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初试牛刀

初试牛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家都担心6姸的伤,对于杨拙抱着6妍这事,居然没一个人觉得不妥。而且看杨拙虽抱着一人,可走起来键步如飞,他们要跟上都得小跑,让四柱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回到家,赶紧去叫村大夫,可村大夫刚好不在家。杨拙又想抱起6妍。

    “我用独轮车送。”四柱意识到杨拙的举动,赶紧出声。刚才在山里是事急从权,而且那条路也不会遇到什么人。可到镇上的路可不一样。

    到了镇上,6大夫不在,但却碰到了好久不见的严鞘。

    看到6妍被人抱着进医馆,严鞘吓得赶紧过来:

    “丫头,怎么了!”

    “腿应当是扭伤了。”

    说着指了指大腿。

    严鞘俯下身来,便伸手捏6妍的腿。

    谁知,手刚伸出去,便被一只力气大得惊人的手钳住了。

    “干什么!我是大夫!”严鞘看到杨挫警告的眼神,没好气说道。

    “没有其他大夫了吗?”

    “没有,你这是信不过我的医术吗?”

    看到两人剑拔弩弓的架势,6妍朝杨拙使了一个眼神,后者马上松手,可眼睛一直死死盯着严鞘的手。

    6妍让四叔带杨拙出去,杨拙纹丝不动。

    “好痛!”6妍边叫痛边向严鞘使眼色。严鞘立即会意:

    “如果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我可不敢保证不会有问题。”

    杨拙心不甘情不愿出去。

    没过多久,只听内室传来6妍的呼痛声。

    下一秒,杨拙风一般卷进屋内,直奔6妍。

    “我没事,只是正骨那会太痛。现在好了。”

    “多少钱,严大夫。”

    陈四柱也进来了,对着严鞘道。

    “不用给现钱,丫头让我免费吃顿饭就行。”

    严鞘虽是回复陈四柱,却看着6妍说道。

    “成,就今天下午。不过,还得给我几样药材。”

    正如6妍预料的,这不知柴米油盐价的严鞘一股脑把6妍要的药材包好递给她。

    除了扭伤,其他并无大碍。

    一行人离开医馆后便各自忙开了。

    陈四柱和陈福被安排了婚礼前的活,而6妍和戚氏则在镇上买了些东西,放在独轮车里推回去。

    原本杨拙还想6妍坐独轮车回的,6妍死活不肯,杨拙只得作罢。杨拙度快,6妍让他先行回家磨豆浆。

    今天比平时晚了很多,戚氏到家后一点都不敢耽搁,匆忙把大骨汤煲上,再去忙活猪大肠。

    杨拙比6妍提前回来,已经磨了大半豆浆,送货时,让杨拙避开人,悄悄使用功夫。勉强在饭点赶到,可把王大厨急得不行。待杨拙解释后,便说以后如果碰到这种事派人捎个信就好了,并说改天再去看望6妍。

    答应严鞘下午要来吃东西的事,倒不是单纯为了抵诊金,而是想着他是见过大世界的,先让他试试自己的新茶点,看看反响如何。

    昨天为了凑鸡精的材料,差点把自己的小命丢了,如果不捣腾出来,太对不起自己的牺牲了。

    将买回来的鸡收拾好后,取鸡胸肉,切丁,和姜片葱头一起倒入沸水中煮熟。捞出鸡肉,沥干水份,放至锅中烘焙,直至烘干水份。烘干后捣碎。再回锅烘,再捣,直至成粉末状

    香菇洗净,切丁,放至锅中烘焙,直至烘干水份,捣碎,再回锅烘一次,再捣碎。直至成粉末状。

    捣碎的鸡肉、香菇、白砂糖、姜末和在一起,再捣碎,然后放入锅中烘干。烘干的过程需要不断地翻炒,不能烘焦。直至完全干透。放凉后,装进竹筒中,密封放在阴凉处,一个月不会变质。

    因为6妍特别叮嘱,平时来回要花两个时辰,今天半个时辰便回来了。因为时间太赶,卤水也就没有拿回来。6妍现如今有茶点这单大生意,也不着眼于这个。

    杨拙把捞到的几斤虾给到6妍,便在旁边看着,一是看6妍有什么吩咐,二是6妍认真做事的模样,总是吸引着杨拙。

    这次的虾蛟,比之前多了一份鲜甜,比前世的味道更胜一筹。材料纯天然,当然,手艺也相当重要。

    再来的灌汤包便简单多了,揉面面醒面,不同的
末世愁城帖吧
是,做肉馅时,要加水三次,往一个方向搅拌,这样蒸出来的包子肉汁特别多。

    肠粉也相对容易,主材料也是澄粉,做了猪肝肠粉,廋肉肠粉和鸡蛋肠粉。

    用从山里偶然现的马蹄果(正常应是六月结果,可6妍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有的果子已可釆摘,有的还在开花,听杨拙说常年都结果。),和肥瘦上肉,做成猪肉丸。

    再烙上几个手抓饼,土豆饼,南瓜饼,还做了肉夹馍。

    品种虽然多样,可每样都小巧精致。做到最后,杨拙吃味起来:

    “丫头,你昨晚都没休息,就吃一个饭,哪用做这么多。”

    “我们要靠这个赚钱的,在正式卖钱之前,要找人吃吃看。”

    “找他没用,还不都说好吃。”

    杨拙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

    “说你做的什么都好吃,不用找人试。”

    “试了我心里踏实些。”

    把正在找村里人借桌子板凳办酒席的陈大柱陈福找来,还有桂秀婶一家。严鞘则早早便到了。留了杨叔的那份后,大家便准备开动起来。

    6妍示意大家稍等,便开口道:

    “今天请大家来,一是感谢大家在我和母亲最困难的时候无怨无悔地帮助我们,二是我现在和杨拙合伙做买卖,也挣了一些钱,现在置了田地,以后如果出息了,一定会以我的方式回报大家。绝不食言!”

    6妍知道,在坐的除了严鞘,其余都听到了村里的一些谣言,说是6妍母女和杨铁父子都整成一家了,又说戚氏早和杨铁好上了,借由6妍的事搬出来,6妍不要脸,这么丑还勾引杨拙等等。

    别人的想法6妍可以不在乎,真在乎自己的也不会相信这些流言。但6妍选择适当透露一些消息,以免伤了这些人的心。

    严鞘听到杨拙和6妍只是合伙人的关系,自己居然松了一口气。

    一说开动,桂秀婶家的三娃便迫不及待开动起来。最大的春妮,今年十岁,老二陈材,今年六岁,老么陈武,今年五岁。

    尽管桂秀持家有道,男人又在外面努力干活,家里却也只能勉强能解决温饱。几个孩子看到如此漂亮的吃食,早就忍不住了。

    有了第一次吃饭的经验,严鞘动作明显快了很多。度丝毫不逊于杨拙。

    用完之后,6妍让大家做了点评,包括三个孩子。

    虾饺和肠粉评价最高,主要是没见过更别说吃了,又漂亮又好吃。严鞘大呼幸运能第一个吃到。

    其次是灌汤包和肉夹馍。桂秀婶丈夫对这两样评价很高。

    土豆饼南瓜饼马蹄肉丸,三个孩子最喜欢。

    6妍便有底了。美食果然不分年代。

    送完这些人,6妍坐在杨拙给自己做的竹躺椅上,晃两下便睡着了。

    戚氏把杨拙叫到一边:

    “你和妍儿?”

    戚氏虽然赞成这两个年轻人,但也怕他们犯错误。

    “伯母,我稀罕丫头,等我挣了钱,便让媒人上门提亲。”

    “丫头答应了?”

    “算是答应吧,但说成婚至少要等到十八岁以后。”

    “十八?那不得还有五年多,那个时候你都二十多了吧。你父亲知道吗?”

    “我爹肯定答应,之前的老虎皮还是我爹让拿的。”

    “我也不是干涉你们,但现在你们男未婚女未嫁,也没定亲,在外人面前,多注意点。”

    “那是不是定了亲,就可以了!”

    “你这浑小子!怎么就被你理解成这样了。”

    “有什么不对吗?”

    看着这个身材高大五官端正的年轻人一脸认真的模样,戚氏心里叹了口气:

    这么少与人打交道的人,过于单纯,不知道妍儿跟他,是好还是不好。可以妍儿的聪明,至少不会吃亏,这样想着心里又好受了点。

    “不是不对。时机没成熟,妍儿太小了。”

    “那我等她长大。”

    “你不口吃了!”

    “可能是和丫头呆的时间长了。”

    “没事了,你把刚刚的吃食带给你父亲。”

    杨拙不舍地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6妍,这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