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获救

获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6妍做了一个美梦,梦到自己在一个顶级法国餐厅用浪漫的烛光晚餐,吃着世界一流厨师做的顶级法式料理,自己最崇拜的偶像好莱坞某影帝正露出迷人的微笑坐在对面,体贴地切好牛扒,亲自喂自己。

    牛扒太好吃男宾实在太帅气,6妍控制不住,居然流哈喇子了!想用手悄悄擦掉,可手怎么也不听使唤。

    无论6妍怎么努力,手就是无法动弹,眼看对面的男神眉头越皱越深,6妍越着急。

    终于能动了!6妍松了口气,却现餐厅不见了,自己正趴在一堵肉墙上,肉墙上有一些亮亮的粘粘的疑似哈喇子的物体。

    天哪!6妍此时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自己不仅死死抱着杨拙,还啃了……

    无处可躲的6妍,把头埋在杨拙胸前蹭呀蹭的,希望可以不着痕迹地蹭掉。

    因姑娘在怀一夜未眠的杨拙,好不容易眯了会,结果6妍一动便醒了。

    杨拙现已十六岁,在这个年代已经是个成年男子,他身体育又比同年龄人早。虽然对男女之情不太开窍,但6妍的这个无意识的举动,却引了他身体本能的冲动,让他的呼吸突然加重起来,声音也变得异常沙哑:

    “丫头,别乱动!我难受!”

    6妍这才觉察到杨拙的身体异常的热,往下一看,秒懂。学医的,这点基本常识还是有的。饶是如此,还是弄了个大红脸。

    “你昨天说老虎被你打死的?是真的?这么厉害!快同我仔细说说。”

    6妍想着似乎遗漏了什么,突然想起来张口便问。

    “没啥说的,我的力气很大,我父亲不让我在人前显露出来,他不说我也知道,他怕人把我当怪物。”

    说到这,眼神暗淡下去:

    “丫头,你会把我当怪物吗?”

    “不会!力气大是你的本事。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没有人可以替代,做好真实的你就好,我更喜欢那样的你!”

    “真的!如果我做原本的自己,你便会喜欢我?”

    断章取义,这个呆小子!

    “再说吧。另外,别叫我丫头。”

    “那叫什么?”

    “6妍。”

    “不要,妍儿?”

    “不行,那是我哥我娘叫的。”

    “那还叫丫头吧。”

    “我们出去吧,,我娘指不定急成什么样了。”

    6妍不想再同他讨论这个没有营养的话题,开口道。

    杨拙应了声,将树滕绑在自己身上,将6妍拦腰抱起,脚尖点地,一跃而起,两个起落,便到地面了。

    6妍此时的嘴巴张大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太神奇了!

    “你会轻功!能飞多高?多久?”

    “轻功?那是什么?”

    然后6妍便将从电视剧及武侠小说里知道的关于轻功的东西一股脑说出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轻功,我父亲说我家不知道哪一辈的祖先救过一个江湖人,那人为了报恩,赠予一本学武功的书,并说如果有人参透,日后必有一番大成就。

    可这么多年来,竟没人能参透,只学了些皮毛,后来杨家颠沛流离,到了祖父和父亲这一代,便只能用这些功夫打打猎了。

    父亲见自己从小力气异于常人,便将此本书给杨拙,希望他能参悟一二。

    “那你参悟了没有?”

    “我也不知道参悟了没有,只是觉得很简单,练了后力气能收放自如。如果提气不带重物,半个时辰能行百里。”

    “那不是和汽车的度一样!”

    6妍一兴奋,又忘了不是在前世,心里的话脱口而出。

    “汽车?那是什么车?比马车还快?”

    “嘿嘿,口误!口误!”

    “对了,那头老虎呢?”

    原来,杨拙担心老虎被别的肉食动物吃掉,便将之挂在树上了。

    走到树下,杨拙将6妍轻轻放下,将老虎尸体弄下来。

    “杨拙,你看!”

    顺着6妍手指的方向,杨拙看到一个白色的小东西,正忧伤地盯着老虎尸体。

    “这小狗好可爱!只是它为什么到这来?难道和我一样迷路了?”

    杨拙没有回答,而是出一些奇怪的声音,让人惊奇的是,小家伙也出声回应着,并放下了戒
冥灵界全文阅读
备。

    “他不是小狗,是一种品种珍贵的小狼崽,他母亲被这头老虎吃掉了!”

    “你怎么知道?”

    “它刚刚告诉我的。”

    “你听得懂?”

    “我六七岁才会说人话,……在那之前,是狼语。”

    杨拙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似乎勾起了他某些不愉快的回忆。

    “你真厉害!这样看来,要是哪位姑娘和你过日子,也不是件坏事。”

    “只能是你!”

    “呆样!你同那个小不点说,本姑娘喜欢他,问他愿不愿意跟我走,保证他跟本姑娘吃香的喝辣的。”

    “他说不走,他要他母亲。”

    杨拙说完,熟练地将虎皮割下来,并开膛剖肚。里面居然还有一整头狼的尸体。

    小不点猛扑上来,出凄厉的叫声,舌头不停地舔着狼尸的眼睛。

    后来经杨拙沟通,小不点才接受母亲离开的事实。简单地掩埋后,将6妍放在山洞里的野香菇和枞菌背在背后,还找到了6妍慌乱中掉的装着藤虫的布包,便抱着6妍准备离开。

    小不点却咬住了杨拙的裤腿。

    于是,杨拙抱着6妍,6妍抱着小不点,一提气,便直跃而起,直冲树梢。如蜻蜓点水般,从树梢上掠过。

    只听耳边生风,老虎山近处的景色一览无遗,远处晨雾缭绕,如烟似梦。看不到尽头。如果没有杨拙,自己真会困死在这里面。

    想到这,6妍不由将头更多靠近杨拙,仿佛这样,才有安全感。

    杨拙以为6妍冷到了,将她抱得更紧,把自己的体温温暖她。

    6妍怀里的小不点怨念地瞪着眼,可没人注意到他的小情绪。6妍右脸贴着杨拙的胸膛,听着里面传来的心跳,感受着男性的体温,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呆子,我答应和你相好,但我现在还小,如果要成婚,至少要等我十八岁以后。”

    “真的?你答应和我好?”

    杨拙听到6妍的话,因为太过开心反而害怕自己听错了。

    “听不清就算了!当我没说。”

    “太好了!别说是等几年,就是等十年二十年我都愿意。”开心得忘了是在空中,蹦了一下,气一泄,两人一兽眼看着就要跌落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杨拙借由一根枝桠为着力点,缓冲了一下,总算是平稳落地。

    “我会守护你一辈子。”

    杨拙在这大山森处,许下了一世的诺言。

    要不是因为6妍腿受伤,再加上怕伯母一晚上没见到人担心,杨拙真想在这无人打扰的地方,和6妍一起呆久一点。

    再说从杨拙家回来的戚氏,见杨拙去了也没见回来,心下着急,便去叫了桂秀丈夫,还偷偷通知了四柱和陈福。一行人点着火把,向老虎山进。

    白天进老虎山心里都怵的四人,此时却心急如焚。

    可到了老虎山,在外围找了两个时辰后,一无所获,桂秀丈夫最年长,果断叫大家撤,可其他三人哪听得进去。

    “老虎山这么深,白天进来都容易迷路,更何况晚上。要是我们也陷进去,于事不补。还不如保存实力,白天寻到些痕迹再找,希望更大。”

    好说歹说,总算听进去了,便在林子外边烧着一堆火,一人放哨,其他三人休息。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便进山了。戚氏则和桂秀家的狗留在出林子回家必经之路上,如果6妍自己出来了,便让狗去林子里寻另外三人。

    半个时辰过去了,戚氏坐立不安,盯着林子的方向,双手合十,嘴里不断地祈祷着。眼睛因为流了一晚上的泪又红又肿。

    远处一道人影飞驰而来,戚氏以为是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刚刚还有些远且模糊的身影,一下子便到了面前。

    “伯母!”

    “娘!”

    “妍儿!”

    “哪受伤了?你可别吓娘。”

    “娘,就是腿扭伤了,没事!”

    “那咱赶紧回去看医生!这个,你先吃着。”

    戚氏从怀里掏出几个鸡蛋饼,撕成一块送到6妍嘴里。

    “娘,我手能动。”

    “差点忘了,你四叔他们还在山里。”说完,拍了拍狗的头,狗一溜烟往林中跑去。

    待四柱三人出来时,一行人急匆匆往家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