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八章 下井

第十八章 下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在我和庆忠的面前没有了桥,竟然是到了尽头,不过眼前出现了一口深井,里面黑黝黝看不清楚任何的东西,不过四周确实墙壁环绕,根本就没有了任何的去路。

    “我下去看看,你在上面掩护,一不对劲就赶紧跑!”我冲着庆忠说道、

    “不行!这里太危险了,下面有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别说了,我去看看,把手电给我,别担心,老子命硬的很,”我根本就没有等庆忠的回答,抢过来手电。

    脚步接近井口的时候,之前从铜鼎里面顺来的绿珠突然亮了起来,而且越来越热,似乎要灼透我的双手。钻心的疼痛让人无法言语,我抱着右手在地面上不断的打滚儿,斗大的汗珠从头顶滑落,这份疼痛让我完全的失去了身体的行动能力。

    一不注意,右脚踩在了一块石头上面,身体瞬间倾斜向井口的位置。由于老井的井口很是低矮,在没有任何事物支撑的情况下。只听见‘扑通’一声,水花四溅,我再一次掉进这老井中。

    虽然都是进井,不过比起上一次,这把很是狼狈。不过,当我掉入老井的时候,右手的灼热感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无比的畅快与清凉。

    渐渐的浮出水面,心中感概万分,这时间之事,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我抬起头,看着井口距离水面的高度几乎有六七米左右,摸了摸井壁,光滑无比。根本就没有能够借力的地方,让我瞬间打消掉爬上去的念头。之前至少还有一根井绳,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头顶的位置此时空无一物。

    要是在井中等人来救,就这荒废的山村,等人来了。哥们儿不是已经饿死了,就是被水活生生泡死。我必须要想个办法逃出去,这上天无门,那么下地呢?

    以前听爷爷讲起过,这祖宗流传下来的老井相传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到底是从什么年代传下来的已经无从考证,不过管是兵荒马乱还是干旱灾祸,这老井中的水从来都没有干涸过。

    那么,这老井中的水必定是活水,或许也和某处的地下河道联通的,或者是和哪处水源链接,那么必定是有出口的。不过,却是从来没有人下潜,也不知道眼前的井水到底有多长有多深,哥们儿的水性虽然还不错,可是一分多钟下来,必定要被淹死在里面的,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我想起了身后的背包,翻找一遍看看是否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找了一下,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外,只剩下一个老旧手电,几个食物塑料口袋。

    不过着手电实在是太过老旧,外面被一层薄薄的铁皮包裹着
道破轮回全文阅读
,里面装有两节三号电池。打开开关,手电的灯光昏黄,几乎可见度只有三米,而且这光忽闪了几下便熄灭了。一般**十年代的人都应该知道这种手电,没电的时候便会将里面的电池拿出来,用嘴咬几下,这手电就还能用几分钟。

    按照方法将电池取出,不断用力的咬,直到几乎变形为止。搬开开关,昏黄的灯光终于照亮井中,虽然强度不大,至少在这黑暗的空间内能给些许安全感。

    我用塑料口袋在空中用力的挥舞几下,紧接着将装满空气的口袋紧紧的系上,用这种土办法做了两个简易的潜水呼吸器。估算一下自己来回的时间,心中唯一恐惧的就是手电遇水便熄灭,那样我怕到时候便找不到回来的路,憋死在水中。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干!’心中默念一句,壮了壮胆子,用力的吸气,让胸腔尽量被装满,当达到极限的时候,我便倒栽葱潜入了井中。

    进入水中后,着井水十分清澈,几乎没有什么杂质,手电的灯光在水中甚至可以照到三米开外的,这让我心中为之一振,感觉自己逃出困境的机会又增加了几成。

    身体缓缓的潜入井中,下面除了水便空无一物,就连水草都不曾生长其中,让人颇感怪异。没过多少时间,便来到了井中底部,脚踩在井底,发现下面都是用青色的大理石搭建而成,每一块都绝大无比,形状统一,几乎上面都刻画着很多纹路。

    有的是人物,有的是祥瑞飞禽,不过可以看出应该是一个写实壁画。不过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观察里面的内容,因为井中的空间实在太大,胸内的氧气在极速的减少,我解开其中一个简易呼吸器,大口的吸了几下,空气进入体内,让发昏的脑袋瞬间清晰。

    我只是仔细的看了周围的三个青砖,第一个上面描绘的是一个头戴金冠王冠的男子坐在金鸾宝殿内,高高在上的指责着下面跪着的女子。也许是砖年代太过遥远,我根本就看不清楚女子的模样。

    第二块砖,是一个天崩地裂万物毁灭的世界,还是之前的男子,手拿天雷和地狱之火,炙烤劈斩着地面的生物和人类,地面这时出现了一个虚无的裂缝。

    第三块砖,之前被男子指责的女子,此时飞身进入虚无裂缝,眼中含泪,不过双眼却死死的瞪着天空,我在井底都能够感受到女子的无边怒火,她此时从衣袖中取出一把金光闪闪的剪刀,偷偷的扔入人间。

    不过即使我能感受到女子的愤怒,不过不知是什么原因,其他的事物都刻画的十分仔细,唯独这女子的样貌模糊不清,即使我紧紧的盯着看,也是迷雾一片,只能看清女子那双充满怒火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