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九章 焚尸坑

第九章 焚尸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九章焚尸坑

    我们三人小心翼翼的向下行去。这密道很长,长的我们三人以为自己已经走进了地府。庆忠在后面说“现在我们怎么也走了两公里了,怎么还没到底儿?”

    我此时没有心情回答他,我也很是奇怪,要说这古人还真的是无聊,没事弄个地道都这么深,这要是在抗日年代,人们都藏在这里估计小RB子都懒得找。

    我们越往下走,那刺鼻的味道越是强烈。这时,我坐了下来,实在是走不动了。将近一个晚上,一直在不停的逃亡和寻找中度过,现在早已经人困体乏,此时又没有食物,只能先歇一歇,在继续。

    庆忠和徐狗子,这个时候也有点脱力,见到我坐下后,也纷纷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

    “李哥,你说这次我们还能不能活着回去了?”徐狗子儿,喘着粗气,向我问道。

    我这个时候实在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其实我们心中各自都已经有了答案,不过大家都不想说出口。“哎,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太阳都应该出来了吧!”

    徐狗子见我撇开话题,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坐在我和庆忠中间,看着地洞下方发呆,不知道此时心中再想着什么。

    过了,大约有十分钟。我站起身来,由于长时间没有进食,这猛的一起身,瞬间头脑发昏。身体倾斜,这时庆忠上前一步想要把我扶住,不过由于这里太过黑暗。

    而且,刚刚休息的时候,我为了节省电池,便将手电给关了。庆忠伸出手,只是碰到了我的衣角,没有抓牢。

    我便从密道掉落下来,进入无边的黑暗。在下落的时候,我还能够听到庆忠和徐狗子在上面不断呼唤着我的名字,声音在山洞中不断的回响,就像是离别前的小夜曲。

    我本来以为,这下惨了,死就死吧,还是个最难看的死法。估计这掉下去,白的红的全部都露出来了,哥们儿一世英名,竟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贫血,你说该有多亏。

    不过,没等我大喊几声。我在空中一秒都没有呆住,就掉在了一个滑道上面,顺着这个滑梯,一路滑向地面,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做‘过山车’,也是最后一次。

    当我在这滑道上向下划去的时候,知道自己大难不死,现在已经安全了。此时我能够感觉,这滑道的设计正好是按照人的体型来的,一个人坐在上面还觉得挺舒服,在多一个人这滑道就会让人感觉拥挤。

    时间过去了有几十秒钟,我这时也已经落地。我从滑道上,走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双脚这个时候还很颤抖,几乎是有点站立不住。

    我抬头大声喊“庆忠,徐狗子儿,我没事听到了没有?”

    声音绕着山洞,缓缓的向上方飘去。没过一会儿。就听见上面传来的声音“李哥,没事就好~~在下面等着,我们马上来汇合。”

    我回到,“不用那么麻烦,在密道的旁边有个滑梯,坐下来就好,我刚刚就是从这里下来的,很安全!”

    没等一会儿,就听见山洞里面传来‘哧!哧!哧!’的声音,我猜应该是这两个已经上了滑道,这时衣服和滑道抹擦发出来的。

    我在下面等着无聊,手电正好还在我的身上,我打开手电,准备看看这里的情况。

    这一看不要紧,我被吓得接连退了好几步,知道身体撞在墙壁上才停止。展现在我面前的是,堆积如山的人骨,上面还有些许磷火不停的摇曳着,那刺鼻的腐臭味道应该就是冲这坑洞中传出来的。

    我定了定神儿,仔细看去,这些个人骨大多都是完整的,上面早已没有了血肉,每个头颅上面都空洞洞的,感觉都在看着我,让我头皮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敢再去观察,这时只听见‘咚!咚!’两声,还夹杂着徐狗子的惨叫“忠哥,快下来,我的腰都快被你坐折了!”。

    这时,一阵脚步声缓缓向我走来,两人顺着我的灯光,找到了我。

    庆忠看到我后,给我了一个深深的拥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兄弟,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我还以为这辈子就见不到你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没事,看我这不是好好的。”

    庆忠在我的安慰下,慢慢的恢复了心情。这时,只听到徐狗子一阵尖叫“啊!鬼啊!李哥,忠哥快跑啊!”

    这时刚刚放松的神经,有被徐狗子一声尖叫给弄得紧绷起来。我来他这个不断颤抖的人身边,‘啪!’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喊什么喊,没鬼都被你吓死了!就是一些人骨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本来我也是害怕的要死,不过在徐狗子面前必须绷着面子,显示哥们的高大威猛。

    有个庆忠这个兄弟在身边,我胆子也是大了起来,走到这些人骨面前。我发现这些骨头全部都是黑黑的,有明显的焚化痕迹,尤其是在地面上有很多白灰,估计是骨灰。

    不过,还是庆忠眼睛尖,在这些人骨头上面还找到了许多牲畜的骨头,而且几乎都不是很完整,骨头也是很白,不想人骨发黑。

    这个发现,让我瞬间清醒。明白这里当地是个什么地方,这里应该是一个焚化坑。这里应该就是将放过血后的人扔到滑道上面,顺着滑道滑入焚化坑,如果这是真的上面就应该有个烟囱之类的开口,这些牲畜就是无意中掉进洞内,被摔死的,所以骨头上面没有焚化的迹象。

    那么我们如果是想要走出这个地宫,就应该像上面走,找到之前的血槽通道,也许到了哪里便会有生的希望。

    我将此时的想法和庆忠、徐狗子叙述了一遍,两个人一直认为我推理的应该是**不离十。

    于是,我们三人便开始想办法,先走出这焚化坑。我们在这坑中转了一圈,这才发现坑中面积竟然如此巨大,几乎有一个足球场的大小,那么这里改有多少人死过,没有十万根本就不会有这么高的人骨堆。

    而且,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通往外面的出路。我用手电想上面照了照,发现坑洞的边缘距离地面几乎有三个人那么高,这该
这个大神开外挂全文阅读
如何是好?

    我们三人小心翼翼的向下行去。这密道很长,长的我们三人以为自己已经走进了地府。庆忠在后面说“现在我们怎么也走了两公里了,怎么还没到底儿?”

    我此时没有心情回答他,我也很是奇怪,要说这古人还真的是无聊,没事弄个地道都这么深,这要是在抗日年代,人们都藏在这里估计小RB子都懒得找。

    我们越往下走,那刺鼻的味道越是强烈。这时,我坐了下来,实在是走不动了。将近一个晚上,一直在不停的逃亡和寻找中度过,现在早已经人困体乏,此时又没有食物,只能先歇一歇,在继续。

    庆忠和徐狗子,这个时候也有点脱力,见到我坐下后,也纷纷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

    “李哥,你说这次我们还能不能活着回去了?”徐狗子儿,喘着粗气,向我问道。

    我这个时候实在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其实我们心中各自都已经有了答案,不过大家都不想说出口。“哎,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太阳都应该出来了吧!”

    徐狗子见我撇开话题,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坐在我和庆忠中间,看着地洞下方发呆,不知道此时心中再想着什么。

    过了,大约有十分钟。我站起身来,由于长时间没有进食,这猛的一起身,瞬间头脑发昏。身体倾斜,这时庆忠上前一步想要把我扶住,不过由于这里太过黑暗。

    而且,刚刚休息的时候,我为了节省电池,便将手电给关了。庆忠伸出手,只是碰到了我的衣角,没有抓牢。

    我便从密道掉落下来,进入无边的黑暗。在下落的时候,我还能够听到庆忠和徐狗子在上面不断呼唤着我的名字,声音在山洞中不断的回响,就像是离别前的小夜曲。

    我本来以为,这下惨了,死就死吧,还是个最难看的死法。估计这掉下去,白的红的全部都露出来了,哥们儿一世英名,竟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贫血,你说该有多亏。

    不过,没等我大喊几声。我在空中一秒都没有呆住,就掉在了一个滑道上面,顺着这个滑梯,一路滑向地面,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做‘过山车’,也是最后一次。

    当我在这滑道上向下划去的时候,知道自己大难不死,现在已经安全了。此时我能够感觉,这滑道的设计正好是按照人的体型来的,一个人坐在上面还觉得挺舒服,在多一个人这滑道就会让人感觉拥挤。

    时间过去了有几十秒钟,我这时也已经落地。我从滑道上,走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双脚这个时候还很颤抖,几乎是有点站立不住。

    我抬头大声喊“庆忠,徐狗子儿,我没事听到了没有?”

    声音绕着山洞,缓缓的向上方飘去。没过一会儿。就听见上面传来的声音“李哥,没事就好~~在下面等着,我们马上来汇合。”

    我回到,“不用那么麻烦,在密道的旁边有个滑梯,坐下来就好,我刚刚就是从这里下来的,很安全!”

    没等一会儿,就听见山洞里面传来‘哧!哧!哧!’的声音,我猜应该是这两个已经上了滑道,这时衣服和滑道抹擦发出来的。

    我在下面等着无聊,手电正好还在我的身上,我打开手电,准备看看这里的情况。

    这一看不要紧,我被吓得接连退了好几步,知道身体撞在墙壁上才停止。展现在我面前的是,堆积如山的人骨,上面还有些许磷火不停的摇曳着,那刺鼻的腐臭味道应该就是冲这坑洞中传出来的。

    我定了定神儿,仔细看去,这些个人骨大多都是完整的,上面早已没有了血肉,每个头颅上面都空洞洞的,感觉都在看着我,让我头皮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敢再去观察,这时只听见‘咚!咚!’两声,还夹杂着徐狗子的惨叫“忠哥,快下来,我的腰都快被你坐折了!”。

    这时,一阵脚步声缓缓向我走来,两人顺着我的灯光,找到了我。

    庆忠看到我后,给我了一个深深的拥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兄弟,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我还以为这辈子就见不到你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兄弟,没事,看我这不是好好的。”

    庆忠在我的安慰下,慢慢的恢复了心情。这时,只听到徐狗子一阵尖叫“啊!鬼啊!李哥,忠哥快跑啊!”

    这时刚刚放松的神经,有被徐狗子一声尖叫给弄得紧绷起来。我来他这个不断颤抖的人身边,‘啪!’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喊什么喊,没鬼都被你吓死了!就是一些人骨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本来我也是害怕的要死,不过在徐狗子面前必须绷着面子,显示哥们的高大威猛。

    有个庆忠这个兄弟在身边,我胆子也是大了起来,走到这些人骨面前。我发现这些骨头全部都是黑黑的,有明显的焚化痕迹,尤其是在地面上有很多白灰,估计是骨灰。

    不过,还是庆忠眼睛尖,在这些人骨头上面还找到了许多牲畜的骨头,而且几乎都不是很完整,骨头也是很白,不想人骨发黑。

    这个发现,让我瞬间清醒。明白这里当地是个什么地方,这里应该是一个焚化坑。这里应该就是将放过血后的人扔到滑道上面,顺着滑道滑入焚化坑,如果这是真的上面就应该有个烟囱之类的开口,这些牲畜就是无意中掉进洞内,被摔死的,所以骨头上面没有焚化的迹象。

    那么我们如果是想要走出这个地宫,就应该像上面走,找到之前的血槽通道,也许到了哪里便会有生的希望。

    我将此时的想法和庆忠、徐狗子叙述了一遍,两个人一直认为我推理的应该是**不离十。

    于是,我们三人便开始想办法,先走出这焚化坑。我们在这坑中转了一圈,这才发现坑中面积竟然如此巨大,几乎有一个足球场的大小,那么这里改有多少人死过,没有十万根本就不会有这么高的人骨堆。

    而且,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通往外面的出路。我用手电想上面照了照,发现坑洞的边缘距离地面几乎有三个人那么高,这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