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狼伢子

狼伢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谁!?”急促并刻意压低的男声在身旁响起。

    6妍正准备悄悄挪开,嘴一下被一双蒲扇似的大手捂住了,手上厚厚的茧弄得6妍有点疼,

    腰上一紧,整个人就被拉下床来,被迫往墙边走去。

    “嘘——”

    6妍头向后猛一撞,脚往后向上勾起,用力往身后之人的裆下踢去。

    来人不知6妍还会来这一手,头被扎扎实实地撞了一下,但下身总算逃过一劫。

    应当庆幸6妍个头不高,再加上这具身子底子实在太差。

    不会这么惨吧,挨饿,被赶出门,好不容易有个睡觉的地儿,又来个登徒子。

    而且这货武功不错,至少隐匿功夫很好。刚刚接近6妍,6妍都没第一时间觉察到。

    “找死!有狼!”

    “这之前,没人。”

    完了又硬生生蹦出一句。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撞击声。

    男人把6妍往自己身后一带,同时打起火折子,点燃一把枞槁。

    6妍脑袋急运转,想着逃离的办法。

    突然,6妍瞄到墙脚的锄头。

    那是四叔留下来的,说明儿得空过来把院子整整。

    双手紧握锄头,全身进入战斗模式,直视门口处,并竖起耳朵,随时留意周围的动静。

    看到6妍的反应,男人闪过一丝诧异,同时夹杂着一丝不异觉察的欣赏。

    门被撞开了,一头狼出现在6妍的视线中。

    一头成年狼!和藏獒差不多大小,身上挂了彩,两眼闪着绿光。

    看到火把,狼爪往后缩了缩,但随即一跃而起,向6妍扑去。

    说时迟,那时快,6妍上身往后一仰,举起锄头朝狼脖子下挖去。

    这个姿势不好使力,虽是挖中了,但只划破了点皮。

    狼就势把6妍扑倒,呼出的热气都喷到6妍脸上了。

    6妍仿佛听到了自己脖子被咬断的声音,干脆把眼一闭,说不定一翘辫子,就能回到现代呢。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只觉得下一秒,像有一座山突然空降到自己身上,背上一阵生疼。

    鼓起勇气睁开眼,刚好一滴狼的唾液滳下来,头一偏,进脖子里了。

    顾不上恶心,看到狼很痛苦的样子,6妍吃了一惊。

    没多久,狼脑袋耸拉下来,没气了。

    再一会,身上一轻,狼也被拿开了。

    原来,在千均一之际,来人跨坐在狼背上,用绳子套住狼脖子,把狼活活勒死了。

    6姸骨碌坐起来,这才有机会看清来人的样子:

    刀削般的面孔,幽深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轮廓分明的唇线。

    皮肤黝黑,但非常细腻。

    整个给人的印象是,冷硬,生人勿近。

    上身搭着一件开襟,已经破破烂烂,上面有一些血迹。

    胸口敞开着,各种疤痕狰狞地交叉在一起。

    手臂上肌肉突起,上面有一些抓痕,还滴着血,触目惊心。

    浑身散出一种野性美,整个人像一头非洲豹:

    高贵,优雅,力量,度。矛盾而又该死的协调。

    姐只是纯欣赏,纯欣赏。

    6妍咽了咽口水,心里有点鄙视自己:

    好歹也是三十几岁的灵魂,这个最多只能算大男孩,目测应当十六岁左右。

    不过,我们的6妍似乎选择性忘了:这时代,十六岁大多已经成家了。

    搜索着原身的记忆,不太确定地问道:

    “狼伢子?”

    对方抬起眼皮,看了6妍一眼,看到6妍的脸,视线略略停顿了一会,很快挪开了,仿佛刚刚那一顿都是错觉。

    对于6妍的称呼,没肯定也没否定。

    狼伢子,全名杨拙。父亲是村里的猎户杨铁。

    据说杨铁祖上是从北方逃难过来的,被村里允许留下来,除了住的地方,就没有其它地了。

    听村里老人说,狼伢子是杨铁从狼窝里捡来的。

    当年杨铁追头野猪,不小心误闯狼窝,应当
重生之盛世王朝最新章节
是两拔狼争夺地盘,两败俱伤。

    杨拙被现时,己经昏迷过去。

    当醒来时,还把杨铁咬了一个大口子。

    据说那年,杨拙看上去只六岁左右。不会说话,只会出狼一样的叫声。

    再后来,还到村子里咬过鸡,有人还见到过他吃生肉。大家都说他是个妖怪。

    里正要求杨铁报官。杨铁跪在村口,整整跪了三天三夜。

    最后里正和村民们妥协了,但不允许踏入村里一步。

    那之后,大家提起杨拙,都叫狼伢子。

    杨拙这名是杨铁后来花了五十文钱请村里的秀才取的。

    6妍之所以有印象,是几年前去老虎山时,遇到过这两父子。

    不过,那时的杨拙个头还没这么大。

    杨拙眼神复杂地看了狼一眼,拿起扛在肩上,便往外走。

    6妍一下子冲到门前,双手伸开拦住去路。

    “先处理伤口才能走。”

    杨拙明显呆愣了一下,在终于明白6妍的意图时,脸部崩紧的线条松了下来,但说出来的话仍是硬绑绑的:

    “不用。”

    说着抬脚就要往外迈。

    “听话,会感染,很快就好!”

    6妍放低音调,尽量放慢语,并对着杨拙露出一个招牌似的微笑。

    要知道,在前世,对于不配合的病人,这种6妍式微笑可谓是每出必胜,男女老少通吃。

    油灯的光线很暗,6妍布满脓疮的脸还残留一些绿色的药泥,这一笑,怪慎人的。

    偏偏这张脸的主人,完全没有一点自觉,还使劲往前凑。

    杨拙那张千年冰封似的脸,难得出现了一丝裂痕,嘴角抽了一下。

    “给我几根枞槁。”

    6妍拍了拍杨拙的手背,手伸着,示意杨拙快点。

    杨拙鬼使神差地把身上的枞槁递过去。

    6妍点完火把,往门外走去。

    没过多久,便回来了,手里多了一把野蒿菜。

    这种野菜大多长在田埂边,有止血消毒的功效。

    6妍将蒿菜捣成泥状,再去田边引水渠舀了一碗水。

    “蹲下来。”

    杨拙看着这个小萝卜头一样的女孩忙进忙出。有点无措,也有一点自己都没觉察的喜悦。

    除了继父,极少与人打交道的杨拙,就这样有点傻傻的,笨拙地配合着6妍。

    用清水简单清理了一下伤口。

    杨拙本能地躲了一下。

    “会有一点疼,一下就好了。”

    6妍对着伤口吹了吹,想让水快点干。

    杨拙浑身一僵,如果仔细看,会现他耳根红。

    其实,杨拙从小喝狼奶长大,恢复能力强,这点小伤根本不用处理。

    但6妍似乎有一种魔力,让杨拙愿意听她的话。

    虽然对方长得难看,可声音很好听,且好像完全不在意自己的长相。

    遇事冷静,完全不像一个孩子,甚至比很多成年人表现更出色。

    正在杨拙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嘶拉”一声,杨妍把自己的裤管撕下一条,把杨拙的手臂熟练用布条熟练地缠起来。

    缠绕时,杨妍离得更近,少女淡淡的清香若有若无地钻进杨拙的鼻孔。

    杨拙只觉心跳加。用掌心摸了摸胸口,这种感觉以前没出现过,难道是生病了?

    这个时代的女孩,比较早熟,十二岁就可以订亲,十六岁嫁人都是很晩的了。

    只不过6妍营养跟不上,比同年龄女孩显小些。

    虽说6妍前世已经活了三十几年,但在感情上,还是一张白纸。

    对于异性,不是战友就是同事或病人,所以和异性相处,比较随性。

    看到杨拙捂胸口的动作,紧张起来,手习惯性往杨拙胸前探去。

    杨拙吓了一跳,往后一躲,半蹲的身子顿时失去平衡,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样子要说多狼狈就多狼狈。

    6妍忍不住哈哈大笑。

    杨拙整张脸通红,快起身,抓住狼的后脚,倒挂在背上,夺门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