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赶集

赶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抱着这5oo文钱,想着要添至的东西,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醒来时,已是半个时辰后。

    人逢喜事精神爽,此时的6妍,浑身充满干劲。

    稍稍平复一下心情,便投入到厨房搭建的工程中来。

    用从四叔那借来的柴刀,在后山砍了十六根手腕大小的杉木。

    砍去枝丫,砍成2米左右的朩段,其中八根稍大一头削尖。

    将它们顺着山坡滑到山脚,再从山脚下搬回磨坊。

    还找来很多石头和粘土。

    忙活完这些,天已经快黑了。晚饭时间到了。

    四叔中午送钱时拿来了菜刀,虽然缺了很多小口,但不影响使用。

    晚饭吃南瓜饭,南瓜是桂秀婶昨天送过来的。

    菜就一个清炒土豆片,清蒸茄子,再加6个下午掏到的鸟蛋,水煮即可。

    油很少,6妍节省着用。土豆片煎得两面焦黄,一股类似于烤土豆片的香味充斥着唇齿间。

    鸟蛋比起前世的鹌鹑蛋,不知道美味多少倍。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茄子少了点调味料,让6妍更加迫切地期待明天的到来。

    明天,是镇上赶集的日子。

    白天体力有点透支,晚饭过后没多久,6妍很快进入梦乡。

    第二天天没亮,6妍就醒了,一是昨晚睡得早,二是这具身子原来的生物钟使然。

    推开门,准备在后山找个地方解决一下内急问题。

    门外墙脚一团黑乎乎的影子,吓了6姸一跳。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四叔。

    “四叔,你怎么睡这?”

    这种季节,白天虽然暖和,但到了晚上,山里的气温还是很低的。

    “一个人,不安全,你爹过两天回,会想办法。”

    四叔听到6妍的声音,立即醒过来,破天荒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感情狼的事还是吓到他了。

    继父和四叔关系最好,听说小时候有一次四叔掉水塘里,只有继父当时在场。

    继父也是只旱鸭子,但还是毫不犹豫,跳进水塘里,把四叔救上岸,自己却沉下去,要不是刚好有村民经过,继父可能当时就已离开这个世界。

    继父在6妍的印象中,经常外出做工,一年到头没几天在家。

    对6妍和母亲也还算照顾,就是有点愚孝。

    除了在休了6妍母亲这事上违背过其母亲外,其余都唯令是出。

    四叔在家,自然知道6妍母女的处境,把对大哥的那份恩情,转移到照顾6妍母女上来。

    把四叔劝说回去后,6妍觉得,除了厨房,得把厕所问题也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说干就干。厕所相对厨房,工程会小很多。

    天渐渐亮了,6妍在屋后靠山边划了个4平米左右的地,宽1.8米,长约2.5米。

    四个角分别打了一根昨天原计划用来造厨房的底部削尖的木桩。靠山方向的两根高约2.3米,相反方向的两根高约2米。

    桩子顶部用柴刀从正中劈开一点裂缝,再用四根小一点的木段横着塞进裂缝中。

    用稻草拧成的绳子把裂缝箍紧,将横架的木段和竖着的桩子固定好。

    厕所的基本框架就搭好了。

    接下来,去后山砍了些容易插活且枝叶较多的枝条,还有一些直的母指大小的枝条。

    在之前的大框架下,四周用枝条及草绳搭成网格结构。

    网格结构外插入能成活的枝条,网格结构内围用芭蕉叶庶挡着。

    顶部斜搭着大一些的木段,平行排列并固定好。

    平行结构上面铺上四叔修葺房屋留下来的干杉木皮,在杉木皮上面再用木段搭了个田字结构固定。

    紧挨着山的那一面,做了个小小的活动窗,用一根木棍便可支起来。

    门暂时用几片芭蕉叶代替。

    外部几本都完工了。

    6妍对这个半成品还是很满意的。

    算了算时间,也到了去赶集的时辰了。

    镇上离这不远,十里左右的路程,4o分钟左右就能走到了。

    因6妍不是去卖东西,不宜去太早,眼下这个时辰出,到集市时,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前身每年都被允许去一次集市,所以6妍也不担心走错路。

    “哟,这不是二丫吗?两天没看到人,以为去你嘎公(外公)那了呢。”

    真是出门不看黄历,听到二婶的声音,6妍心里明显不爽,便当没听到,径直走过去。

    二婶觉得6妍这态度,让她在同村人面前倍儿没面,于是对着身边同村妇人道:

    “都说生个女儿就是来向父母要债的,二丫这一闹,整个家都不安生,还不知道以后又要去祸害哪一家,偏生我大嫂性子软,连自己女儿也管不了。”

    和二婶走在一起的其他妇人齐刷刷向6妍看来。

    “
重生大学宅男txt下载
婶儿,人在做天在看,我问心无愧。我自认为没有做什么对不起这个家的事。”

    “我被狼袭击,你们有过问吗?我孤身一人,没吃没住的,你关心过吗?哪怕问一句。”

    “你们以前不给我吃饱,让我不停干活,以为我是哑巴,丑八怪,不会说,那只是我看在家人收留我的份上。”

    “从被你们净身赶出户那天开始,我们就己桥归桥,路归路。”

    6妍噼里啪啦把原身这么多年的委屈一通爆出来,也不管身后那一张张惊讶的面孔。

    秦氏反应过来时,6妍已经走远了。

    大约半个时辰,就到镇上了。

    镇上很热闹,街道两旁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蔬菜,水果,小吃,不能说应有尽有,但也品种较多,不过,农产品居多。

    找到一间杂铺店,搜寻着自己要买的东西。

    “妍丫头,一个人?”

    6妍寻声望去,原来是胖婶。

    “来买东西?”胖婶边说边拉着6妍往外走。

    走出店铺,胖婶小声说道:

    “这一家贵,我带你去一家便宜的。”

    另一家不远,只不过铺面靠巷子里面,离正街有一段距离。

    问了几样物品的价格,确实比上一家便宜。

    最终挑了5个土陶碗,每个3文,一个瓦罐,5文,一口铁锅,6o文,菜刀,柴刀,锄头各3o文。一个木桶,1o文,一个木盆,5文。

    胖婶看了看6妍挑的东西,开口道:

    “妍丫头,婶知道你过得难,要不服个软,等以后嫁个好人家,就不用受这份罪了。”

    “胖婶,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不是我服软就可以回去的,还不如让自己断了这份心思。”

    正准备结帐,突然,6妍看到很不起眼的角落里,几个缺口的土陶碗。

    这些土陶碗放置在一个直径约15cm,高约1ocm左右,上宽下窄的陶制品中。

    这个大的陶制品有一个一掌宽的缺口,缺口从上一直延升至底部。

    6妍眼睛一亮,随即掩饰住,装着漫不经心地问道:

    “掌柜的,这些陶罐怎么胡乱堆着。上面好多灰。”

    “这些是运过来的时候坏掉的,正准备过几天清理掉。”

    “掌柜的,你看,我在你这买这么多东西,也不讲价,这些个,都送给我,也省了你拾掇的功夫不是。”

    “你这小姑娘,心思这么活,我喜欢,成,这些送给你,以后缺啥,都来我们铺里添置,保证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掌柜的,您是好人,以后我介绍村里的人都来您这。”

    胖婶补上一句,掌柜的送得更高兴了。

    共185文,还剩315文。

    付了钱,东西先存放在铺子里,准备去别的地方转转。

    在米铺买了1o斤米,每斤8文,面粉1o斤,每斤1o文。

    猪肉档称了两斤肥肉,共4o文。

    正准备走,看到旁边一堆的大骨,询问多少钱。对方说都没人会买这个,于是便宜了6妍,没花一分钱,全拿走了。估计得有四五斤。

    买了一些蒜头和生姜,盐,花了1o文。

    最后,在布行扯了一些布,花了2o文。又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要了很多碎布头。

    想了想,加买了一包糖和三盒点心。共计2o文。

    在包子铺买了6个素菜包,每个2文。

    最后兜里只有33文。

    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花钱都比赚钱容易。

    顾不上感叹,6妍估模着快到和胖婶碰头的时间了。便拿着买到的零零碎碎的东西往杂铺店赶去。

    到杂铺店时,胖婶正伸长脖子四处瞅呢。

    看到6妍,快步上前来:

    “你再不来,我都要寻你去了。”

    边说边接过6妍的东西,往一旁停着的牛车上走去。

    胖婶别的不说,光是看到6妍买这么多东西,也不多问一句钱是哪来的这上面,6妍就觉得胖婶可亲近。

    杂货铺买的东西已经全部放在牛车上了,为了防止碰撞,隔了稻草。

    “这是里正家的牛车,今天刚好没载什么回,我们运气真好。”

    胖婶麻利地置放东西,一边对6妍说:

    “先吃个包子垫垫,旁边竹筒里有水。”

    一个热乎乎的包子就到6妍手中了。

    “婶儿,我买了包子。”

    胖婶脸一拉,装作生气样。

    6妍也不是个扭捏的,不再推脱。

    咬了一口,浓浓的肉汁冲击着味蕾。让没吃早饭的6妍满足了一把。

    3文钱的肉包。6妍看了看正在忙碌的胖婶,心里暗暗存着这份感激。

    随后,里正大儿子陈材赶着牛车,6妍和胖婶坐上去,晃悠悠往陈家湾村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