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酒楼装修

酒楼装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依着6妍的想法,是打算做高端菜品,可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在城东,一个两层二进院子,居然要1ooo两银子。

    商住混合区同样的铺面,两百两银子便能买下来。

    想到老爷子的上限是五百两,6妍便选中了一个三进带临街铺面的。

    铺面有三层,每层约两百多平,原本也是做酒楼用的,只是店主儿子在府城当了官,全家举迁,家里田产铺面便一并转卖了。

    这家铺面装修雅致,在商住区,算是很高端的存在了。

    在牙行办完手续,交完两百八十两现银,去县衙备案,契约便到手了,一切异常顺利。

    之前同全福酒楼打了招呼,这几天暂不供应豆腐,现在酒楼新菜品较多,趁此机会多推推新品。

    酒楼盘下来了,可还得装修,这可是个大工程。6妍本着肥水不落外人田的想法,决定自己设计,杨拙负责施工,再把四叔、哥哥、桂秀婶男人德叔和胖婶男人全叔叫来帮忙。

    但酒楼掌柜及跑堂伙计还有厨师6妍心里没一点底,于是,用店里留下来的纸张笔墨写了一份招工启示。

    杨拙看了6妍像鬼画符一样的字,接过笔,用一张纸将内容誊写了一遍。

    6妍一看,字苍劲有力,浑然跃于纸上,仿佛有生命力般。6妍有一股要裱起来的冲动动,望着杨拙,眼里全是红心,自己选的男人真是好样的。

    “你有空多练练。”

    杨拙实在不明白什么都一般存在的6妍,字写得这么的……如果也能叫字的话。

    被某人小瞧的6妍,倒也不生气,舔着脸笑道:

    “练字什么的,就算了吧。女子无才便是德,我要是写好了,怎么能衬托出你的好来。”

    杨拙无奈地笑了一下,自己这张笨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她的。

    6妍趁着没人打拢扰,专心地绘起设计图来。

    杨拙则安静地待在一旁,疑惑地看着6妍画的很多横竖线条。像画不是画的。

    约莫一个时辰,才算完工。

    杨拙看着这完工后的设计图,甚觉无聊。

    6妍可没打算让他走,拉着杨拙坐下,非常详细地告诉他应当怎样装修。

    杨拙越听越兴奋,看向6妍的眼光明显不同了。6妍毫不谦虚地全盘接受这些赞杨。

    这可不是吹的,在前世,做医生前,自己可是兼职做设计师的,虽然没多大名气。

    做完这些,便动身回家。

    虽然同母亲说了自己是办正事儿,但依自己对母亲的了解,肯定在家担心着呢。再说,装修的事,得马上回去同四叔他们商量,免得去了别处。

    离家还有二十几里的地方,便是看到了母亲的身影,6妍鼻子有些酸,有娘亲牵挂着,真好。

    在回去的路上,6妍大约同母亲说了酒楼方面的事,母亲听完,看杨拙安静地待在一旁,便找个话题问道:

    “昨晚往的哪家客栈?习不习惯?看你这黑眼圈,像是一晚没休息似的。”

    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个,杨拙脸一下涨得通红,吱吱唔唔半天没出一个字。

    戚氏瞪了6妍一眼:

    “妍儿不会为了省钱,没给你住店吧?”

    6妍狠狠扫了杨拙一眼,对着母亲撒娇道:

    “娘,我是那种狠心的人吗?他是因为客栈的床太软了,认床,睡不着。”

    “是,是这样的,我嘴笨,不会说。”

    “你这孩子,就因为这事还脸红。你爹今天托媒人来提亲,我看你呀,得改改,就你这性子,那不得被妍儿欺了去。”

    “什么?提亲!”

    两人异口同声,让戚氏开心不已:

    “我替妍儿应下来了,看着你们这样,娘真的开心。”

    娘,你从哪看出我开心了。人家都没见过媒婆长什么样呢,是不是画得五颜六色还有一个痣,也很好奇媒婆会怎么用那三寸不烂之舌形容杨拙的。

    6妍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只是对不能亲自参予而不高兴,而不是对提亲这件事本身。

    杨拙想不到父亲动作这么快。居然自己一人在家便把这事办成了,嘴乐得都合不拢。

    “看你这傻样。”6妍看到傻笑的杨拙,装得很凶似地威胁道:

    “大人答应有什么用,我这关还没过呢,定亲礼物都没一个。”

    “妍儿,三十两是少了点,等以后我挣了钱,全部补上来。”

    “你这傻孩子,这定金哪有一点点补的,对我们这种家庭来说,娶几个媳妇都够了,别尽听妍儿瞎说。”

    “娘,那以后我挣了钱,全给丫头,不算定金成不。”

    “是我娘,还没娶我呢,怎么胡乱叫上了。”

    6妍又羞又急,别过头看另一边,不再理杨拙。

    “娘,我叫错了吗?定了亲,就是准媳妇了,媳妇的娘亲我不叫娘那得叫啥?”

    看
全球修炼时代吧
着杨拙委屈又疑惑的样子,戚氏也不忍心拒绝:

    “按规矩,是要过门之后才能改称呼,这样,人前你仍叫我伯母,外人不在时,你可以叫娘。”

    杨拙开心得咧开嘴,连点头答应,然后便望着6妍的背影出神:我也有媳妇了!以前想都不敢想。而且也有娘亲可以叫了。

    回到家,6妍先找了德叔和全叔,只说是帮东家找人干活,又让德叔找了四叔和哥哥。

    四个人全到齐后,6妍将图纸拿出来,简单讲解自己要达成的装修效果。

    这里面除了哥哥外,其余人都大致明白了。对于杨拙做总负责人,没人说有意见,比预想的中顺利许多。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便出了。

    到了酒楼,杨拙在6妍的示意下,作了简单的分工:

    四柱负责将酒楼一层的每张桌子凿四个圆形洞,尺寸按6妍要求的。四柱的木匠活是出了名的,这些全然不在话下,应下后便开始干起来。

    德叔及全叔则负责刨木板,用来装修三楼

    陈福负责将二楼的桌子椅子全部清空。清完支援三楼。

    6妍负责采买,杨拙负责调度及细节装饰。

    杨拙的指令言简意赅,语不急不缓,而且在接了总负责这个活后,便在路上了解了几人各自擅长的。分派时都尽量取之所长。

    6妍感觉到杨拙那份骨子里的自信以及举手投足之间满是上位者的气势。不由迷惑了。

    这才是他真正的一面吗?自己都情不自禁地听从他的指令。

    6妍的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长,因为扬拙看6妍光盯着自己,也不出声,以为自己哪里没做好,憨憨地一笑:

    “丫头,我也是头一次,你看看这么安排中么?”

    果然是自己的幻觉,眼前的杨拙,哪还有一点上位者的气质,依然美自己熟悉的呆瓜样。

    “你负责便是你说了算。”

    6妍说完,便去采买去了。

    虽说酒楼现成的东西很多,但要变成自己要的样子,还是得添置。

    装修是个体力活,虽说是小改装,但6妍也预计了三到四天。

    第一天下来,一楼的二十张小桌子已经全部凿洞;二楼的桌椅全部清空,三楼的木板刨了三间房的。

    几人晚上全在后面院里休息。第二天一早接着开工。

    几人忙活了四天,终于大功告成。

    先说说一楼,一条鹅卵石堆砌的小溪穿堂而过,小溪上一座小木桥。

    木墙外面全用削了枝叶的竹子竖着遮挡住,上面挂满各种用竹篾编制的装饰品:小簸箕,小撮箕,小鱼篓,小背篓,小斗笠。

    桌与桌之间,用一些树根雕制品或木雕似有若无地隔着,看似毫无章法,却又异常协调。

    二楼则是中间两长排半人高的桌子并排在一起,其上摆上镂空的木质隔架,隔架有很多小空间,有大有小,配上木雕修饰,中间的每根支撑大木柱周围都搭着一个圆形或方形或心形木板。

    桌子全部是木根做成的,类似于前世茶庄的品茶桌。每张桌子形态各异,悠然自得地躺在各自的位子上。

    还有一个约二十平左右的小区域,放置了五个左右的迷你石磨,旁边有几个磨菇形状的操作台,还有很多画有卡通形象的小圆凳。

    旁边还有一个十平左右的儿童游乐场,专供还不会走的小朋友玩的。

    三楼,木板全部不用铁钉,全部用嵌入式方法安装。

    外壁用布画全部装饰起来,文静而典雅。

    每个隔间风格各异,有看起来像书房的,有温馨浪漫的,有充满童趣的,有原生态的。

    每间房配上一个名字,听风阁,浪漫满屋,海阔天空,童趣,原野。

    酒楼门口左手边放置一个旧货市场淘来的旧风箱,洗干净涂上桐油。

    右手边则是一个大的石缸,上面放置一座假山,石缸里有鱼,假山上有花有草。

    楼梯和过通,都配以一些特色的手工艺品。

    一切清扫完毕,已过了晚饭时间。

    几人也顾不上饥饿,从一楼到三楼,看了一遍又一遍,全都惊奇不己。

    “就算不吃饭,进来坐坐都行。”

    陈福说道,其他人也都附和道。

    给几人结算了工钱,全部按技术工给的,五十文一天,另将酒店不要的用具卖给了旧货市场,总共得5oo文,每人1oo文全分了出去。

    这样算下来,每人平均拿到3oo文,相当于在外面做短工半个月了。

    几人没想到这一趟收获这么大,忙同6妍说以后东家有什么活,都可以叫上他们。

    四叔有些担忧:

    “妍儿,要是东家询问起你,你不好交待吧。”

    “没事儿,叔。另外的1oo文当是辛苦费,15o的工钱是按行情给的。”

    几人这才去后院休息,吃了晚餐后便早早歇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