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磨坊生活

磨坊生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怎么变成这样了。”

    陈福看到眼前的景象,目光一滞,

    汕汕地说:

    “妍儿,小时候这里不是这样,你六岁那年被奶赶出来,我还陪你在这待过一晩呢。这角落里原来还有一张床。”

    “要不,咱晚上再偷偷溜回家里。”

    陈福现在开始后悔把6妍带来这里了。

    这磨坊已经荒废了四五年了,离村里较远,所以陈福也很多年没来了。

    “哥,你帮我回屋拿点东西,扫帚,杉木皮,还有晾在院子里的被子,

    还有……”

    看到拿着各种东西的四叔出现在门口,6妍没再说下去。

    左边肩上扛着扫帚,锄头,锄头上面挂着一捆稻草,右手掖下夹着被子棉絮。

    把东西放在磨坊前面一块还算干净的大石块上面,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

    “谢谢四叔!”

    陈福冲着四叔的背影喊道。

    说完,拿起扫帚,利索地打扫起来。

    6妍则拿起了锄头,围着磨坊周围挖一条排水沟。

    虽说现在是四月,雨水不多,但前世野外扎营时,挖简易的引水渠是必不可少的步骤。

    等6妍和陈福忙活得差不多的时候,四叔又闷不吭声地出现了。

    一捆干杉木皮,几块杉木板,两根木棍和一根竹竿。

    把这些东西放在地上的草坪上后,拿起两根带枝杈的木棍,在向阳的一面,间隔4米左右的距离,插进泥土里,摇晃了一下确定牢固后,竹竿往上一架。一个简易的晾衣架就完成了。

    陈福赶紧把棉絮被子晾在衣架上。

    6妍跟着四叔走进打扫后的屋子,眼前一亮:

    屋里地上居然铺着石板。

    这种感觉,就好像捡到十块钱,捡起来一看,现还夹着一张折起来的毛爷爷的心情—爽呆了!

    不由得对自己即将面对的生活,期待起来。

    四叔用脚踩了踩屋里放石磨的架子,没烂,用手比划了一下尺寸,长约1.5米,宽约1米,井字结构,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出屋。

    折回来时,手上多了几块木板,横架在石磨架子上,进出两次后,一张简易的床就搭好了。

    把稻草铺上厚厚一层,用手压一压,尽量铺均匀,再盖上一床比盖铺更差的烂棉絮。

    做完这些,便开始收拾房子周围,有破洞的地方,或是缝隙大的,都用杉木皮封好。

    陈福在一旁打下手。

    6妍则在周围旱地边上找到一些驱蛇虫的艾叶,在房子周围都挂上一些。

    顺手摘了很多金银花,在屋内沿着墙根洒了一圈。剩下的,就搁在床下。

    满屋浓浓的花香味。

    忙完这些,太阳已经快下山了。

    把床单盖被铺好,住的问题总算解决了。

    “二丫,福伢仔,你们在吗?”

    远远听到村里胖婶的喊声:

    “你们赶紧回,回家去,二丫娘晕倒了!”

    “哎呦,累死我了,怎么跑这来了。”

    胖婶来到门外时,已经气喘吁吁了。

    等她顺过气来时,三人早已走远。

    胖婶看晾衣架,愣了一下,再往屋里一瞅,看到干净的屋子和床铺,边摇头边叹气:

    “苦命的娃哪。”

    慢慢向来时的路走去。

    此时的杜氏屋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杜氏侧躺在床上,脸朝里,戚氏跪在杜氏床前,秦氏和穆氏立在一旁。

    “大嫂,别跪了,你再晕过去,别人会说娘的,娘不是会更生气,再说,快到吃饭时间了。”

    秦氏开口道。

    “大嫂,要不,等娘消气再来吧。”

    穆氏小声说。

    6妍进屋时,看到二叔和爷爷在外屋。

    “妍儿,劝劝你娘吧,现在你奶在气头上,说什么都不管用,你就委屈两天。”

    进到里屋,看到跪在地上的母亲,把母亲扶起来。在她耳边低声说:

    “娘,我找到住的地方了。”

    连拖带拉地把母亲带出来。

    回到娘屋里,陈福已端来一碗水。

    悄悄给母亲把了一下脉,除了身体比较虚弱,别的没什么紧要的。

  
穿越电影位面全文阅读
“娘,你身子弱,别动不动就跪,要是留下病根子,怎么办。”

    6妍同母亲分析了自己独立过的好处,不用挨打,如今山里很多吃的,还有的可以换钱。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母亲劝住了。

    “娘也和你一起出去吧。”

    母亲最后蹦出这句。

    “你要是出去,咱娘俩都没有资格留在村里了,再说我现在一穷二白,你留在这,还可以缓一缓。”

    好说歹说,戚氏最后总算勉强答应6妍暂时在磨坊住一阵子。

    但也要6妍保证,一旦奶消气了,就搬回来。

    6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口头敷衍式地应承着。

    前世劳碌了二十几年,这一世还是想办法让自己轻松点,远离这种后院掌权的是非之地。

    才第一天,过得惊心动魄的,决定回自己的小窝休息一下。

    天色渐渐暗下去,家里的女人们开始忙活晚饭,空气中充满了食物的香味儿。

    6妍摸了摸凹进去的肚子,看来今晚得挨饿了。

    “妍儿,这是两个生红薯,等一下你烤熟了吃。”

    陈福说话的时候,还喘着气,显然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那个,你自己小心,我,我不能送你过去了,这是偷出来的,奶那……”

    6妍眼眶一红,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最后还是把红薯塞回哥哥手里。

    “哥,我有吃的,四叔给我留了吃的。”

    说完转身快步朝磨坊走去。生怕自己多看红薯一眼,就会改变主意。

    陈福一听妹妹说有吃的,轻轻呼了口气,得赶紧在奶奶现之前,还回去。

    想到晚饭,6妍心情变得低沉起来,满怀心事地走着,不知不觉,到了磨坊。

    怎么会有灯?

    6妍警觉起来,放轻脚步,慢慢向磨坊绕到磨坊后面。

    从一个留着通风的活动口向屋里探去。

    只见一个穿着洗得白的粗布衣服的妇人,正从一个篮子里往外腾东西:

    土陶碗,土陶罐,锅,白菜,茄子,土豆,西红柿,还有一个装有东西的布袋子……

    “瞧我这记性,筷子都忘带了。”

    妇人抬起头,懊恼地道。

    看到这张脸,6妍提着的心顿时放下来。

    原来是桂秀婶,和母亲走得较近,对6妍也很照顾。

    “桂秀婶儿~”

    6妍绕回到正面,一进屋就亲昵地叫了一声,还有点撒娇的成份。

    “你这小妮子,总算开口了,也不让婶儿知道,让我早点高兴高兴。”

    桂秀婶轻轻打了一下6妍的手臂,佯怒道。

    “婶给你煮了两个鸡蛋,还有几个在陶罐里,你这身子,要补补。”

    6妍蹲在桂秀婶前边,看着她絮絮叨叨地交待着,眼睛一眨不眨。

    “你这孩子,咋盯着婶儿看呢,听清楚没?这袋子里是米,你就着红薯,能对付几天,要放好了。还有这火折子。筷子明天再带过来。还有……”

    6妍走向前去,搂住已经起身的桂秀婶的腰,头在对方胸前蹭了蹭:

    “婶儿,你都说了好几遍了,我记住了。不用担心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相比性格怯弱的母亲,6妍更喜欢同桂秀婶相处,平时大大咧咧,但也是个敢恨敢爱的主,很对6妍的口味。

    桂秀婶屋里还有仨娃,交待清楚没有遗漏后,便急急赶回家了。

    还真是雪中送炭呢。

    6妍摸了摸还有温度的鸡蛋,慢慢地剥开,小口小口地吃。

    桂秀婶家里也不宽裕,上面没有公婆,丈夫是家里独子,经常和6妍继父在外打短工。

    家里的鸡蛋平时都舍不得吃,都是攒好了拿去集上卖。

    虽说吃鸡蛋对脓疮不好,但眼下营养不良也是个大问题。

    6妍权衡之下,还是把充饥作为重中之重来抓。

    吃了两个鸡蛋,还是饿,可折腾了一天,6妍实在太困了,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砰…………“一声,门被撞开,又迅被关上。

    6妍一个翻身,半蹲在床上靠里侧,摒住呼吸,全身进入戒备状态。

    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6妍正试着适应这黑暗,一股陌生的气息向6妍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