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单人房双人床

单人房双人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约两个时辰,才到县城。

    县城道路两边的围墙比镇上高了许多,每一户人家院中都有一些树枝或花伸出墙外来,再加上街道很安静,走在街道上,如走进一幅古香古色的画中。

    赶车的老邓听说6妍两人是第一次进城,便热心介绍起来。

    原来平阳县因长寿而出名,很多达官望族都看中这块风水宝地,在这添置了宅子,所以虽是个县城,可有钱人家可不少,比府城差不了多少。

    这一带别看人不多,可院子里的婆子丫环下人可不少。

    再走一段,便到了平民区,没有了围墙,不过,都是木质结构的房屋,紧紧挨着建,这都是本地居民建来出租给生意人的,临街的便是铺面。

    即使太阳快下山了,这一片区同刚才在的富人区不一样,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6妍又给了老邓十文,趁天还早,让他蒂着转转。

    走了一圈下来,6妍心里大慨有了底:县城分三大块,城东富人区,一片商业住宅混合区紧挨着,城西是贫民窟。

    做吃食的店铺还不少,但最火的数靠近城东的福来酒楼,主要做高端的菜品,商住混合区的十文饭店,主要面向一般人群。

    转一圈下来,吃完晚饭后,天已经黑了,得先找个客栈。

    找了几家客栈,都没房了,原来县城近期有一个全府范围内的瓷器展,客栈已经爆满。

    最后,找到靠近城东的一家,还有一间单人房,6妍问还有没有多的,掌柜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6妍和杨拙:

    “有是有,是一个单独的庭院,一晚上要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你怎么不去抢!”

    6妍嗓门一下提高。

    “这位客官,单人间3两银子一晚,虽然是单人间,但床很大,你两小口足够了。”

    “3两?一间房?!!”

    6妍和杨拙同时出声,相视对望了一眼,便默默走出来。

    在街上走了一刻钟,6妍和杨拙又回来了,肉疼地掏出4两银子,3两房钱,一两押金。

    店小二领到三楼最边上一间,打开房门,告诉6妍她们有什么需要便叫一声便离去了。

    房里收拾得很干净整洁,布置得也十分雅致。看着一张约一米五左右的床以及屏风后的浴桶,6妍有些傻眼。

    下意识回头望杨拙,却现他僵硬地站在门口,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我不困,在门口守着。”

    “不困,也有可以进来喝茶,三两呢。”

    杨拙犹豫了半天,才挪了几步,再也不肯往前移动一步。

    “就你那胆子,还说要同我过日子呢,又不会吃了你。”

    其实6妍心里也紧张得要命,两人这样,要待一晚上,想都不敢想。

    但看到杨拙比自己还紧张,为了缓和一下这气氛,故意大声说道。

    “谁说的,我,我银两都准备好了呢,就等着你闲一点的时候来提亲。”

    “谁叫你说这个了!”

    6妍难得露出女孩娇羞,嗔怪道。

    这次杨拙总算没理解错,知道6妍没生气,便大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

    灯光下的6妍,已经完全看不到疤,脸己渐渐长开,皮肤看上去光滑细腻,充满灵气的双眼襄在这张小脸上,越显得灵动。

    内心深处某种东西又躁动起来,杨拙竭力压住,但炪灼热的眼神还要是出卖了他。

    6妍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推了推杨拙,杨拙这才清醒过来,脸涨得通红。

    “你先洗澡,我在走廊上等你一会。”

    杨拙这会脸更红了,急急走进去,又复伸出头来,看到6妍已不在房中,门也已关上,便迅洗起来。

    叫店小二换了水,6妍让杨拙守着门口,自己也仔细洗起来。

    因杨拙刚洗过,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他独有的气息。

    6妍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换好干净衣服后便唤杨拙。

    杨拙应了一声,推开门,看到6妍穿一套非常宽松的粉色中袖衣服及及膝裤子,吓得啪一声把门关上,心噗嗵噗嗵跳个不停。

    6妍看了一下自己这套在前世绝对
偷香无弹窗
保守的睡衣,对杨拙的表现有些无耐。

    拿了一床被子,上床后盖好,对着门外叫道:

    “我盖上被子了,你进来吧。”

    杨拙这才推门进来,看到床上盖得严严实实的小人影,杨拙松了一口气。就着衣服,在旁边的长木凳上躺下来。

    因为个子高,也比较壮,身体只有三分之一的部分挨到了凳子上,小腿及以下部位悬空。

    杨拙倒也想打地铺,可没有多余的被子。进房之前便问了店小二,对方回复没有多余的。

    6妍也不开口,就看看他以这种别扭的方式坚持多久。

    一个时辰过去了,都没任何动静。

    “呆子,你上床吧,我睡里边,你躺外边。”

    “这可使不得!我这样挺好。”

    话没说完,只听碰的一声,杨拙直接掉地板上了。

    “过来吧,你这么不听我的话,提亲的事就崩提了!”

    这一招十分管用,杨拙扭扭捏捏上了床,小心翼翼地躺下,身体都尽量不挨着被沿。

    “呆子,我答应了今后同你过日子,便不会反悔。你不必同我这样拘谨。盖上被子吧,要是着凉生病了谁来护着我。”

    说完扯了被子的一角给杨拙盖上。

    “我不是随便的姑娘,认定了你,一定不会轻易改变。只要我们心中坦荡,又何必在意这些世俗礼节。睡吧。”

    说完,尽量靠着里侧躺下,不一会,便进入了梦乡。

    杨拙身体一动不敢动,不知过了多久,听到身边传来6妍均匀的呼吸声,嘴角向上翘起。脑海里全是6妍说的话。

    忽然,腿上一重,还没反应过来,腰上多了一只手,再接下来,一个软绵绵的身体缠了上来。

    杨拙只觉得所有的理智在这一刻全都抛诸脑后,手鬼使神差地搂住6妍的腰。头循着气息往下……

    原本只想吻一下额头,可控制不住吻了眼睛,鼻子……

    即使在晚上,借着皎洁的月光,还是能隐约看到6妍微嘟的小嘴,俯身……

    一如继往的甜美,柔软……

    不再满足浅尝,想获取更多……

    循着身体的本能,无师自通般翘开贝齿,舌尖探了进去……

    此时的6妍正梦到自己口干舌燥时,看到一个很大的冰淇淋,于是,拼命地吃,这样可以缓解一些。

    以为6妍已经睡着的杨拙,现对方吸吮着自己的舌尖,一阵颤栗迅传遍全身…

    睡得正香的6妍,感觉到什么东西顶着自己很不舒服,于是用手将它拿开。

    在6妍用手握住自己分身的瞬间,杨拙觉得有什么要从体内炸开,一种从未有过的美妙感觉让他只想挨着6妍更近。

    6妍越想拿开,现越顶着自己,而且越来越大,下意识翻了个身,往里侧滚去。

    感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体里抽离出来。杨拙看着自己下身昂挺立的家伙,有些无措,不知道怎么让它还原。好像每次和6妍亲近,他都变成这奇怪的样子,回去得问问父亲。

    身体也异常热,感觉要燃烧一样。

    6妍老实了没一会,又缠上来了。

    碰到硬硬的,还不耐烦地磨蹭了一下,嘴里嘟囔着什么。

    杨拙只觉鼻子一阵湿热,一股血腥味。流鼻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6妍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居然又缠在杨拙身上。

    不着痕迹地挪回里侧位置,静躺了两分钟,确认杨拙是睡着状态后,松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下床。

    杨拙这才睁开眼睛,有些无助地看着被子下依然昂扬的小家伙。

    待6妍洗漱完毕,杨拙这才冲向帘子后,用毛巾打了冷水,冲了几次。现居然恢复了。

    “你怎么了?脸上怎么有血!”

    “昨晚流了鼻血,可能没擦干净。”

    杨拙显然对这事不太在意,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你没睡好吗?这么大黑眼圈。”

    “我认床。”

    生怕6妍再提什么奇怪的问题,杨拙催着让6妍赶紧找铺面。

    6妍一听到铺面的事,注意力马上转移,简单收拾后结帐便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