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六章 钉尸棺(上)

第六章 钉尸棺(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六章钉尸棺(上)

    我在四周随便看了看,墙壁上全部都刻有各种符号。对于我这种小学毕业的人来说,简直就像是鬼画符一样。

    不过我却注意到,每一块转虽然所刻有的内容不一样,但却都有一个相同的符号。因为这感觉有点是象形文字,我猜测好像是‘禁止’的意思。

    这时,徐狗子儿已经被庆忠治的服服帖帖的,也不嚎叫了。只是,在那里不断的哼哼。

    庆忠走到我的身边,“这小子还真难弄,这点疼就哭天喊地的,可算是弄好了,估计过会儿就能下地。怎么?发现什么没有?”

    我指了指面前的青砖,“你能看懂是什么意思吗?”

    庆忠摇了摇头”和我说这些,我小学都没上过?别扯犊子,快说!”

    我感觉在庆忠面前瞬间找到了自信,人都高大了许多。至少哥们儿还是个知识分子,“我也看不太懂,不过这里每一块砖上都刻有,这个符号,好像是’禁止’的意思。你说我们是不是碰了不该碰的东西啊?”

    “不知道啊!反正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怪怪的,我心里特别不舒服,我看快点找到老徐他们,然后赶紧回村儿里。”庆忠急切的说道。

    徐狗子儿这个时候一瘸一拐的走到我们身边,“忠哥说的对,先把我爹找到。”

    “也是,当务之急还是先找人,不过这里很是古怪,我们小心为上!对了,庆忠你不是说刚刚听到老徐的声音吗?”

    “是的,刚刚我掉下来的时候就听见里面有打斗声,还听到老徐好像喊着什么人。不过里面太黑了,我又没有带手电,一个人也没太敢进去。就是在这地道的深处传来的。”庆忠对着我说。.

    “那我们就去里面看看,走”说着,我们三人继续前行,庆忠在前面开路,我搀着徐狗子殿后。

    这条甬道很长,在昏暗的灯光面前,就像是通往地府的黄泉路,我们在慢慢的走向彼岸。

    时间在这里好像失去了意义,也许我们已经走了十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感觉这路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不过能够知道的是,我们正在向地下走去。

    又过了许久,我们终于走到了路尽头,感觉好像已经走过好几公里。我们三个回过头看向这漆黑的甬道,感受着先人的伟大。

    这时,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房间,也不知道这是哪位住的地方。脚下出现了一条大约有八米宽的河沟,将我们和房间隔开。

    我用手电向下面照去,这个河沟不是很深。但是,里面却没有水,有的只是银色的液体,在手电的灯亮下反射着银辉。

    在河沟的上面有一条铁索桥,远看桥前立有一石碑。我们三个走到它的面前,只见一只老龟(后面才知道这东西叫做赑屃,又名霸下,乃龙生九子之一,好负重。古时候一般是寺庙,道馆,或者墓地都有此物,代表祥瑞。)背上托着一个巨大的石碑。

    “好家伙,这东西都有我高了,这得有多沉啊!”徐狗子感叹道。

    我仔细的去辨认石碑上面的文字,没办法三个人里面只有我一个人上过学。

    这石碑上面只刻两个字“奈何”,我回过头对着庆忠说“奶奶的,难道我们进地狱了,这是奈何桥。”

    “不是吧,我说刚刚怎么走了那么长的路。不会过了这奈何桥,前面还有孟婆在卖汤吧,我可不想死,还没娶媳妇呢!”徐狗子说着。

    只见,庆忠伸手就给了徐狗子儿一巴掌。

    “忠哥,你打我干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见到这小子,我和庆忠就想打他,也许是他刚刚把我们吓的太惨了。)

    “瞧你那损样儿,到了下面都没人要你。别自己吓自己,我们要是死了,你还能感觉都到疼?”庆忠对徐狗子说着。

    庆忠捂着肿胀的脸说道“也是啊,这地方太渗人,我都被整怕了!”

    这时我看着石碑前面的铁索桥,桥面上落了很厚的灰,而且还有好多的脚印。我指了指这些印记,“老徐他们绝对是从这里过去的。你们看。”

    本来我还在想着,这桥绝对也是个古董,不知道结不结实。不过,看到这些脚印我就放心了。

    这桥也很有特点,有两条胳膊粗的铁链支撑着,下面由四指宽的木板铺成,铁链上面雕有很多神兽,不过大多都是仙鹤祥云之类的。

    铁索桥头还雕有两头面目狰狞的睚眦,双目怒视着我们,身体前倾呈现腾跃的姿势,感觉就想要将我们吞噬。弄得我们三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走在奈何桥上,听到桥面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房间中,这声音无限放大,让我感觉这桥好像要承受不住我们三人的重量。

    走过桥后,一阵后怕。弯下身子,向桥下看去,这下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液体,要是真掉下去了,估计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这时,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空旷房间,除了一个石台,空无一物。这石台是一个八角形状,有点像八仙桌。三级台阶,在台阶之上有一口铜棺。

    我左右看了看,对庆忠说“这里难道是墓地?”

    这时,徐狗子接上我的话说道“兄弟们,管他那么多,这是哥几个升’棺’发财的节奏啊!”

    我看着这徐狗子儿绝对是个见才眼开的主儿,这时候连他老爹都给抛在了脑后。

    我转过头仔细的看着这个稀奇的玩意儿,以前在家里面都是木头做的上面涂上黑漆就齐活了。哪里见过这么精致的东西。

    只见,这铜棺很是巨大,几乎和我齐高。正对着我的这一面雕有各种瑞兽祥禽,大多数和铁链上面差不多。我没有过多的观看,走向左侧。

    发现侧面画有的两幅画,我想着也许是棺材里面那位主儿的生平。细细观察,这侧面的俩幅画,主要描写这位一生的戎马生涯,可以看出来应该是个将军。

    灯光在棺椁上照过,宛若水一样波光将周围的一切渲染,幽幽暗暗,神秘莫测。上面的画宛如活了过来,只见一位将军在百万人群中厮杀,场面恢弘惨烈,第二幅这位将军手拿一杆红缨长枪,高高举过头顶,脚下有无数的人头堆积如山,血染苍
火影忍术大宗师最新章节
天,高声怒吼。

    我在四周随便看了看,墙壁上全部都刻有各种符号。对于我这种小学毕业的人来说,简直就像是鬼画符一样。

    不过我却注意到,每一块转虽然所刻有的内容不一样,但却都有一个相同的符号。因为这感觉有点是象形文字,我猜测好像是‘禁止’的意思。

    这时,徐狗子儿已经被庆忠治的服服帖帖的,也不嚎叫了。只是,在那里不断的哼哼。

    庆忠走到我的身边,“这小子还真难弄,这点疼就哭天喊地的,可算是弄好了,估计过会儿就能下地。怎么?发现什么没有?”

    我指了指面前的青砖,“你能看懂是什么意思吗?”

    庆忠摇了摇头”和我说这些,我小学都没上过?别扯犊子,快说!”

    我感觉在庆忠面前瞬间找到了自信,人都高大了许多。至少哥们儿还是个知识分子,“我也看不太懂,不过这里每一块砖上都刻有,这个符号,好像是’禁止’的意思。你说我们是不是碰了不该碰的东西啊?”

    “不知道啊!反正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怪怪的,我心里特别不舒服,我看快点找到老徐他们,然后赶紧回村儿里。”庆忠急切的说道。

    徐狗子儿这个时候一瘸一拐的走到我们身边,“忠哥说的对,先把我爹找到。”

    “也是,当务之急还是先找人,不过这里很是古怪,我们小心为上!对了,庆忠你不是说刚刚听到老徐的声音吗?”

    “是的,刚刚我掉下来的时候就听见里面有打斗声,还听到老徐好像喊着什么人。不过里面太黑了,我又没有带手电,一个人也没太敢进去。就是在这地道的深处传来的。”庆忠对着我说。.

    “那我们就去里面看看,走”说着,我们三人继续前行,庆忠在前面开路,我搀着徐狗子殿后。

    这条甬道很长,在昏暗的灯光面前,就像是通往地府的黄泉路,我们在慢慢的走向彼岸。

    时间在这里好像失去了意义,也许我们已经走了十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感觉这路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不过能够知道的是,我们正在向地下走去。

    又过了许久,我们终于走到了路尽头,感觉好像已经走过好几公里。我们三个回过头看向这漆黑的甬道,感受着先人的伟大。

    这时,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房间,也不知道这是哪位住的地方。脚下出现了一条大约有八米宽的河沟,将我们和房间隔开。

    我用手电向下面照去,这个河沟不是很深。但是,里面却没有水,有的只是银色的液体,在手电的灯亮下反射着银辉。

    在河沟的上面有一条铁索桥,远看桥前立有一石碑。我们三个走到它的面前,只见一只老龟(后面才知道这东西叫做赑屃,又名霸下,乃龙生九子之一,好负重。古时候一般是寺庙,道馆,或者墓地都有此物,代表祥瑞。)背上托着一个巨大的石碑。

    “好家伙,这东西都有我高了,这得有多沉啊!”徐狗子感叹道。

    我仔细的去辨认石碑上面的文字,没办法三个人里面只有我一个人上过学。

    这石碑上面只刻两个字“奈何”,我回过头对着庆忠说“奶奶的,难道我们进地狱了,这是奈何桥。”

    “不是吧,我说刚刚怎么走了那么长的路。不会过了这奈何桥,前面还有孟婆在卖汤吧,我可不想死,还没娶媳妇呢!”徐狗子说着。

    只见,庆忠伸手就给了徐狗子儿一巴掌。

    “忠哥,你打我干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见到这小子,我和庆忠就想打他,也许是他刚刚把我们吓的太惨了。)

    “瞧你那损样儿,到了下面都没人要你。别自己吓自己,我们要是死了,你还能感觉都到疼?”庆忠对徐狗子说着。

    庆忠捂着肿胀的脸说道“也是啊,这地方太渗人,我都被整怕了!”

    这时我看着石碑前面的铁索桥,桥面上落了很厚的灰,而且还有好多的脚印。我指了指这些印记,“老徐他们绝对是从这里过去的。你们看。”

    本来我还在想着,这桥绝对也是个古董,不知道结不结实。不过,看到这些脚印我就放心了。

    这桥也很有特点,有两条胳膊粗的铁链支撑着,下面由四指宽的木板铺成,铁链上面雕有很多神兽,不过大多都是仙鹤祥云之类的。

    铁索桥头还雕有两头面目狰狞的睚眦,双目怒视着我们,身体前倾呈现腾跃的姿势,感觉就想要将我们吞噬。弄得我们三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走在奈何桥上,听到桥面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房间中,这声音无限放大,让我感觉这桥好像要承受不住我们三人的重量。

    走过桥后,一阵后怕。弯下身子,向桥下看去,这下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液体,要是真掉下去了,估计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这时,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空旷房间,除了一个石台,空无一物。这石台是一个八角形状,有点像八仙桌。三级台阶,在台阶之上有一口铜棺。

    我左右看了看,对庆忠说“这里难道是墓地?”

    这时,徐狗子接上我的话说道“兄弟们,管他那么多,这是哥几个升’棺’发财的节奏啊!”

    我看着这徐狗子儿绝对是个见才眼开的主儿,这时候连他老爹都给抛在了脑后。

    我转过头仔细的看着这个稀奇的玩意儿,以前在家里面都是木头做的上面涂上黑漆就齐活了。哪里见过这么精致的东西。

    只见,这铜棺很是巨大,几乎和我齐高。正对着我的这一面雕有各种瑞兽祥禽,大多数和铁链上面差不多。我没有过多的观看,走向左侧。

    发现侧面画有的两幅画,我想着也许是棺材里面那位主儿的生平。细细观察,这侧面的俩幅画,主要描写这位一生的戎马生涯,可以看出来应该是个将军。

    灯光在棺椁上照过,宛若水一样波光将周围的一切渲染,幽幽暗暗,神秘莫测。上面的画宛如活了过来,只见一位将军在百万人群中厮杀,场面恢弘惨烈,第二幅这位将军手拿一杆红缨长枪,高高举过头顶,脚下有无数的人头堆积如山,血染苍天,高声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