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五章 古老的甬道

第五章 古老的甬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五章古老的甬道

    继续向前寻找,漆黑的山林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我们三个就像无头的苍蝇,根本找不到老徐他们的大部队。

    “前几天下大雨,这山里面太过泥泞,老徐他们的脚印到这里就消失了,怎么办?老李。”庆忠低着头搜寻着老徐他们走过的痕迹。

    我回过头看了看徐狗子,说道“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前面是未知的世界,为了救出这些村民,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前继续行走。

    黑暗渐渐的侵蚀着我们三人的意志,吞噬我们的体力。这时,忽然在我们面前山壁处,出现了一个山洞。

    我知道今天估计是回不去了,现在又人困体乏,就和庆忠,徐狗子儿商量,先在这山洞待一宿,至少在这里还能防御敌人的偷袭。

    “这座山,我们小时候总来玩儿,我怎么不记得这里有个山洞啊!”庆忠向我问到。

    “还真是,我也记得没有,估计是前几天的大雨将这山给冲垮了,露出来的,走我们进去看看。”我对着俩人说道。

    庆忠这时,叫住我和徐狗子,“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去里面看看。”

    我心想,也是,庆忠毕竟以前是侦察兵。万一这山洞里面有野兽,像我这种二愣子,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庆忠猫着腰,慢慢的向山洞接近。等到大约一米的范围时,只见他趴在了下来,耳朵贴着地面,就保持这个动作一动不动。

    过了许久,起身,走进那黑咕隆咚的山洞。我和徐狗子不敢妄动,等待着庆忠的信号。

    十分钟过去了,仍不见庆忠出来,我此时非常焦急。徐狗子“李哥,忠哥都进去半天了,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啪”一个巴掌印在徐狗子脸上。

    “妈的,乌鸦嘴,和我进去看看。要是庆忠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子和你没完,走!”我拉着徐狗子就往山洞走去。

    刚刚没走几步,就看见庆忠灰头土脸的从山洞爬了出来。我赶紧跑上前将其扶起。

    “怎么回事?弄成这狗样,遇到什么了?”我急切的询问着。

    “呸呸。哎,别提了,先跟我走。我找到老徐了!”庆忠将口中的土,吐了出来。

    不过,这话被徐狗子听到后,还不等庆忠将后面的话说完,便冲进山洞。

    “啊!”一声惨叫从洞中传出,我看向庆忠,“难道里面有野兽?”

    “别管他,妈的。之前,我趴在地上听到,里面隐隐约约有打斗声传出来,就想着进去看看。

    不知是哪个王八蛋,在这里洞门口挖了个地道,徐狗子估计也没看到,掉进去了。没事儿,摔不死人。”

    我点点头,搀着庆忠“怎么样?还能走不?”

    庆忠摇了摇头“没事,我掉进去后,就听见地道的深处有声音,能听的出来就是老徐那帮人。”

    “好,那我们也下去看看!”说着就和庆忠来到洞内,用手电一照。

    发现这洞内空间很大,墙面上有很明显的凿砌痕迹“这山洞好像是人为的。”

    庆忠“嗯!你看上面!”

    我顺着手电的灯光看去,这洞顶,有很多壁画。因为灯光的原因,也看不太清楚。只能开出个大概。

    壁画好像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因为风化侵蚀,很多颜料色彩都被氧化消失。大部分的壁画都有或多或少的缺损。

    墙面只有一张还能够辨认出来,这张壁画上几乎有二分之一的面积,只画了一个高大的巨人,有五张面孔,表情各异“喜!怒!哀!乐!苦!”,手拿四件兵器,不过这个地方有点模糊,看不清楚拿的具体是什么。

    这幅壁画全都是用红色为主要基调,血红色的天空,火红色的地面。也许是这巨人发怒造成的,因为我看到巨人的五张面孔,代表“怒”的脸冲着地面不断的咆哮。

    巨人表情很是愤怒,低着头。地面画了好多人在奔跑,逃亡。地面此时全都是滚烫的岩浆,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出路。不过在壁画的最边缘,可以看到有一个人手拿一张黄金色的面具,正向着前面用力飞奔。

    看到这里,我猜出个大概。好像是这巨人,手中的武器有一件面具被这男子给偷走,所以大发雷霆,将怒火发泄到人间,将人间变成岩浆炼狱,誓要捉拿住这个小偷。

    我和庆忠看着这张壁画,感觉先人手法之神,这画活灵活现,几乎能感觉画里面的人要蹦出来一样。

    我心想,这绝对是个古物啊,要是通知政府,也许还能给咱发点儿奖金。

    正在我俩震惊于壁画的传神时,一声声哀嚎从地下传出。我一拍脑壳儿,“对啊,差点把徐狗子儿给忘了。”

    我和庆忠转身来到,刚刚他掉下去的那个地洞。

    走到面前,才发现这洞口被人为用杂草给遮掩住。拨开杂草,下面露出来的是一个甬道,向下的路面用青色的石板铺成。

    灯光向下一照,就能看见徐狗子抱着脚不停的哼哼,估计是滚落的时候崴到了。

    我和庆忠急于救人,匆匆忙忙的跑下甬道。来到徐狗子面前,这厮也真是倒霉,这脚崴的很有新意,几乎成九十度。

    庆忠看到后,二话不说,蹲下身子,准备将他的脚掰回来。

    我拦住他说“大哥,你行不行啊?这要是弄不好,估计以后都是个残疾。”

    庆忠抬头看看我“如果现在不治的话,肯定是个残疾,用土办法也许还有救。再说,现在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拖着个累赘很耽搁事儿,要不你来?”

    我一听,用力的摇了摇头“这种残酷的场面,还是你来吧,你有经验。”

    就这样,庆忠继续用力的掰着徐狗子的脚踝。徐狗子杀猪般的吼叫,和那扭曲成一团的脸。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

    便走到角落处,点支烟,继续观看这座遗迹。

    我发现这里很是讲究,所有的墙面和地面都是用青色石板铺成,而且墙壁上还刻有很多文字和壁画。

    我这人小时候,最爱看小人书。这墙上的字咱看不懂,不过这画还能看
从太阳花田开始吧
出个所以然。

    继续向前寻找,漆黑的山林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我们三个就像无头的苍蝇,根本找不到老徐他们的大部队。

    “前几天下大雨,这山里面太过泥泞,老徐他们的脚印到这里就消失了,怎么办?老李。”庆忠低着头搜寻着老徐他们走过的痕迹。

    我回过头看了看徐狗子,说道“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前面是未知的世界,为了救出这些村民,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前继续行走。

    黑暗渐渐的侵蚀着我们三人的意志,吞噬我们的体力。这时,忽然在我们面前山壁处,出现了一个山洞。

    我知道今天估计是回不去了,现在又人困体乏,就和庆忠,徐狗子儿商量,先在这山洞待一宿,至少在这里还能防御敌人的偷袭。

    “这座山,我们小时候总来玩儿,我怎么不记得这里有个山洞啊!”庆忠向我问到。

    “还真是,我也记得没有,估计是前几天的大雨将这山给冲垮了,露出来的,走我们进去看看。”我对着俩人说道。

    庆忠这时,叫住我和徐狗子,“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去里面看看。”

    我心想,也是,庆忠毕竟以前是侦察兵。万一这山洞里面有野兽,像我这种二愣子,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庆忠猫着腰,慢慢的向山洞接近。等到大约一米的范围时,只见他趴在了下来,耳朵贴着地面,就保持这个动作一动不动。

    过了许久,起身,走进那黑咕隆咚的山洞。我和徐狗子不敢妄动,等待着庆忠的信号。

    十分钟过去了,仍不见庆忠出来,我此时非常焦急。徐狗子“李哥,忠哥都进去半天了,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啪”一个巴掌印在徐狗子脸上。

    “妈的,乌鸦嘴,和我进去看看。要是庆忠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子和你没完,走!”我拉着徐狗子就往山洞走去。

    刚刚没走几步,就看见庆忠灰头土脸的从山洞爬了出来。我赶紧跑上前将其扶起。

    “怎么回事?弄成这狗样,遇到什么了?”我急切的询问着。

    “呸呸。哎,别提了,先跟我走。我找到老徐了!”庆忠将口中的土,吐了出来。

    不过,这话被徐狗子听到后,还不等庆忠将后面的话说完,便冲进山洞。

    “啊!”一声惨叫从洞中传出,我看向庆忠,“难道里面有野兽?”

    “别管他,妈的。之前,我趴在地上听到,里面隐隐约约有打斗声传出来,就想着进去看看。

    不知是哪个王八蛋,在这里洞门口挖了个地道,徐狗子估计也没看到,掉进去了。没事儿,摔不死人。”

    我点点头,搀着庆忠“怎么样?还能走不?”

    庆忠摇了摇头“没事,我掉进去后,就听见地道的深处有声音,能听的出来就是老徐那帮人。”

    “好,那我们也下去看看!”说着就和庆忠来到洞内,用手电一照。

    发现这洞内空间很大,墙面上有很明显的凿砌痕迹“这山洞好像是人为的。”

    庆忠“嗯!你看上面!”

    我顺着手电的灯光看去,这洞顶,有很多壁画。因为灯光的原因,也看不太清楚。只能开出个大概。

    壁画好像是很久以前就有的,因为风化侵蚀,很多颜料色彩都被氧化消失。大部分的壁画都有或多或少的缺损。

    墙面只有一张还能够辨认出来,这张壁画上几乎有二分之一的面积,只画了一个高大的巨人,有五张面孔,表情各异“喜!怒!哀!乐!苦!”,手拿四件兵器,不过这个地方有点模糊,看不清楚拿的具体是什么。

    这幅壁画全都是用红色为主要基调,血红色的天空,火红色的地面。也许是这巨人发怒造成的,因为我看到巨人的五张面孔,代表“怒”的脸冲着地面不断的咆哮。

    巨人表情很是愤怒,低着头。地面画了好多人在奔跑,逃亡。地面此时全都是滚烫的岩浆,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出路。不过在壁画的最边缘,可以看到有一个人手拿一张黄金色的面具,正向着前面用力飞奔。

    看到这里,我猜出个大概。好像是这巨人,手中的武器有一件面具被这男子给偷走,所以大发雷霆,将怒火发泄到人间,将人间变成岩浆炼狱,誓要捉拿住这个小偷。

    我和庆忠看着这张壁画,感觉先人手法之神,这画活灵活现,几乎能感觉画里面的人要蹦出来一样。

    我心想,这绝对是个古物啊,要是通知政府,也许还能给咱发点儿奖金。

    正在我俩震惊于壁画的传神时,一声声哀嚎从地下传出。我一拍脑壳儿,“对啊,差点把徐狗子儿给忘了。”

    我和庆忠转身来到,刚刚他掉下去的那个地洞。

    走到面前,才发现这洞口被人为用杂草给遮掩住。拨开杂草,下面露出来的是一个甬道,向下的路面用青色的石板铺成。

    灯光向下一照,就能看见徐狗子抱着脚不停的哼哼,估计是滚落的时候崴到了。

    我和庆忠急于救人,匆匆忙忙的跑下甬道。来到徐狗子面前,这厮也真是倒霉,这脚崴的很有新意,几乎成九十度。

    庆忠看到后,二话不说,蹲下身子,准备将他的脚掰回来。

    我拦住他说“大哥,你行不行啊?这要是弄不好,估计以后都是个残疾。”

    庆忠抬头看看我“如果现在不治的话,肯定是个残疾,用土办法也许还有救。再说,现在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拖着个累赘很耽搁事儿,要不你来?”

    我一听,用力的摇了摇头“这种残酷的场面,还是你来吧,你有经验。”

    就这样,庆忠继续用力的掰着徐狗子的脚踝。徐狗子杀猪般的吼叫,和那扭曲成一团的脸。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

    便走到角落处,点支烟,继续观看这座遗迹。

    我发现这里很是讲究,所有的墙面和地面都是用青色石板铺成,而且墙壁上还刻有很多文字和壁画。

    我这人小时候,最爱看小人书。这墙上的字咱看不懂,不过这画还能看出个所以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