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耕地

耕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家里多了这些个小家伙,待哥哥和杨拙走后,便去田边打了一篮猪草(动物能吃的野菜),回家将猪草剁碎。

    烧上一大锅水,水开后将剁好的猪草放入开水中,加豆渣,两个红薯和一片南瓜,直至煮烂。

    母亲看到这么浓稠的猪食,心疼坏了,说这太糟蹋粮食了。

    6妍腰一挺,说道:

    “你看看我,像浪费粮食的人吗?小猪崽都瘦不拉肌的,这个时候要打好基础,以后才长得快。而且又不是长期这种标准,你就崩操心啦。”

    其实戚氏也就那么一说。这个家,都是靠女儿撑起来的,女儿说没问题,自己就不表意见了。

    趁着母亲去喂小猪的时间,自己则挖到一些蚯蚓,砍成一小截一小截的,和着豆腐干一起,喂给小鸡吃。这样喂养的鸡,肯定比别人家养的长得快长得肥。

    想起三头小猪崽,6妍想着,要是有红薯叶和萝卜啥的一起喂养,会长得更快。想到这,6妍便琢磨起自已刚购置的几亩田地来

    四旱地,一亩种红薯,一亩种土豆,一亩种些白菜,萝卜,菠菜,西红柿,茄子,辣椒,豆角,香菜,苦瓜等。余下的一亩还没想好要种什么,先搁着,六亩水田,当然就是种水稻了。

    第二天,做完豆腐后便让杨拙去坝上镇送豆腐。自己则和母亲一起,送完猪大肠后便去购置各类种子。

    在买种子时,让6妍惊讶的是,居然现有棉花种子。但佯装询问老板那是什么种子。

    老板也是个人精,忙把棉花种子拿过来后笑着说:

    “这个呀,你不说我都忘记了,这是去年朝廷放下来的新品种,让大家试着种种,反正是不要钱的,我就收罗了一些。结果大家都瞎忙活了,又没结果子,

    就枝头上结了一两朵白色的东西,雨一淋,会烂掉了。要是你需要,我全送给你。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你种坏了,可不能赖我。”

    “老板,我就是好奇,反正你放在这也会坏掉,给我种一点玩玩也好。”

    老板把一整袋的棉花种子都塞给了6妍。

    6妍心想,正好把另一亩种上棉花。这可是个实用的东西。

    可有一个问题:自己家里没有耕种的农具,母女两人要开垦这么多地,得到什么时候。6妍想到这,便同母亲说了有其它事要处理,便向牙行走去,或许张大能可以帮忙找到一些人来做工。

    张大能听了6妍的要求,马上说这个不是事。

    经张大能解释,6妍才知道,牙行也会同一些劳动者签一些协议,这些劳动者在闲时可以通过牙行介绍一些活,只要交一定的份子钱给牙行即可。

    而雇主通过牙行找做工的人,也可以得到牙行的保证。用得也放心,只要按人头向牙行交2文钱即可。

    工钱方面,像种地这种活,不包中饭一天二十文,包中饭一天十五文,带耕牛一定得管中饭,一天二十五人每人,且要管牛一天的草料。

    6妍心里默默算了一下,便在张大能的带领下去挑人。不一会,6妍便选好了,都是长得比较结实且手掌有老茧的,看上去也比较老实。

    另需要带一头耕牛,五人管中饭,按规矩支了1o文钱给牙行。

    选好后吩咐五人明天卯时在陈家湾村的歪脖子树下等6妍,如果万一碰到有人问他们是做什么的,一定不能告诉东家的名字或长相等,就说是路过歇脚的。

    五人虽然觉得这个小姑娘的吩咐很奇怪,但也没有多问,给钱就是东家,再说这也不是难事,便应承下来了。

    第二天,6妍起醒得比平时还早,但杨拙却早已候在门外。6妍让杨拙今天一个人磨豆浆,自己则奔向村口。

    此时天刚麻麻亮,赶到村口时,五个人已经候在那了。6妍对此表示满意。

    将五个直接带到地里,确认了牛吃过了草料,人都吃了早饭,并申明了几条大家要遵守的规矩:

    第一,不能偷懒,如现,做多少时辰结多少工资便走人

    第二,早做完早收工,反之,没做完,延时收工

    第三,绝对服从6妍的调配,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

    大家无疑义后便作了简单分工:一人梨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轮换,其他四人负责将地整平并按6妍要求的宽度挖行。6妍在旁边看着他们操作了两刻钟,直到达到6妍的要求,这才离去。

    因担心杨拙一个人忙不过来,6妍急急赶回家,让6妍意外的是,杨拙居然已经磨完豆浆及滤渣了,正准备煮豆浆,吓得6妍赶紧过去:“煮豆浆的活,还是我来做吧。“不能放心呀,上次煮粥的事6妍还记得呢。

    煮豆浆,放温点卤,豆腐成形。老豆腐放入卤水中。做这些也越来越越熟练,三下五除二整好,仍让杨拙一人送货。
腓特烈大帝最新章节


    6妍深知要想马跑得让马吃草的道理,所以杨拙前脚刚出门,6妍后脚便带上家伙,往三岔河下游走去。

    抓到两条鲤鱼、十五只基围虾及两只螃蟹后,便匆匆回家。

    鲤鱼红烧,虾及蟹煲粥,酸辣蕨菜稍过一下锅,野芹菜清炒,酸辣豆渣,二十五个土豆饼。

    再加上早上6妍让母亲多做的一大碗酸辣猪大肠及一大罐骨头汤。反正这些花不了几个钱。

    刚做完饭没多久,杨拙便回来了,6妍看到因为着急赶路出了一头汗的杨拙,心下愧疚,便分了一条鲤鱼,一份清炒野芹菜,拔了点肥肠,五个土豆饼及两碗大骨汤给他,让他带回家吃。

    自己则将母亲和自己的份量留出来,想着菜有些少了,便又妙了一份野芹菜,加了一道“鸭脚板”。连同粥和骨头汤,一并放入筐中,往地里送。

    来到地里,闻到一股新翻泥土的味,再看已经整了大半的地,6妍暗暗点头。

    将担子放下,从其中一个竹筐里拿出一块布,这是母亲闲时用布头拼缝的布,将之铺在一块较为平整的草地上,便叫五人过来吃午饭。

    五人早饭吃得早,又干了一上午活,说不饿绝对是假话。胡乱洗了一下手,额上抹了一把汗,便走了过来。

    “吃饭前先喝汤。”

    “小东家,我们喝过水了。”

    说实话,这个年头东家给短工喝的所谓的汤,就是加点盐,油星都看不到。

    6妍也不回话,专心地装了第一碗汤。递给了旁边一个不太爱说话的。

    那人受宠若惊:

    “东家,这使不得,我自己来。”

    6妍一看伸出的那只手,上面还有泥,眉头一皱:

    “手洗干净再来吃。病从口入。”

    旁边的人赶紧把自己的手拿出来,没等6妍开口,便自觉去洗手了。

    以前都这样,庄稼人哪管这些,这东家还真是穷讲究。

    回来拿起放在布上的汤,也没仔细看,勉为其难地喝了一口。好浓的肉味!仔细瞧了一下汤,乳白色,没有油呀。一口气喝光了,连呼好吃。

    然后五人拿着空碗,期待地望着两个竹筐。

    6妍看到五人全喝光了,便将两份青菜先端出来,五人脸上闪过一丝失望,6妍将他们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禁暗暗好笑。

    紧接着是红烧鲤鱼,看到是鱼,五人的心都沉了下来,包吃一般都是两到三个菜,可一看两份青菜都是野菜,再加一条很腥的鱼,碰到这样的东家,今天就凑合着过吧。

    看到6妍的手还在往筐里伸,五个人都没一点好奇了,菜都整这么寒酸,主食更没希望了。

    这次却猜错了,是酸辣猪大肠,酸辣蕨菜,酸辣豆渣,十五个金黄的土豆饼。

    这次几人的表情木愣愣的,除了蕨菜,其它两道都不认识,还有那金黄的饼,也看不出是饼。

    但六菜一汤的标准,这可真是很高的标准了,况且还有饼。

    6妍示意他们把碗递回来,便开始盛粥,每碗都保证有虾。把它埋在粥下边。上面洒上葱花和芫茜。

    喝了一口粥的人,再也没心思想其他,只想赶紧喝完盛第二碗,结果现旁边的人似乎比自己度还快。

    “不错要喝这么急,这些菜你们平时可吃不到。”

    结果大伙都不约而同地夹了一块土豆饼,觉得好像太明显了,便夹了蕨菜。

    “鱼要赶紧吃,待会凉了便不好吃了。”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人鼓起勇气朝鱼伸出筷子,在几双眼睛的注视下吃了一口。

    入口即化,肉质鲜嫩,且很入味,没有一丝腥味,于是一下便吃掉了大半条鱼。其他人见状,再傻也知道美味。

    如此难伺弄的鱼都如此,别的菜一定不差,大家又都把筷子伸向了油汁汁的棕色的碗。

    一口下去,顿时口舌生香!不过一刻多种,6妍带来的午饭被席卷一空。

    “东家,您这菜烧得太好吃了,这比我们过年还丰盛。以后您要是还有活,我们都愿意来,工钱出少一点都没关系,只要管中饭。”

    一个年纪大约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说道,其他几人都附合。

    “只要你们表现好,我自然会优先考虑你们,也不会亏待你们,反之,如果有违反规矩的,也别怪我不客气。

    几人都保证会好好干。原本给他们休息一刻钟的,现在也不肯休息,而是更努力干起活来。

    这地虽年年有人种,但很贫脊,得想想办法改善一下。

    家里小猪小,猪粪也不多,也没牛粪,这还头牛可是个稀罕玩意。一个村一般只有几头。家禽的没有,还有………对了!夜香!

    忙活了一天了,这些明日再打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