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王大厨

王大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因为昨晚睡得早,今天天没亮就醒了。

    想起今天是另一个镇坝上镇赶集的日子,便再也睡不着。

    将昨晚泡的米淘净,处理好螃蟹和虾,煲两大土陶罐虾蟹粥。

    煎了三十五个土豆饼,二十二个土豆卷,做了一碗番茄酱。

    取半斤黄豆磨成浆,做了豆浆和豆花各半。

    6姸忙活的同时,戚氏照例把屋子前前后后收拾好,之后便被6妍安排去镇上拿大骨和猪下水了。

    待母亲回来时,6妍已经把所有东西做好了,正准备出门。

    戚氏今天被安排在家做肥肠哨子和大骨汤,做好后送到镇上去。这次6妍让母亲留出三碗出来。

    “不都是两碗吗?”

    “我有别的用途。”

    至于汤的质量和猪大肠,6妍一点都不担心母亲做不好,上次的猪大肠,都是6妍在旁边说,母亲上阵掌勺的。

    自己则去杨拙家,把杨拙叫上,向胖婶家借了个独轮车,把两陶罐粥,碗,筷子,借来的一张小桌子,几张小凳子,向坝上镇走去。

    去镇上要一个时辰左右,到了一个路口时,6妍有些渴了,便示意杨拙停下来。

    “我不累。”

    “我累。”

    杨拙立马停了下来。

    6妍拿出三个土豆饼,两个土豆卷,给了杨拙两个饼加一个卷,还倒了一碗豆浆。

    杨拙倒也不客气,几个就进肚里了,一脸的满足,只是豆浆才喝了一半,方现6妍没有。便将剩下的半碗塞回6妍手里。

    6妍却误以为杨拙不喜欢喝豆浆,也不想浪费,就着碗一口气喝光。

    杨拙注意到6妍嘴接触到的地方,正是自己刚喝过的,心里想着,这不就是很亲热的间接接触了。

    粉粉软软的,一定特别舒服吧,越是这样想越控制不住,下意识地抿了抿唇。心里像有蚂蚁啃咬一样麻麻痒痒的,耳根也跟着热了起来。

    “你没事吧。”

    6妍叫了杨拙几声,见对方都没反应,在那傻笑,于是把脸凑到杨拙面前。

    杨拙现在是坐在地上,6妍则是弯着腰俯视下去的,她一开口,把思想抛锚的杨拙吓了一跳,猛一抬头。

    “翁……”

    两人的唇轻碰了一下,这时不仅是杨拙,就是6妍,大脑也陷入了短暂的空白。

    “我…”

    “我…”

    两人同时出声,却又同时止住。

    6妍虽是三十几岁的灵魂,但还没谈过恋爱,杨拙更是连男女之情都不懂。只是出于本能地喜欢这个女孩,稍有亲密一些的接触,身体都像是生病了一样不对尽力。

    虽是蜻蜓点水的一下,却在双方心里掀起了很大波动。

    6妍只觉得一股男性气息,既陌生又让人舒服。杨拙则是还在回味刚刚软软润润的触感,觉得停留得太短暂。

    两人各怀心事,也没再作停留,继续往前走。

    路还是一样的路,景物也没有什么明显不同,可两人之间,似乎萦绕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情愫,在这条乡间古道上,悄然漫延开来。

    杨拙的脚步不自觉慢下来,颠簸的路也变得顺眼起来,甚至希望镇上能远一些,这样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便多些。

    前面的人家逐渐多起来,杨拙便告诉6妍快到了。6妍吐了一口气,这后半段路,总感觉被杨拙盯着,浑身不自在,也很鄙视自己不会看上这个几乎比自己小一倍的小男孩吧。虽然看起来比较早熟。

    坝上镇比6妍所在的桥头镇大了约一倍,来往的人也很多。街道上商贩的叫卖声不断,热闹非凡。

    寻了个摊位,便利索地把东西卸下来,桌子凳子摆好,试吃的饼,粥放在桌上,车子则放在集市有专人看管的地方,一天一文。

    因为有庙会的经验,一切准备就绪,便开始吆喝起来。

    杨拙放置好车回来,便看到6妍站在凳子上吆喝的样子,声音又脆又甜,小嘴一张一合的。

    脸因大声吆喝变得有些微红。虽然全是疤痕,但那自信的笑容,那双闪闪亮的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特别美丽。

    “杨拙,帮我把这碗粥端给客人!”

    杨拙又在呆。6妍叹了口气,轻轻推了他一下。杨拙会意过来,赶紧端上桌。

    “唉哟,这么俊的小伙!可有成亲。”

    杨拙:“没成。”

    6妍:“成了。”

    杨拙和6妍同时出声。

    “那到底是成了还是没成。”喝粥的是位大娘,进来时就笑呵呵的,一看就是个热心的。

    杨拙:“成了。”

    6妍:“没成。”

    “你俩定了亲对吧,两小口子合着欺负我这老太婆。”

    
骨色生香帖吧
大娘嘴上怪着,脸上却笑呵呵地盯着杨拙和6妍。

    “大娘,您再不喝粥,粥就凉啦。”

    6妍知道这个时候越解释越说不清,转移了个话题。杨拙却因为6妍没否定,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平时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居然有了明显的笑容。

    后来,6妍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来喝粥的八成以上是女性,而且都逮着杨拙聊天。

    杨拙从没见过这架势,不断向6妍投来求救的目光,6妍总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也不付诸行动。

    但在别人眼里,却是眉目传情。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姑娘故意大声道:

    “这一个俊,一个脸长得像花一样,还真是般配。”

    杨拙再不懂人情世故,这会也听出了言外之意,脸一沉,将刚放到她面前的粥收回。

    “我还没吃呢。”

    “不卖!你,别处吃。”

    “怎么,开门做生意,哪有这样的。我今个就偏要吃。”

    “这位大婶,我家这地方小,他是怕两文钱一碗的粥辱没了您高贵的身份。只是不善表达。得罪之处,还望多包涵。”

    6妍心里恨不得甩她一耳光,你脸才花,你全家脸都花!

    “什么?大婶?好啊,你拐着弯骂我,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原来这位姑娘在村里泼辣出名的,早过了待嫁的年龄,最讨厌别人拿这个说事,6妍一声大婶,踩到她的痛处。

    手一杨,就往6妍脸上招呼。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如期而至,被一股力量拉到一边,猝不及防地跌进一个熟悉的怀里。

    抬头看去,看到杨拙那棱角分明的脸,此时散出暴怒的气息。

    揽着6妍手臂的手,紧紧抓着,强忍着打人的冲动。

    这种被保护的感觉真好,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6妍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杨拙。

    杨拙这才注意到他们此时的姿势有多暖昧,赶忙松开手。

    那位姑娘也被杨拙的气势给吓到了,趁着他没注意灰溜溜走了。

    “身手好快!”

    “真是两口子呀,可惜了。”

    “如果让我早遇上,肯定能看上我。”

    人群中传来的各种声音,6妍总算是反应过来,敢情客人都是冲着这呆子来的。

    “姑娘,姑娘!”人群中传来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麻烦让让,让让。”

    6妍总算是看到来人了,还真是个熟人:上次免费送饼给她孙子的大娘。

    “你这饼给我来5个,这卷着的看上去挺新奇的,来一个。粥来一碗。”

    饼一文一个,土豆卷两文一个,粥两文一碗,大娘说着给了十文钱。多出的一文说是上次的饼钱。

    6妍死活不肯收那一文钱,大娘告诉6妍,她夫家是这镇上的,上次回娘家,钱袋落家里了。孙子又嘴馋。另她提出那碗粥要带走,一会送回来。

    6妍自是一口应承。

    “咦,那不是周夫人吗?她怎么也来这种地方买吃食。”

    “肯定是这吃食美味吧。”

    于是,那位大娘一走,很多人都围过来,本来就没剩多少的东西很快被抢购一空。

    还有没吃到的或是吃了没过嘴瘾的人纷纷问6妍明天会不会再来。听到肯定的回答后才散去。

    “难怪周夫人会来,那粥真是叫人喝了还想喝。”

    “那叫什么卷的,更好吃,外面香脆,里面是辣椒土豆丝,这种吃法真是新奇。”

    6妍和杨拙把东西收拾好,便准备去拿独轮车装上。

    “小姑娘,等等!”

    刚刚那位借碗的周大娘小跑过来,后面跟着个肥胖的中年人。

    “这是孩子的舅舅,别人都叫他王大厨。上次我孙子吃了你的饼回去,让他给做,没做出你的这种,今儿个给他买了,孩子舅舅也尝了,说想见见你,这不,没同你商量,人直接来了。”

    说完把中年人往前一拉。

    来人红光满面,几屋下巴,身体也圆圆的,笑起来特别喜感。

    “小姑娘,那些饼和粥真是你做的。”

    “如假包换。”

    “这样呀,大叔同你商量个事,要不要来我们酒楼当厨子,你专门做这两样。我们酒楼可是镇上最大的酒楼。”

    “大叔,这种小吃食要在摊边吃更有意思,在酒楼那种雅致的地方,肯定要整点雅致的吃食。我一个姑娘家,做厨子不适合。”

    王大厨看对方拒绝,便想买断6妍这两种吃食的做法。

    “这吃食我还指着养家,但我家里有一样新鲜的吃食,比这些更适合酒楼,我明儿个给你送来。”

    王大厨一听说还有更好的,眼睛放光,脸上堆满笑,说不用等明天,现在马上跟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