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娘亲病了

娘亲病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刚到村口,就看到哥哥陈福小跑过来:

    “妍儿,你赶紧同我回去,娘病了。”

    6妍跳下牛车,匆匆往家赶,后面远远传来胖婶的声音:

    “妍丫头,你的东西我会给你送过去。别担心!”

    到了院门前,6妍顿了一下,如果不是因为娘,她打死都不愿意踏入一步。

    四叔在门口张望着,木纳的脸上透着焦急。

    看到6妍,催着让她进去。

    常言道,长嫂如母。因戚氏嫁过来时,6妍一岁多,四柱也才十岁。

    杜氏心思又不在子女身上,四柱沉默寡言,村里的孩子和他都不亲近。

    那时候的四柱,经常羡慕地看着6妍在戚氏腿上蹦来跳去的。

    戚氏看到这孩子总是一个人待着,就经常让6妍和四柱玩。让四柱灰暗的少年时光,有了一抹色彩。

    所以戚氏这一病,四柱也着急。偏偏母亲掌管财政大权,死活不肯出钱叫大夫。

    不知道怎么,就想着,或许6妍有办法。才唤来陈福,把6妍叫来。

    6妍走进娘亲屋里,看到母亲躺在床上,眼睛紧闭,眉头紧锁,嘴里不时有声音出。

    床前还有一个背影,也顾不上打量,直接拿起娘亲的手腕,把起脉来。

    床边的男人看到6妍的举动,干裂的嘴张了张,最终又合上。

    手很烫,一摸额头,6妍的眼神像刀一样划过床前男人的脸上。

    肝郁气结,气血不足,受凉引高烧。

    “妍儿,妍儿,我的妍儿………,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妍儿………”

    戚氏被烧得迷迷糊糊的,毫无意识地呢喃着。

    6妍紧握着拳头,牙齿咬得“吱吱”响。胸脯剧烈起伏着。

    不停做着深呼吸,不断暗示自己,别火,当务之急先给娘亲退烧。

    冷静下来后,对着门口方向喊道:

    “四叔,帮我找点烧酒,陈福,烧一锅开水。”

    “家里烧酒你奶管着,我去陈二牛家借点。”

    屋里男人讨好似地说。

    其实第一眼,6妍就认出这男人是原身的继父:

    蜡黄的皮肤,眼窝深深陷进去,显得颧骨更高。背微佗,双眼没什么精神。

    和记忆中唯一不同的就是,嘴上没有含着旱烟袋。

    估计是考虑到娘亲病了,所以没抽。

    想到这一点,6妍心里的气稍稍顺了些。

    没过多久,烧酒来了,开水也烧好了。

    把闲杂人等清除屋。水放温,倒入烧酒适量。

    将母亲外衣裤褪去。

    用一条洗脸用的绵布打湿,拧半干。

    在母亲额头,耳背,腋下,背上,大腿内侧,手心,脚心,反复擦拭。

    忙活了半个多时辰,脸上高温造成的潮红已褪去。

    用手探了探,正常了,用自己的脸颊贴了贴额头,比正常体温略微高一点,6妍总算放下心来。

    这没有体温计,只能用这种最原始的办法量体温。

    听到娘亲平缓的呼吸声,6妍把被子移过来直接盖上,便轻手轻脚走出屋子,随手把门轻轻掩上。

    “已经退烧了,过半个时辰,把姜切丝,煮一碗浓生姜水,趁热时给我娘喝,捂上被子,连头都捂住,出一身汗就好了。”

    三个男人听得很认真。

    6妍了解到事情经过:

    戚氏听到了狼的事,又去求杜氏,杜氏始终只有一句:

    6妍不可能回来,如果戚氏要去照顾6妍,也不用再回来。

    杜氏嫌戚氏太吵,让她别耽误干活。威氏还是跪在院子里不起来。

    杜氏一飙,回屋拿起一盆洗脸水,往戚氏身上泼去。

    戚氏上次昏迷时身子就很虚了,再加上6妍的事,一直没休息好。一下就病倒了。

    “如果我娘再有什么事,你不护她,我来护。”

    6妍也不叫人,对着继父说完这些后,掉头就走。

    6妍担心自己再不走,会忍不住闯进奶奶屋里,狠狠揍她几下,横竖那位也不把自己当孙女看。

    但也只是想想而己,在这个时代,这种举动可以算得上惊世骇俗。

    因为娘亲的事,赶集的兴奋劲儿彻底没了。

    想着添置的东西,6妍急急赶回磨坊。

    看到屋里分门别类摆放的东西,6妍皱着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些。

    收起低落的情绪,6妍马上投入到上午未完工的厕所工程上来。

    上午只搭了厕所外部,里面还是一片杂草地。

    中间靠后面挖了一个直径约15厘米,深约1o厘米,下窄上宽的坑。

    坑里放入杂货店掌柜送的缺口的大陶制品,有空隙的地方用泥土填埋。

    陶制品上方左右两边各放上一块平整的石块。

    类似于现代的便池就算完工了。

    紧挨坑底靠便池缺口处,挖了一条延伸到棚子外面的沟,沟的尽头,远离棚子约十米左右的地方划了一个做粪坑的地。

    沟底和沟的两侧用粘土粘上,压实,铺满柴禾,用火烧了快半个时辰。

    烧火的时间,去挖粪坑。

    挖完粪坑,己经一个时辰过去了。

    前世当兵那会,挖战壕的事做得不少,所以这些活对6妍来说不存在技术问题。但体力却不能同前世比。

    沟里的火已熄了。把灰烬清到一旁,之前软软的泥土已经变得像石头一样硬。

    沟的上方横着架上石块,大的缝隙处用小石头填补,小的缝隙用粘土粘住。


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像之前一样,放上柴禾烧,虽不会像土陶品那样紧密,但却能确保不漏气。勉强称得上是一个下水道了。

    便池右手边挖了个比便池稍大点但深约3ocm左右的方形坑作为储水池。

    在离地面还有5cm深的地方,挖了一条引水渠,直接接到房子外面的引水渠。

    从山里砍了一根长约5米左右楠竹,约小臂大小。

    从三分之一的地方竖向剖开,竹节横切面凿空。一根简易的引水管就完成了。

    引水管一头接着地势较高的山里的水,一头穿过外棚,接入长方形坑中。

    水源源不断地流入,如果储水池过25cm,就会自动从引水渠排出。

    储水池也放了一块石板,石板上面放一个缺口的陶碗,用来装水。

    6妍原本打算直接将水引流进便池,但想想,那粪坑不得漫出来了,便作罢。

    6妍里里外外瞅了几遍,没有什么改善的地方了。

    便朝屋里走去,拿起三个包子啃了起来。

    实在是太饿了,原本是买回来给娘亲、哥哥和四叔一人一个的。

    三个包子只填了半饱。

    6妍看了看天色,不早了,拿着余下的三个包子,一包点心,一包糖果,一袋米(桂秀婶送来没吃完的,再把新买的米往里添一点),往桂秀婶家走去。

    至于那些碗,锅之类的,等明天再送。

    “妍丫头,出啥事了?我刚去看过你娘,已经好了呀。”

    桂秀看到6妍,一脸担心。

    6妍说明来意,桂秀方放下心。

    看到6妍带来的东西,包子,糖果,米,桂秀死活不收。

    “婶儿,这是卖狼肉换来的钱买的。完全是意外之财。我听老人说,意外之财不能独占,要散出去,以后才会顺顺利利。”

    “再说了,你如果不收下,以后如有需要婶儿帮忙的,我也不敢开口了。”

    桂秀到底招架不住6妍的一套又一套说词,再加上仨孩子眼巴巴盯着糖果,便勉强收下了。

    至于那包点心,6妍则留着没拿出来

    从桂秀婶那出来没多久,天黑了。

    这个时候,村里人几乎都回家了。

    得知娘好了,就不再过去一趟了。

    6妍拿着余下的一盒点心,朝里正家陈德重家走去。

    开门的是里正的媳妇张奶奶。

    “奶奶好!”

    6妍展开了一个自认为很乖巧的笑容。

    边说边把点心递上,

    “陈材叔今天用牛车给我捎了很多东西,水都没赶上喝一口。听说种点心不错,拿给叔偿偿。”

    一听说是这事,张奶奶把半掩的门打开,拉着6妍的手,亲热地道:

    “二丫长大了,懂事了。你的事我略听到一些。家人哪有隔夜愁,各退一步,日子不就是这样过嘛。”

    “奶奶说得是,只是我长得这模样,实在是让别人喜欢不起来。我照镜子看到自己,有时也会被吓到呢。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不在她面前晃悠,勉得惹她生气,罪过更大。”

    6妍也不辩解,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哎!”张奶奶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你奶要强了一辈子,本心不坏。”

    张奶奶让6妍进屋坐会再走。原本就是客气话。

    6妍推脱说不用了,要赶着回家。但随即又说口渴了,喝口水就走。

    张奶奶不疑有他,领着6妍进屋。

    “陈爷爷好。”

    6妍一现里正,马上甜甜地叫人。

    “二丫,还是第一次来爷爷这,过来坐。”

    里正边搬凳子边说:

    “清官难断家务事,你的事我听说了,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不愧是当过几十年里正的人,说话说得滴水不漏,还没开口呢,就全堵住了。

    “里正爷爷,我搬到磨坊的事,原本要征得您同意的,磨坊虽然废弃了,总归还是村里的东西。可当时那情况,啥都顾不上。”

    6妍喝了一口水,接着道:

    “您看,能否先借给我住,过一段时间,等我攒够了钱,能否卖给我。”

    里正愣了愣,以为6妍会让他出面,同杜氏协调让6妍回来。不曾想是磨坊的事。

    “为了表示我的决心,我会交点定金。您老估个价,我会努力攒钱的。”

    “那本就是废弃的,磨坊加空地,有一亩左右,如果全部置下来,也要一两银子。”

    里正边心里算着边说道。

    “你这糟老头,当二丫头是冤大头呢,那块地,种啥啥不好的,要买来住,那么远,还能碰到狼,谁会买。5oo文撑破天了。”

    还没等6妍开口,张奶奶忍不住插嘴道。

    里正一张脸瞬间不好看了。

    6妍赶紧圆场:

    “里正爷爷说的是现下的行情,一两银子确实公道,张奶奶说的也有道理。您看,我这情况,也确实困难,能否照顾一下,6oo文卖给我,保证一年内付清。”

    6妍边说边把3o文恭恭敬敬地递上。

    里正边笑边摇头:

    “你这丫头!你这张嘴哦,比我们多活了几十岁的人还要巧。”

    “陈爷爷,我原来不懂事,给您添了很多麻烦。以后会好好生活,孝顺娘亲。以后做得不好的地方,您老多提点。”

    这一番话下来,里正应承得更痛快了。

    回到家,6妍也不想动手做饭,擦洗完身子,洗漱完,便决定干脆好好休息。

    临睡前,想着娘亲的身子,决定明天去一趟老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