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灶房里的小插曲

灶房里的小插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今天晚饭吃得早,这会还没天黑。因为不用再担心奶奶那边,6妍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脸上的疤渐渐淡去,再加上营养上来了,气色也好了很多。爱美是女孩的天性,前世即使忙得像狗,但对于保养,6妍可一点都不放松。

    这个点也睡不着,6妍决定做做面膜奖赏一下自己。

    前阵子从山里移回来的芦荟长得极好,割了一片叶子,黄瓜洗净取一截,芦荟及黄瓜捣碎取其汁,加入一点鸡蛋清,少许面粉及蜂蜜,搅成泥状,敷在脸上,还让母亲一起敷。

    敷了一刻钟左右,洗净,整个脸润润的,舒服极了。戚氏虽也觉得好,可一知道里面居然有鸡蛋和面粉,便直呼太浪费了。

    “娘,您不是盼着我能找个好夫家吗?变漂亮一点不是更有机会?”

    “一个姑娘家,哪能老把这些挂嘴边。”戚氏笑着责备到。

    “你看看我的疤,是不是好了很多?女人,从一出生到走的那一天,忘了吃饭也不能忘了保养。你看看,自从你涂了我给的面膏,现在你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呢。”

    戚氏听6妍这么一说,倒还真觉得自己的皮肤变得有弹性,也不再暗黄了,难道真像6妍说的,天天喝豆浆,天天抹面膏,自己可以年轻十岁?

    其实,戚氏今年三十不到,虽不是如花的年龄,但6妍初次见到她时,还是吓了一大跳,自己前世的年纪比她还大呢。

    如今家里条件也渐渐好起来,6妍决定帮母亲改变。从喝豆浆到抹面膏,再到今天的面膜,母亲的人生正好,怎能就这样过一生。

    王大厨那边捎信来,说他原计划要一个月后才启用的早茶下午茶,要提前到近几天左右,原因是他把这个主意同老爷子提了那么一嘴,老爷子高兴得说越快越好,希望6妍提前准备一下茶点种类和名称。

    唉,6妍原本还想歇歇呢,早前用盐腌制的鲤鱼块明天该拿出来晒了。往后,时间更少。

    早上做完豆腐,送走杨拙后,便将缸里的鱼拿出来,放在簸箕上晒,边晒边想着茶点的事。

    红薯球,南瓜球,土豆饼,煎饺,虾饺,灌汤包,小笼包,水晶包,肉丸,糕点,肠粉……

    把前世吃的茶点全过了一遍,自己之前做过的只有前三种,煎饺灌汤包肉丸也不是问题,糕点现在暂时没有条件,虾饺水晶包及肠粉也不难,但关键是没有现成的澄粉和生粉。

    6妍为茶点绞尽脑汁的时候,陈家院子里也正在商量一件大事:

    因为休书异常顺利,为避免夜长梦多,杜氏和田家一拍即合:尽快成婚,最好今年上半年就怀上,田姑娘年纪也不小了,越早生越好。

    原本是月底,但月底没有适合婚嫁的黄道吉日,便提前到四日后。

    陈大柱已是三婚,杜氏原想简单办一下,可田家不依,要大办。杜氏想着即将到手的铺面,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便应承下来。

    大办,一桌至少八个荤菜四个素菜,再加上一些糖果,得15o文一桌,这村里人再加上亲戚,有二十来桌,至少得花三两银子,这几乎是这个家的一半财产了。

    送走田家人后,杜氏便开始想着怎样才能省钱又体面。

    一般有喜事,都是请村里的大厨,主厨封五十红包,其他人二十文,二十桌大约要五人。这一下又得开支一百三十文。

    “娘,你怎么同自己在说话?吓了我一跳。”

    看到二媳妇,杜氏想着这媳妇也是个机灵的,或许能出些主意,便将席面的事说了。

    “要是二丫娘在就好了,她一人能顶三个大厨。”惊觉到自己说了什么,秦氏忙打哈哈:

    “娘,要不,我们请一些能做饭的妇人,反正田家人又不会来后厨看。妇人嘛,给每人十文肯定很多人愿意。”

    “你以为谁都像二丫娘,那些素菜还好,荤菜一年做上一两次就不错了。”

    “我倒有个人选,但你得答应我,我说出来你别骂我。”

    “要是二丫娘,就别提了,要是让大柱知道,这婚还能成?”

    “当然不是了,是二丫。我昨天内急,在草丛里方便了一下,听到村里几位长辈正在议论什么“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妍丫头的厨艺真是让我大饱口福,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秦氏看婆婆没有生气的迹象,便继续说道:

    “你知道后面这句话是谁说的吗?”

    “偷听的又不是我,我怎么知道。”

    “居然是对吃特挑剔的秀才爷爷!”

    “真的?你确定?”

    “千真万确!我后来还特意打听了,秀才爷爷还有村里的几个长辈昨天就是去磨坊吃的饭。”

    “怎么可能?就那笨手笨脚的丫头片子。铁定是她娘亲做的。”

    “娘,你可别小看了那丫头片子,我坝上镇的姑姑,说镇上最好的酒楼全福酒楼最近出了几道新菜式,特别火,还要提前预定,听说供货的,就是我们清河镇的,我姑听别人描述,感觉很像二丫。”

    “这事你怎么不早说!”

    “我也是头些天知道的,而且我开始就觉得是不可能的事。可昨天听到秀才爷爷这么一说,才仔细琢磨起这事来。”

    “你负责确认一下这事,如真是这样,养了她这么些年,总要尽尽孝道。”

    秦氏真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二丫可不是以前的二丫,而且婆婆似乎忘了,陈家休了戚氏的事,忘了6妍现在心里正恨着咱家呢,自己这一上去…

    被杜
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全文阅读
氏和秦氏惦记上的6妍,此时正在奋力洗面团呢。这年代没有澄粉,只好自己动手做了。

    将揉好的面团在水里洗,一直洗到面团小得不能再小。不能洗掉的是面筋,洗在水里的,静放,待面粉沉淀下来将水倒出,留下来的便是澄粉。

    土豆切碎磨成浆,滤渣,静放,待水和沉淀物分离时,将水倒掉,留下的便是淀粉。

    接下来便是做馅,虾仁三分之二拍成泥,余下切丁,笋及肥猪肉切丁,加盐,白糖少许,姜汁,用筷子不停往一个方向搅。

    澄粉和土豆淀粉按十比三的比例用开水冲,搅成雪花状盖上闷一小会。

    趁热揉面,边揉边加土豆淀粉,揉成团后再加猪油揉,醒面后便可做皮了。

    将虾馅捏出虾仁的样子,放进皮里,皮包成十二褶的蜘蛛肚,半月形。

    胡萝卜切成圆的薄片,放在蒸架上,再将虾饺放在胡萝卜片上,一蒸熟,便大功告成。

    听到屋外的脚步声,这个时辰,应当是娘回来了,于是叫道:

    “娘,我今天试做了一种新鲜的吃食,你快来尝尝。”

    6妍专注地品尝这前世百吃不厌的虾饺,眉头皱了起来,感觉少了一种味。一定是因为没鸡粉!6妍在脑里细细过了一遍,最后确定唯一少的就是这样调味品。

    “这也太好吃了!这是什么?”

    二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6妍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侧过头,便看到二婶一只手拿一个虾饺,因为太烫,但又舍不得扔,烫得直咧嘴。

    “把饺子放下!”

    6妍语气冰冷,没有一丝温度。绕是秦氏,也有点怵:

    “二丫,不是,妍儿啊,婶儿今天有好事找你呢。可以赚钱的。”

    6妍也不说话,继续冷冰冰看着对方。

    “我就是个传话的,家里过四日有喜事,听说你厨艺好,请你去做厨子,十文钱呢,还送一条毛巾。”

    6妍仍不回话。

    “是你父亲娶亲,好歹陈家养了你这么些年,而且万一新大嫂高兴,赏你几个钱,不知道多好。”

    “你,出去!”

    不知何时,杨拙已经送货回来了,也不入知道听到了多少,一身的戾气,毫不掩饰地散了出来。

    杨拙从小在狼堆里长大,小时候活脱脱一匹狼,充满暴力和血腥,后来才慢慢改变的。可骨子里狼性的一面一旦任其散出来,让人生出一种本能的恐惧。

    秦氏吓得虾饺都掉了,慌不择路地往家跑。

    6妍气愤后是满腹的憋屈,这也太欺负人了,一个被赶出门,一个被休,原身骨子里还是把陈家当成了自己的家的。继父娶妻,居然还恬不知耻地要自己去做饭。

    不知是气的,还是憋屈的,眼睛红红的。

    杨拙只觉得一股血液往脑门上冲,突然伸手抱住了6妍:

    “别怕,有我呢。”

    还笨拙地拍了拍6妍的肩膀。

    本来6妍只是有一点憋屈,可杨拙这一句一切有我,让6妍勾起了前世和这世两世的回忆:

    前世孤身一人,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是否健在,为了生活过得好一点,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这世虽有母亲,可还是自己挑起大梁。

    杨拙这一句,触碰到了6妍最柔软的部分,于是乎,向来冷静成熟的6妍,在杨拙怀里哭得唏哩哗啦。

    杨拙一听到6妍的哭声,心慌起来,赶紧用手去擦6妍脸上的泪,可越擦流得越凶。

    他一急,突然低下头,用唇堵住了6妍的眼睛。

    6妍脑袋一片空白,也忘记了哭泣。

    “对,对不起,我,我,我见止不住,心一慌,便,便,便……”

    6妍也反应过来生了什么,头一低,快跑向屋里,将门从里拴上,背靠着门,手捂着心口。

    “我,我平时不,不这样,我看到你哭,心口疼得特别厉害,我太慌了,不知道怎么办,我,我,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你。”

    6妍此时心里也慌得厉害,自己居然不反感他的这种举动,理论上是喜欢上他,可自己是三十几的灵魂,怎么可能喜欢上比自己足足小一辈的小男孩,这太反常了。

    杨拙没听见6妍的回应,更急了:

    “你打我骂我都行,不要不理我,不要不理我,不要不理我。”

    慢慢没了杨拙的声音,6妍也慢慢冷静下来,可以确定两件事:

    一是杨拙喜欢自己,但他本人没觉,二是自己也不排斥杨拙这种算得上是轻薄的行为,说明自己这具身体是喜欢杨拙的,至于心里喜不喜欢,6妍还是不知道,或者说拒绝知道。

    打开门,看到杨拙眼圈红红的。他吓得比自己也轻不了多少。叹了口气,故作轻松道:

    “怎么?欺负我你还委屈上了?”

    “你不生我的气了?”杨拙眼巴巴地望着6妍。

    “我做了些新鲜吃食,你带点给杨叔。”

    6妍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走进灶房,将十几个虾饺装进碗里,还有早上留出的大骨汤,递给杨拙。

    杨拙没有遭受到6妍的暴怒或冷遇,居然还有吃的,心里狠狠松了一口气。

    再三确认了6妍确实不生气后,脚下如踩了云朵一样整个人轻飘飘的,还没走几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6妍看到了想笑又不敢笑,忍了好久还是忍不住大笑出来,远远还能听到。杨拙第一次觉得自己听力好不是件好事。狼狈地向家里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