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十五章 意外遇袭3

第二十五章 意外遇袭3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回到旅店后,实在是没有太多心情去洗澡了。。从进房间,紧锁上这破败的木门,生怕对面的黑雾老鬼跟过来。我身子靠着木门,拍了拍胸脯,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这时,才有心情分析今天的事情。

    我拍了下脑门,对了那个老板娘呢,要不是她我今天怎么会遇到这灾祸。不管她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今天必须揍他一顿,要不难解我心头之气。

    在门后观察了一下,我见这黑雾没有跟来,便壮起胆子,开门走出去,准备找老板娘算账。

    我找了全部的房间都没有看到老板娘,‘奇怪了,这人跑到哪里去了’是不是怕我回来报复,我此时心中升起疑问。

    正当我不断寻找这罪魁祸首的时候,突然在这寂静的夜里,听到有人在念经。我仔细辨认,发现这声音有点像老板娘,传来的方向正式我的脚下。于是,我趴在地上,仔细的听。貌似这女人正在念经,又像是咒语。

    ‘原来是躲在地下室里面,还真以为我找不到你了。’我左右环顾翻找去往地下室的通道,找了一会儿,发现在柜台后的地面上有个略有铜锈的圆形门环。

    ‘原来,在这里,看你往哪里跑。’我小心翼翼的打开这隐藏的小门,生怕发出一点声音,打草惊蛇。打开门后,便出现一条昏暗的甬道,全部都由青色石板铺成。上面没有泥土和灰尘,看来这女人对这个地方很是重视,天天都会打扫。

    看到这青石板,我心中的大石也放了下来。为什么,要是这地道也是用那破旧的木板铺成,别说下面的老板娘,就是睡的很死的人都能听到。万一要是有其他的通道,让下面那个可恨的女人跑掉怎么办。

    慢慢的向下走去,这地下室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其间还有一股发霉的味道。我走在地道,只见左右都用朱砂画着好多的符咒,猩红色的文字和昏暗的烛光使得地下室恐怖非常。此时我的心中也有点胆怵,看这情况老女人也是个人物啊。

    不过在当时我极度气氛的情况下,也顾不了这些,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吧。

    我走出地道,发现下面的地下室的入口十分窄小,仅能容一人通过。慢慢走到这窄小的门口,偷偷的向里面望去。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大小便失禁。

    只见屋子内全部都是死尸,从屋顶往下看去,最上面墙上挂着的全部都是人皮,人皮上面画有各种图案和符篆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下面一排所挂有的全部都是人干,看这些人皮肤干瘪上面覆盖着薄薄的一层油脂,估计已经晾晒很久。最下面的墙上,用钢钉将很多人的头部穿透钉在墙上,看样子都是刚刚死去不久的人,皮肤没有上面一层干瘪,可以很明显的看出还有弹性。只不过这些人都没有血液,每个尸体都从胸腔抛开,里面内脏器官全部都消失不见,难道这里是贩卖人体器官的?

    不过仔细想来,能够看出这是一种尸体的制作过程,先去掉身体内脏,经过长时间的晾晒后,再将身上的皮刮下来画满图案。这也太残忍了,此时我小心肝扑腾扑腾的乱跳,哪里还有心思去找那老女人算账。

    看过墙面,视线缓缓地下移。只见这个屋子很大,不过没有什么东西。中间只有一个貌似手术台的桌子,旁边有各种各样的工具。这个时候,只见一个老太婆手里拿着一把血迹斑斑的钢刀(估计这刀没杀过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对桌子上的尸体进行着解剖。

    定睛一看,这老太婆不就是老板娘,虽然样子变得老了很多,不过从身材和体态上看,确实和老板娘一模一样。只见这女人先是对着尸体念着咒语,然后很仔细的划开皮肤,一点点的将各种部件,一一取出。先是心脏在是肺,肾,肝,肠???????????????等,我也没仔细去看,太恶心。不过我恨奇怪,这人都被开膛破肚了,怎么会不流血呢?

    于是,我就向这尸体头部看去,这一看吓我一跳,这人不就是刚刚那个小偷。怪不得没有血,全部都被息鬼给吸走了。难道这老女人和息鬼是一伙的?

    “今天怎么没有看到那个穷鬼,怪事。按照道理,这穷鬼年岁不大,气数还多,那息鬼应该选择他啊,我明明看到那穷鬼冲进去了,怎么回事?”这老女人边解剖尸体边说道。

    听到这话,我才知道,要不是那女息鬼今天准备反叛黑雾老鬼,我绝对是十死无生啊。

    “等会儿,见到冷婵我非要好好收拾她一顿”老太婆气氛的说着。

    原来,这息鬼叫冷婵,而且比老太婆地位还低,也是工薪阶层,被上面层层剥削的。命苦之人,也不知道那息鬼最后那里去了。

    正当我想事情的时候,这老太婆已经将小偷的尸体处理完毕,用钢钉在头颅处不停的敲击着,敲完后便从最上面一层,拿下一张画满符篆的人皮。这老太婆,先用人皮裹好一个陶罐,然后按照刚刚的解剖顺序,把小偷的内脏一一放入其中。正奇怪她这举动是要干什么。

    只见这老女人从手术台下,拿出了一个装满了毒虫的玻璃罐,将里面的各种毒虫倒入陶罐中,然后这女人也是够狠的。用刚刚的刀,在中指出划了一个伤口,不断的将血液滴入陶罐。我在外面都能听到陶罐内稀稀疏疏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用屁股都知道这些毒虫在争相吃着老女人的血液。

    现在我才知道,这老女人原来是个养蛊的,但是到底养的是什么蛊我还不清楚。我这时心里只想着,赶紧跑路,这刚出虎口便入狼窝,我的人生好悲剧。

    正待我想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有一双手拍在我肩膀上,吓的我全身冷汗直流,我见那老女人根本没看到我这边的情况,还在哪里仔细的制作着蛊。心想难道这女人还有团伙?这人,手拍在我肩膀的时候,另
天工系统帖吧
一只手从后面将我的嘴给捂住。

    “别出声。兄弟,不要害怕。我是崂山掌门亲传弟子,权无救”

    我一听这哥们说的话,才缓过神来。回过头来轻声说道“大哥,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这一拍,吓的我魂儿都丢了,会死人的知道吗?”

    回过头来才发现,这厮脑袋紧贴着我后背,我差点和他亲上。我瞬间将其推开,这时我才看到他的全貌。身高有一米七左右,头上梳了一个很标准的道髻,浓眉大眼,还略带有些许忧郁的的眼神,微微翘起的嘴角,左上角的脸上有个一寸长的伤疤。给人的感觉粗狂,忧伤还附有正义感。这哥们身材怎么样我不清楚,因为穿着一套灰色道士服。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好,感觉是个靠得住的人。

    他这时用食指放在嘴角,给我做了个今禁声的手势。“哥们,别说话了。你知道吗,这里面的那个老太婆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权无救用力将我身子压低,怕我再次说话,惊扰到里面那位,用手把我嘴捂住。

    “现在,你别说话。听我说”这厮将身体紧紧和我贴住,脸贴脸,前胸贴屁股,我都开始怀疑这姓权的是不是有龙阳之好。心想‘你离开我点,对面的老太婆也看不见。’

    “我也是受人之托,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已经跟踪这老太婆几天了,你看她正在研制的是人皮蛊。将五种毒虫扔入用人皮包裹的陶罐中,每日向罐内滴血,让其厮杀,最后存活下来的便是人皮鼓。然后将最后的毒虫碾碎成粉,每日祭拜,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蛊成。”权无救愤恨的说道。

    后面我从虎魄那里知道一些另外的内容。炼蛊之人与人打斗,会将此灰向敌人抛去。若身中蛊毒,会导致全身皮肤溃烂,然后这蛊开始吞噬血肉,最后只剩下骨骼。而且如果用人皮炼制,还会导致死去之人魂魄无法离身,不入轮回。受制于炼蛊之人,成为鬼奴。

    但是,万物都有克制之法。在我临走时,二叔曾经说过,大部分邪法都能用童子尿解除,如果不能消除也可镇压一段时间。

    我指了指捂在我嘴巴上的手,用眼神向他示意我不再说话。这厮便缓缓地松开手,看对面的那位上来就跟报菜名似的,把自己说的清清楚楚。我感觉也应该自报家名,不过我刚刚张嘴,这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你说叫救爷,救哥,小救子,怎么喊对面这位都好像在占我的便宜,这爹妈是怎么起名字的,怎么这么无耻,还权无救,怎么不叫全都死。

    我张了张嘴,也没说话,示意他继续。

    “我来的目的,就是要捉拿此人。刚刚我已经在这里布置了一个五行锁魂阵,我只知道这厮是个养鬼的,没曾想这鬼是从蛊炼化而出。这样两个阴邪之物,导致邪气更强,我也不敢确认自己能拿下此人。道友,你有什么办法说说,我们一起研究研究。”权无救好奇的看着我,希望我能有什么意见。

    我看着这厮的眼神,很抱歉的摊了摊手。“哥们现在就是小菜鸟,这祖国的改革浪潮差点将我淹没,我还没升职加薪,哥们就一身的血有点用,要不给你点。”

    “算了,我看你也是有胆之人,刚刚我看你在这里观察了很久,应该也是和这老太婆有丑。这样,你在这里给我压阵,有机会再这老太婆背后打打黑枪也好。”这家伙说完话,也不管我是否答应,就猫着腰悄悄的向老太婆走去。

    我本想拉住这哥们,希望他能给我点保命的东西,没曾想话还没说完,就走了。

    我在地下室入口处,紧张的看着权无救,也真心希望他能成功。只见这时,老太婆还在仔细的研究她的人皮蛊,根本没发现有人在暗中接近她。

    当权无救在老太婆背后五步的位置停了下来,从小腿处拿出一个匕首(这厮完全打破了我对道士的想法,不都是手拿青锋宝剑,长发披肩,一脸的臭屁表情吗?。此时我极度怀疑这权无救是不是真的亲传弟子,怎么亲传弟子连个宝剑都没有。),纵身一跃,直取老太婆项上人头。

    那知,这老太婆后面就像长了一双眼睛,不待匕首过来,早已经闪身躲开。潇洒的来了一个后空翻,站立后说“朋友,就你这小伎俩早已经被老太婆我看穿,还有在门口处的那位也现身吧。”

    原来,她早知道我在此埋伏。哎,还是太年轻,经验少。我慢慢的从门跳出来,愤怒的看向她。反正也跑不掉,还不如霸气点,也许还能用气势震慑住对方。

    “还记得你前天杀害的陈老板吗?我便是替他来报仇的。”权无救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岁数大了,记性不好。哪个陈老板啊?我每天杀人,解剖尸体哪有时间来记这些人的名字,要是每个人我都要记住,那不是累死我老太婆了。哈,哈”老太婆笑道。

    我看着剑拔弩张的气氛,知道等会儿一定有场大战。先不要说话,希望能淡出他们的视线,等会儿好跑路。

    正在我想着等会儿要怎么离开的时候。权无救也不多说欺身而上,脚踏崂山罡步,手拿匕首直逼老太婆面部胸口而来。只见这老太婆绝对是有功底的,一个鹞子翻身,躲过致命一击。下腰,翻身一个回马枪,手中钢刀携雷霆之势,砍向权无救勃颈处。

    要是这一刀看下去,绝对身首分离。这权无救也是厉害,见没有时间能够躲过这一击,用以伤换伤的办法,将手臂挡在勃颈处,拿着匕首的那只手用力向老太婆胸口刺去。

    此时老太婆也不舍得自己受伤,弯身下腰,来了个黄狗撒尿,一脚正中权无救的腹部,将其踹飞十步开外。权无救后退数步,喉咙蠕动吐出一口鲜血,看这样子也是受了不轻的内伤。高手过招都是先探明对方虚实,我看这厮上来就是拼命的招式,估计打不过这老太婆,赶紧想办法撤才是真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