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风波2

风波2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再说杜氏回到家,心里七上八下的,正犹豫要怎么让人知道戚氏昏迷的事,而不会牵扯到自己身上。院子里便传来6妍大哭的声音:

    “杜奶奶,你可得为我作主,我娘她,她睡在地上不醒,流了好多血。”

    说完坐在大院的地上,嘶心裂肺地哭起来。

    “你这丫头,这大喜的日子,怎么在这哭,多不吉利。”

    “我娘她,她,流了好多血,叫她也不应,我又没有其他亲人了……不知道是遇到什么坏人了,我想去报官,又怕官差不理我这么小的孩子。”

    “你胡说,你不找大夫来这哭有什么用,报什么官,她只是昏迷,又不是死了。”

    秦氏比杜氏更害怕,本就心乱如麻,想找大夫又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出手的事,听到6妍说报官,更急了,脱口而出。

    杜氏一眼过来,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二柱媳妇,你怎么知道只是昏迷。”

    胖婶问道。

    “二婶儿,你怎么知道?你看到了坏人?”

    6妍停止了哭泣,急上前紧紧抓住秦氏的手,一脸急切。

    这时候,早已围上了一圈人,秦氏吱唔了半天,最后说: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不记得谁说的。”

    “那我去里正那,让里正带我去县衙报官,我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出现这种事,官府不管。”

    说完抹了一把眼泪,便欲转身离去。

    杜氏忙拦住6妍:

    “妍儿,虽说出去了,可你也叫了我这么多年奶奶,出了这种事哪能不管。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请个大夫瞧瞧。”

    杜氏自己心里没底,要是医活了,自己自然有办法让戚氏开不了口,如果真有什么事,官府没凭没据的,也不会胡乱抓人。

    “没用了。怎么弄都不醒,身上都是凉的。”

    秦氏尖叫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我们走的时候明明只是昏迷,伤口也不大,不可能死了!不可能!不可能!不是我!不要抓我!”

    秦氏心里慌乱得很,虽然平时刻薄,爱占小便宜,可人命关天,被6妍一吓,心里的话脱口而出。

    “那是谁!你有在场的证据,官府也会追究的。你说出来,可以洗清你们的嫌疑。”

    6妍诱导道。

    “我,我,反正不是我动的手。”

    说完,求助地望着杜氏。

    旁边的都是明白人,于是,都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杜氏气得脸铁青:

    “她死有余辜,天生的浪蹄子,我儿子结婚还勾引他。”

    “你胡说,我娘自从离开这个家后,从来没有进村过。你把大柱叔叫出来评评理。”

    “这会他醉了,怎么说得清。”

    “就是就是。要纠缠也是大柱吧。”

    村里人不是瞎子,听到这,再联系到刚刚杜氏在到处找大柱的事,前后一串,事情的大概猜了个**不离十。

    “她勾引我儿子在先,我儿子都昏迷在地上了,我只是一时失手,是她自己脑袋往扁担上撞的。”

    杜氏此时也急了,分辩道。

    “你还我娘亲!还我娘亲!”

    这边这么大动静,田财主虽然被安置在里间,也被惊动了。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骂了一句“荒唐”后拂?而去。并让夫人立马退亲。

    田夫人没法,只好将女儿怀孩子刚小产的事全盘托出。田财主气得直跺脚:

    “全是给你惯出来的。”

    让人塞了十两银子给6妍,并让夫人上前安抚道:

    “孩子,你先拿这些银两去请6大夫,他一定有办法。等人救过来了,咱再追究别的。

    6妍看着十两银子,真是不同人不同命,刚刚小产便给了五十,母亲这事上只给十两。

    “你已经让杨拙去请了。”6妍不客气接过银子,答道。

    至于田姑娘奶娘,那是寸步不离新房,生怕自家小姐有个闪失,自然没人注意到6妍也懂医。

    原来,杨拙在半路上被6妍派去请6大夫了,主要是买些药,至于请大夫,自然是为了配合自己的这出戏。还让杨拙把自己的话一字不漏较交给6大夫。

    杜氏和田夫人她们跟过去时,6大夫已经到了,说把戚氏从鬼门关拉回来了,要3o两银子。

    杜氏脸都黑了,说6大夫漫天要价,田夫人可不是杜氏,隐约知道6大夫在高城是个大人物,忙将2o两补上。6大夫虽拿了银两,还是气没消。

    田氏赶紧拉着杜氏道歉,6大夫这才开脸。

    待田氏杜氏走后,6大夫把银子给到6妍:

    “你说好给我做好吃的,严鞘那小子上次回去,说得天花乱坠的。”

    6妍把灶房的香肠拿出来,洗净,整条蒸熟后切片,给到6大夫:

    “这个您拿回去,可下饭吃也可当零嘴吃,我今天有点事,明天请你好好吃一顿。”

    “那你可得说话算数,为了这个,我居然还撒了谎。”

  
科技炼器师sodu
  6妍将银子收起来,再给母亲检查一下没问题后便匆匆赶回陈家院子。

    “你又来做什么!”

    杜氏看到6妍,想到那白花花的三个两银子,一阵肉疼。

    “做酒席,我是全福酒楼请来的。”

    6妍一脸无害地答道。

    “什么?亲家说花了大价钱请的厨子就是你!你个死丫头!自家人的银子都坑!”

    说完,扬起手掌就要招呼,

    “我打死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本来说送两个铺面的,就因为请了你们办酒席,只给一个铺面了!”

    6妍边灵活地躲边大叫:

    “王大厨!救命啊!”

    王大厨不管院里生什么,都不出来,做好本菜就行。这下听到有人点名叫他,而且声音怎么像6姑娘的。

    急忙跑出来,就看到一个老人满院追着6姑娘打。

    赶紧挡在两人中间: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这个点不到饭点,人们也各自回家忙活了,四柱和陈福也被外派出去了,连一个帮6妍说话的人都没有。

    一看到是全福酒楼的人,让杜氏更加怒火中烧:

    “你们收了这么多银子,就指派一个野丫头搪塞。退钱!”

    “先,她不是野丫头,是我们全福酒楼的老板之一,第二,如果对我们的手艺不满意,那也得田老爷子出面,要退钱也是退给他。”

    “什么?老扳?她勾搭上谁了?”

    “谁勾搭谁?”

    正在这当口,严鞘及6韜走进来,接话道。

    杜氏一看是上次给大柱看病的长得像仙子一般的两位公子,马上堆了一脸的笑:

    “只是在教训一个没有规矩的野丫头,快进屋里头喝茶。”

    严鞘和6韜不是陈家人请的,而是田家人请的,请的是6大夫,6大夫最不喜欢凑热闹,正准备拒绝,严鞘在一旁,一听说是陈家湾,硬缠着师傅答应下来。

    “你说谁是野丫头!”

    又是勾搭又是野丫头的,6妍语气一下变得冰冷,直视杜氏,杜氏打了一声寒颤:

    “就说你,有娘养没娘教的践蹄子,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和你娘一个德性!要不是当年……”

    “娘!不要再说了!”

    已经酒醒的大柱冲过来,用比平时大好几倍的声音吼道,双眼通红,仿佛快要滴出血来了。

    边捂住杜氏的嘴边拽着她往屋里拖,同时求饶似地看向6妍:

    “妍儿,对不起!我会让奶奶给你道歉的。”

    杜氏想反驳什么,无奈嘴被捂得严严的,只能听到唔唔的声音。

    “妍儿,你有我和6韜!你说让我们扁谁就扁谁。”

    严鞘抡起他的绣花拳,自认为很有气势,对6妍说到。

    6妍原本火气烧得正旺,看到严鞘那连架势都摆不起的样子,气一下消了一半:

    “就你这花拳绣腿,拿拿绣花针还差不多,连我都打不过。逞什么英雄。”

    6韜在一旁听了哈哈大笑,笑得直不起腰,

    “笑什么笑!谁说打不赢,我只是不同女人打。”

    这一耽搁,时间更紧了,6妍说要去忙了,便钻进了自己的临时厨房。

    王大厨松了口气,同时也很佩服6妍,这种情况下还能静下心来继续做菜。

    其实,6妍是个公私分明的,既然答应了王大厨,便绝不食言。

    约莫半个时辰后,最重量级的县太爷也到了,引起了院子里阵不小的轰动。

    按理说,县太爷是不会屈尊到这种乡野人家的,但田财主的岳父可是自己官场上的引路人,他最宝贝的外孙女成婚,自己自然不好不来。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听说了田财主赠了一幅珍藏的名画,才换来这次的全福酒楼的神秘厨师承办办酒席,自己作为县里一把手,当然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当一道道精致的菜配以特色的盘碟端上桌时,在座宾客不约而同出惊叹!惊叹于菜也可以如此赏心悦目,更惊叹于在座的都是乡绅望族,居然没瞧出每道菜是用什么做的。

    鲤鱼跃龙门,儿孙满堂,团团圆圆,寸步生莲,五湖四海,步步高升,名字听起来也是让人满心欢喜。

    田财主岳父朱老爷满意地抚了抚胡须,难得对女婿投以赞许的目光。田财主高兴得合不拢嘴。张罗着让大家吃菜。

    刚吃到一半,县太爷下腹突然剧痛起来。痛得直在地上打滚。

    严鞘赶紧过来,熟练地把脉,不断按着腹部并询问。

    因为太疼,无论严鞘按哪,县太爷都说疼。

    严鞘急得一头汗,平时的药箱没带,要是此时有银针或止疼药就好了。

    “会不会是吃的东西有问题。”

    “胡说!大家都没问题,怎么只有一人有事!”

    严鞘知道主厨是6妍,忙反驳道。并让6韜尽快回镇上把药箱拿来。

    县太爷疼痛没有缓解,上面又呕吐起来。

    “肯定是吃错东西了!把厨子都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