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柴米油盐

柴米油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用稻草将屋里的血渍清理了下。在水渠里将脸和脖子洗干净。身上胡乱擦了一通。

    回屋里换上衣服,倒头便睡。

    第二天一觉醒来,6妍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总觉得遗漏了什么。

    一般来说,狼是群居动物,有一头跑出来会不会还有?

    一想到这个,6妍有些后怕,马上起床,准备找杨拙问问。

    打开门,看到门边壁上挂着一头收拾好的狼肉。

    后怕神马的,顿时丢到脑后。

    肉哪!

    肚子里好久没进过油水的6妍,想到肉的滋味,就差没流哈喇子了。

    这可是一笔巨额财产!

    看了看周围没人,把它拎下来,挂在屋内壁板上。

    看来,得整个厨房,这东西,放在睡的地方,心里总有点隔应。

    肚子又开始叫唤了,昨晚就吃了两鸡蛋,又闹腾了一晚。

    简单用水冲冼下脸,用柳条刷了下牙。

    回屋盘点了一下自己的用品,决定做个红薯粥。

    先把米用水泡上,红薯洗净,没刀,所以没去皮。在石头上敲开分成几断大小不一的红薯块。

    没灶,还好这地方石头比较多。6妍捡了几块石头,在屋子靠左的外面搭了个临时灶台。

    房屋背后就是一座小山,捡了些干柴禾,用昨天扬拙留下的枞槁引火。

    将瓦罐架在土灶上,把泡好的米,洗净的红薯块放进去,加水,盖上盖子。等粥开了后,撤掉一部柴火,小火煲。

    由于菜刀的事,对于狼肉,6妍有了别的心思。

    柴禾比较大,一时半会熄不了,煲粥也不用大火,在下风区且离房屋有一段距离,不会引起火灾。

    6妍不顾肚子的抗议,匆匆向村里走去。

    “妍儿。”

    6妍心里装着事,低着头只顾赶路,没留意到对面走来的四柱。

    “四叔~”

    6妍这趟就是找四叔的,看到四叔过来,欣喜不已。

    “你奶不让你娘外出。”

    四叔边说边将手里的三个烤土豆塞进6妍手里,就要调头离开。

    “四叔,等一下。”

    6妍将自己昨晚的事简单说了一下,并让四叔帮忙打听一下能否将狼肉卖掉。

    “镇上可以,给我。”

    6妍折回去,将狼肉给了四叔。

    吃完香喷喷的烤土豆,瓦罐里的红薯粥也好了。

    喝了三大碗,满足地打了个嗝,便凭着记忆向杨拙家出。

    杨拙家离磨坊不远,和去村里的方向相反,拐过两个山湾就到了。

    半人高的泥坯墙外面,围了一圈村里人叫“三根刺”的植物。

    其上长满刺,每片叶子根部都去着像三根针一样的刺而得名。

    6妍走上前去,看到院门开着,犹豫了一会,还是抬起手敲了敲门:

    “有人在家吗?”

    “在。”

    身后传来一声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

    6妍吓了一跳,但也马上反应过来是杨拙的声音。

    回过头,看到杨拙手里拎着两包药,面部还是冷冰冰的,没有一丝其他表情。

    “杨叔生病了?”

    6妍问道。

    “什么事?”

    对方没回答,直接反问道。

    “其实,就是谢谢你给我送狼肉,当我借你的,以后再还你。”

    6妍想了一个开场白,再想想来这的主要目的,接着说道:

    “不过,说了你可别不高兴,那狼是你引来的,要是后面还来,我不是死定了,所以你得负责,负责我的安全。”

    6妍为了掩盖自己的心虚,让自己变得理直气壮一点,把胸脯挺了挺,声音也大声很多。

    “落单的,后面,没有。”

    杨
盛唐缔造者吧
挫说完不再理会6妍,径直朝院里走去。

    “你这是治疗旧伤的药吧,这药喝了只能暂时缓解疼痛,不能根治。”

    6妍跟着进了院子,近身闻着熟悉的中药味,一针见血地指出药方的不足。

    杨拙突然停下来,6妍没提防,身子撞到杨拙背上,像撞到一堵墙上。

    6妍揉了揉可怜的鼻子,低咕了两句,却因有求于人,也不敢大声。

    “会看病,你,我负责。”

    杨拙说完后,便眼巴巴地望着6妍,有一丝急切。

    还真是惜字如金,还好6妍能消化。

    生病的是杨拙的养父杨铁。几年前进山的一次,追猎物时摔下山坡,左腿小腿骨头破裂。

    由于第二天才被扬拙找到,又因家里不宽裕,没有找到好的大夫。

    虽然腿保住了,但就是不能走,一年到头,还被疼痛折磨着。

    听了杨拙断断续续的介绍,6妍大致得出结论,应当是接骨时错位引起的。

    走进屋里,浓浓的中药味,还有汗臭味和脚臭味充斥着小小的空间。

    房间关得严严实实的,又暗又不通风。

    “是大柱家二丫呀,快坐快坐。”

    杨铁看到进屋的二丫,明显惊讶了一下,但马上就热情地招呼起来。

    “杨叔,我不哑了,脑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开窍了很多,很多中药我原来不认识,现在全知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今天是来看看你的腿的。”

    6妍怕对方寻问太多,先想了个理由作了开场白。

    “老毛病了,没办法了。”

    6妍也不说话,将搭在杨叔腿上的被子挪开,卷起左腿裤腿,查看了一下:

    小腿肌肉萎缩

    按了按几个穴位,杨铁疼得冷汗直冒。

    又细细询问了当时的情况及这几年的用药情况,6妍心里已经有底了。

    “您这腿,能治。不过,我现在被赶出来,自身难保,等条件成熟,我一定会进行治疗。”

    6妍说道。

    “二丫,叔先谢谢你。拙儿,送一下二丫。”

    杨铁虽不相信6妍的话,但被疼痛折磨了多年的他,第一次听到有希望,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也想一试。

    “要什么?”

    6妍和杨拙一块,刚走出院门,杨拙便开口问道。

    看着6妍一脸迷茫,又补充了一句:

    “治腿。”

    6妍总算明白过来,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

    “先就要银针。”

    听到是这个,这个大男孩眼底暗了暗。这东西不仅价格不菲,且只有具备行医资格的大夫,才能拥有。

    感觉到空气中的低气压,6妍拍了拍杨拙的背(原本想拍肩的,个子矮就是硬伤呀),霸气地说:

    “别担心,相信姐!”

    杨拙把6妍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鼻子里轻不可闻地“哼”了声,先走了。

    一不小心,前世女汉子的一面暴露了出来。

    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打道回府。

    没了狼的潜在威胁,6妍整个人变得异常轻松。

    等杨拙那大木头走了后,6妍去后山捡了两梱柴禾,还打了一把野芹菜。

    找到一些粘土,把临时灶台俢整了一下,开始做午饭了。

    中午做红薯饭,再做一个西红柿炒蛋,一份清炒野芹菜。

    小西红柿酸酸甜甜,再配上浓郁的蛋香味,实在是太美味了。

    芹菜一股浓浓的清香,吃进嘴里,留有余香。

    6妍吃得一片菜梆子都没剩下。

    晌午过后,四叔送来了5oo文钱,狼肉每斤25文,共2o斤,卖给了镇上酒楼。

    6妍兴奋得把自己关在屋里,拿着这钱数了一遍又一遍。

    嘴一直咧着,没合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