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被蛇咬伤

被蛇咬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次日醒来,天已大亮,难得在床上多赖了会。

    前世是劳碌命,这一世也不清闲。但相对前世,6妍更喜欢现在的生活。

    虽然有那么一两个八字不合的人让自己闹心,但周围的人大多纯朴善良。

    生活简单充实,自给自足。

    虽然还有诸多不便,但6妍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定都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早饭戚氏早早就做好了,在6妍土豆饼的启下,贴了几个南瓜饼。

    今天去镇上,仍旧找的郑屠夫,大骨照例2文,猪下水6妍主动提出按一文一拢算。

    “本来今天也想扔的,但想着你或许会来,便留着。”

    郑屠夫想不到6妍会出钱买,边笑着说边麻利地打结。

    6妍在郑屠夫的介绍下,找了另一位档主买了六七斤大骨及一拢来不及扔掉的猪下水。

    “大叔,以后这大骨和猪下水都帮我留着,不过,份量要现在的双倍,如有变数,提前一天通知您。”

    6妍边说边递上三文钱,

    “这是明天的定金,同一时辰来取。另我买猪大肠的事,不想别人知道。”

    郑屠夫一听,感情这还是长久的买卖,虽然不多,但重在这玩意本就不值钱,平空多了一份收入,自是满口答应。

    东西暂时不提走,存放在摊档上。

    转身朝李氏米粉铺走去。

    一是打听一下客人的反应,二是想把供应时间改到午饭前半个时辰左右。

    主要考虑到大骨买回去便熬制,味道比放了一天后煲出来的更鲜美。

    从店主那了解到,昨天客人对新品评价很高,还有很多人没吃到,听说限量,想提前交钱预定,可店主想起6妍的话,要现场排队,便忍痛拒绝。

    对于6妍提出改送货时间的提议,店主一脸为难:

    “昨天没说这个,客人明天准一大早来排队。”

    6妍赶紧补充:

    “明日的照旧,后日开始。”

    店主自是同意。

    回猪肉摊档拿回大骨和猪下水,悠哉悠哉走回家去。

    回到家,6妍告诉了母亲处理猪大肠的办法,并在旁全程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便全权交由母亲处理,自己则捣鼓起另一样东西来。

    桂皮捣碎,加入上次杨拙分的一点蜂蜜,不停地搅拌,直到变成糊状。

    这就是自制牙膏了,前世孤儿院院长,喜欢手工制作各种东西,6妍从小耳濡目染,别说学到十分,七八分总是有的。

    这种牙膏有清洁美白的功效。

    天天用柳条清洁,效果实在太差强人意。

    牙膏做出来了,可新的问题来了,没有牙刷。

    6妍回忆着前世牙刷的结构。用竹片削了一个牙刷形状的竹片。可牙刷头上的孔6妍却是凿不出来。

    正当6妍一筹莫展时,四叔来了。

    6妍也不迎上去,整个人无精打采的,看了四叔一眼,然后继续歪着脑袋,盯着竹片出神。

    四柱感觉到6妍的沮丧,像平时一样闷不吭声地凑上来。

    “这是?”

    四柱在旁边待了半天,看6妍仍皱着眉,便指着那片竹片,开口问道。

    “怎么在这上面凿洞呢?”

    6妍答非所问,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四柱从6妍手中拿过竹片,详情问了6妍的需求后,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动起手来。

    在6妍崇拜的目光下,四柱不过花了半刻钟,便凿了八个孔,按6妍的要求并列两排。

    “四叔,你这刀工真是绝了,刀你还随身带着呀。”

    “蛐蛐笼子,给福儿。”

    四柱被侄女一夸,脸红了一下。

    牙刷柄搞定!6研心情大好。

    至于牙刷毛,6妍决定用猪髦毛,比较长且软硬刚好。将之从两个孔中间穿过,两头合成一股,一绑就成了。等明天去同郑屠夫吱一声即可。

    “四叔,今儿个你在这吃饭,我给你做好吃的,你可帮了我大忙了。”

    6妍忘形地冲上去给了四叔一个大大的拥抱。

    四柱可不习惯这么直接亲昵的方式,脸上表情好纠结,但内心却十分欢喜。

    话一说完,6妍就后悔了:好像家里没什么好招待的。

    想了半天,忽然想起了杨拙送的三层蜂巢,当时将它随手挂在壁上,居然把它们遗忘了。

    6妍赶紧跑到檐下一看,蜂巢还在。仔细一瞧,竟现了十几只蜜蜂。

    6妍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养蜜蜂。蜂蜜可是个好东西,美容养颜必备神器之一,也是自制牙膏的必备材料。

    不过,也只是想想,等蜜蜂成了规模后再做打算。

    上好的食材不能用,6妍决定去后山碰碰运气。

    相对于老虎山,后山规模小很多,但也有好几个山头。

    离磨坊最近的山头,都被6妍摸遍了,没什么遗漏的,这次她决定走得更远些。


血诡世界小说5200


    找到一些竹笋,还有蕨菜。6妍正准备离开这,想再深入一点,看能否找到鸟蛋。

    想起鸟蛋的味道,6妍像喝了鸡血一样,准备换一个地后,展开地毯式搜索。

    就在这时,很突兀的一声响,在这寂静的山林中,显得尤为清晰。

    6妍心里咯噔一声响,凭经验,如果是动物,至少也有野猪级别大小。

    6妍低头瞧了瞧自己的细胳膊细腿,懊恼地叹了口气,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准备伺机离开。

    突然,一声闷哼声传入6妍耳中。

    有人!似乎声音不对!

    6妍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在见死不救和该出手时就出手之间来回纠结。

    最终,抵不过良心和好奇,猫着腰,蹑手蹑脚向出声的地方探去。

    看到眼前的一幕,6妍有些傻眼:

    杨拙那张人神共愤的脸,此时正对着一条蛇怒目而向,龇牙咧嘴。

    蛇吐着蛇信子,无奈七寸被捏,无法挥。

    6妍不禁闷笑出声。

    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杨拙一瞬间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脸上立即还原成冰封脸。

    谁说女人的脸如天气,说变就变,这男人变脸的度,比起女人,过犹不及。

    蛇随即被杨拙一拧,便软了。甩在地上时还动了一下,之后就没了动静。

    杨拙还不解气,用小刀正准备劈几下,但注意到6妍还在一旁看着,更硬生生止住了。

    “咬我。”

    杨拙指了指蛇,又指了指腿上的伤口。

    小腿上两颗明显的牙印。

    6妍脸上笑容迅掩去,蹲下來,将杨拙的小腿放低,提起裤腿便往上卷。

    杨拙抗拒地想要将腿缩回。

    注意到杨拙的意图,6妍抬起头来,怒目一瞪,让本来想说什么的杨拙,迅恹下来。

    6妍手上的动作丝毫不见停顿,把对方的裤腿撕拉撕下一截,将大腿绑紧,防止毒液往心脏方向扩散。

    同时,从上往下推,一下一下,每次方向一致,一点点把毒液挤出来。

    从杨拙手里拿过小刀,用随身携带的水冲洗干净,再用火折子点燃一小堆柴禾,刀放火上烧一下,在伤口上划了个十字,再用刚才的方法推几次。

    在挤毒液的时候,每隔一阵松开一下绑在大腿上的布条,防止肌肉坏死。

    做完这些,毒液还是没清干净。

    6妍犹豫了会,从袖口上剪下一块布料,在脸上比划了一下,中间剪开个小口子。

    布条往嘴鼻处一蒙,绕到后脑勺打了个结。前面开口处刚好露出小嘴。

    做完这些,便俯下身……

    不到万不得已,6妍不会冒这个险。虽然口腔内无伤口,但脸上却刚结痂。只能尽量做好保护措施。

    小腿上传来软软润润的触感,让丝毫没有心理准备的杨拙浑身一僵,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心口扑通扑通跳过不停。感觉像要蹦出来。浑身轻飘飘的。

    杨拙捂住胸口,感觉自己又生病了,心里暗想到:自己是不是不能接触女孩,等回家问问养父。

    下意识又想抽回腿,但却鬼使神差地没动,心里居然有隐隐的期待。

    6妍此时专心吸出毒液,不敢分神丝毫。

    前世儿时孤儿院的小伙伴,被蛇咬伤后没有及时处理,还吓得急急跑回来找院长。

    激烈的奔跑让毒液扩散更快,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这件事给6妍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所以看到杨拙的伤口,什么都抛之脑后,脑海里只剩一个念头:一定不能让对方有事。

    流出的血液终于是鲜红的了。

    暗暗松了囗气,6妍还是不放心,想到一般毒蛇出现的地方,都会有解毒的草药。便在附近仔细寻找起来,果然找到了。

    放进嘴里嚼烂后,敷在伤口处,再用布条固定住。

    6妍做这一切,如行云流水,好像在此之前已经做过无数遍。

    杨拙没有错过6妍任何一个表情,是那样的专注,专注到连汗快滴到眼里都没留意到。

    杨拙下意识伸出手,想要去擦一下那滴汗。

    6妍的手更快一步擦了汗,几根留海湿答答粘在额头。

    杨拙伸出的手在空中一顿,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差点做了什么,急急收回手。

    6妍给杨拙包扎妥当后,将蛇头砍掉,蛇身扔进篮子里。

    随后伸出手,将杨拙扶起来,准备充当对方的拐杖,尽量避免对方右脚运动。

    回过神来的杨拙,注意到6妍的意图,想把6妍的手拿开,但6妍好像知道他的想法似的,将他的右手拽得紧紧的,从自己后脑勺绕过搭在右肩上。

    杨拙稍稍挣扎了一下,但这姿势感觉像是自己搂着对方,一种微妙的感觉在心底荡漾开来,再也舍不得推开。

    杨拙个很高,6妍显得更娇小。

    两个人就这样慢慢朝山外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