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休书

休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让6妍意外的是,四亩地,还没到太阳下山,便全整好了。6妍交待明天照旧来,但要多一头耕牛。

    几个人当然乐意,拿了工钱便兴高采烈回家了。今天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居然碰到这么好说话的东家。以前没做到天黑哪能回家的,今天回家还可以陪陪老婆孩子。

    晚上睡觉前,询问了母亲关于夜香的事。从母亲口中得知,镇上人家的夜香都是有专人收的,一月的工钱由这些人家出。月钱是2oo文。

    第二天起来,和昨天差不多,雇来的短工要犁完六亩水田,每亩割十大捆草,铺在犁过的水田里,另还要准备四捆草放在旱地挖好的粪池里,并做了简单分工。

    中饭比昨天简单,但更实在,浓稠的红薯粥,骨头汤照旧,比昨天份量还多的酸辣猪大肠,清炒豆腐渣,干笋,醋溜土豆丝。

    吃完中饭后,便向镇上走去。打听到收夜香的人是一个叫老王的老头,找到他时,他正准备把早上收到的夜香放在板车上,运出去。

    6妍说明来意,原本老王正头痛,他平时倒夜香的地方,现在属于别人的地了,说是要建什么庄园,这几天都是运到很远的地方,心里叫苦不跌。

    现在居然有人要这玩意,价钱当然是由6妍说了算。最后以一文钱五桶的价格成交,这价格包括了运送费用。

    昨天的4亩旱地,每亩挖了一个粪池,约3立方米,今天的水田,也在田的两端多出来的空地上各挖了一立方米的粪坑。

    初步估算了一下,每亩约二十桶,预定了2oo桶。共计四十文。按老王一天收二十桶计算,十天左右便可全部到位。

    6妍领着老王走了一趟后,才现老王的独轮车可以折叠,像走这种小路时,可以收一大半。6妍想着以后自己也得整一辆,运东西方便。

    粪池下面铺半捆草,再倒上夜香,最后用余下的半捆草盖住,再在上面用泥土稍稍填埋,这叫捂肥。日晒雨淋半个月左右再和上水,往地里浇。约莫一日,待肥料充分融进泥土里,再用锄头翻一下土,便可播种了。

    这个时代没化肥,只能用这种最原始的办法来改善这贫脊的土地。

    忙碌的一天很快便过去了,6妍晚饭都没吃,倒头便睡。

    戚氏看着女儿疲倦的样子,满是心疼,小心给女儿擦试了一下脸,再用她每天必定涂抹几次的药膏轻轻涂在她脸上。

    女儿脸上的疤已经淡了很多,如果不是近看,已经看不出什么。虽然自己孩子怎么样都是最好的,但如果真的能去掉这些疤痕,孩子一定比自己年轻时候还美。

    第二天6妍醒来时,比平时晚了许多。杨拙已经把豆浆磨好,滤了渣,就等6妍起来做下面的程序。

    看着6妍睡眼惺忪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干活的样子,杨拙多想自己多做一点,第一次为自己的笨手笨脚懊恼不已。

    6妍越来越适应这个时代的生活,来这差不多半个月了,每天都忙忙碌碌的,肥没好,谷种子也还没出芽。趁这阵子好好休息一会。

    现如金杨拙已经完全能胜任送豆腐的活了,6妍便没再跟着去,把他的分成直接提到了四成。杨拙自然不愿意,可他又有哪次能改变得了我们的6妍姑娘呢。

    吃过午饭的6妍,懒懒地坐在凳子上,靠着屋檐打盹。

    “大白天的,就知道睡,你娘呢?”

    奶奶那仿佛地狱使者般的声音突然响起,6妍吓得跳了起来,这是原身这么多年身体对这个声音的本能反应。

    反应过来时,忙用身子挡住门口,回道:

    “进山了,不知道啥时才回。要不,您晚些时候再来。”

    “她算什么,要我一个长辈来两次!也没什么事,把这个给她,她自然明白。”

    说完,塞给6妍一张折好的纸,扭头便走,临了又折回来:

    “以后少找我孙子福儿和你四柱叔。”

    6妍可不傻,这“四柱叔”和“四叔”虽然只差了一个数字,但却已经把自己完完全全当外人了。

    奶奶走后,6妍打开手里的纸,先印入眼帘的便是醒目的“休书”两个字,内容如下。

    立书人陈大柱,系平阳县清河镇人,娶妻戚氏,初时贤良淑德,可婚后十余载,无所出,且教女无方,致家中鸡犬不宁。长辈百般教导,不思悔改,更甚者,未经家中允许,携女另立门户,犯七出之条,念及夫妻之情,不忍当面明言,故立此休书休之,此后各自婚嫁,永无争执。另其女6妍,系戚氏与前夫所生,由戚氏独自抚养,与陈家再无瓜葛。恐后无凭,特立此文约为照。

    落款处“陈大柱书,陈章代笔”,大周国弘历四月十日辰时,还画了押。

    还真是刚觉得口渴,就有人送水喝。正想着家里的这些买卖还有田地被别
重生之傲娇小军嫂sodu
人惦记,这个“免死金牌”就到手了。

    待母亲回来,6妍便将休书递给母亲,暗自观察母亲的反应。母亲看了只是叹了口气,要不是知道母亲识字,6妍以为母亲没看明白。

    看到母亲将休书收起来,6妍实在是忍不住了:

    “娘,你不用画押吗?”

    “傻孩子,只要犯了七出之条,休书一经画押便会生效。哪还用被休之人画押。”

    “娘,你真的不难过吗?”6妍实在是好奇自己亲生父亲的事,可又不敢直接问,只好选迂回路线,旁敲侧击。

    “只是有一些不习惯,毕竟,在那个家,生活了十余年。你父亲四叔哥哥对我们都不错,至于你奶,她也是可怜之人。”

    戚氏顿了顿,接着道,

    “妍儿,我知道这么多年苦了你,受了不少罪。可现如今我们也算是苦尽甘来,不要受以前的人和以前生活的影响,娘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再过几年,找一个疼你的人过日子。”

    “娘-----”难得看到女儿娇羞表情的戚氏,这话点过后便不再深入,日后,女儿自然会明白的一天。”

    6妍看着母亲把休书放到床下面,待母亲不注意时悄悄拿了出来。

    6妍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同母亲说了一下,带上自己心血来潮用棕叶做的蚱蜢,以及六个卤鸡蛋,朝里正家走去。

    运气还算好,里正刚从外边赶回来不久。6妍走进院门,看到年过半白的里正正在哄他四岁的孙子,可孙子一直在地上又哭又闹,里正急得满头大汗。

    6妍从里正口中得知,因为赶着回来,忘了给四岁的孙子带早上出门前承诺的糖果,这会正不依不饶的,怎么也哄不好。

    6妍上前,拿出自己做的蚱蜢,故意在孩子面前晃,一看到这栩栩如生的蚱蜢,一下子停住了哭声。

    “还是你有办法。”里正松了一口气。

    6妍随即把卤蛋拿出来。

    “这鸡蛋怎么变黑了?”

    6妍在镇上摆摊的时间不多,里正没事一般很少去集市,自然不知道。

    “这是卤蛋,给凯凯当零嘴吃。”

    里正知道6妍现在的日子过起来了,也便接了下来,以免拂了孩子一片心意。

    “里正爷爷,您见多识广,我是想来咨询个事。我娘亲今天收到了休书,我有点担心,只是我父亲单方面起书的,要是哪天反悔了收回去怎么办。”

    休书的事,里正是知道的,坐在这个位置,这点能耐还是有的。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听孩子的意思,并不是让他作主,而是担心休书被收回。

    “孩子,这事你母亲知道吗?”

    “就是她让我来找你的,我娘面子薄,所以……”

    “这很简单,把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请来,再让双方各派一个代表,作个见证,并在休书背面签字即可。”

    “麻烦里正爷爷,事情落实后,我请大伙儿吃晚饭。”

    里正让儿子去叫陈家人,而自己则去请几位辈份比自己高但和自己年纪相差不过**岁的老人。

    6妍则赶回去让母亲去镇上买菜。

    待6妍折回里正家时,人已到齐:陈大牛家的大太爷爷,胖婶家的三太爷爷,陈章叔家的秀才太爷爷,当然,还有6妍最不想见的杜氏。

    里正简单地说明了一下事由,让大家作个见证。杜氏问了不用赔偿任何东西,只是见证此事,自是一万个愿意,代表休书方画了押,6妍自然也不含糊。几个长辈也作了见证,村长作为代表也画了押。

    别人家的休书都是遮遮掩掩的,恨不能一辈子不要见光,6妍倒好,反而光明正大拿岀来,还担心对方反悔。

    几个长辈对6妍母女的情况不是不了解,可这般出格的行径,各人看法则不尽相同。

    大太爷爷是个大大咧咧的,觉得这母女俩是个有骨气的,比大老爷们还干脆,三太爷爷是个心善的,担心母女俩以后的生活。

    秀才太爷爷则大篇阔论地讲孝道,批评6妍母女的做法。里正爷爷则左右逢源,谁说的话他都附和一两句。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是自己想要的便行。

    杜氏画完押后比6妍还要高兴,总算是彻底地断掉了,得赶紧回去给田家捎个信。

    至于至今还未开口说上一句话的大儿子,杜氏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最终会听自己的。

    再说了,休书是早在事前便提前准备的,趁他昏迷时按的手印,到时候他想抵赖都赖不掉。

    杜氏走后,按照之前6妍说的,几个长辈都上她那吃饭。秀才太爷爷虽对6妍诸多不满,但这年头,谁又会和饭过不去呢。

    以6妍为,几个人往6妍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