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一章 找到一间房

第十一章 找到一间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十一章找到一间房

    我和庆忠,许狗子此时趴在铜鼎之上大气都不干喘,为什么?就因为下面的十几个人手中那明晃晃的56式半自动步枪,我虽然不认识,不过庆忠毕竟是在部队里面待过,一眼就看了出来。这种枪,我们国家八十年的时候军队一直在用,甚至在对越自动反击战的时候有过很好的表现,很少有卡壳儿,走火的现象发生。

    刘富贵吩咐好手下后,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刘家老婆去逍遥一番。我趴在铜鼎上面,听着下面的脚步声渐渐走远消失,心中又是气氛又是害怕,其中还夹杂着一点窃喜。

    五味杂陈全在心中,我气氛刘福贵阴险毒辣,杀了老刘一家人,还要屠杀全村的男人,这样村子里面只有女人就会对他没有任何威胁,能够大张旗鼓的进行盗墓活动。

    我害怕被杀,是人都怕死,我也不例外,即是是死,咱们怎么也好重于泰山不是。

    我窃喜,是因为现在我知道了他们的计划,至少现在已经走在他们前头,再也不会被牵着鼻子走。擦,之前哥们还真以为有鬼呢!

    脚步声慢慢的走远,下面稀稀疏疏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不过庆忠比我谨慎了很多,让本来想要起身的我,仍旧在铜鼎上面继续等了一会儿。

    就在这几分钟的时间,庆忠就救了我一命。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几个手电的光束在漆黑的山洞中,照来照去,当发现没有任何人的时候,下面的几个人才真正的离去。

    庆忠此时喘了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这些人身上有枪,而且训练有素,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我看有点像是雇佣兵。也不知道这刘福贵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请得动这帮人为他卖命。”

    “也是,你看看刚刚刘福贵把他们骂的跟个儿子似的,却一句话都不敢回。我看这里最神秘的就是刘福贵了,在我看来,这老小子不像是个没有钱的主儿。他花了这么多时间,费了这么多心机,绝对不是为了盗墓,应该是有其他的目的。”我仔细的分析道。

    许狗子接着我的话说着“我说两个哥哥,你们就别在这里讲评书了,现在命都快没了,还说什么啊?我看我们现在先下去,然后跑路才是正事啊!”

    我‘啪’一个嘴巴子,就打了过去,“老子什么时候还要听你的了。不过这小子说的也对,我们还是下去再说。”我对着庆忠说到。

    此时许狗子面带笑容,终于在我们的团队里面有了存在感,虽然被打,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许狗子拉着我的衣服,说“李哥,别找了。刚刚这些人还没来的时候,我就看见那边有和楼梯。

    我回过头,“真的?”

    “真的,相信我,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啊!嘻!嘻!”许狗子不断的搓着手,奸笑着,让我看着就像是古代的太监在献媚,很是恶心。

    我叫来了远处的庆忠,跟着许狗子来到了铜鼎的东北角落。这里正好是鼎耳的方位,下面有一条紧贴着鼎壁弯曲向下的羊肠小径,曲径绵延,不知是通向地面还是鬼门关。

    我和庆忠,许狗子紧贴着鼎壁缓缓而下,这里走空一步,都会掉进着无底深渊,摔得粉身碎骨。我们缓缓的向下面走去,经过这次行走,我才真正了解道着铜鼎的大致轮廓。

    我们走着的路,其实也不叫路,而是铜鼎上面所刻有的夔纹。夔,一足兽而,《山海经·大荒经》记载: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所以这夔纹,在古代人们的眼里就是祥瑞之兽,能震慑邪物。商朝和西周前期在大多是的铜器上面都有所雕刻,不过听说在夏朝时代就已经开始流行起来。

    当我们走到铜鼎的中部位置时,鼎壁上面的纹路开始变化,很是混乱,所以我们的行走变得更加艰难,有的部位的道路甚至是截断的,我们只好返回去重新行走,实在没有路了,只能靠着唯一的绳梯,像下面的纹路攀岩过去。如果我们,能在下面就会发现此时的雕刻纹路,不再是夔纹,而是可有两个兽形,此物乃是饕餮。

    饕餮乃是龙之九子,第五子,其形如羊身人面,眼在腋下,虎齿狼爪,性格贪吃,十分贪婪。

    不过,在古代的时候这种动物是人们刻画出来的,乃是上古四凶之一,能去凶辟邪。不过,在这铜鼎上面,可有的饕餮纹,其面部极其巨大而夸张,下面可有铭文三十一行两百四十一个字,一般这种大鼎上面一般可有的铭文都是墓主生平,或者是描述国家大事,或者是隐秘的古代密码。

    后来,当我真正离开这铜鼎的时候才知道,这鼎上面的铭文,写的便是之间看到的黄金面具的真正含义。

    不过,现在的我仍然在这鼎壁上生死一线,谁还有心情去观看这些文字呢!

    我们在这饕餮纹上面不断的翻跳腾挪,在鬼门关处不断的串这门,就差真的进去了。

    不过,当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在鼎壁上突然出现了两个巨口,直通向黑漆漆的铜鼎内部。本来我们实在是不想进去,不过下面没有任何取出,而且要地面雕纹的距离实在太远,绳梯的长度根本就达不到要求。

    我们商量了一下,一致认为进入这洞口,也许会别有洞天。

    我们顺着其中一个洞口进入,在微弱的手电光下,这黑漆漆的洞内显得十分恐怖,大概走了有一百米左右,这通道渐渐变宽,我们知道应该是走到了通道的尽头。

    快速的行走了几步,之间前方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无底深渊,灯光向下照去,根本就看不到,这深渊到底通向哪里!

    在深渊中部有一个粗大高耸的铜柱,从深渊底部拔地而起,就像是孙悟空的定海神针,立于此处,镇压着邪灵。铜柱和我们洞口呈现水平高度,在深渊和铜柱之间连接着两条铁链桥,一条在我们的脚下,而另外一条在我们的旁边。

    原来另外的一个巨口也是通向这里,这铁链桥大概有八十几米长,我顺着铁桥像铜柱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金灿灿的房子立于铜柱上面的平台上,在房子上面有一个巨大的夜明珠,照亮着平台十米的范围。

    我和庆忠,许狗子此时趴在铜鼎之上大气都不干喘,为什么?就因为下面的十几个人手中那明晃晃的56式半自动步枪,我虽然不认识,不过庆忠毕竟是在部队里面待过,一眼就看了出来。这种枪,我们国家八十年的时候军队一直在用,甚至在对越自动反击战的时候有过很好的表现,很少有卡壳儿,走火的现象发生。

    刘富贵吩咐好手下后,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刘家老婆去逍遥一番。我趴在铜鼎上面,听着下面的脚步声渐渐走远消失,心中又是气氛又是害怕,其中还夹杂着一点窃喜。

    五味杂陈全在心中,我气氛刘福贵阴险毒辣,杀了老刘一家人,还要屠杀全村的男人,这样村子里面只有女人就会对他没有任何威胁,能够大张旗鼓的进行盗墓活动。

    我害怕被杀,是人都怕死,我也不例外,即是是死,咱们怎么也好重于泰山不是。

    我窃喜,是因为现在我知道了他们的计划,至少现在已经走在他们前头,再也不会被牵着鼻子走。擦,之前哥们还真以为有鬼呢!

    脚步声慢慢的走远,下面稀稀疏疏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不过庆忠比我谨慎了很多,让本来想要起身的我,仍旧在铜鼎上面继续等了一会儿。

    就在这几分钟的时间,庆忠就救了我一命。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几个手电的光束在漆黑的山洞中,照来照去,当发现没有任何人的时候,下面的几个人才真正的离去。

    庆忠此时喘了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这些人身上有枪,而且训练有素,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我看有点像是雇佣兵。也不知道这刘福贵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请得动这帮人为他卖命。”

    “也是,你看看刚刚刘福贵把他们骂的跟个儿子似的,却一句话都不敢回。我看这里最神秘的就是刘福贵了,在我看来,这老小子不像是个没有钱的主儿。他花了这么多时间,费了这么多心机,绝对不是为了盗墓,应该是有其他的目的。”我仔细的分析道。

    许狗子接着我的话说着“我说两个哥哥,你们就别在这里讲评书了,现在命都快没了,还说什么啊?我看我们现在先下去,然后跑路才是正事啊!”

    我‘啪’一个嘴巴子,就打了过去,“老子什么时候还要听你的了。不过这小子说的也对,我们还是下去再说。”我对着庆忠说到。

    此时许狗子面带笑容,终于在我们的团队里面有了存在感,虽然被打,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许狗子拉着我的衣服,说“李哥,别找了。刚刚这些人还没来的时候,我就看见那边有和楼梯。

    我回过头,“真的?”

    “真的,相信我,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啊!嘻!嘻!”许狗子不断的搓着手,奸笑着,让我看着就像是古代的太监在献媚,很是恶心。

    我叫来了远处的庆忠,跟着许狗子来到了铜鼎的东北角落。这里正好是鼎耳的方位,下面有一条紧贴着鼎壁弯曲向下的羊肠小径,曲径绵延,不知是通向地面还是鬼门关。

    我和庆忠,许狗子紧贴着鼎壁缓缓而
都市之美女帝国笔趣阁
下,这里走空一步,都会掉进着无底深渊,摔得粉身碎骨。我们缓缓的向下面走去,经过这次行走,我才真正了解道着铜鼎的大致轮廓。

    我们走着的路,其实也不叫路,而是铜鼎上面所刻有的夔纹。夔,一足兽而,《山海经·大荒经》记载: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所以这夔纹,在古代人们的眼里就是祥瑞之兽,能震慑邪物。商朝和西周前期在大多是的铜器上面都有所雕刻,不过听说在夏朝时代就已经开始流行起来。

    当我们走到铜鼎的中部位置时,鼎壁上面的纹路开始变化,很是混乱,所以我们的行走变得更加艰难,有的部位的道路甚至是截断的,我们只好返回去重新行走,实在没有路了,只能靠着唯一的绳梯,像下面的纹路攀岩过去。如果我们,能在下面就会发现此时的雕刻纹路,不再是夔纹,而是可有两个兽形,此物乃是饕餮。

    饕餮乃是龙之九子,第五子,其形如羊身人面,眼在腋下,虎齿狼爪,性格贪吃,十分贪婪。

    不过,在古代的时候这种动物是人们刻画出来的,乃是上古四凶之一,能去凶辟邪。不过,在这铜鼎上面,可有的饕餮纹,其面部极其巨大而夸张,下面可有铭文三十一行两百四十一个字,一般这种大鼎上面一般可有的铭文都是墓主生平,或者是描述国家大事,或者是隐秘的古代密码。

    后来,当我真正离开这铜鼎的时候才知道,这鼎上面的铭文,写的便是之间看到的黄金面具的真正含义。

    不过,现在的我仍然在这鼎壁上生死一线,谁还有心情去观看这些文字呢!

    我们在这饕餮纹上面不断的翻跳腾挪,在鬼门关处不断的串这门,就差真的进去了。

    不过,当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在鼎壁上突然出现了两个巨口,直通向黑漆漆的铜鼎内部。本来我们实在是不想进去,不过下面没有任何取出,而且要地面雕纹的距离实在太远,绳梯的长度根本就达不到要求。

    我们商量了一下,一致认为进入这洞口,也许会别有洞天。

    我们顺着其中一个洞口进入,在微弱的手电光下,这黑漆漆的洞内显得十分恐怖,大概走了有一百米左右,这通道渐渐变宽,我们知道应该是走到了通道的尽头。

    快速的行走了几步,之间前方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无底深渊,灯光向下照去,根本就看不到,这深渊到底通向哪里!

    在深渊中部有一个粗大高耸的铜柱,从深渊底部拔地而起,就像是孙悟空的定海神针,立于此处,镇压着邪灵。铜柱和我们洞口呈现水平高度,在深渊和铜柱之间连接着两条铁链桥,一条在我们的脚下,而另外一条在我们的旁边。

    原来另外的一个巨口也是通向这里,这铁链桥大概有八十几米长,我顺着铁桥像铜柱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金灿灿的房子立于铜柱上面的平台上,在房子上面有一个巨大的夜明珠,照亮着平台十米的范围。

    我和庆忠,许狗子此时趴在铜鼎之上大气都不干喘,为什么?就因为下面的十几个人手中那明晃晃的56式半自动步枪,我虽然不认识,不过庆忠毕竟是在部队里面待过,一眼就看了出来。这种枪,我们国家八十年的时候军队一直在用,甚至在对越自动反击战的时候有过很好的表现,很少有卡壳儿,走火的现象发生。

    刘富贵吩咐好手下后,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刘家老婆去逍遥一番。我趴在铜鼎上面,听着下面的脚步声渐渐走远消失,心中又是气氛又是害怕,其中还夹杂着一点窃喜。

    五味杂陈全在心中,我气氛刘福贵阴险毒辣,杀了老刘一家人,还要屠杀全村的男人,这样村子里面只有女人就会对他没有任何威胁,能够大张旗鼓的进行盗墓活动。

    我害怕被杀,是人都怕死,我也不例外,即是是死,咱们怎么也好重于泰山不是。

    我窃喜,是因为现在我知道了他们的计划,至少现在已经走在他们前头,再也不会被牵着鼻子走。擦,之前哥们还真以为有鬼呢!

    脚步声慢慢的走远,下面稀稀疏疏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不过庆忠比我谨慎了很多,让本来想要起身的我,仍旧在铜鼎上面继续等了一会儿。

    就在这几分钟的时间,庆忠就救了我一命。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几个手电的光束在漆黑的山洞中,照来照去,当发现没有任何人的时候,下面的几个人才真正的离去。

    庆忠此时喘了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这些人身上有枪,而且训练有素,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我看有点像是雇佣兵。也不知道这刘福贵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请得动这帮人为他卖命。”

    “也是,你看看刚刚刘福贵把他们骂的跟个儿子似的,却一句话都不敢回。我看这里最神秘的就是刘福贵了,在我看来,这老小子不像是个没有钱的主儿。他花了这么多时间,费了这么多心机,绝对不是为了盗墓,应该是有其他的目的。”我仔细的分析道。

    许狗子接着我的话说着“我说两个哥哥,你们就别在这里讲评书了,现在命都快没了,还说什么啊?我看我们现在先下去,然后跑路才是正事啊!”

    我‘啪’一个嘴巴子,就打了过去,“老子什么时候还要听你的了。不过这小子说的也对,我们还是下去再说。”我对着庆忠说到。

    此时许狗子面带笑容,终于在我们的团队里面有了存在感,虽然被打,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许狗子拉着我的衣服,说“李哥,别找了。刚刚这些人还没来的时候,我就看见那边有和楼梯。

    我回过头,“真的?”

    “真的,相信我,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啊!嘻!嘻!”许狗子不断的搓着手,奸笑着,让我看着就像是古代的太监在献媚,很是恶心。

    我叫来了远处的庆忠,跟着许狗子来到了铜鼎的东北角落。这里正好是鼎耳的方位,下面有一条紧贴着鼎壁弯曲向下的羊肠小径,曲径绵延,不知是通向地面还是鬼门关。

    我和庆忠,许狗子紧贴着鼎壁缓缓而下,这里走空一步,都会掉进着无底深渊,摔得粉身碎骨。我们缓缓的向下面走去,经过这次行走,我才真正了解道着铜鼎的大致轮廓。

    我们走着的路,其实也不叫路,而是铜鼎上面所刻有的夔纹。夔,一足兽而,《山海经·大荒经》记载: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所以这夔纹,在古代人们的眼里就是祥瑞之兽,能震慑邪物。商朝和西周前期在大多是的铜器上面都有所雕刻,不过听说在夏朝时代就已经开始流行起来。

    当我们走到铜鼎的中部位置时,鼎壁上面的纹路开始变化,很是混乱,所以我们的行走变得更加艰难,有的部位的道路甚至是截断的,我们只好返回去重新行走,实在没有路了,只能靠着唯一的绳梯,像下面的纹路攀岩过去。如果我们,能在下面就会发现此时的雕刻纹路,不再是夔纹,而是可有两个兽形,此物乃是饕餮。

    饕餮乃是龙之九子,第五子,其形如羊身人面,眼在腋下,虎齿狼爪,性格贪吃,十分贪婪。

    不过,在古代的时候这种动物是人们刻画出来的,乃是上古四凶之一,能去凶辟邪。不过,在这铜鼎上面,可有的饕餮纹,其面部极其巨大而夸张,下面可有铭文三十一行两百四十一个字,一般这种大鼎上面一般可有的铭文都是墓主生平,或者是描述国家大事,或者是隐秘的古代密码。

    后来,当我真正离开这铜鼎的时候才知道,这鼎上面的铭文,写的便是之间看到的黄金面具的真正含义。

    不过,现在的我仍然在这鼎壁上生死一线,谁还有心情去观看这些文字呢!

    我们在这饕餮纹上面不断的翻跳腾挪,在鬼门关处不断的串这门,就差真的进去了。

    不过,当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在鼎壁上突然出现了两个巨口,直通向黑漆漆的铜鼎内部。本来我们实在是不想进去,不过下面没有任何取出,而且要地面雕纹的距离实在太远,绳梯的长度根本就达不到要求。

    我们商量了一下,一致认为进入这洞口,也许会别有洞天。

    我们顺着其中一个洞口进入,在微弱的手电光下,这黑漆漆的洞内显得十分恐怖,大概走了有一百米左右,这通道渐渐变宽,我们知道应该是走到了通道的尽头。

    快速的行走了几步,之间前方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无底深渊,灯光向下照去,根本就看不到,这深渊到底通向哪里!

    在深渊中部有一个粗大高耸的铜柱,从深渊底部拔地而起,就像是孙悟空的定海神针,立于此处,镇压着邪灵。铜柱和我们洞口呈现水平高度,在深渊和铜柱之间连接着两条铁链桥,一条在我们的脚下,而另外一条在我们的旁边。

    原来另外的一个巨口也是通向这里,这铁链桥大概有八十几米长,我顺着铁桥像铜柱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金灿灿的房子立于铜柱上面的平台上,在房子上面有一个巨大的夜明珠,照亮着平台十米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