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合伙人

合伙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没过多久,便到村口了,牛车到不了磨坊,得一件件拿回去。

    便一个守着东西,一个蚂蚁搬家似地拿回家。

    “这不是妍丫头吗?你娘亲还好吧?多劝劝她看开点。”

    胖婶走过来,一脸的同情,边对6妍说越叹气。看到地上的一堆东西,

    “你们是要搬走吗?搬走了好,眼不见为净。”

    6妍听得一头雾水:

    “婶儿,你在说什么呢?”

    “合着你们还不知道?这大柱家也太缺德了,居然都不告诉你们。”

    “你父亲不知道被什么人附了身,这么老实的一个人把田财主家胖丫给糟蹋了,对方让你父亲娶胖丫。听说这月底就要过门。”

    胖婶越说越气,看到6妍没什么变化的脸,轻轻拍了拍6妍的脸:

    “妍丫头!妍丫头!”

    “婶儿,这事你先别告诉我娘,我自会想办法。”

    庆幸的是,现在还是上午,估计大伙都还在集市上,村里人不多,直到东西搬完,也没再看到人过来。

    6妍心里惦记着豆腐,一进屋便直奔主题。

    搬开石块,打开布,白白的豆腐,出现在眼前。三斤黄豆,约两斤用来做豆腐,除去早上切出来的,约有5斤左右。

    想到念念不忘的鱼头豆腐汤,便带上行头,让母亲在家,毕竟现在也算是个有点家底的人家了,母亲自然一口应承,刚买了这么多东西,要收拾上好一会。塞给了6妍一个早上出门时埋在火堆里的烤红薯,叮嘱她赶紧吃了。

    这次6妍选择离村子远一些的河边,主要是想避开那些闲言杂语。

    不曾想,6妍在河边的石洞里摸了一条约三斤左右的鲢鱼,还用撮簊逮到一条约两斤左右的鲤鱼,外加三斤左右的基围虾及4只两斤左右一只的大螃蟹。

    这下,父亲的那点事,瞬间被抛到九宵云外。脚下像装了弹簧一样一踮一踮地回家。

    母亲现在受了6妍的影响,慢慢也有了一些变化,不再整天愁眉苦脸,不再为女儿提心掉胆,甚至无条件相信女儿所做的每一件事。

    不过,还是那么内敛和善良,遇事还是拿不定主意,心里上更依赖有菩萨托佑的女儿。

    脸色也因睡眠充足,以及生活的改善慢慢有了一些变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精神焕。

    当6妍回到家,看到母亲温婉地站在那,对自己慈爱一笑时,有些看呆了:

    “娘,你今天真美!”

    “你这丫头,尽哄娘亲。老都老了,哪还美。”

    “娘,你这话不对,女人四十一朵花,您这三十还没到呢。”

    母女俩说笑着进了灶房。

    6妍把鱼和虾放进桶里,谁知,戚氏看到这些,脸变得苍白:

    “妍儿,你是不是去三岔河了?”

    6妍表示疑惑,戚氏很紧张:

    “那淹死过人,听说那有水鬼,会拖人下水。妍儿啊,你可别吓娘!”

    6妍仔细地给娘亲描述了地方,是过了三岔河再往下游一点,戚氏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但还是不放心,一再叮嘱。

    其实不用6妍叮嘱,三河交汇的地方很容易形成旋窝,比平常的河段凶险。但汇集的地方,水里生物种类比较齐全。

    在汇集地方的下游方向,其他人因为害怕,不敢下水,给了鱼虾更自由的生长环境,故6妍今天才会有意外收获。

    可惜庙会已快接近尾声,离下一次赶集还有四天时间(昨天是五天一次的赶集,今天是庙会,集市每五天一次),便将自己的遗憾同母亲说了。

    母亲告诉6妍在离家只有一个时辰的镇上,后天便是集市,只是路程远,一般很少人去。

    6妍心里便有了主意。

    暂时没什么其他安排,便磨制起自己的除疤药来。这对6妍来说不是难事,没有什么技术问题,只是没有现代设备提纯,比较费事,蒸煮过滤等耗掉了大部份时间。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奋战,终于制成了约莫五十毫升的膏状物。将脸洗净,耐心涂上药膏。药膏涂上去没有留下痕迹,仔细闻,会有一股淡淡的药香。

    6妍一时闲着没事,想起杨拙父亲的腿,同母亲报备后便出门了。

    这次门院门是打开的,6妍径直走进去,看到杨拙无精打采地摆弄着他的弓。连6妍进来也没觉。

    “嘿!”6妍恶作剧对着杨拙的耳朵突然大喊了一下。

    杨拙惊得整个从地上跳起来,一看是6妍,暗淡的眼里闪过惊喜。

    “呆子!”6妍歪着脑袋,看着杨拙说道。

    杨拙也不恼,难为情地摸了摸后脑勺。

    6妍也不忍再逗他,说明来意。杨拙唤了一声父亲,父亲示意可以后,便领着6妍进了屋。

    6妍例行问了一些平时的注意事项,
称霸娱乐圈的文豪帖吧
确认病人完全配合治疗后,拆开固定的彬木皮,用手不时捏捏按按,并提一些问题。确认没问题后便重新固定好。

    “在慢慢恢复中,多补钙,会长得更快。”

    “钙?”杨铁一脸疑惑地看看6妍,又看看自己儿子。

    “就是一种能使骨头快增长的东西。”

    6妍想了想,便让杨拙每天去自己家拿煲好的含钙的汤药。

    “我,我……”杨拙吱唔了半天也没说出来。

    杨铁也看出可能是杨拙有话想对6妍说,于是说道:

    “拙儿,我有些乏了,屋里闷,你带妍丫头去外屋坐会,顺便问问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杨拙暗暗了一口气,带着6妍到外屋。

    “汤药钱,欠着。”说完脸涨得通红。

    “不用,全部用狼肉钱抵消。”

    杨拙忙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说等打到猎了,一定补上。

    6妍听出了玄外之音:

    “最近没打到猎?”

    杨拙把头低了下去。

    “咱俩合伙做生意怎么样?”

    “我只会打猎。”

    “你出力气。赚的二八分成,你二我八。”

    “你会吃亏。”

    “你看看我,像会吃亏的人吗?”

    “不像。”

    “那不就成了,就这样说定了。”

    6妍不是救世主,也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意识到没有一个男丁的不便。原本打算在陈福身上打主意,但想想那个奶奶,就有些后怕。

    杨拙有力气,且有功夫底子,人涉世未深,对于现在彻底无依无靠的6妍母女来说,无疑是比较好的合伙人选。初步定义为苦力兼保镖。

    了却了一桩心事,6妍便回家了。

    “妍儿,这豆子会不会坏掉?”

    6妍看了看这么多,想想还不知道怎么替它找条卖的路子,一时又吃不下这么多,决定做成豆干。

    锅里放上水,加入桂皮,姜丁,酱油,盐,葱头,少许糖,熬煮半个时辰做成卤水,放入切成小方块的老豆腐,煮一刻钟左右关火,让香干浸泡在卤水里。

    做完这些后,想起胖婶说的事,便带上一盒糕点及6oo文钱,匆匆往里正家走去。

    里正没想到6妍会这么快送钱来,还带了糕点。里正说什么也不肯收下那三十文辛苦钱。

    “我还小,母亲又是妇道人家,在县衙登记拿地契的事,我们都不懂,您帮忙多操心,指不定这些还不够呢,如果需要,您随时找我。”

    里正其实心里清楚,像这种旱地,上县衙登记备案就可以了,最多花个五文给登记的人买茶喝。但6妍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拒绝就有点矫情了,以后就在别的方面多拉把手。

    再次进屋,母亲已经做好饭菜在等了。一份清炒红薯苗,一份西红柿炒青椒。

    6妍让母亲稍等一会,便将西红柿炒青椒端回灶房。戚氏没明白女儿要做什么。

    锅烧热,放油,油热后将两块嫩豆腐切成小块放入锅中,将搅拌均匀的少许盐水倒入锅中,加少许酱油,小煮两分钟,让盐和酱油充分溶入豆腐中,再倒入西红柿炒青椒,小伙闷三分钟后盛出。

    戚氏尝了一块,毫不吝啬地夸道:

    “妍儿,这就是豆腐,比肉还好吃,娘真是生了个能干的好闺女!要不是我亲自看着你做出来,还真不敢相信是黄豆做出来的。”

    吃过晚饭,收拾完,6妍便同母亲说起生计的事。

    “娘,我想把咱们家的生意做大,可我俩人手不够,所以想找一个人一起。”

    “我们孤儿寡母的,找个靠得住的不容易,别到头来给他人做了嫁衣。”

    “杨拙怎么样?”

    “可靠是可靠,就是人木了点,往那一站,客人都能吓跑。”

    “物尽其用,他有的是力气,功夫底子不弱,可以做些体力活,如果有恶人找茬,也可以应对一二。”

    “如果是这样说,他还可以,但他未婚你未嫁,就怕你受影响。”

    “我们现在先把肚子顾上,其他的,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怎么说。人正不怕影子歪,如果是真心稀罕我的,又哪会在意这些。”

    “你这丫头,说得一套一套的,说归说,以后还是要多注意。”

    “娘,您这是同意了?”

    戚氏笑着点了点头。

    洗漱完毕,6妍趴在床上,让母亲给她涂背上的药。

    戚氏看着布满疤痕的背,想起以前女儿痛得睡不着的日子,泪从眼中滑落,掉在6妍背上。

    6妍身子一紧,控制自己回头的冲动,搜索着前世的一些笑话,讲给母亲听。

    戚氏听着直笑,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来,帮女儿这揉揉那揉,6妍觉得舒服极了,慢慢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