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生计

生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早上仍旧醒来很早。

    煎了几个土豆饼,煲了一份南瓜粥,匆匆吃完,同母亲说有事去镇上,便出门了。

    来到上次买肉的摊档,看到摊档上码着半边猪肉,新鲜得紧。被剃了肉的大骨摆在一个角落里。

    另在地上的一个破桶里,猪大肠胡乱堆着,出一股难闻的味。

    “小姑娘,今天要买什么肉?刚宰杀的,可新鲜了。”

    摊档上的郑屠夫看到生意上门,马上热情招呼。

    6妍面上汕汕,囊中羞涩,没有底气。

    但想想家里的情况,硬着头皮开口道:

    “这骨头能不能便宜卖给我。”

    “小姑娘,我也不欺你,这骨头原本就是不卖的,没人会买。我通常会带回去和猪食一起煮,猪吃得香些。要是你要,两文钱全给你。”

    “大叔,成,那以后我都上您这拿。”

    6妍爽快地掏出两文钱,递了过去。

    “大叔,那边是什么呀,味道有点……。”

    6妍假装好奇地问道。

    “那是猪下水,平时早扔掉了,今天我媳妇没来,就搁那了。等会就扔掉。”

    “能不能送给我?”

    6妍一听说是要扔掉的,赶紧说道。

    “小姑娘,这猪下水连狗都不吃的,你拿来做什么。”

    “我有办法处理。”

    郑屠夫边笑边摇头:“你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办法,罢了罢了。”

    把所有猪大肠用棕叶一绑,打了个手能拿的结,给了6妍:

    “说好了,要是吃坏了肚子,可不能赖我。”

    6妍再三保证,便拿着略六七斤的大骨及一拢猪大肠,兴高彩烈地回去。

    在6妍去镇上的时候,戚氏则在院子左侧开垦了约5分左右的菜地。今天桂秀送了一些菜种,还有一坛酸辣椒。

    6妍回来看到开垦好的土地,然后懊恼地道:

    “我咋就没想到呢。”

    土地非法贫瘠,6妍让母亲捡一些果木枝铺在土地上烧。

    再去附近的鱼塘里弄一些淤泥。

    自己则将大骨系好挂在壁上后,专心处理起猪下水来。

    拿了一些果木灰,用水泡着,将渣过滤后,便是粗制的碱水。

    在渠里冲洗掉外面的脏东西,用碱水搓洗几次,清水再清洗几道。

    接下来将猪大肠一头外翻一小截,再让水不断灌入,直到大肠整个从里到外完全翻过来。

    里层清理方法和外层几本一致,不过最后加了一个步骤:用点面粉搓洗了一道。

    锅里放水,加入猪大肠,煮开后捞出,用水冲掉表面浮物,切成小片备用。

    姜和蒜切片,桂皮洗净(昨天进山除了割新鲜的肉桂皮,也找到一些干的),辦成小块。

    锅烧热,放少许油,倒入一部分猪大肠,爆出油,加姜片蒜片,爆香,再加入酸辣椒,桂皮,盐,略翻炒后加入适量水。

    水开后转小火盖上锅盖闷几分钟,待到入味后盛出。

    忍不住夹了一块尝一下,嗯,姜蒜桂皮酸辣椒把猪大肠最后那一丝异味去掉了,并充分融入到了猪大肠里。

    午饭就一份酸辣猪大肠加一份西红柿鸡蛋汤。

    吃饭时,戚氏看到有两个荤菜,忧心忡忡:

    “妍儿,不是娘说你,我们现在的情况,可过不起这种歺歺有肉的日子。”

    戚氏担心女儿还小,不知道过日子的难处。

    “娘,这个是不要钱的,你尝尝,告诉我好不好吃。”

    戚氏将信将疑,吃了一口,赞不绝口:

    “好吃!很有嚼劲儿,越嚼,里面的味越香,是什么东西?里面有一种香味,娘从来没吃到过。”

    然后忍不住又夹了几块,还是没能猜出来。

    确定了母亲不是骗她后,6妍也不再瞒着:

    “是猪大肠!我怕提前告诉你,你不肯吃。”

    还有一点6妍没说,桂皮在前世虽然很普通,并不代表这个时代的人们也能接受。

    “猪大肠?狗都不吃的猪大肠!

    戚氏惊诧不已,难怪女儿说不要钱。这猪下水,都是直接扔掉,没人会吃的。

    “我的妍儿,真能干!”

    戚氏眼里,全是自豪。她把6妍所有的变化都归于菩萨点化,倒也省了6妍很多解释的功夫。

    下午6妍在水渠边摘了些野芹菜后,将进山时采摘的草药捣成泥,让母亲帮忙敷在背上,祼着背趴了一下午。

    等药干得差不多了,将药渣清掉,晾半个时辰。

    上次敷了一次,大部分脓已排除,但背上严重的,有复的趋势。

    这种脓疮的起因是长期精神压力过大,睡眠不好造成的,在以前生活的年代,很普遍。

    只是那个年代的人们,在一开始有症状时便就医,最严重的也是溃烂但没到化脓的地步。

    心情放松,保证充足的睡眠,辅以止痒消炎的药,很快便会好。

    6妍也爱美,只不过温饱问题放在了位,太多这个世界的东西要去适应,也就有些顾不上。

    6妍现在睡得早,精神也放松,脸上已经结痂了。背上不太透气,所以好得慢些。

    晚上戚氏下厨,做了芥菜粥。即大片的芥菜及削了皮的芥菜梗子和大米红薯一起炖。

    还别说,自有一番风味。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还没亮,6妍便起来捣腾了。

    拿了四五斤大骨,煲了两瓦罐汤,煲汤的同时,将余下的猪大肠按昨天的做法做好,整整两大碗。并将里面的桂皮拣出来扔掉。

    这次的骨头汤煲了一个多时辰,比上次煲出的汤更浓。

    戚氏见女儿忙进忙出的,便在一旁打下手。

    如今女儿是个有主意的,女儿做什么都有菩萨指点呢。

    将汤装了四大竹筒,放进蓝里,猪大肠用两个陶碗盛着,上面各倒扣一个大一些的陶碗。

    篮子上面盖一层布。

    一切准备就绪,6妍便往镇上方向走去。

    到镇上时,还没到吃早饭的时间。镇上早饭比村里略晚。

    镇上人生活条件普遍比村里高,都是些开铺面的,或是镇上本地人,大都靠出租铺子就能过着较为富足的日子。

    6妍来到十字路口边一家生意很旺的李氏米粉店铺,走了进去。

    店主一看到有客人,忙出来招呼。

    “您头一次来吧?米粉还是吃面?素的还是荤的?”


苍穹之主吧


    店主倒也没有因为6妍的年龄和穿着怠慢分毫。

    6妍暗暗点头:

    不错!难怪生意这么好。目测了一下,约莫有十余张长条形的桌子,角落里还搁着几根长凳,应当是防备客人多的时候用的。

    因还没到饭点,客人不多。

    “您是店主吧?”6妍保险起见,开口确认,“我有事找店主谈。”

    店主一听说不是点吃的,看了看她挎着的篮子,马上露出疏离的表情:

    “你是要卖东西吧,我们店里有固定供应的,你上别家吧,我这还有客人要招呼呢。”

    “您这店里只有荤素两种粉面吧,一种辣椒猪肉的,一种酸菜的。”

    6妍倒也不恼,自己就这么进来,确实唐突了点。决定死马当活马医。

    “小姑娘,你别小瞧了我这两种,别说远了,就这镇上,我家这两样哨子粉面最受欢迎,不信,你问问在坐的。他们都是老熟客了。”

    在坐的客人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都冲着6妍点头,表示店主没有夸大。

    店主也是一脸自豪。

    “店主,要不,咱赌一把。不瞒你说,我家原来祖上也是做吃食的,奈何家道中落,但吃食的手艺却一代代传下来。”

    看到大家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6妍继续道,

    “我也是迫于生计,想靠这份手艺讨点生活。能否借您的地,我下一碗米粉。请在座的做个评判,看是店里的好吃还是我的好吃。”

    看了店主一眼,顿了顿,

    “如果比店家的好吃,请店家免费赠给客人,如果和店家的一样好吃,客人付帐,如果没店家的好吃,我付帐,且按七文的标准付。”

    “小姑娘,你就不担心明明好吃,我们却说不好吃。”

    一个客人笑着开口道。

    “不怕,如果真是那样,你们以后再也吃不到了。”

    6妍说得非常笃定。

    店主的好胜心也被激了起来,再说是在几个客人面前,也不想失了颜面,于是接受了6妍的挑战。

    6妍进去五分钟,就出来了。

    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上两个碗,大碗装细面条,小碗盛着骨头汤。

    并告诉客人吃一口面,再喝一口汤。

    刚刚开口的客人走上前来,吃了一口面条,细细品尝了半天,也不说话,表情还似乎有一点凝重。再喝了一口汤,也不说话。

    信心满满的6妍,也不禁忐忑起来。

    其他人都望着,耳朵竖起来,生怕错过什么评价的话。

    大家没听到一句话,只见对方又夹了一口面条,又喝了一口汤。

    眼看着大半碗面都没了,大家还没听到一个字。

    “我说周老弟,你也吃了好些口了,到底吃出味道没有。”

    旁边一人实在忍不住,开口问道。

    “光顾着吃了,差点忘了正事了。”

    这位客人哈哈大笑:

    “妙!妙!妙!我周吃年轻时走南闯北,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什么没吃过,可今天这面条里的哨子如此美味,我却叫不出是什么。”

    周吃顺口又喝了一口汤,

    “特别是这汤,鲜甜香浓,这种面和汤分开的吃法也是第一次,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大家看到对吃很挑剔的周吃对一碗面条的评价竟如此之高,纷纷拿起筷子,生怕晚了没自己的份。

    这时候,店里客人也逐渐多起来,看到这边有热闹看,全都凑过来。

    尝到一口的人,都不满足,纷纷叫着就来一份这种的,就算是七文一碗也愿意。

    一个开了头,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镇都传遍了,最后版本就成了李氏米粉店新推出一种新口味面条,连上过京城的周吃都赞不绝口。

    看着几十个要点新口味面条的客人,店主李氏求助式地看着6妍。

    6妍被店主请进里间,6妍也不绕圈子,开门见山说道:

    “以后店里的哨子和汤我提供,哨子按一碗十五文算,这一碗你可以下十到十二碗,汤按五文一大竹筒,一竹筒可下五碗,每次现结,建议你将面条卖价定七文一碗,每天限量4o碗,先到先得。保证你生意兴隆。”

    “七文会不会贵了点?另怎么还限量,这有生意还不做?”

    店主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

    “物以稀为贵!这个道理你肯定比我懂。既然是稀,那贵一些也是理所当然了。”

    6妍把前世的很多经验现搬出来,解了店主的困惑。

    店主一口应承了下来,临了又回头,望着6妍,欲言又止。

    “我也坦白告诉你,哨子的主料是猪大肠,但处理的程序比较复杂,再加上是祖传秘方,我要价不算贵,至于汤,不方便说。我保证只供你一家。”

    6妍知道,猪大肠这玩意,有心人仔细琢磨,定能想到,也不打算瞒着,至于做法,则不透露丁点。

    一方交谈下来,双方皆是欢喜。

    6妍随即将篮子里余下的猪大肠及四竹筒骨头汤拿出,共计五十文。

    临走前,6妍告诉店主除了她提供的哨子外,还需加一点酸萝卜和用干辣椒粉做成的辣椒油。

    拿着五十文钱,6妍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也不是没想过靠医术挣钱,但在这个年代,无权无势,万一得罪了哪个不该得罪的,别人捏死自己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犹记得前世因赶着救一个病危的病人,把一个VIp病人延后,VIp病人是市长公子,将医院搅了个天翻地覆,自己也差点被医院开除,后来还是师父保了自己。

    思绪游回来时,已经到家了。

    6妍兴奋地同母亲讲述了赚钱经过,母亲喜极而泣。

    反复数着来到这个世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

    刨去大骨和猪大肠成本2文钱,别的加在一起撑多了算3文,净赚四十五文。

    以后每天送4碗猪大肠,8筒骨头汤,毛收入1oo文,不出意外,净收入能达到八十到九十文一天。

    即使过一阵大家知道主料是大肠,猪大肠涨价,6妍认为也只是一段时间。没方法处理还是没法吃。

    至于大骨汤,更不担心了。送去的汤连骨头渣都没剩。

    解决了大问题,6妍和戚氏这一天尤其开心,两个人一起把菜种洒下去。

    明天得早起去镇上买材料,后天就要正式供应了。

    所以戚氏早早催着6妍上床,母女俩又说了会话,便沉沉睡去,脸上还带着没来得及收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