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八章 血槽和密道

第八章 血槽和密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八章血槽和密道

    一束灯光,贴着细缝处照进了棺材。我看到迄今为止令人特别恐怖的画面,只见眼前的人被封住了口鼻,在棺材里面不停的扭动,不过因为铜钉深深的刺入身体,使得鲜血渐渐流干。

    这人无助的看着我的眼睛,我本以为会看到僵尸,鬼怪之类的。可是没想到,这棺材里面的人却是‘老徐’.

    老徐对我不停的使着眼色,他此时没办法说话,身体被死死地捆绑在棺材里面,眼角带着泪花。

    我眼睁睁的看着老徐那张惊慌失措的脸,眼睛不断的开合,似乎要向我传递这什么讯号!

    事不宜迟,先救人要紧。我起身,叫来庆忠和徐狗子,将我看到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尤其是徐狗子,知道里面装的不是僵尸而是他老爹,急的都快哭了出来。

    我们手中没有什么武器,只有之前来时,拿的一些农作工具。我手中还有一把镐头,庆忠手里面有一把铁锹。徐狗子手里什么都没有,估计是之前逃命的时候给丢掉了。

    不过这些工具只有我的镐头,还有点作用。我们三个快的商量了一下解救老徐的办法。因为这棺椁实在是太过高大,站在上面根本没办法使出力气。

    于是,三人纷纷跳下棺椁,成叠罗汉的架势。庆忠和徐狗子在下面当底座,我踩在他们两个的肩头上,镐头一端插入之前的缝隙中。

    我低下头对他们说道“搞好了,用力!”,庆忠和徐狗子纷纷点头示意。不断的用力把我往下面拉去,几乎用尽吃奶的力气。

    在我们不懈的努力下,沉重的棺材盖缓缓的被撬起一角。这时我们三个再次爬上棺材,站在边缘处,横向用力的推动盖子。终于,弄出来一人宽的缝隙。不过,这时老徐早已经咽气了。

    徐狗子和庆忠用力的将三十六枚铜钉拔出老徐的身体,不过老徐身上的血液早已流干。我跳进进棺材里面经老徐的身体扛了出去,徐狗子结果尸体后,跪在老徐身边,抱头痛哭,不断的捶打着自己的身体。

    这时我还在棺材里面,没有出来。我心中对老徐的死,其实也很内疚。

    不过,我在抗老徐的时候,现这棺材中很是宽阔,几乎能睡下三个人,而且棺材内壁上有很多的划痕,也许这里真的有一具成了精的僵尸。

    最让我奇怪的是,当徐狗子和老徐拔出铜钉的时候,我看到棺材里面有一道血槽慢慢移动出来。我现老徐流出来的血液在棺材中几乎没剩下多少。全部被棺材这的血槽给吸收掉,不知道流向了何处。

    当徐狗子不断痛哭老徐的死时,我将悲痛万分的庆忠叫了过来。“庆忠,我们之前的判断都是错的,你看这里,有一道血槽,这绝对不是棺材,而是一个刑具,也有可能是古代的血祭。将人绑在棺材内,打入铜钉,让鲜血流入血槽。至于到底有什么作用,我们还需要进棺材里面再看看。

    而且,刚刚我拿着手电看老徐的时候,他不断的向我眨巴眼睛。我以为是很重要的内容就记了下来,眼睛睁开的节奏大概是三短三长三短。你以前当过兵,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庆忠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说“你确定是三短三长三短?”

    我点点头“绝对没错,这种情况下我不会记错的。”

    “那就糟糕了,我在侦察连的时候第一天就学过这东西。这是摩斯密码,这三短三长三短,在国际上叫做sos,也就是‘救命’的意思。”

    我一听,心中大惊,便悄悄的趴在庆忠耳边“这老徐就是个彻彻底底的老农,怎么会军队里面的东西,难道他还是个特务?”

    庆忠小声对我讲“我也不清楚,如果他不是军队的,又怎么会这种摩斯密码,完全解释不通啊?”

    这时徐狗子哭出来也好受多了,缓缓的来到我们身边。我从庆忠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防备着徐狗子。

    老徐的问题出现后,使得我更加不相信对面的人真的是徐狗子。如果不是,我不得不对他树个大拇指,绝对是影帝级的表演。

    徐狗子眼睛哭的红肿,顶着两个大眼珠来到我的身边,说“李哥,我们找个地方把我爹埋了吧,也好叫他老人家入土为安。”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这一切都是命,老天爷的安排,节哀顺变吧!不过,我们现在也没办法回去,外面敌人的身份还不清楚,我们贸然闯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还是先把老徐放在这里,等事情过去了,我们再接他回家,好好安葬!”

    徐狗子点点头,转身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老徐的头上。还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爹,你老人家先在这待会儿,儿子马上就回来接你回家。”

    徐狗子转过身,调整好心情,和我们一起来到了棺材里面。

    刚刚我进来的时候没有仔细去看,这个时候再回来。才现,这血槽是从棺材底面凸出来的,槽面正对着棺材盖上面铜钉的位置,好像是为了方便接血。

    而且,在棺材最里面的死角处。用手电一照,现这里出现了一个两人宽度的洞口,我们三人来到此处,向下看去,深不见底,漆黑一片。

    这洞口下面,也是由青砖铺成。不过,没有之前的那么大,而且摆放没有那么整齐如一,似乎是建造者匆忙之间,弄出来的。

    我和他们俩个坐下,仔细研究了下,到底进不进去?

    几分钟后,我们一致认为下去。一点是因为外面有敌人,被堵在这里的话绝对是死,二是,下去也许还能找到生路,这里能看到老徐,也许其他人也进去了。

    时间紧迫,我们纷纷钻入密道。我在前方打着手电,一进来便有一股及其刺鼻的腐臭味道,扑面而来。

    我捂着鼻子,回过头看了看他们俩,庆忠向前摆手示意继续前进。

    转过头来,手电的灯光向下面照去。这黑乎乎的世界,让我浑身寒。我顺着手电光看去,这台阶每一级都大约有半米长,五十厘米宽,每次踩下都只能刚刚放下脚面,没办法完全站稳。

    而且,这地道完全中空。下面深不见底,要是一脚踩空,
女帝家的小白脸sodu
那就悲剧了。

    一束灯光,贴着细缝处照进了棺材。我看到迄今为止令人特别恐怖的画面,只见眼前的人被封住了口鼻,在棺材里面不停的扭动,不过因为铜钉深深的刺入身体,使得鲜血渐渐流干。

    这人无助的看着我的眼睛,我本以为会看到僵尸,鬼怪之类的。可是没想到,这棺材里面的人却是‘老徐’.

    老徐对我不停的使着眼色,他此时没办法说话,身体被死死地捆绑在棺材里面,眼角带着泪花。

    我眼睁睁的看着老徐那张惊慌失措的脸,眼睛不断的开合,似乎要向我传递这什么讯号!

    事不宜迟,先救人要紧。我起身,叫来庆忠和徐狗子,将我看到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尤其是徐狗子,知道里面装的不是僵尸而是他老爹,急的都快哭了出来。

    我们手中没有什么武器,只有之前来时,拿的一些农作工具。我手中还有一把镐头,庆忠手里面有一把铁锹。徐狗子手里什么都没有,估计是之前逃命的时候给丢掉了。

    不过这些工具只有我的镐头,还有点作用。我们三个快的商量了一下解救老徐的办法。因为这棺椁实在是太过高大,站在上面根本没办法使出力气。

    于是,三人纷纷跳下棺椁,成叠罗汉的架势。庆忠和徐狗子在下面当底座,我踩在他们两个的肩头上,镐头一端插入之前的缝隙中。

    我低下头对他们说道“搞好了,用力!”,庆忠和徐狗子纷纷点头示意。不断的用力把我往下面拉去,几乎用尽吃奶的力气。

    在我们不懈的努力下,沉重的棺材盖缓缓的被撬起一角。这时我们三个再次爬上棺材,站在边缘处,横向用力的推动盖子。终于,弄出来一人宽的缝隙。不过,这时老徐早已经咽气了。

    徐狗子和庆忠用力的将三十六枚铜钉拔出老徐的身体,不过老徐身上的血液早已流干。我跳进进棺材里面经老徐的身体扛了出去,徐狗子结果尸体后,跪在老徐身边,抱头痛哭,不断的捶打着自己的身体。

    这时我还在棺材里面,没有出来。我心中对老徐的死,其实也很内疚。

    不过,我在抗老徐的时候,现这棺材中很是宽阔,几乎能睡下三个人,而且棺材内壁上有很多的划痕,也许这里真的有一具成了精的僵尸。

    最让我奇怪的是,当徐狗子和老徐拔出铜钉的时候,我看到棺材里面有一道血槽慢慢移动出来。我现老徐流出来的血液在棺材中几乎没剩下多少。全部被棺材这的血槽给吸收掉,不知道流向了何处。

    当徐狗子不断痛哭老徐的死时,我将悲痛万分的庆忠叫了过来。“庆忠,我们之前的判断都是错的,你看这里,有一道血槽,这绝对不是棺材,而是一个刑具,也有可能是古代的血祭。将人绑在棺材内,打入铜钉,让鲜血流入血槽。至于到底有什么作用,我们还需要进棺材里面再看看。

    而且,刚刚我拿着手电看老徐的时候,他不断的向我眨巴眼睛。我以为是很重要的内容就记了下来,眼睛睁开的节奏大概是三短三长三短。你以前当过兵,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庆忠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说“你确定是三短三长三短?”

    我点点头“绝对没错,这种情况下我不会记错的。”

    “那就糟糕了,我在侦察连的时候第一天就学过这东西。这是摩斯密码,这三短三长三短,在国际上叫做sos,也就是‘救命’的意思。”

    我一听,心中大惊,便悄悄的趴在庆忠耳边“这老徐就是个彻彻底底的老农,怎么会军队里面的东西,难道他还是个特务?”

    庆忠小声对我讲“我也不清楚,如果他不是军队的,又怎么会这种摩斯密码,完全解释不通啊?”

    这时徐狗子哭出来也好受多了,缓缓的来到我们身边。我从庆忠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防备着徐狗子。

    老徐的问题出现后,使得我更加不相信对面的人真的是徐狗子。如果不是,我不得不对他树个大拇指,绝对是影帝级的表演。

    徐狗子眼睛哭的红肿,顶着两个大眼珠来到我的身边,说“李哥,我们找个地方把我爹埋了吧,也好叫他老人家入土为安。”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这一切都是命,老天爷的安排,节哀顺变吧!不过,我们现在也没办法回去,外面敌人的身份还不清楚,我们贸然闯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还是先把老徐放在这里,等事情过去了,我们再接他回家,好好安葬!”

    徐狗子点点头,转身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老徐的头上。还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爹,你老人家先在这待会儿,儿子马上就回来接你回家。”

    徐狗子转过身,调整好心情,和我们一起来到了棺材里面。

    刚刚我进来的时候没有仔细去看,这个时候再回来。才现,这血槽是从棺材底面凸出来的,槽面正对着棺材盖上面铜钉的位置,好像是为了方便接血。

    而且,在棺材最里面的死角处。用手电一照,现这里出现了一个两人宽度的洞口,我们三人来到此处,向下看去,深不见底,漆黑一片。

    这洞口下面,也是由青砖铺成。不过,没有之前的那么大,而且摆放没有那么整齐如一,似乎是建造者匆忙之间,弄出来的。

    我和他们俩个坐下,仔细研究了下,到底进不进去?

    几分钟后,我们一致认为下去。一点是因为外面有敌人,被堵在这里的话绝对是死,二是,下去也许还能找到生路,这里能看到老徐,也许其他人也进去了。

    时间紧迫,我们纷纷钻入密道。我在前方打着手电,一进来便有一股及其刺鼻的腐臭味道,扑面而来。

    我捂着鼻子,回过头看了看他们俩,庆忠向前摆手示意继续前进。

    转过头来,手电的灯光向下面照去。这黑乎乎的世界,让我浑身寒。我顺着手电光看去,这台阶每一级都大约有半米长,五十厘米宽,每次踩下都只能刚刚放下脚面,没办法完全站稳。

    而且,这地道完全中空。下面深不见底,要是一脚踩空,那就悲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