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进山

进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刚躺下,突然想起买来的肉没处理。

    处理起来也很快:肥肉及骨头用草绳拴好,晾挂在壁板上。

    山里晚上天气凉,白天最高25度,晚上约15-18度左右,倒也不担心坏。

    再者,胖婶之前就已经把肉和骨头摊开。即使放了大半天,肉还新鲜。

    一夜无梦。

    天刚麻麻亮,6妍便醒了。

    把自己简单收拾了一下,便烧起柴禾,架上铁锅。

    肥肉切片,搁锅里炸油,炸了满满一大土陶碗。

    骨头已经托卖猪肉的砍成一段一段但又没断开,现在只要用刀轻轻补一刀就可以了。

    锅里烧开水,将骨头倒入水中滤去血水。

    冷水冲净后,将一半的骨头肉放入土陶罐中,装满水。大火烧开后转小火煲。

    骨头汤一般要煲一两小时,6妍也不闲着,另搭了一个土灶,用同样方法将余下的骨头全煲完。

    昨晚没吃饱,闻到淡淡飘出来的骨头汤味,6妍的馋虫又跑出来了。

    于是,第三个土灶也在6妍的手下出炉了。

    架上铁锅,加水,竹片搭成网格状架在锅上,将切好的土豆铺在上面,盖上锅盖。

    点燃柴禾。约二十分钟后,土豆蒸熟了。放入碗中,捣成泥。

    土豆泥加点盐,加点面粉,揉成团。再分开搓成一个个球形状,两手轻轻一压,厚约一厘米左右的圆饼便成了。

    锅烧干,倒入一点点油,将饼贴在锅上,不停地转动锅,让每个饼均匀受热,且都能沾上一点点油。

    待晃动锅时,土豆饼能随着动了,且能闻到一股香脆的土豆味,就翻个面,煎另一边。

    不一会,土豆饼全好了,有八个。两面金黄。

    6妍咬了一口,闭上眼睛,自己都有点崇拜自己的厨艺了。

    外表香脆,里面柔软细腻。土豆的香味都快透到身体里面去了。

    一口气吃了四个。

    看到一字排开的三个土灶,6妍叹了叹口气。用来搭建厨房的很多材料都挪用到厕所那了,眼下事情也多,过几天一定要解决。

    天已经大亮了,罐里的汤估计还要半个时辰才好。

    6妍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屋拿起一包点心,朝杨拙家走去。

    到了杨本出家,刚好碰到他要出门,左肩上挂着一张弓,后面背一个竹篓子,装着一把箭。

    “杨拙,你今天也要进山呀。”

    “嗯。”杨拙闷闷地应了一声。

    “太好了!正好我也要进山,刚好有伴。”

    6妍边说边把点心塞到杨拙手上:

    “这是给杨叔的。你等我一会,我回去拿点东西就来和你碰头,不见不散。”

    说完,人就跑了。

    剩下杨拙呆呆地立在原地,喃喃地说:

    “爹不让。”

    6妍可没听到,回到家,把余下的四块饼用上次包包子的油纸包好,用三个竹筒分别装了两大竹筒汤,一竹筒水。

    还留下一瓦罐汤,则放在屋里。

    挎上篮子,将个竹筒,柴刀放在里面,兴冲冲地出了。

    到杨拙家时,现杨拙居然还在原地,手里拿着刚刚6妍给的点心。

    “爹不让,你,村里人。”

    杨拙说完这句,把点心塞回6妍篮子里。

    “你白长个了,你傻呀,本来你今天就要进山,走前面,我刚好同路,正巧碰上,又不是你主动约我。”

    6妍瞬间化身狼外婆,脸不红心不跳地忽悠着这个白纸一样的大男孩。

    杨拙歪着头想了想,也没觉得6妍说的话有什么不对,便点头同意了。

    “这点心呢,是我给杨叔的,他身体不好,吃点心会让他心情变好,对他的病有好处。”

    于是,点心顺利回到杨拙手中。

    杨挫将点心放回屋后,便和6妍一起出。

    一路上,杨拙总是不时停下来,等落后的6妍跟上后再走。途中没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到了入口处,6妍准备往深一点的地方走去,看能否找到一些药材。

    杨拙这次没走到前面,而是不紧不慢跟在后面。

    药材还没找着,倒是找到了一片肉桂树。6妍兴奋得都想移回去种在自家院子里。

    最后割了几大片,要知道,肉桂树的皮晒干就是桂皮,吃货必备作料之一。

    “药?”杨拙看6妍那兴奋劲儿,看那树皮,也不像是吃的,忍不住问道。

    “调料,姐达了,这个集市都买不到。”

    “没人吃。”杨拙闷着嘀咕了一句。
近身战兵全文阅读


    6妍也不解释,吃货的世界,呆木头哪能体会。

    再往里走一阵子,找到了一些治疤痕的药,还有一些舒通筋骨的及补气血的。

    6妍一股脑全放进篮子里,还找到一些化脓效果更好的药。

    6妍的篮子已经满了,盯着杨拙空空的篓子,把舒通筋骨的药全放到杨拙那。

    “每天一次拿这么多,叶子煮水泡脚,根茎捣碎敷在骨裂处,用完了下次自己来采。”

    6妍说到这些时,表情严肃而冷静,两眼透露出自信的光芒。眸子仿佛陷入到另一个世界中。

    杨拙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孩,明明是一张难看的面孔,但那双眼睛却大而有神,特别明亮。总是让人情不自禁相信她。

    那张丑陋的脸孔仿佛是自己一时的错觉。

    “竹鼠洞!”

    6妍兴奋的叫声让杨拙回过神。

    “肯定有竹老鼠!”

    6妍前世跟着那些师兄在丛林摸爬滚打时,打竹鼠可是一种乐事,还可以打打牙祭。

    用柴禾堵住洞口,点火,烟一熏,竹鼠肯定受不了跑岀来。

    果然,没过多久,小家伙跑出来,6妍一扑,抓了个正着。估计得有三四斤。

    6妍盯着这个小家伙,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看着它,仿佛看到了一锅肉。

    6妍吧唧吧唧眨巴着嘴,喉咙咕咚一下。肚子也应景似地咕咕叫了起来。

    想起自己带的干粮,6妍招呼着杨拙,分了两块饼和一竹筒骨头汤给他。

    “不饿。”

    杨拙没接。但肚子却在这时咕噜叫了一声。脸上顿时红了。

    “你不吃,就是瞧不起我。等会陪我去寻点枞菌就回家。”

    说着把东西往杨拙怀里一塞,便自己吃起来,还故意出满足的声音。

    早上只吃了两个头天煮的冷红薯,早就饿了。平时比今天出门得早。

    今天出门晚一是养父突然疼得厉害,耽误了点时间,再加上6妍的出现,又迟了些,要不平时这个点差不多已到家了。

    最终抵不过食物香味的诱惑,小小咬了一口饼。

    这个平时没啥心思的小伙子,此时内心却翻江倒海。

    在狼堆里长大,六岁前生活习性完全和狼一样。

    养父是个男人,腿没坏时,做饭只能勉强做熟。

    杨拙从小到大接触的人就几本只有养父,说活做饭也是从继父那学来的。做的东西也好不到哪去。

    杨拙打猎换来的钱,几乎都花在买药上面了,平时日子也过得艰难。

    头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是土豆味,但又比土豆香,外脆里嫩,口感极好。

    大口吃掉土豆饼,有点迫不及待地打开竹筒盖,一股浓郁的汤味扑鼻而来。

    喝了一口,鲜美而不油腻。即使汤已经凉了,也不影响口感。

    要是天天有人给自己做这么好吃的饼,喝这么鲜甜的汤,自己这一辈子就算值了。

    这么想着,看向6妍的目光变得灼热起来。仿佛看到很多饼和骨头汤。

    6妍白了他一眼: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

    “美女?”

    看杨拙那样,6妍懒得解释了,让杨拙同他去入口处那寻枞菌。

    杨拙看了看后面空空的篓子,为难地看着6妍。

    6妍妙懂。人家陪着自己,自个儿还没收获呢。

    你打猎大部分花在买药上面了,我们再寻一味止痛的,便回去。明天再来。

    实在是狼的事在6妍心里留下了点阴影。不然,也不会这么自私地把杨拙留下。

    “好。”

    这呆木头,凡是涉及到和他养父病痛相关的,其他的统统靠边站。

    止痛的药一般和刚刚那种舒通筋骨的药生长习性差不多。没多久便找到了。

    期间杨拙离开了一阵,回来时,多了一个蜂窝,蜂巢有十几层,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这么大家伙拿下来。

    好多蜂蛹,还有蜂蜜。

    6妍问他要了些蜂蜜,结果对方还加送了一半蜂巢。

    6妍只接了三层,余下的,叮嘱杨拙回去用油爆香蜂蛹,给杨叔多吃,里面全是蛋白质。

    说到蛋白质,杨拙又是一脸茫然。6妍解释说是补的东西,总算不再问下去。

    回到第一次进山寻枞菌的地方,果然找到一些,不多,加起来4斤左右。

    已是下午了,该回去了。山里夜间更危险。

    回去时,6妍手中的篮子和竹鼠全都由杨拙代劳。6妍则釆了一些野花野草,哼着小曲儿,悠哉悠哉地晃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