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入股

入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6妍一直睡到晚饭时间才醒,醒来过现已在床上了。

    “妍儿,醒了!洗洗吃饭了。”

    戚氏听到动静,忙唤着女儿。

    吃过晚饭,母女俩坐着敷面膜。

    “妍儿,今儿个杨拙说要来我们家提亲,这事你怎么看。”

    “啊!这么快!”

    6妍惊叫起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坐回去,说:

    “娘,女儿听您的。”

    戚氏听到女儿这么说,心下对这事便有底了。再过十来天,女儿便满十二岁了。女孩子到这年龄,早就该定亲了。

    “娘看着杨拙这孩子不错。你和他合伙做买卖,知道的人还好,不知道的人看到你们经常在一块,难免会瞎猜疑。如果早定下来,也堵了别人的嘴。”

    6妍以为母亲鲜少与人打交道,不知道村里的谣言呢,看来,通讯再不达的年代,人言的传播度也是很惊人的。

    “这事,我听娘的。不过,成婚一定要十八岁以后,生娃至少要二十岁。这样对身体才不会有损伤。”

    “你这孩子,好像你什么都懂似的。以后在外人面前,可不许胡说。”

    “娘,我不是只在你面前说嘛。”

    又闲聊了一阵,将面膜洗净,照例抺了除疤的秘药。

    “娘,你脸白了很多,而且细纹也没了。”

    “娘这把年纪了,哪会在乎这些。不过,你脸上的疤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了。背上也是,妍儿,等有空,我们去寺里上上香,感谢一下菩萨。”

    “娘,知道了!怎么又困了!”6妍边打着哈欠边说道。

    “睡吧!睡觉长个。以后,可不许再去老虎山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叫娘怎么办。”

    听到母亲有点哽咽的声音,6妍迷迷糊糊道:

    “我保证不一个人去了!”

    戚氏再想说说时,却听到女儿己睡着了,出均匀的呼吸声。

    戚氏给女儿掖了掖被子,熄了油灯,满怀心事,辗转难以入眠。

    待过了女儿生辰,便同意让杨拙来提亲吧,多一个人守着,自己也安心。

    后天福儿他爹便要娶亲了,自己当年要是知道这样放不下,就是拼死不嫁,也不至于让他过了这么多年的和尚生活。如今也算是较好的结局了。

    他怎么样了?听说战死沙场,又听说在京城当了大官。但终究和自己都没有关系了。当年自己选择嫁人,就再没想过此生还能再见他。

    待到第二天戚氏醒来时,6妍已经把骨头汤煲好,猪大肠收拾干净了。

    戚氏匆忙洗漱后便揽过6妍手里的活。生怕6妍开口问什么。

    6妍也感觉到母亲的异常,以为是自己进山的举动吓到了母亲,心里自责起来。下次进山一定要叫上杨拙。

    “嗷呜嗷呜……”

    6妍低头一看,见从老虎山带来的小不点正委屈地望着自己。

    “这是饿了?”

    6妍本来只是自言自语,却不曾想,小不点居然狂点头。

    6妍笑得咧开了嘴,像个狼外婆一样:

    “想吃肉?”

    小不点不仅点头,口水都流出来了,拉成一条丝。

    “你够聪明,够格做我的宠物。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宠物小不点听不懂,后面这句听懂了。傲骄地把脸偏向一边。开玩笑,我可是狼族最高贵的一族--雪狼,唯一的使命便是守护雪女一脉。要不是自贪玩跑出来迷路,母亲也不会出来找自己,也就不会…

    想到这,眼泪便出来了。

    “喂,不是吧,这也能哭鼻子。我给你吃肉还不行。”

    6妍对着小不点的眼睛,实在是立不起威来,切了几片生五花肉,装在一个破陶碗里,放在小不点面前。

    谁知,小不点嫌弃地看了一眼那个破碗及生肉,比刚刚更委屈了。

    他跑到灶房,用前爪指了指煲着的大骨汤。

    6妍哭笑不得,大骨汤也煲得差不多了,于是,将里面的大骨挑出来,正准备放进刚刚的破碗里。却见小不点后后脚着地,前爪巍巍颤颤拿着一个漂亮的瓷碗,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那可是家里仅有的一个瓷碗,是个次品,有点歪,所以让杂货铺掌柜低价卖给自己的。

    6妍伸手想接过碗,小不点居然灵活躲开了,吓得6妍不敢再乱动。

    他小心翼翼把碗放在凳子上,用爪示意6妍将骨头放进瓷碗里。

    这哪是拐了一个宠物回家,这简直就是请了一个小祖宗回来。

    6妍将没有肉的骨头放进瓷碗里。小不点没有马上进食,而是等骨头放温后,优雅地啃起来。

    对!就是优雅!要不是6妍掐了好几下都是痛的,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不一会,骨头被吃得连渣都不剩。6妍一直送到第五根,才没有再要。

    吃完后,用爪子擦了擦嘴。

    6妍整个脑袋都不够用了,自己穿越也就罢了,还碰到这么神奇的事情。

    “我说的话你都能听明白,那你会说吗?”

    白痴,你又不是雪女,如果是雪女,我只要一想,对方便会知道,哪还用说。

    看到对方居然白了自己一眼,6妍将脸凑到他面前:

    “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如果要跟着我,就必须听我的,如果做不到,从哪来回哪去。”

    小不点纠结了好一会,才勉强点点头。

    “那咱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6妍心里乐翻了天,自己运气还真不是
古墓掘迹笔趣阁
一般地好,捡到这么一个宝贝。

    下午的时候,王大厨来了,买了很多东西,说是看望6妍,另外顺便了解一下茶点的事。

    6妍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因这些茶点要现做才好吃,而且时间较长,量也较大,6妍一个人做不现实。

    “你的想法是……”

    6妍想以技术入股的形式,拿全福酒楼三成的股份。然后将技术传给王大厨姐夫家做厨子的家奴。

    “这个法子固然好,但三成的股份,这事我做不了主,待我回去同姐夫商量后再复你。”

    6妍送走客人后,便将已经晒干水份的用盐腌过几天的鱼,放在灶房的炕上,每天炒菜后,将锅子移开,留一点柴火继续烧,这样大约熏一个月左右,腊鱼便成了。

    此外,还做了二十几斤香肠及十几斤腊肉。戚氏也不知道孩子为啥好好的肉要拿去熏,熏得黑黑的。但知道孩子是个有主意的,并未出声询问或阻止。

    “小不点,这灶房这么多吃食,你可看好了,要是有人来偷吃,你叫唤几声都行。”

    伦家很厉害的!什么叫叫唤几声,太太瞧不起人了。

    6妍可不知自家宠物这点怨念,只觉得再过一阵便又有好吃的,心情格外舒畅。

    将上次从严鞘那要来的药材做成除疤膏,以6妍这个年龄,再加上秘药,过不了半个月,便能好全了。连6妍都觉得恢复得太顺利了。

    一天不知不觉又过去了。

    次日一大早,王大厨便派人传了信,说今天便做了茶点,给他姐夫及那群茶友试吃后再谈参股的事。

    6妍做完豆腐后,便忙开了。这一次很关键,得抓住机会。

    今天准备就弄昨天的几样。虾饺,肠粉,马蹄肉丸,灌汤包,肉夹馍,土豆饼,南瓜饼换成南瓜球。6妍只是带了半成品,便和杨拙一起向坝上镇走去。

    到了全福酒桂,要了一个小厨房,这是王大厨的专用厨房,虽说不大,但所有东西一应具全。也没歇一会,便让杨拙打下手,开始忙活起来。

    刚过正餐没半个时辰,王大厨便过来了,说老爷子那帮人中饭都没吃,就等6妍的茶点。

    6妍倒也不急,所有东西都准备就绪,只需蒸或煎或炸而已。这里厨房的东西可比家里的齐全多了,不到两刻钟,便悉数上桌。

    八个晶莹剔透的虾饺,皮透明得可以看到里面的红色虾仁,每个虾饺下面垫一片圆形胡萝卜片,摆在白色瓷盘里,盘子周围用葱丝摆成水藻的样子。

    猪肝肠粉,鸡蛋肠粉,瘦肉肠粉每样只做一条,放在一个长条形的白色瓷盘里,里面绿色的生菜及其它馅料透过半透明的皮若隐若现,盘中空白的地方放上调味料,还用绿色的菜叶和生紫薯雕成的花摆在一边作装饰。

    肉夹馍则是馍做成迷你型,围着圆色瓷盘围两圈,中间放一个荷叶花边的小碟,碟里放肉夹馍的肉陷,新鲜青椒和秘制肉剁碎在一块。

    土豆饼两面金黄,在最上层,用西红柿酱点了几个笑脸。

    马蹄猪肉丸底部用生菜叶子埑着,是平时的丸子的三倍大。

    南瓜球则放在两个精致的迷你竹篮中,还放了一根熟的南瓜藤从篮子上的把手上垂下来。

    王大厨醉心于厨艺,奇形怪状的盘子和碗收罗了不小,让6妍才有了摆盘上的挥空间。除了小竹篮是从家里带出来的--自然是杨拙的作品,其余的摆盘用具全是王大厨厨房的。

    老爷子看得眼睛都直了:

    “妙!妙!这都像画一样,我都不忍下嘴了。”

    “再好看,也是吃食,您先尝尝,看看口味如何。”

    自己的成果受到肯定,6妍自然高兴,但担心冷了味道就没这么好了,于是开口道。

    老爷子也知道这次试吃的意义,便认真的每道菜都品尝起来。

    其他人可没他这耐心,中午就没吃饭,看到如此漂亮的美食,早就急不可耐,一入嘴,什么话都没说,只想着赶紧吃,生怕吃慢了被别人吃了。

    结果,等老爷子反应过来时,盘子都空了。

    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

    “这大大的肉丸,我还没吃呢,怎么就没了。”

    其他人很是尴尬,都没出声。

    “都怪我,做少了,您看,哪一种您比较中意,我再做一份。”

    “这个,这个,这个,全要一份!”

    老爷子一个个点着。6妍那个汗,老爷子连酱料碟都没漏数。

    回到厨房,不过花一刻多钟,照着刚才的菜式每样上了一纷,五个人又吃光了。

    看着几位老爷子意犹未尽的样子,王大厨赶紧出声,在老爷子耳边耳语了几句,老爷子这才记起正事。

    “你们几个,先点些别的吃。”

    老爷子,王大厨,6妍,杨拙来到内室,老爷子同意茶点的净收入给6妍五成,另,他准备在县里开一家新店,他出资金,6妍负责经营,6妍可以拿五成股份。

    6妍不得不佩服老爷子的战略眼光。自己现在只是缺资金缺人脉,手艺和经营方式都不缺。可让自己全盘做这个,又没多大自由,于是开口道:

    “这个我可以答应,但你们得允许我不用常年待在酒楼里。”

    双方签了文书,将一些细节定下来后,6妍便和杨拙回去了。答应了过两日过来传手艺。

    “此女一定非池中物,切不可怠慢了她。”

    6妍走后,老爷子对着王大厨说完这句话后,也离开了。

    留下一脸错愕的王大厨:新开一家店,还是那丫头?老爷子今天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