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严鞘的烦恼

严鞘的烦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6妍忙得热火朝天的,一人却像是害了一场病似的,那人便是严鞘。

    严鞘自从婚礼那天回来后,脑里全是6妍的样子,嫌弃自己的表情,还有做菜时的专注,看诊时的冷静从容。

    “6韜,你摸摸我额头,是不是热了。”

    “你脑子有病吧,你是大夫我是武夫,一个大夫居然问一个武夫是不是热。”

    “那肯定是那丫头给我使了什么妖娥子,我脑袋里吃饭的有她,走路有她,睡觉还有她,我快被折磨疯了。”

    “你不会喜欢上那丫头了吧?如果是,你便真病了,得治。”

    “什么病?”

    “相思病!”

    6韜笑着跑开了。

    严鞘气得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子,结果把脚尖伤了一下,心下更郁闷了,自己怎么喜欢那个野丫头,肯定是她在自己身上动了什么手脚,明天得问问她去。

    不行,等不到明天了!肯定是上次她同自己说开刀又缝上的事,一直让自己惦记着才会这样。

    招呼都没打,直奔陈家湾。

    到了陈家湾,却扑了个空,便让车夫调转车头直奔县城。

    到了县城,好不容易到了酒楼,杨拙却说6妍有事外出,再问,愣是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了。

    杨拙很不喜欢严鞘,不喜欢他老看着自己媳妇,还有老打听媳妇的事。潜意识排斥这个像姑娘一样的男人。

    6妍远远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心里一暖,径直往那奔去。

    杨拙也迎了出来,看到6妍毫无损地回来,压在心里的石头才算落地。

    “饿了吧?我买了吃的,不过,热了好几次了,我再去买。”

    “呆子,不用了,就吃之前的吧。”

    6妍其实不饿,可听了杨拙的话,还是把他准备的食物吃了下去。

    严鞘一直跟在6妍身后,也不开口说话,见她也一直没打招呼,很生气,便气冲冲地走了。

    走了一段距离,见6妍没追出来,心里开解自己道:她还是个黄毛丫头,不和他一般见识。

    “你有事?”见6妍终于开口了,严鞘忙上前:

    “就是,就是你是不是给我吃了一种可以产生幻觉的药?”

    “什么意思?”

    6妍心里正想着酒楼的事,严鞘冷不丁冒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有些反应不过来。

    见到6妍这样的反应,严鞘没勇气说接下来的话,要真不是她动的手脚,自己脑海里还经常有她,指不定会被她笑话成什么样。

    “就是,上次你说的开刀的事,后来县太爷找你没有?”

    “找了。”

    “他决定做了?”

    “今天已经做完了,过两天便能恢复。”

    “什么?!做完了?!”

    “有问题吗?”

    “怎么不告诉一下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就是好奇,没有要偷看的意思。”

    严鞘生怕6妍误会,忙解释道,

    “还有别的事吗?”

    “你酒楼开业我能来吗?”

    “欢迎之至,开业当天,一律八折。”

    “那他呢?也是八折?”

    严鞘指着杨拙问道。

    “他不用钱。”

    “这不公平.“

    “有啥不公平,我们是一起的。”

    因还有不少人递交了应征资料,6妍看了几个觉得满意的,让杨拙通知对方来面谈。

    “她是我媳妇儿,定了亲的。”杨拙经过严鞘身边时,说道。

    严鞘心里闷得透不过气来,心也好像被抽走了一部分。

    再也没待下去的心情,魂不守舍地回医馆了。连6韜叫他都没反应。

    晚饭也没吃,便躺床上去了。蒙着头便睡。

    6大夫叫了严鞘半天,也没反应。

    6大夫把自家孙子叫过来,详详细细地问了最近严鞘的行踪,祖孙俩得出一致结论:

    这肯定和6妍有关。

    莫非是严鞘向6妍表白被拒绝了?6妍是个聪明的孩子,大概也看出严鞘身世必定不凡吧。

    想到这,对感情神经大条的6大夫推开严鞘的房门,对用被子蒙着头的说道:

    “天下女子多的是,妍丫头她是个聪明的,肯定能
我的时空魔戒txt下载
猜出你出身不凡,知道门不当户不对的,拒绝你是常理之中。再说了,以她的性格,肯定不甘作妾。”

    “你懂什么,我又没说喜欢她。”

    严鞘闷闷地回了一句。

    “你脸上就写着-你喜欢她,我这老头子都看出来了,还死鸭子嘴硬。要真喜欢,就想办法,想当年我……”

    “师傅,您饶了我吧,您老人家的故事惊天地泣鬼神,那是因为男未婚女未嫁。你看我,京城有个未婚妻,这次也是逼婚才逃出来的,再说,那丫头也有未婚夫了。”

    说到最后一句,严鞘感觉浑身都被抽空了似的,有些恍惚。

    “定亲又不是成婚,想办法让她喜欢上你,再退亲便是。”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我现在就去县里。”

    说完,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这天都黑了,先吃饭,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养足精神再去,你现在这脸色,白惨惨的,去了也是吓人。”

    严鞘下意识摸了摸脸,不用师傅多说一句,便乖乖用饭去了。

    饭后,严鞘拉住6韜:

    “你同我说道说道,我是不是在这乡野地方待久了,品味变了。你看看京城的那些名门闺秀,哪一个不是或温柔端庄,或小鸟依人,或柔弱似扶柳,或光彩夺人,怎么会喜欢这个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琴棋书画样样不通的人。”

    “我倒不觉得,第一眼看到他,便觉得特别亲切,仿佛认识了很久一般。她的眼睛很明亮,像黑宝石,她特别自信,会赚钱,会做饭,还有你说她医术也很好。”

    “你还别说,那双眼睛确实让我印象深刻,她的皮肤每见一次白一层嫰一层,最主要的,是她见到我这种绝色美男,居然能不缠上来,特别吸引我的,是她认真做事的样子。”

    “她还不知道你喜欢她吧,那个杨拙,关系和她很亲密。”

    “你毛还没长齐呢,就对这些事这么上心了。”

    “我今年冬天也满十一岁了,比你的丫头还大呢,哼!”

    “才没她大,她再过几天便满十一了。”

    “这个你都知道,不愧是京城四大公子之一,小生佩服佩服。”

    还抱拳作了个辑。

    两人打打闹闹了一阵,这才睡下。

    这孩子,在外面碰碰壁也好。以后的事,谁知道呢。自己的事,不也是理不顺,才来这小地方清静的吗。

    已经是来县城的第五天,离开张还有四天,还是有一些琐碎事要忙。定制的锅及碗等都66续续送来。

    厨子暂时没有合适的,6妍正头疼呢,王大厨便送来6个厨子,其中两个便是上次去磨坊学做茶点的家奴。

    从王大厨口中得知,这些都是家生奴才,父母都在他姐夫家做事,卖身契什么的都在他姐夫手上,不怕坏事。

    6妍这下彻底放心了,经过简单介绍后,便制定了培训计划。

    当天,便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

    先是服务人员的基本礼仪培训,站姿,表情,到说话的标准用语,都必须按6妍要求做。6妍演示了一遍后,让杨拙监督。

    自己则加入到厨师培训的阵容中。

    先,强调卫生要求,厨房台面干净整洁,餐盘必须用开水烫过的,热菜凉菜水晶果的用具必须分开。

    其次,是着装要求,统一穿酒楼服装,帽子口罩衣服一样不能少,每天清洗一次,由酒楼免费提供两套。

    三天过去了,6妍从各方面对酒楼人员作了培训,特别是厨师的培训,并进行了验收。

    菜单也做出来了,由杨拙执笔画菜的样子及写菜名。并标注对应的价格。

    这几天,严鞘也在忙进忙出,甚至有一半的菜单都是他准备的。

    6妍渐渐对他也热络起来,严鞘不由暗自高兴,他就不信连个乡下男子都比不过。

    可看着自己喜欢的姑娘天天和杨拙走得这么近,心里五味杂陈。可生怕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好形象没了,也不敢表露什么。

    明天就要开业了,杨拙和严鞘表现得比6妍还紧张,里里外外全部又看了一遍。

    6妍则仍在指点厨师们怎么制成新吃食。而且再三申明,此菜式做法不能传给别人,家人也不行,并在文书里注明了保密条款。

    明天迎接6妍的是什么呢?带着激动及期待的6妍,慢慢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