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陆大夫

陆大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6妍决定把杨拙带到磨坊,一来是近一些,二来也有个照应的人。

    戚氏看到女儿带回一个陌生男人,吓了一跳,赶紧示意四柱换下,并将女儿拉到一边:

    “妍儿,怎么回事儿?可不能随便带陌生人回来。而且还是男人。”

    “娘,这是狼伢子,被毒蛇咬伤了,你们帮忙照顾下。如果有情况,去找村里的大夫。我去镇上请大夫,去去就回。”

    虽然6妍对自己的前世医术很有信心,但这种蛇没见过,有点像五步蛇,但个头比五步蛇大很多。自己可不敢小瞧中华民族无论是哪个年代的医术。

    来到镇上唯一的医馆:济世堂。

    地方不大,约三十几平,一个长形拒台,柜台约半人多高,柜台后面是一排格子柜,每个格子置一个抽屉,抽屉外面贴着药名。

    进门左手边一张小长桌,桌后一张椅子,桌子旁支一张布帘子。应当就是诊区了。

    再没有别的摆设,看上去简洁大方,井然有序。

    医馆里熟悉的中药味,让6妍觉得特别亲切。

    只是,居然没人,别说大夫,连一个伙计都没看到。

    “大夫在吗?”

    6妍叫道。

    “来了来了!”

    伴随着声音,从后院走出一个人来。

    6妍整个风中凌乱了:

    一头白的头乱糟糟地搭在头上,都没束起来,尾处挂着一点像药渣的东西。眼睛有些浮肿,布满血丝。衣服居然穿反了。

    6妍那一瞬间有一种错觉:师父也穿越了。不禁脱口问道:

    “您几晚没睡了?”

    “就两晚,两晚。”

    老头反射性回了一句,然后脸一拉,

    “哼,小丫头,凭什么要告诉你。刚刚是你在叫我?”

    “还有其他大夫吗?”

    6妍面上含笑,心里却腹排:这样的大夫,貌似不太靠谱。

    “没有,就我一个,有事说事,我还忙着呢。”

    “您今天能出诊吗?”

    得到对方的回答后,6妍便简单讲述了事情经过,尤其对蛇的长相形容得特别详细。

    本来牛气哄哄的大夫,听完6妍的话后,变戏法似的换了张献媚的脸,摇着6妍的胳膊:

    “快带我去!快带我去。”

    6妍看着这极端不协调的表情出现在这张面孔上,无语地提醒到:

    “是不是应当带个药箱?”

    老头一拍脑袋,“哎呀”叫一声,转身就不见了。不过一会,就拎着药箱出来,拽住6妍的手就往外走。

    6妍挣开对方的手,老头嘴里嘟嘟囔囔:

    “和我孙女般大小,抓一下怎么了。迂腐!”

    6妍也懒得同他计较,就老顽童一个。

    通过交谈,6妍得知对方也姓6,单名源,心里暗道:

    说不定五百年前,是一家人。

    这只是6妍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念头,让6妍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和这6大夫还真有渊源,且还不浅,此是后话了。

    且说6妍带着6大夫赶到家里时,,杨拙却不见了。母亲告知6妍前脚刚离开,他后脚就走了。

    6妍脸一拉,浑身散出一种暴虐的气息。

    紧握拳头,憋着一口气,咚咚地朝杨拙家奔去。

    可怜了6大夫,一把老骨头,都快跑散架了。

    6妍也不敲门,砰地推开院门,看到杨拙正愕然地望着自己,手上拿一块捣药用的石头,上面还沾着药。

    6妍憋着的一口气好像找到了突破口:

    “不是说好了等我回来吗?谁叫你解开布条的?早知道你这么不要命,我就不救你了!”

    杨拙委屈地望着6妍:

    “说太快。”

    6妍有种打到绵花上的感觉,最后,干脆直接命令似的口吻:

    “躺到床上去,不然,杨大叔的腿我也不管了。”

    后者总算乖乖就范。

    6大夫熟练地把了脉,脉像正常。

    查看眼睛,舌头,未见异常。

    打开药箱,银针一字排开,粗细大小不尽相同。

    将针包放在箱盖上,露出里面一个个小小的暗格,每个暗格都装了药,贴有药名。还有一个暗格置一把小刀及小剪刀。

    将绑在伤口上的布条拆开,药泥搁在布条上,露出里面的伤囗。

    看到切得非常专业的十字刀口,6大夫暗暗点头。

    随后,将银针扎在伤口周围,再拔出,再在各神经较集中的地扎针,并不断询问杨拙的感觉。

    最后,6大夫一脸疑惑:

    “怪哉怪哉!按你们描述的,应当是罕见的俗称七步倒的毒蛇,怎么就好了呢?”

    然后盯着6妍:

    “你们不会胡弄我的吧?肯定是胡弄我的!”

    6妍变戏法似的拿出蛇头蛇身。

    “蛇头不是扔了?”杨拙
孤岛世界最新章节
纳闷道。

    原来,6妍确实扔了,转儿想到自己不认识,拿出去或许有人知道,对治疗杨拙的伤也有帮助。于是又捡起来。

    “果真是七步倒!太不可思议了!”

    6大夫抢过蛇头,兴奋得又跳又叫:

    “这伤口是哪位大夫处理的,帮我引见引见。”

    原来,6妍只同6大夫说了经过了简单处理。并没说是自己。

    “是我,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你!居然是你!”6大夫抓住6妍的手,“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不是普通人都知道的常识吗?6妍心里暗道。但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前世,心里有了个主意:

    “要我告诉你可以,但这是我家传的本事,我和你现在,还没到倾囊相授的地步。再说,您是个德高望重的大夫,远近闻名,肯定不是占小辈便宜的人。”

    “别绕这么大弯子,你说,我要用什么交换。”

    6大夫倒也爽快。

    “您这套银针打得太好太齐全了,您看,能不能分一套给我。如果你今天送我,我会把蛇胆也给你。”

    一听说蛇胆,6大夫眼睛都亮了。不舍地看了那套银针,递过去。

    6妍刚要接过来,6大夫的手一缩:“你这女娃娃,又不是大夫,不能拿这个。”

    “您放心,我就自己琢磨琢磨,不给人看病。”

    6大夫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没能抵住蛇胆和治疗方法的诱惑,谁让自己研究的一种新药正缺烈性毒药的苦胆做药引呢。

    罢了罢了,医馆还有备用的,虽然没这套这么精致,这套可是……说好忘记所有从头开始的。不想了。

    把银针送了出去,不放心又叮嘱了一道:

    “说好了不扎别人,只是你自己拿来玩。”

    6妍自是满口答应。

    于是6妍将被毒蛇咬伤后怎么处理的方法事无具细地讲了一遍,并告知怎么区分有毒和无毒。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6大夫抚着胡须,哈哈大笑起来。

    “小姑娘,我6老头赚到了。以后你要是来我医馆抓药,一律八折。”

    说完,收拾好药箱后便离去。

    6妍捧着这套银针,爱不释手。

    后来终于后知后觉看到杨拙的伤口还敞开着。

    6妍重新包扎完毕,便欲离去。

    “那个,那个………”杨拙吱吱唔唔半天,才总算冒出一句完整的话,“针有了,我爹的腿……”

    6妍拿到银针后特别开心,也就不计较杨拙私自跑回来的事了。

    检查了下杨叔的腿,经脉比之前畅通很多,看来每天都有按时泡药和敷药。

    用新拿到的银针简单消毒后,插入几处穴道。

    杨铁只见银光一闪,都没看清6妍的手上动作。十几根针就已全部插入腿中。

    6妍再拿出一排略粗长的针,手一动,便悉数没入,只留下一点点针尾。

    杨铁只觉得一阵钻心刺骨的痛从腿上传来,忍不住闷哼出声。

    “杨拙,拿一张毛巾让杨叔咬在嘴里。另准备两块杉木皮及多一点布条。杨叔,等会会很疼,你要坚持住,我会治好的。”

    待杨拙准备齐后,6妍开始拔弄银针,或旋或扎或弹,五指同时投入使用。刚开始还能看清动作,到后面快得都看不清了。

    接着,再用手又是按又是捏。

    杨拙看到养父额头上滴下豆大的汗,毛巾也被咬得紧紧的,抓着床沿的手因用力而泛白。

    突然,仿佛听到骨头粹裂的声音,杨铁再也顶不住,头一歪,活活痛晕了过去。

    待杨铁醒来时,疼痛没刚刚那么难以忍受,6妍在他腿上绑了一圈杉木皮,用布条紧紧缠住:

    “你的腿是之前接骨错位引起的,接骨的地方一直没长好,我强行弄开再重新接骨,这个是固定作用的,不能解开。头五天我会每天来查看,辅以针灸。”

    回头又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准离开了。

    “那个,那个……”

    杨拙涨红了脸,也没说出什么事。

    6妍实在忍不住:“你是想说诊金的事吧,看在我今天心情好的份上,就用那头狼来抵好了,不另外收。”

    说完,下巴一挑,傲骄地望着杨拙,仿佛在说:我伟大吧。

    杨拙听了6妍的话,不再出声。本来是想问上次喝的汤和土豆饼是怎么做的。

    “妍丫头,留下来吃晚饭吧,今天你辛苦了,我们家现在的情况,唉!”

    杨铁看到6妍忙了一天了,心里既感憿又特别愧疚,开口道。

    说到吃饭,6妍才想起今天要给四叔做好吃的。

    但望了望这两个伤员,犹豫了一会,便道:

    “我给你们做完饭再走。横竖不过两人。”

    也不管主人同不同意。

    乡下的灶房很容易找,6妍一进去,差点忍不住要逃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