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劫匪

劫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连续两天没见到杨拙,6妍有些坐不住。

    唤上小白,和母亲交待了一下便准备上杨拙家,桂婶气喘吁吁跑来,看到6妍,二话不说将她拉进屋里,迅把门从里锁上。

    “婶儿?怎么了?”

    “丫头,土,土,土匪进村了。”

    “您先把气喘匀。什么土匪?多少人?”

    “长,长得特,特别高大,都拿着大刀,见人便砍,见东西便抢,抢完便烧。”

    “有多少人?”

    “不知道,村里人四下逃散,你叔和我三个孩子都躲进山里了,我担心你们孤儿寡母的,便跑过来了,听说狗蛋他爹被砍死了。太可怕了。”

    6妍看到桂秀婶脸色白,身子抖,便将她和母亲安置在屋后山里的避难洞里。

    6妍当时偶然现此山洞时,便将之作为避难洞,只有母亲和自己知道。

    洞口便在石头下面,呈扁形,必须趴着才能进去。

    岩石上长满滕状植被及一些矮小植被,滕状植被尾端垂下来,将洞口遮得严严实实。

    6妍又在洞口呈半圆形种了枝叶茂密的植被,将洞口的滕状物完全挡在视线之外。

    进了洞口,便是约十米左右的狭长小道,此段路有些湿滑,必须猫着腰前行。

    小道尽头,豁然开朗,是一个可以容纳三四百号人的石洞。

    和前一段的湿滑不同,洞内非常干燥,洞顶有一条狭小的缝隙,透出一点光亮。既能看清洞内每一个角落又通风透气。

    缝隙的顶端地面上,是一棵古树,枝叶特别密,刚好把洞口笼照住,只要不是那种能引起山洪的特大暴雨,洞内不用担心水灾问题。

    大石洞周围有很多小石洞,大小形状各异。大的有十来平,小的只能容纳两人。除了一个洞口和地下河相连,其它的都非常干燥。

    其中两个石洞通往外界,一条通往另一座山,一条居然通往杨拙家屋后。

    出口也是异常隐蔽。再加上6妍的精心布置,根本很难现。

    洞内桌子凳子厨房用具被褥一应俱全,还有一些干粮,北方人可以放几天的囊,干果,红薯干,泡菜。

    6妍有些庆幸自己的未雨稠调。洞内的干粮至少有一星期的量,还有红薯土豆大米,至少够两人吃一个月。

    6妍交待两位长辈尽量吃干粮,万一自己没回来,干粮又吃完了,便生火做,但一定要小心。如果觉得胸闷便去洞口透透气。

    戚氏死活不让6妍走,6妍说她会走安全的地方,与其在这坐以待毙,还不如出去探探风声。并再三保证找不到杨拙便会回来。

    到了杨拙家,杨拙在院门口坐着,整个人恹恹的,看到6妍因跑得太快而微红的脸,一下子站了起来。

    6妍言简意赅讲了事情经过,并说想和杨拙一起探探情况。杨拙父亲腿刚好没多久,被说服进了避难洞。

    杨拙开始不愿意让6妍冒险,自己过去即可。可6妍不放心,据自己了解,肯定不是劫匪那么简单。而且要尽快摸清情况,想出应对办法。

    小白在前面探路,两人同它保持一段距离,并成功潜入村里,村里一片狼藉。

    房屋几乎有一半正在火海中,余下的,传来很大的动静,还有来不及逃走人家的哭声,大多是儿女在外面,留守家中的老人孩子。

    虽然对这个村没啥太深的感情,可那可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

    6妍左手执手术刀,右手拿匕,牙齿咬得紧紧的。迅往有动静的人家移动。

    杨拙吓了一跳,想出声又怕引起注意,也忙跟上。

    声音是从里正家传来的,6妍猫在墙边,听到里面传来打斗声,还有里正的声音,示意杨拙蹲下,自己则踩到他背上,冒出半个头,查看院里的动静。

    院里两个身材魁梧的陌生人,正用刀指着里正两个孙子,里正及里正儿子正各自拿着钉耙及锄头,对峙着。

    对方用非常生硬的汉话喊:

    “梗子,砸了他门。”

    看对方一脸茫然,两人嘀哩咕噜说了一通。

    被6妍踩在脚下的杨拙让6妍下来,应了一句6妍听不懂的。

    院里的人也回应了一句。

    杨拙又说了几句,将6妍头上的玉钗子拿下来,让6妍绕到屋后,又耳语了几句,自己则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而入。

    看到杨拙,里正父子俩拼命朝杨拙使眼色,杨拙给了个安抚的眼神,竟微笑着朝两个劫匪走去,递上玉钗子,三人嘀嘀咕咕说了几句。

    杨拙突然上前,迅踢飞里正两人的武器,并敲晕两人。

    两劫匪也把两孩子绑起来,一并送到屋里。

    杨拙迅看了一下后门,半开的。便带着劫匪往另一家走。

    绕了一大圈,到了一个狭窄的拐脚处,突然停下来,一个转身。

    紧跟其后的一人只觉脖子一凉,瞬间出不了声。

    最后一个问怎停下来了,只觉胸口有什么东西正流出来,一摸,粘
机破星河最新章节
粘的,正准备呼救,意识的最后一秒记忆,便是自己那具没有脑袋的身子……

    把尸体扔进火海中,放心不下6妍,便折回去。

    6妍则不见了,连同里正一家。看到地上的暗号,一个圆圈,知道是安全转移,这才放下心来。

    小白跟在身边,对付一般的人问题不大。

    但6妍此刻却并未和小白在一起,她将里正一家送出村口后,让小白带着里正一家往避难洞里撤。

    自个则又重折回村里,接应杨拙。

    原来,杨拙父亲祖辈是胡人和汉人的混血,原本是生意人,后来胡人与中原开战,汉人见到胡人便当奸细崭杀。

    杨铁祖上遗传了汉人的大部分,而且汉话很流利,便东躲西藏活了下来。为了让后辈不忘本,一直叮嘱后辈学习胡语。

    杨拙听出两人说的是胡语,且还有其他同伴,便告诉对方自己祖上也是胡人,东躲西藏在这小山沟里。

    这家没钱,真正有钱的是另外一家。为了不让其他人捷足先登,得快先过去。并说那玉钗就是那户人家的。

    6妍虽对杨拙有信心,可仍担心。前世用枪比较多,这种简单粗暴的冷冰器时代,让6妍也有些难以适应。

    杨拙从与胡人的交流中得知,他们只是探路的,共有八人,每两人一组,后面还有大部队。至于多少人,一直没说。为了不引起对方怀疑,杨拙也不敢多问。

    杨拙不出两刻钟,又解决了四个,因没有人质,解决起来也容易。最后两名还没找到。

    话说6妍折回村里时,找不到杨拙,转了几家,听到大牛家传来压抑的哭声。

    大牛媳妇怀有孩子四个多月,一直犯困,胡人进村时正在午休。

    村里很偏也贫穷,再加上有老虎山这个天然屏障,没有经历过劫匪或战乱,乱了阵脚的村里人只顾得上自个家。

    大牛在外做短工,父母则去了嗄婆家,今天刚好是嗄公七十大寿。

    看了看四下无人,6妍透过墙角的缺口处,往里一看,肺都要气炸了。

    只见大牛媳妇一丝不挂,反绑在椅子上,两个蓄牲正对她上下其手。其中一人似乎忍不住了,便欲行事。

    6妍想也不想手中匕掷出。但却出现了意外:因为另一个把前一人推开。匕便插在第二人的后肩上。

    6妍见偷袭成功,赶紧跳下来,拼命往村口跑。那里暂时确定无劫匪。即使有,总比困在村里强。

    6妍好不容易重活一次,还没活够呢。自己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蛮干的。

    中了匕那位,应当已经中毒身亡了,匕上抹有巨毒。另一位则紧追不舍。

    6妍开始是占了熟悉地形的便宜,七拐八拐的,倒也还能保持优势,可后来渐渐体力不支。

    眼看便要追到了,6妍对着来人身后大叫一声:

    “呆子,救命!”

    这人的汉话说得比较好,因为在院子里时,面对大牛媳妇因怀孕变得丰盈的身体,满嘴污秽的字眼,句句字正腔圆。

    6妍一叫,本能扭头往后看。

    就是现在了!

    将从杨拙那要来玩的飞镖,往对方咽喉处掷去。

    对方也不是吃索的,长期舔血的日子,养成了时刻保持警惕的习惯。

    听到后面风声,头一偏,飞镖从耳边飞过。

    看到这么小的人一再挑战自己的底限,大吼一声,扬起手中大刀,向6妍掷去。

    6妍大骇,距离太近,度太快!难道要交待在这?

    只觉身体一轻,人被整个抱起,迅躲过大刀。还没反应过来,刚刚还凶神恶煞的劫匪,已身异处。

    “你快随我去救人!”

    杨拙二话不说,将6妍拉住,半蹲着,把她按趴在膝盖上,对着6妍小屁屁啪啪几掌。

    6妍还没从劫匪事件中回过神,突然以这种屈辱似的方式被打,气得不断挣扎。

    杨拙却将6妍扶起,紧紧抱在怀里,6妍快出不了气了。

    “你如果再乱跑,我不管别人了。如果刚才晚了一半,可就可就……”

    听出里面还有哽咽声,6妍气也消了,反抱住杨拙,头在他胸前蹭呀蹭:

    “我也是担心你,干嘛这么凶。”

    杨拙气势瞬间软了下来。

    两人到了大牛家,6妍让杨拙在外面候着,后者死活不肯。

    “大牛媳妇没穿衣服,你要是看了别的女人,我一辈子不理你。”

    杨拙立即闭嘴。并让6妍现有什么不对,马上出声。

    院内的情景,不出所料,一个劫匪已毒身亡,再看大牛媳妇,脑袋耸拉在一边----已咬舌自尽。胸前脸上到处是白色的液体,散出一种难闻的气味。

    6妍气得脸色青,同时也为这个时代的女子叹息。解下绳索,进屋翻了一套衣服给她穿上后,便叫杨拙进来收拾院内的尸体。

    做完后迅撤离,6妍前往避难洞,杨拙往县衙赶,必须把此事通知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