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母亲到来

母亲到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和6妍的好心情不同,一大早,大柱屋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昨晚大柱按女儿的要求煲了生姜水,戚氏经过一晚上的休整,已经恢复过来。

    一醒来,便把大柱叫醒:

    “福儿爹,我想搬过去同妍儿过。”

    “等娘消气了,我再去同娘说说,让妍儿回来。”

    这个老实的庄稼汉子心里慌了,赶紧说道。

    6妍娘嫁过来那会,很漂亮,村里人都说他娶了个大家小姐,十里八村还没见过比她更漂亮的。

    嫁过来后,一直都任劳任怨。

    母亲对媳妇的刁难,他不是看不到,可手心手背都是肉。

    一边心疼媳妇,一边又要孝顺母亲,不能忤逆,经常陷入两难的境地。

    后来经常在外打短工,一方面挣更多的钱上交给母亲,希望母亲可以看在他的面上,对媳妇儿好一点。

    另一方面,也是不敢面对。

    可即使这样,这么多年,媳妇也从未在他面前抱怨。

    对于媳妇前夫,听说打仗死了,又听说媳妇的父母是养父母。

    关于这些,媳妇是一个字都不会说。

    大柱内心深处总有一丝不安。

    所以戚氏一说这话时,大柱认为不是搬去和女儿住的问题,而是要和这个家彻底断了联系。

    “我就是告诉你一声。我这肚子不争气,耽误了你这么些年。不是娘的错,福儿也长大了,你好好过日子吧。”

    戚氏平静地对这个和自己生活了近十年的男人说道。

    说完,收拾好衣物,便欲打开门离去。

    “妍儿娘,别走,我,我和福儿不能没有你。”

    大柱一急,抓住戚氏的手不放。

    “妍儿更不能没有我。”

    戚氏心里叹了口气,十年的夫妻生活,不能说没有一点不舍。

    但女儿九死一生时,陈家人的态度,让她彻底寒了心。

    6妍被赶出去,再次遇到生命危险,陈家当家人冷漠的态度,让她感到,自己付出十年的家,从来就只把她们母女俩当外人。

    这一次,走得很决然。

    大柱蹲在地上,头埋在两手中间,低低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大柱对戚氏的感情,内心深处,一直是非常卑微的存在。

    觉得配不上戚氏,但戚氏这么多年的低眉顺眼,让他忽略了这一点。

    戚氏要走,大柱知道自己是拦不住的,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当初她不嫁给自己,或许不会这样受苦。也许离开,反而是解脱。

    在戚氏走后不久,大柱不放心,也跟了过去。

    戚氏第一次到女儿住的地方,看到孤零零的磨坊,眼泪无声地流出来。

    房门就简单用草绳打了个结,走进去,锅碗瓢盆一应俱全,还看到一些菜,墙角的面粉及大米。

    四柱为了不让戚氏担心,卖狼肉换钱的事同她说了。

    看到屋里的东西,戚氏这才稍微宽了些心。

    现屋子不远处,还有一个小棚子。印象中好像没有。

    进入厕所后,里面的一切对戚氏来说,都很新奇。

    用缺口的土陶碗从储水池舀了一碗水倒入便池中,水不见了。

    戚氏像一个孩子,不停地舀水,便池里的水也不见满,全流出去了。

    后来沿着排水道走,看到一个大坑,总算明白过来。

    猜着可能是洗澡的地方,可这坑的形状又有点像茅房。

    戚氏最后也不再纠结,等女儿回来一问不就知道了。

    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女儿,心里不免有些着急。

    转念一想,女儿可能上山去找一些吃食去了,看旁边灶里的灰,还是热的,肯定也已吃了早饭。

    戚氏等6妍的功夫,也没闲着,拿着沾满灰的碗和瓦罐洗刷干净。

    看到一个瓦罐单独放在一边,准备挪过来,一搬,很沉,还有点烫手。

    打开盖子,一股浓浓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用勺子舀了一点试试,戚氏赶紧盖上,并走出屋子,反复打量着这磨坊。

    是这磨坊没错,床上的被子也确定是妍儿的。

    实在是太美味了
超级神魔种植园系统最新章节
,里面就只是一堆骨头,没有一点肉。

    戚氏还在回味的时候,听到屋外有动静。

    急急赶出去,边走边说:

    “妍儿,你……”

    看到来人,“回来”两个字硬生生咽了下去,惊喜的马上变成失望:

    “你怎么来了,我是不会回去的。“

    “你别生气,我就过来看看。”

    大柱望着旁边的临时土灶,说道:“我给你们搭完灶台就走。”

    说完不等戚氏说话,就风风火火地忙活起来。

    灶台确实是个事,戚氏一个妇道人家,是做不来这活的。

    再说,大柱搭灶台的技术,也是大家公认的,出活快,且柴禾燃得旺,排烟也好。

    戚氏打下手,后来四柱过来想看一下6妍怎么样了,也加入打灶队伍中。

    两个人都是干活能手,大半天过去,有三个灶眼的灶就搭好了。

    等晾干三天左右,便可使用。

    6妍回到家时,就看到母亲正指挥继父和四叔在搭建灶房的棚子。

    到底是专业的,虽然同样是木头加杉木皮,但因底部加了土砖,比6妍折腾的厕所工程高大上许多。

    对继父,6妍原本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但母亲这次生病,让6妍对继父心生埋怨。

    同母亲还有四叔打过招呼后,便把竹鼠随手扔在墙角,反正绑紧了,也不担心会逃。

    走进屋里,看到被重新收拾的屋子,6妍心里暖暖的。但到床上的包袱后,6妍怒气冲冲地冲出去。

    “是不是奶把娘也赶出来了!”

    顾不上四叔在场,6妍大声质问继父。

    “妍儿,是娘自己出来的。”

    戚氏赶紧走上前来,解释道:

    “你不会不要娘同你住吧?”

    戚氏看到女儿眼里满是不信,有点忐忑不安。

    “怎么会!我还在想着怎么劝你那个火炕里出来呢。”

    6妍马上挽着母亲的手臂,回答道。

    旁边两个男人听了6妍的话,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你们今天辛苦了,晚上我给你们露一手。”

    6妍也后知后觉地感到刚才的话有点打脸了,忙换了个话题。

    “娘正想问呢,瓦罐里烧的是什么,怎么这么香浓。你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娘,你看我刚回来,也不让我歇会儿。我以前不会说话,就爱瞎琢磨,只是以前没机会试。”

    将竹鼠利索地宰杀,剥皮,掏掉内脏,姜切丝,干辣椒切段备用。

    下油,煸炒竹鼠至干,放入姜丝干辣椒,盐,爆香后便出锅。

    枞菌洗净,倒入煮开的骨头汤里,加少许盐,煲十分钟左右关火。

    青菜则是当地人称的“鸭脚板”,生长在水渠边,叶子像鸭掌而得名。用猪油清炒。

    主食是较浓稠的红薯粥。

    这样一顿,即使是村里好一点的人家,也只是过节才会有的标准。

    两男人刚开始还说家里煮了他们的饭,但中午只是匆匆吃了几个红薯和土豆的两人,闻到菜的香味后,再也挪不开脚步。

    香辣开胃的竹鼠,鲜甜充满菌香的汤,清香脆爽的清菜,让满屋的人吃得一脸满足。

    戚氏厨艺不错,但在奶对于油放多少,甚至佐料的用量都要监督的情况下,再好的厨艺也挥不出来。

    “这汤味道真不错,要是外面的面粉铺用这个做汤底,那生意保准好”

    四叔摸着撑了的肚子,难得说了一句这么长的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6妍现在身上就只剩可怜的三文钱,要还杨拙的狼肉钱,还得攒买地的钱。

    眼下,母亲过来了,又多了一个人吃饭。挣钱势在必行。

    送完四叔和继父,简单洗欶完毕,便早早上床。

    幸好四叔搭床时搭得比较宽,两人躺在一张床上,也不觉得挤。

    母女两人久久未能入眠。6妍想着各种挣钱计划,兴奋得睡不着。

    戚氏想着两个人即将面临的生活,有期待,更多的是担忧,所以也没睡好。

    就这样,两人各怀心事,渐渐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