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棉花

棉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待杨拙回来时,已是一个时辰后。据说不仅陈家湾村,邻近的槐树村,杏花村都遭到洗劫。

    县太爷也很紧张,县里头住的很多人都大有来头,万一有个闪失,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还有镇上6大夫家的,据了解,那些自己都得罪不起的人物对6大夫家三个都是毕恭毕敬的。

    自己只有几个捕快,但托了这些人的福,城外不远处便有驻军,驻军的领姓张,是个总兵。手下有五六百号人马,这对一个边陲小县来说,已经是个很厐大的人数了。

    总兵得到县令的求助后,丝毫不敢怠慢,派出了三百人马,每村盘查,余三百在县城内昼夜巡逻,夜宵禁严。

    平时当摆设用的城门已有士兵全副武装把守,对进出城人员进行严查。

    一番排查下来,槐树村最严重,房屋几乎无一幸免,死亡十人,大多是老人,还有一个孩子。

    杏花村略好,房屋亦全部烧毁,死亡五人。

    陈家湾村死亡两人,狗蛋父亲及大牛媳妇,还有肚里五月左右的孩子。房屋损毁一半,另一半被洗劫一空,桩物全都存放在陈大柱家。

    几天后,朝廷传来消息,说此批胡人是几个月前侵犯中原被击败后的幸存者。数量不多,只有两百人左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通常是做一票后又隐匿起来,朝廷在北边剿杀了绝大部份,还有约四十号人一直寻不到,让驻军务必一网打尽。

    一时间,人人自危。总兵找到了约三十余人,其余的,没再找到。

    以防万一,张总兵在以陈家湾村为中心,每个村拨了十人驻村。

    这样,城里的人数不够。向上面要兵,朝廷回复北边战事吃紧,如果不够,便向当地征兵。

    战争的原因,是因为北边闹旱灾,统治者为平定内乱,打着“抢粮食,救子民”的口号,不断骚扰边疆,打完抢完便跑,令当今皇上头疼不已。

    6妍这几天则听从了里正的建议,将避难洞改造了一番,设了很多陷阱,杨拙还在洞口外围设了一个幻阵。让6妍崇拜了好几天。杨拙说是从那本书看到的,并给6妍看,自认为很聪明的某女,如看天书,悻悻然还回给原主。

    6妍再三同里正申明,不到危难时刻,决不暴露此处。里正自然知道严重性,且自己一家的命可都是扬拙和6妍救的,更何况这要求也是合情合理。

    6妍的院子里也设了阵法,平时不启用,一旦启用,亦能阻挡好一阵,为6妍母女争取足够的逃跑时间。

    陈福,四柱和大牛都已从军,杜氏在家哭得死去活来。

    后来听说因为熟悉本村地形,被派到陈家湾村驻村,这才平复了下来。

    酒楼的生意多少受到一些影响,但半个月后,反而更好,大家抱着吃一顿少一顿的心态,更舍得花钱在吃食上了。

    6妍近期则在医疗系统捣鼓毒药。经过这次事件,让6妍深刻体会到这个年代,除了优质空气,环保的食品,也会有随时会生的战乱。保命是要任务。

    早上起来,按前世的记忆开始锻炼起来。得尽快让这具身子强壮起来。别说回击,至少逃跑的度得提起来。

    每天早晨,便看到6妍腿上绑着叫沙袋,的东西,背上也背一个包袱,在山林小道上跑着。

    院子里,也多了很多健身器材。

    简单实用的近身格斗术也从零起步。

    其他方面同样不荒废,棉花大丰收,亩产4oo余斤,并让杨拙做了个齿轮的轧棉机,纺车,织布机和弹棉花全套工具(大弹弓,碾饼及弹槌)

    轧棉机使棉花及棉花籽分离,纺车将绵花纺成线,织布机则是将线织成布。

    当第一块布织出来时,戚氏兴奋了一个多星期。这可是布,可用作床单及布料。

    线被染成各种颜色,织成各种花纹。

    6妍惊叹于母亲的天赋,只是6妍自身就是个初学者。兴趣也不在这方面。后来现线越来越细,
三国猛将集团sodu
花纹越来越多的,面料也更光滑,便兴起了开棉布庄的念头。

    可就母亲一人,而且棉花就这么点,还肯定不够用。

    弹棉被,则让杨拙帮忙,将棉花弹松弹匀,用碾饼压实,最后再套上绵纱。

    共做了九床,每床各八斤,两家各两床。余下的一床,6妍亲自送给了县太爷的夫人赵夫人。

    赵夫人一看,赶紧唤人垫上,铺上床单,躺上去,感觉舒服极了。6妍暗示县太爷必定也喜欢,聪明的赵夫人一定听得懂。

    县太爷一从衙门回来,便欲往小妾屋里跑。

    却见妻子一身精心打扮走过来,说要给老爷看一件稀奇的东西。并强调是6姑娘特意送来的。

    县太爷开始没啥兴趣,但一听说是6妍送的,赶紧让夫人呈上来。

    夫人却说不方便,要移步到房里看看。

    县太爷来到许久没光顾的卧房,听从夫人建议,坐到床上感受一下,身下传来很软很舒服的触感,没有棕垫硬,也没动物皮毛那么滑。

    掀起床单一看,一大片雪白的东西出现在眼前,表面全是白色的密密的网格线。

    “这是什么?”

    “6姑娘说是用自己家种的棉花做成,这是第一批产品,只有几床,除了家人用外,只余这一床,眼看天气变凉了,这个保暖效果好,送给咱们享用的。”

    县太爷一听这价位,两眼光,兴奋得语无论次:

    “有没有问棉花产量如何?”

    “神了,6姑娘说你肯定会问这个,亩产4oo余斤。”

    “这次你老爷我真的要升了。”

    县太爷完,抱着夫人一顿亲热,自是翻云覆雨了一番,一直到后半夜,这才沉沉睡去。

    赵夫人亦是久逢甘露,分外尽兴,心里对6妍感激不尽,其实自己好几次想开口问6妍能否帮忙看看不能生孩子的问题,可一见对方还是个孩子,怎么也开不了口。说不定这次……

    第二天,县太爷带上两个家丁,直奔6妍家。6妍像是算好县太爷要来一般,早已备好茶点。

    县太爷顾不上美食,直奔主题:

    “那棉花真是你种出来的?亩产4oo可是真的?”

    “是的,是真的。”

    “那可不可以推广开来,价钱好商量。”

    “可是可以,不过,种子必须从我这购买,另棉花全部卖给我。购买种子时便签定卖价。”

    “这……”

    “明人不说暗话,你是想用棉花作其他用途吧。我把答案写在纸上,看是否如你心中所想。”

    县太爷打开纸条,哈哈大笑: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爽快!”

    “我要求不高,功名归你,我们要作为唯一供货商。当然,同等质量价格是最优惠的。”

    “这个,老百姓那边还好商量,本是赚钱的事,向朝廷上报,也没问题,但供给军队,说来惭愧,皇商这一块我没门道,要是6大夫及严公子能出面就好了。可我还没这么大脸面。”

    “他们?他们管用?”

    “如果他们都不管用,那便真没招了。”

    “那行,皇商这一块我去想想办法。”

    6妍纸上写的是:军队棉衣棉被。

    北方战乱不断,冬天天气一变冷,军队目前的衣服抗寒力差,每年都有大批士兵冻死。

    邻国虽缺粮食,但却擅长狩猎,动物毛皮什么的,都和汉人的衣服一样平常。一到冬天,汉人便闭城不出,可不出不代表对方也安份。

    朝廷想了很多办法,要不成本太高,要不便是太厚重。皇上曾下悬赏令,如能解决此问题者,为民者,赏黄金百两,为官者,升一级。

    县太爷看到棉被时,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这个。

    6妍自然是不知道这个的,只是看过很多电视剧和小说的她,这点不难想到。

    回去后,便直奔镇上,找6大夫和严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