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被赶出来

被赶出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只漂亮的山鸡!

    6妍悄无声息地往前挪动,扬起手中镰刀,果断往山鸡落脚处掷去。很快,山鸡和镰刀一起掉落下来。

    因这具身子还比较弱,力气不够,山鸡只是被撞落至地上,扑愣楞想逃走

    6妍情急之下整个身体往前扑过去,把山鸡狠狠压在身下,抓着翅膀根部,用一根草藤绑起来,鸡爪也如法炮制。

    用手掂了掂,估模着有三斤左右,刚好可以做一道野山鸡炖枞菌。

    周围排查了一遍,又找到两斤左右的枞菌,并且还现了一种可以化脓消炎的草药,装了半篮,便决定起身回家了。

    毕竟,身体还是比较虚弱,准备也不充足,担心碰到其它野兽,没办法应对。

    返程路上,少了来时的急切,也因收获颇丰,嘴角不自觉上扬,边闻着路边的野花香边啍着: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童年的老牛是我童伴……”

    到家时,刚好过了中饭时间。院子里没人,暗暗松了口气。

    正准备悄悄把山鸡拿出来处理一下,小家伙不适时宜地叫唤起来。

    听到院里的动静,东屋二婶秦氏打开门探出头来。

    秦氏娘家是邻村桥头村的,嫁人之前家中还算宽裕,上有两位兄长,打小比较疼爱这个唯一的妹妹,后来家道中落。养成了秦氏如今好吃懒做且又贪小便宜的性格。

    因长了一副好皮相,二叔平时也惯着,除了在婆婆杜氏面前还算收敛外,在其她人面前,越不可收拾。

    看到侄女手里的山鸡,秦氏眼里直放光,三步并做两步来到6妍身边,很自然地伸出手抓过山鸡并说道:

    “妍儿呀,女孩子家,别弄这东西,婶儿帮你拿。”

    6妍本能地用力抓紧,出于对自家二婶的了解,她绝没这么好心。

    秦氏看侄女不松手,暗暗加了把劲,脸上的笑容都快僵住了,仍没拽过来。

    野山鸡受不住这样的撕扯,尖锐的叫声几乎把整个院子都惊动了。

    奶奶杜氏第一个出来,6妍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这个给原身及母亲带来无限威压的老太太:

    头梳得一丝不苟,上身一件蓝色粗布衣,下身一条黑色粗布裤子,都整得平平整整的,

    肤色偏白,颧骨较高,眼窝较深,整个人看去很精神,但更多的是一种压迫感。

    据说杜氏父亲是远离此地一个镇上的地主,母亲是服侍父亲的丫环。

    后父亲过世,家产被兄长败得差不多了。杜氏因其母亲出身低微,没有父亲庇护后,在家生活得不如一个下人。

    杜氏兄长展转得知陈家礼金出得高,逼着杜氏嫁给6妍的爷爷。

    要说杜氏,也是可怜人,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到了陈家的杜氏,内心仍觉得自己是个小姐,嫁到这委屈了自个儿,却又没法改变。

    出身的优越感及现实生活的窘迫,渐渐让杜氏变得专横霸道。

    “二丫,还不去洗碗!大晌午的,还闹腾,真不让人省心。”

    “二柱媳妇,把山鸡收拾好。”

    秦氏狠狠瞪了6妍一眼,像扔烫手山芋一样甩开手,对着正要进屋的杜氏道:

    “娘,我这手艺,怕糟蹋了这山鸡,源儿娘最会收拾这个了。”

    秦氏看了一眼站在婆婆身边的三柱媳妇穆氏说道。

    “我来收拾吧。”

    戚氏接过篮子,拉着女儿往旁边走,并迅往6妍手里塞东西后,往厨房走去。

    看来,吃饭的时候,大家又选择性忽略了6妍的存在。

    除了娘,似乎没人记得6妍曾经摔倒昏迷的事,也没人想过她还没吃饭。

    本来还想着偷偷加餐呢,如今看来……依着以前的作风,早就不甩这些人,夺回自己的东西拍拍屁股走人。

    想到母亲,噌噌上升的火气被慢慢压了下去。时机不成熟,再忍忍。

    回到屋里,看了母亲塞给自己的东西,三个土豆,又是母亲省下来的。

    忙活了一上午,吃着什么都没放的水煮土豆,居然也觉得很美味。

    在正想躺上去休息一会,床上的异味扑鼻而来。

    6妍皱了皱眉,便把床上几块破布拼凑的床单,掀起来,还有一床已经看不出年岁的盖被,全拆下来。

    把床上的稻草卷成一小堆,抱出去,晾在院子里的石板上。

    转身回屋,将床单盖被塞进平时洗衣的篮子,拿上洗衣用的棒槌,往河边走去。

    没了难闻的味儿,因山鸡事件带来的不快也消减了一些,回去准备烧水洗一下身上。

    将篮子搁下,正准备晾晒时,一双手先一步拿起了被子,晾到了比6妍略高的竹竿上。

    来人二十出头,个头1米7左右,皮肤黝黑亮,侧面轮廓很立体,嘴紧抿着。

    留意到6妍的注视,看了6妍一眼,嘴抿得更紧,眉头微微皱起。手上的动作更快了,并用力甩着被套。

    这是生气了?

    “四叔~~”

    6妍软软叫道。

    四叔平时沉默寡言,原身记忆里,总是在忙。但冷不丁会帮原身接过柴禾,生病时会带来吃的。

    听到6妍的叫声,四柱身体明显僵了一下。

    然后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动作略显僵硬地摸了摸6妍的头。

    “叔高兴。”

    说完,转身朝屋里走去,留给6妍一个背影。

    6妍笑了笑,并摇了摇头:“这四叔,还真是。”

    “妍儿,这是什么,猪不能吃的,你奶知道了,又有你受的了。”

    戚氏拿着篮子里的草药对6妍说道:

    “还有这蘑菇,不能乱吃,前一阵,邻村有人吃蘑菇死了。”

    “娘,这是药,听村里老中医说可能对我的脓疮有好处.”

    6妍边说边挽过母亲的胳膊,往自己屋走。

    “这蘑菇没毒,给鸡啄过,鸡没事。”

    “鸡竟吃这个?”

    戚氏疑惑更深,然后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妍儿,之前只顾着高兴,忘了问你怎么摔一跤后就会说话了
我是白衣少侠全文阅读
。不会再变回去吧。”

    “我昏迷时听到一句:经此劫难,苦尽甘来,然后一道白光闪过,我就醒来了。”

    6妍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顺溜地对母亲说道。

    “肯定是菩萨保佑,难怪我觉得妍儿有些不一样了。”

    戚氏说完对着天空拜了拜,还念念有词。

    “妍儿,娘烧了水,洗过澡先休息一阵,你爷爷今天不舒服,奶奶顾不上这边。”

    知女莫若母,有娘照顾的感觉真好。不知母爱为何物的6妍,第一次心里有点感激起老天爷来。

    戚氏把水提到屋里,再搬来一个木盆,黑漆漆的。

    “娘帮你把背上清理一下。”

    “帮我把篮子里的草药叶子放到水里泡一下,再帮我清理。”

    6妍边脱衣服边说道。

    戚氏犹豫了一下,但想到是老中医推荐的,就不再多想,按女儿的要求做了。

    6妍把草药捣成泥状,让母亲先把汁滴在伤口处,等稍干后,将药泥外敷在患处。脸上也让母亲代劳了。

    没有纱布固定,6妍只好坐在凳子上,上半身半趴在广床沿上,头抬起,防止药掉下来。

    “砰~”门好像被撞开似的,奶奶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屋里。

    “我就说怎么厨房没看到人呢,原来躲在这偷懒,二丫娘,还不去把山鸡收拾了端我屋里来,给大柱他爹补补。”

    戚氏应了一声,把盆里的水倒进桶里,提着走出屋去。

    还好换了衣服。看到母亲隐忍的样子,6姸拳头握得紧紧的。

    这种日子,不会太久的,自己一定有办法改变。

    “还嫌自己不够丑,弄些乱七八糟的在脸上。既然没死成,就去捡柴禾。”

    “我身体不舒服,不去。”6妍实在受不了奶奶的语气,翻了个白眼,大声说道。

    “反了你了!还敢顶嘴了,看我不打死你。”

    正准备操家伙,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

    “你不哑了?!”

    6妍正憋着一口气,没再出声,担心自己一出声更控制不住。

    “好啊,你原来一直都是装的,你这有娘养没娘教的野蹄子,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边说边拿起地上的一双烂鞋,往6妍身上招呼。

    6妍巧妙一闪,躲过第一拔攻击。

    杜氏没想到6姸会躲开,这更激怒了她。第二次下手更狠了。

    屋里太窄,6妍迅低下身,从杜氏身下逃开了。

    这一下杜氏本势在必得,用尽全力往前扑,6妍一躲开,身子没收住,脚下又拌到了凳子,整个人倒了下去,头搕到床沿上。

    杜氏抬起手,下意识地往额头上一摸,粘粘的,一瞅,红色的。

    “来人呀!杀人啦!”

    6妍正准备伸手扶一下,自己也没想着让对方受伤,结果就看到杜氏已经坐起来,用手锤着床板,扯着嗓子叫喊起来。

    爷爷,娘,二叔,二婶儿,三叔,三婶儿穆氏,四叔,二叔的两个女儿春妮春燕,三叔的小儿子陈源,哥哥陈福,

    除了继父在外村打短工外,家里成员都齐了。

    “今天有二丫没我,有我没二丫,这一次,看你们谁敢拦我。”

    杜氏甩开四儿子伸过来扶住自己的手,大声吼道。

    “老婆子,赶紧把伤口处理一下,别吓着了孩子。”

    爷爷皱着眉,对奶奶说道。

    “她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明明会说话,一直装聋作哑,如今连我都敢打。她不走,我走。”

    杜氏说着便愤愤摔门而去。

    6妍一直是戚氏心头的一根刺,戚氏嫁过来这么多年,没所出,大儿子又一直不肯休妻。

    对自己的各种刁难,戚氏从来都是逆来顺受人,杜氏只好拿6妍出气。最好把6妍逼走,戚氏也一并离开自己儿子。

    “娘,妍儿是菩萨显灵后好的,没骗您。”

    戚氏急急地解释:

    “妍儿,快向奶认个错。”

    “是奶要打我,自己不小心摔的,我个头这么小,哪能打到奶。”

    6妍可不想做冤大头,振振有词地辩道。

    “哎呦,我说二丫,你惹上大事了,奶奶一回娘家,娘家人一来,还不把整个家都掀翻了,最重要的是,还要给安抚费,可别扯上我们二房。”

    二婶在旁边不冷不热地说道。

    “妍儿,要不你先去外面避避,等你奶消气了再回来。”

    三婶穆氏小声地说。

    “哼……”四叔重重冷哼了一声,三婶立即禁声。

    “妍儿,三婶说得对,你先去村里磨坊躲躲,回头我送些东西过来。”

    哥哥陈福满脸担心,拽着6妍的手就往外走。

    “照顾好你妹妹。”爷爷叹了口气,在三叔的搀扶下回屋了。

    “妍儿,你且等着,等哥挣钱了,就给你找县里的大夫治病,早点嫁个好人家。”

    哥哥如今也才十三岁,说这话时,虽然很有气势,但毕竟自己都对婚事没什么概念呢,脸稍稍有些红。

    6妍心里一暖,侧过头,嘴角微微上扬,说道:

    “哥,我以后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这一切的,不用担心我。”

    陈福看到妹妹的笑容,还有第一次张口对自己说话,激动得脸都涨红了

    “妍儿要是早点摔这一跤就好了。”

    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咧开嘴,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嘿嘿笑了。

    磨坊离村口有点远,但两人边走边说话,没用多久就到了。

    一个破破烂烂的棚子出现在6妍的视线里,屋顶用杉木皮搭着,一些石头压在杉木皮上。

    棚子周围用一些木板和杉木皮夹着,有的地方还缺了口。

    门半搭着,走进里面,一股霉味及死老鼠味扑鼻而来。

    强压下胃里的翻腾,打量了一下这个即将进驻的安身之所:

    里面大约十五平左右,一个还勉强看得出样子的放磨盘的架子占了大半地方,就再没有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