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王大厨的为难事

王大厨的为难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6妍和杨拙慢悠悠地往家走,茶点一半的净收入,那可不是个小数目,就6妍做的那几道,有肉的最高定价是五十文一份,最低的也要三十一份,成本也就几文钱。

    “呆子,我们这次要大了,等我把家里的地种上,便可以开始忙活酒楼的事。”

    “好是好,只是你会不会更辛苦。”

    “呆子,这辛苦也开心,想想白花花的银子,我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6妍笑起来,眼弯弯的,像月牙儿一样。

    “丫头,我们定亲吧,你娘说了,定亲了,我们才可以亲近。”

    “胡说,我娘才不会这么说。”

    “定亲后,你也不用分银子给我,我的全交由你保管。而且,而且,你说让我干啥我便干啥。”

    6妍歪着头想了一会,觉得是这个理,便说:

    “好啊,如果你表现不好,我再退。”

    杨拙听到前一句心里乐开了花,听到后一句马上如泼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丫头,我以后哪里表现不好,你告诉我,我改。”

    “这辈子只准喜欢我一个,只宠我一人,我说的全是对的,就算我错了,也是你错,我说东,你不能往西。绝不能负我。如果有一条做不到,现在就拉倒。”

    杨拙忙点头答应。心里却盘算着:昨天返回老虎山将虎肉虎皮卖了,得了四十两银子。准备用十五两起新屋,五两置家具,余下二十两做礼金。还担心少了,回去睡觉问问父亲的意见。

    在这个有钱便可娶无数女心思单纯的穷小子,过过男耕女织的生活,也不错:、。可命运,哪能如6妍所想的那样呢。

    回到家,6妍将自己入股全福酒楼及准备在县里开设新酒楼的事说了,母女俩自是高兴一番。之

    母亲去送豆腐时,带了6妍的口信给牙行,仍雇用上次的五人,让他们明日一大早直接去旱地。

    家里的猪及鸡这阵子都是戚氏在伺候,孩子忙进忙出的,反而当娘的闲下来了,不过,有一条,便是喂食标准一定得按女儿的要求来。

    你还别说,猪看着毛色越来越好,也由之前瘦杆变成圆了。小鸡吃了蚯蚓段和豆渣混着的鸡食,长得比普通喂养的要快山一倍。

    第二天一大早,6妍起床后便直接去旱地,让短工们将捂好的肥全洒在旱地上,洒完旱地再去洒水田,待洒完水田回来时,洒得早的旱地表面已经干了。

    接下来便是挖行下种。6妍示范了一下,一个人挖行,一个人将之前堆在粪坑里草铺在行肩上,第三个人则将红薯以五厘米左右的间距码在粪草和泥土间,第四个人埋土。埋土的同时便是挖行,所以第五个人还是铺粪草。

    “东家,这么远才埋一颗,而且行距这么宽,会不会太浪费土地了。”

    其中一个看着土地忍不住开口。

    “这你们不用管,我自有我的办法。你们切不可擅作主张,等我走后,一定要按现在这个标准,不然,到时候我的庄稼出了问题,我直接找你们麻烦。”

    开口那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便不再出声了。

    6妍走后,另一个开口道:

    “老张,你看你这嘴,非得惹东家不高兴,咱们就照着干活拿工钱。别的都不用管。”

    “土地就是吃饭的家伙,我种了半辈子地,实在想不明白咋要种这么远,那得少收多少庄稼。”

    说归说,但五人还是按6妍要求的去做。

    6妍以为今天只能种两亩地,结果,种完两亩,还很早,便每人加了五文钱,将余下的一亩棉花也一并种完了。

    6妍和母亲下午却在忙活稻谷育苗田。

    将一亩水田里的水放至半干,整成约1米左右宽的长育苗田,洒上原生态肥料,用泥土略盖住,育苗田是半干的,中间的间隔地带还有少许水。

    将已经在家浸泡出芽的稻谷均匀地洒在育苗田上。用竹篾在上面架弓形,再用芭蕉叶盖上。这样能保证出苗率,且出苗快。

    结完短工的工钱,回到家,想起被自己冷落的小动物们,6妍便喂一下小鸡,带上小不点,担着猪食往杨拙家走去。

    猪圈自己一直抽不出时间张罗,杨拙可以的,可他存了一点小心思,也不主动提。

    杨拙居然没在家,倒是看到了杨叔在院子里,坐在6妍再熟悉不过的轮椅上。

    6妍和杨叔打过招呼后,便仔细检查起轮椅来,特别是刹车,检查得特别仔细,还在下坡路段做了测试,完美!

    “杨拙这活干得真漂亮!”

    “他说是你画出来,他只是照做,你有心了,闺女。”

    粗心的6妍一点都没留意到对方称呼的变化,说自己
我家萝莉的黑科技吧
只是随便画画,随口问杨拙去哪了。

    杨铁说前阵子因为老虎出来,都猎不到猎的,今天没事去碰碰运气。

    “我最近脚不痛了,脚趾头居然能动了。这夹板是不是可以拿掉了。”

    6妍说明天带了工具来看看。便去喂猪食了。一天三顿,顿顿没落下,小猪长得圆圆的,看上去可有喜感了。

    杨叔推着轮椅凑过来:

    “这小猪长得也太好了,你是怎么伺弄的。”

    6妍将喂养小猪的方法说了一遍,杨铁笑道:

    “这种标准,即使是村长家里,都做不到。”

    “我们可不能只看咱们村。”

    杨铁连声附和:

    “我们妍丫头最有出息了!”

    6妍被夸得不好意思:

    “杨拙将来出息更大!”

    脚边的小不点有些不耐烦了,伦家也要吃饭。

    6妍用手指点了一下它的鼻子:

    “走吧,小吃货。”

    “妍丫头,明天,你继父成婚,好好陪陪你母亲。”

    临了,杨铁想起了什么,对6妍叮嘱道。

    6姸还真忘了这回事,其实6妍和母亲对那个人成婚的事,谈不上伤心,只是会碰到一些好心的人,总是同情的眼光看着母女俩,让6妍觉得尴尬。

    给小不点用完餐,自己胡乱扒了两口,再去看了一下腊肉腊肠腊鱼,应当过十来天便可以吃了。

    做完面膜,涂完除疤膏,便沉沉睡去。

    一6妍打开门,看到王大厨一脸菜色。

    “出什么事了?”

    6妍吓了一大跳,原本还有点糊糊,现在也瞬间清醒过来。

    “6姑娘,你这次可得救救我。”

    “你赶紧说事。”

    6妍看到王大厨平时也不是个扭捏的人,这会怎么就这么不爽快,催促到。

    “就是,就是,我们老爷子答应田财主来陈家村包酒席。”

    “然后呢?这不是很小的事吗?”

    6妍还是没听到重点。

    “那天试吃茶点的其中一个老爷子,是田财主的岳父,田财主有哪今的家产,可全靠这岳父。听说自己唯一的外孙嫁人,而且是嫁个成了两次亲的,了一大通脾气。这不,田财主打听到老爷子喜欢吃茶点的事,便出了血本,说服了我姐夫,来陈家村办一桌体面的酒席。”

    “原来是用酒楼的招牌菜豆腐的,但田财主的岳父不答应,一定要那天试吃的茶点。还请了县太爷。”?

    这门亲事本身就办得仓促,老爷子也是昨晚临时通知的,弄得王大厨也措手不及。?

    要是换了别人家,这不是个事,可6妍和陈大柱的关系,王大厨第一次来之后,便回去派人打听清楚了。?这个时候让6妍帮忙,就是是实实的打6妍的脸吗??

    6妍心里也隔应得很,这也是王大厨,要是换个陈家的人,6妍早放狗咬人了,不对,是放狼咬人。

    “不去。这个不在文书范围内。”

    6妍想也不想,直接拒绝了。

    “你看,县太爷也来了,你不是要在县里整酒楼吗?这要是借机打点好了,也省了不少事。”

    6妍心里动了一下,可面上则不显,王大厨见没打动6妍,便一狠心,下猛药:

    “给你五两银子的工钱。”

    “那成,有银子拿早说嘛。”

    妍那比翻书还快的变脸度,王大厨真是自愧不如。

    看着6这次田大财主出血本,主要还是把自己珍藏的一幅名画给到了老爷子,酒席钱却只给了2o两,买材料去了1o两.余1o两人工.6妍一人便拿了5两.

    一般成亲,中午随便吃点,晚上才是正餐,所以6妍还有时间准备。

    她只负责两桌的菜式,主要是田财主那边的贵客。也不会觉得是项苦活。

    6妍唯一要求的,就是要求独立的灶台。这在陈大柱家不是个难事,这么多房人,灶台是有的。

    既然拿了银子,就得把活做好。况且,里面还有一个县太爷这样的大人物。

    6妍写了一张材料单,交给王大厨,让他安排人买好。

    自已正为难怎么同母亲说这事呢,结果母亲出来了:

    “你去吧,这事娘本来就不在意,不用顾虑我这边.”

    “娘,对不起!没经过你同意就答应了.“

    “别人怎么说怎么看,是别人的事.”

    这下,6妍是彻底没了顾忌.仍旧把豆腐及猪大肠的事整好,猪食煮好.去田里看了一下育苗田的情况.吃过午饭后便低调地进了这个自己做梦都不想回来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