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风波

风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庆幸人比较多,而且自己脸上的疤已经好得差不多,别人一下子没认出来.再加上新娘子已经在吉时进门了,大家注意力都在新娘那边.

    刚忙活没半个时辰,院子里传来一声惊呼:

    “不好了,新娘肚子疼,还出血了!快去叫大夫!“

    “村大夫不在村里.“

    “赶紧去镇上找大夫!”

    “等不及了!新娘已经晕过去了!”

    6妍探出头来,看到院子里乱成一团.6妍将头缩了进去,一会又出来了.

    从人群好不容易挤到新房里,二话没说,掐了一下田姑娘的人中,人马上清醒过来,一清醒便叫疼.脸上的肉因疼痛都扭曲变了形.

    6妍叫了婆子将屋里的人全部清除去,将房门关上.

    其中一个婆子是田姑娘的奶娘,见6妍冷静地安排着一切,直觉自已姑娘有救了.

    慌乱中,也没意识到对方只是一个小姑娘,仿佛找到了主心骨,6妍说什么都照做.

    6妍看了从腿内侧流出来的血,让所有人都离开,只留下奶娘.

    6妍认真把了一下脉,待确认房里只剩下三人时,询问了一下田姑娘的月事,才知道她的一直不准,距离上一次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开口道:

    “孩子有两个多月了,九成是保不住了.我简单止一下血,你们赶紧送镇上.”

    “姑娘,你能不能帮忙打掉孩子,孩子新婚,这要是传出去,这一辈子就完了。”

    奶娘初噗嗵一声跪下.并从包里拿出来五十两银子,眼都不带眨的。

    6妍看到银子,什么不暴露自己医术之类的,全扔到脑后,这得低多少豆腐挣来的辛苦钱。

    “我保证不会让第四个人知道这事。”6妍活了两世,要是还不知道这五十两代表什么意思,那可就白活了。

    利索地报了几个药名,让奶娘派信得过的人去买来。自己则点了田姑娘几个穴道,血马上止住了.田姑娘也停止了哀嚎.

    奶娘低声问田姑娘怎么回事,说上次和两个下人那次不是喝了避子汤药吗。

    田姑娘说,不是那两个下人,是一个卖货朗中,又说好像不是,是一个穷秀才,事成之后还给了对方二两银子。

    奶娘再问时,田姑娘就说头疼,记不清了。奶娘让她一定断了与对方的联系,田姑娘说如今有了喜欢的,一定不会再乱来了。

    得到她的保证,奶娘才松了一口气。

    低低同她说了如今不比在自已家里,要服侍丈夫,伺候好公婆等。

    在这个年代,婚前性行为是为社会所不耻的,会被人们的唾沫腥子给淹死,但对于前世的6妍来说,这个倒也还能接受.

    可婚前性行为也就罢了,居然连续孩子的父亲到底是哪一个也不知道.私生活何止一个乱字了得。这一点,6妍便不敢苟同了。

    这样不告诉继父,真的好么?

    但回头想了想奶奶要是知道是自己破坏了婚事,指不定会闹成啥样,还是算了.人各有命.自己好不容易换来一段平静日子,可不想淌这趟浑水.

    药没过多久便买回来了。其中一种是麻沸散,还有一副调成引产药,让对方喝下。同时辅以针灸。

    过了两刻钟左右,田姑娘没有预感中的疼痛,下身一下子流了好多血。6妍吩咐奶娘用提前准备的布条擦洗。

    “这得流多长时间?要是被现?”

    “大约再过一个时辰左右,不要移动,我再检查一下,确认流干净便无大碍。”

    6妍又交待了一下别吹风,别碰冷水,注意补血及静养等,还有半个月内勿行房事。

    想到门外铁定挤满了围观的人,6妍从后门走了,继续忙吃食的事。

    原本晚上才会来的田财主,听到有人来报女儿出事,带着夫人急匆匆赶来。却被堵在新房外。

    夫人被领进去了,半天没出来,可把田财主急坏了。让人去寻女婿,却寻不到人。

    杜氏忙解释说成婚时男方和女方不
竞月贻香最新章节
宜见面,得晚上洞房之时。

    田财主大雷霆,说只是形式,不见新娘,见见老丈人有什么关系。

    这确实是,可大柱答应得好好的,这会怎么找也不见人影。

    大柱去哪了呢?原来大柱喝了酒,去了磨坊,跪在戚氏面前,说带她们母女俩远走高飞,这样自己母亲也不会总拿戚氏的事威胁到他了。

    任凭戚氏苦口婆心,陈大柱就是不起来。

    “那人家田姑娘一个黄花大闺女,光天化日之下被你糟蹋了,你难道就不应当负责任吗?”

    陈大柱听到戚氏这句话,失声痛哭起来:

    “妍儿娘,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

    说着身子一歪,便软绵绵往地上倒去。

    任凭戚氏怎么唤,都唤不醒。拉也拉不起来。

    “嘭!”正在此时,门被撞开了,映出杜氏一张怒气冲冲的脸,后面还跟着秦氏。

    “你这个不要脸的狐媚子,尽做些勾搭男人的事!”

    边说边拽住戚氏的头,往墙壁上撞去。

    迫于杜氏十来年的淫威,戚氏本能地俱怕,再加上没有防备,整个头部直直撞上去。

    这样还不解气,随手拿起一根扁担,往戚氏身上招呼。

    戚氏被撞得头晕眼花的,看到扁担过来,本能地一躲。

    不躲还好,这一躲,扁担刚好打在头上。戚氏直直地倒下去了。

    杜氏吓了一跳,让秦氏确认一下对方是不是装的。

    秦氏心里也害怕得紧,但更害怕婆婆,上前查看后惊呼:

    “有血!”

    杜氏看了看周围没人,端来一盆冷水,照着大柱的头泼去。

    待大柱醒过来,杜氏和秦氏一人扶一边,将大柱架了回去。大柱酒还没完全醒过来,不停地叫“妍儿娘,我对不起你!”

    杜氏甩了好几个耳刮子,才消停下来。

    看到酒气熏天的大柱,田财主气不打一处来,但想到女儿,强压下心里的怒气。

    再说田财主夫人进去后,听闻了奶娘的说词,气得自己从未生养过这样一个女儿,可看女儿虚弱的样子,责骂的话终究是说不出来。

    “儿女,都是债。这事,可不能让老爷子知道,对外就说是孩子来月事,又休息不好。”

    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百两银子,递给奶娘:

    “刚刚的事,你做得好。这些银子,你拿着,到时候见了那大夫,可不能怠慢了去。咱家可不是缺银子的人家。”

    和女儿说了些体己话,便出来将想好的说词同老爷说了一遍。想让奶娘留下来照顾一二。田财主自然应允。

    再说杨拙这一天老是心神不宁的,想着父亲同自己说的话,说她们母女俩今天肯定不好受,便急急往6妍家走去。

    门虚掩的,叫了也没人回应,杨拙正欲离去,可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警惕地打开门,便见到6妍母亲躺在地上。后脑勺处有一小摊血迹。

    杨拙心里很慌,四处找6妍,没见到,想着或许是外出没回来。

    将6妍母亲抱起来,小心放到独轮车上,往镇上走去。我们的杨拙,显然是不知道村里有大夫的。

    再说6妍,因为忘了拿鸡粉,便回家取,迎面看到推车而来的扬拙,心里正纳闷,后看清了车上还有一人,而且一眼认出了是自己母亲。

    马上上前听呼吸和心跳,还好,只是昏迷。

    用力掐了人中,母亲幽幽醒过来,一脸茫然,然后是害怕。

    “娘,是我,认出我吗?”

    “妍儿!奶奶来了!”

    戚氏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看到女儿没事后方平静下来。

    6妍让杨拙将母亲推回去,在家里处理了一下伤口,检查了一下无大碍后便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6妍带上打了母亲的那条扁担,怒气冲冲往村里走去。本姑娘不威,当我是病猫。

    杨拙怕6妍出什么事,确定6妍母亲没事后,紧跟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