都能干得出来。

    这徐狗子儿到底是人是鬼,我和庆忠不敢轻举妄动。只见,徐狗子走到我们三米范围内就停了下来,也不说话。

    我壮了壮胆,向徐狗子儿走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来到他面前,我才看到。这厮的嘴巴不停的开合,不过就是没有声音发出。我看到他的后颈处有几根银针。

    我将庆忠叫了过来,“我看这人就是徐狗子儿,不过也被刺中了哑门穴。这银针要是拔出来不会有问题吧?”我指了指徐狗子的后颈处。

    庆忠过来后,也没有和我商量,一下就将银针拔出。只见,一杆黑血射出。

    徐狗子儿,当场痛呼一声“诶呦”,倒在地上。庆忠将他扶起,用力的掐其人中。

    过了许久,徐狗子慢慢清醒,睁开眼睛看到我们,抱着庆忠就开始哭,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徐狗子哭道“忠哥,我们快回家吧。这里有鬼啊,要不是我机灵跑的快就也死了。”

    我拍了拍徐狗子的肩膀,安慰道“没出事就好,你先别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虽然再安慰他,不过却和庆忠一直在打眼色,我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派出去六个人,刚刚发现的人头也是六个。而且就算是天再黑,老徐也不可能不认识自己的亲儿子啊!

    如果是老徐认错,那当时老徐抱着的是谁,难道老徐和凶手是一起的?要是没错,那躺在庆忠怀里的又是谁?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鬼?”

    我想的头都大了,妈的,到底怎么回事!

    庆忠见我脸色不对,也暗暗的小心着怀里的人。

    这时,徐狗子缓缓地说道“当时,我们听我爹说的,去找刘老大的尸体。因为林子太大,到明天早上我们都不可能搜索完。

    我们便自成两组,分头去寻找。那知道刚刚分开,就听见另外一组那边有动静,本以为他们是找到了刘老大。我们便向声音那边冲去,刚到地方就看见三个人手捂着脖子,血就像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我被吓惨了,不停的往后退,根本不敢去看这三个人。

    我身边的两个兄弟上前扶起他们,不过我见到他们不断的张嘴,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正当我想要上去看看的时候,就见,倒在地上的郭家老大手不停的指向头顶,我向上面一看,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我这时气不打一出来,狠狠的打了徐狗子一巴掌“都什么时候了,还猜什么猜!快说!”

    徐狗子被我一巴掌打老实了,怨恨的看着我又开始诉说他们的经过“我看到这辈子儿都无法想象的东西,太吓人了。我看见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只有一个头,没有身子,就这么飘在头顶看着下面的几个人。

    诶呀妈呀!我看见这东西转身撂挑子就跑,背后我都能听到那种牙齿入肉的声音。

    也没敢向后看,跑着跑着就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当时也注意,不过后来才发现不管我怎么张嘴就是说不出话来。”说着说着这人又开始哭了起来。

    我再旁边甚至都闻到一股尿骚味儿,这徐狗子平时胆儿挺大,今天怎么这么脓包,被吓成这样。

    见徐狗子在地上抱着腿裤哭着,我将庆忠叫到身边。“你信他的话吗?”

    庆忠用手摸了摸下巴的胡须,说“我感觉应该是真的,别看他平时喜欢做坏事,不过真到这种大事,也肯定是撂杆子跑路的人。不过我们还是小心点,现在好多事情都解释不通,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点点头,对徐狗子说“那你见到我们怎么不上来打声招呼,还在哪里站着不动?吓我们一跳!”

    “哥,我当时害怕的要死,看到人影根本就不敢上前,还以为是刚刚恶鬼的同伙儿,而且我又不能说话。”

    “算了,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吧,现在你老爹和我们分开了,我们正要去找他。走吧!”我冲徐狗子说。

    本来我还想告诉他,他老爹看到他的人头,以为他死了。带着人,去找他了,

    不过我留了个心眼儿,我要是说看见他人头了,那眼前怎么解释,万一真是恶鬼上身。我这一说,不就逼着他来杀我们吗?

    我和庆忠向前走去,和徐狗子拉开了一定距离,继续向山上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