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穿越了

穿越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6妍醒来时,头像要炸掉一样。

    好不容易医院放几天假,决定好好犒饷一下自己。

    简单洗漱一下,便出门了,直奔对面的灌汤包店。

    为了一个科研项目,已经在医院待了两个月了,想想灌汤包的味道,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绿灯一亮,第一个冲向斑马线

    周围响起一片尖叫声,6妍反应过来时,只见一辆车在瞳孔里不断放大,兰博基尼!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四周用一些小木头夹着杉木皮组合而成。

    阳光透过中间的缝隙钻进来,勉强能看清屋里除了床之外唯一的摆设,一个像凳子模样的木墩,上面搁着一个缺囗的土陶碗。

    身下的床搁得身上疼,散着一股霉味及腐臭味,身上的粗布衣,打满了补丁。

    “一定是幻觉。”6妍默默念着,用力把眼睛闭上,然后再张开。场景没变。

    “一定是在做梦!”用手使劲掐了掐大腿“嘶………”痛!

    紧接着,一连串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像电影快进一样出现在脑海中。

    哑巴,脓疮,继奶奶的不喜……妈妈的无力……饿得快晕了躺在床上……被扔石头……割猪草,滚下山坡……

    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坑坑洼洼的触感,再看看这双又黑又瘦的手,不得不逼着自己认清一个现实:穿越了。

    前世是个孤儿,靠自身努力成为中医界的奇才,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以前都遇到过:非洲支援自愿者,战地医生……

    独立,冷静,挑战生存极限,是熟悉6妍的人的普遍认知。

    反正前世也没什么牵挂的人,除了担心那个钻研狂人师父外,来到这,就当是一段游历好了。

    如此想着,便不再纠结为什么穿越到这么悲催的环境,也准备做点什么,适应一下这具新的身体及身份。

    一阵“咕咕”声从肚里传出来,打断了6妍的思路,民以食为天,对于曾经是吃货的人儿,早已想不起饥饿为何物了。可现下,这种感觉代替了其他所有。

    扶着床沿走了几步,适应后慢慢向院里走去。

    这是一座典型的三合院,正屋坐北朝南,在陈家湾村,这种户型很常见。屋后靠一座较平缓的山,南面紧临一片旱地,地势再低一点的地方则有一片水田,水田过去一点,一条河弯延而过。

    房屋为木头结构,正屋壁面较平,奶奶和爷爷住着,东面靠正屋住着二叔陈二柱一家,紧挨着是三叔一家,西面靠里是四叔那屋,隔壁住着6妍一家。

    因6妍是个外姓的,还长了脓疮,杜氏说晦气,要赶母女俩走,在母亲的努力下,允许她住西面最外围的柴房。

    而平时做饭的地方,则是在东面,搭了个比较矮的棚子,有三口土灶。此时,正是家家户户做早饭的时辰,烟囱里升起袅袅炊烟,让6妍的脚步不自觉地向那挪去。

    视线里,一个中年妇人挽着简单的髻,插着一根有些年头的木簪,洗得白的粗布衣服,打满补丁,衣服和裤子有点大,显得人更瘦小。

    似乎听到了动静,妇人转过头来。

    看到来人,妇人暗淡的眼里马上铺上一层惊喜:“我的妍儿,你终于醒了!”

    粗糙的手颤抖着往女儿身上摸着,视线一直停留在额头上那个还有一丝血迹的伤口上。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娘给你拿吃的,给你拿吃的……”

    看着母亲高兴得在原地转圈,却一直没拿吃的。

    “娘~~”

    母亲手中铲子“噹”一声掉地上。

    看到母亲的反应,心里不由
荒神归来无弹窗
一阵酸楚。原身在这个家,只有母亲可以依靠,而母亲,因自己是个哑巴,且长成这样,嫁给继父后,没有一儿半女,处境更加艰难。

    虽然前世对母亲没一点概念,但原身骨子里对母亲的感情,让6妍一下子就叫了出来。

    确认是女儿的声音后,戚氏嘴张了张,好一会,才吃吃地出了声:

    “妍,妍儿,你,你能说话了?”

    “娘,我饿了。”

    戚氏边装高梁饭边擦眼角,边自言自语地说:“饿了好,不是不是,我是说妍儿说话了好,太好了!今天娘真高兴,观音菩萨保佑!”

    平时沉默寡言的戚氏,今天破天荒说了这么多,足以说明她此刻心里的激动。

    孩子今年都十一了,十一年来第一次开囗说话,还叫了声“娘”。

    喜悦和激动一波一波冲击着脆弱的心脏,感觉自己快要晕过去了。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再叫娘几声。”

    此时母亲就像一个孩子般欢喜,沉重的精神压力让这位母亲忘记了最后一次开心地笑是在什么时候,今天,露出了原身记忆中没有的表情。

    6妍,以后,就让我替你守护你娘亲,不再让她受委屈。

    6妍接过母亲递来的高梁饭,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道。

    简单分析了一下目前的处境,第一,要先解决温饱问题,第二,要处理背上及脸上的脓疮。

    常言道,靠山吃山,趁着奶奶还不知道自己醒来的事,决定进山一趟。

    说干就干,虽然伤了脑袋,也经常食不果腹,但因常年劳动,身体自身恢复能力比较强,再加上吃了点东西,尽管头还有点疼,但整个人精神不错。

    凭着记忆找到篮子和镰刀,朝今天的目的地—老虎山走去。

    老虎山是一片绵延数十里的山脉,比独岩冲要远得多,据说那里经常有猛兽出入,平时村里人都不敢进去。

    原身两年前听说山里有治脓疮的草药,去过一次,所以倒也省了6妍很多事。

    约莫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到了一个山坡上,往下一看,山脚下雾气环绕,隐约一些绿色显露出来,山后面连着山,看不到尽头。这就是老虎山了。

    顾不上劳累,迫不及待地往山下走去。

    前世当医生前,曾在特种部队服役几年,最擅长丛林战,对森林,有一种近乎本能的喜爱与亲近。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大片杉树林,杉树笔直高大,每一棵至少要两人合抱才抱得过来。

    这种木材适合做房子,整棵去皮加凿后可做梁柱,横面切成板可做壁板,也可做家具。

    不像别的木材这么坚硬,但容易加工,易风干,抗腐蚀性强。

    枯干后枝丫易燃,叶子部份俗称杉木刺,是引火的选。

    杉木林里杂生着枞树,相对杉木,这种树大都我行我素地生长着,奇形怪状。

    叶子像针,一般都只能当柴禾用。

    有的树干有枞藁,即树干某一部分分泌了很多树脂,点上火,很容易燃烧且持续时间长,燃烧时散出一股树脂的清香味。

    看到枞树,杨妍明显眼睛一亮。

    枞树集中的地方,且常年阴暗潮湿,必定有枞菌。想到枞菌,杨妍直咽口水。

    用镰刀割开脚下的杂草,经过第五棵枞树时,一片可喜的枞菌出现在眼前。

    强压下内心的激动,小心翼翼地摘下,将泥土清掉,放入篮中,目测了一下,至少两斤。

    正想继续寻找,右前方传来一阵异响。6妍迅放低身体,摒住呼吸,用视线警觉地扫描可疑的区域。

    突然,前方一棵杂木树上的叶子一动,一个熟悉的小东西出现在6妍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