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张总兵来访

张总兵来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们的杨拙这段时间也没空着,他杀掉八个胡人的消息不径而走,顿时成了大家心目中的大英雄。每天来找他学艺的人一拔又一拔。

    里正经同村里长辈商量,拔了四亩旱地及两亩下等水田给杨拙家,希望杨拙闲暇之余能对村里的年轻人指点一二。

    6妍则提出自己的想法,每家拔一个壮汉每天操练半个时辰,这样下次再有劫匪事件,至少能阻挡一二。

    最后确定了四十人,杨拙教了两天,没一个人得要领。教的人郁闷,学的人亦觉得吃力。

    6妍便将近身格斗及军拳教给杨拙,既简单又实用。

    果然,大家很快学会,而且越练越熟,通过加强体能,相互切磋等方式进行训练。

    说一不二,以身作则,武功过硬,不到一个月,杨拙渐渐树立起了威信。

    6妍在幕后指点,完全按现代部队那一套练新兵蛋子的方法搬出来,成效很大。

    至于村里拔的农田和旱地,杨铁父子俩都没伺弄过庄稼,都不知道如何开始。便向6妍取经。

    6妍便建议农田种油菜,旱地种小麦。

    至于人工,完全不用请,都是跟着杨拙学习武艺的,很自帮忙。

    杨拙自然不会占这种便宜,按短工工资支付,不包饭,两大男人,实在是不太会做。好在都是本村的,回家吃也方便。

    张总兵从驻村的手下听说杨拙训练村民的事,一时来了兴趣,胡人一个多月也没见有动静,心下放松,一大早便带着二十来号人来到陈家湾村。

    刚进村,便看到村口空地上,几十人排着整齐的队伍,穿着同款式衣服,动作整齐划一,边练边出“嘿哈”的声音。场面甚是壮观。

    看到自己带的二十几号人,下面的人目不斜视,训练丝毫不受影响。比自己的正牌兵还要有气势

    直到正前方的杨拙喊出“立正—!稍息!向中看齐!”

    队伍迅收拢,队形丝毫不乱,每人昂挺胸,两手紧贴大腿两侧。

    “好!好!好!”

    张总兵连叫几声好,大步向前,猛拍了一下杨拙的肩膀:

    “人才!真是人才!你跟着我,保证途无量,前途无量。”

    “张总兵说笑了,我们这就是练练,以防万一。”

    “你来当我这当教头,把那帮小子收拾收拾。以后有机会,我往上一举荐,保你大把前程。”

    “我哪都不去,我媳妇儿在这。”

    其他的人听到杨拙这句话,都笑了出来。

    “你想想,要是你出人头地,当个将军或元帅什么的,那可是光耀门楣的事,你媳妇儿也会跟着有封号。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将军和元帅,我媳妇儿真能封号。”

    “那得看你本事了。即使暂时没有,她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出门坐轿,进门丫环服侍,用不完的金银财宝。”

    张总兵继续诱导道。

    “有用不完的金银财宝,这个我媳妇儿肯定喜欢。”

    张总兵喜出望外。但杨拙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他悬着。

    “不过,我还是得问问我媳妇。”

    “教练,你媳妇还没过门呢,你这样,以后怎么正夫纲。”

    张总兵心里妈呀了一声,这还没过门,都将这个铁一样的汉子管成这样,那肯定不是一般女子,对杨拙口中的媳妇也好奇起来。看来,这个“媳妇”才是关键人物,自己得会会。

    “过几年便过门了。什么夫纲,只要我媳妇肯嫁给我,我什么都愿意为她做。”

    杨拙口中的“媳妇”此刻正在镇上医馆里,对着严鞘露出迷人的笑。

    “你赶紧说事,这个表情我看着心里慌。”

    严鞘看着6妍巴掌小的脸上,一双眼睛因笑起来成了弯弯的月牙,长而密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在白晰细嫰的脸上留个两道暗影。一段时间不见,怎么长得这般水灵了。

    粉嫩的小嘴一张一合的,6妍说了一大串开场白,看到严鞘神游的样子,双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待对方回过神来时,这才步入正题:

    “你有没有办法让我给军队供应衣服被褥。质量绝对上乘,既保暖又轻盈,而且价格实惠。保准你找
我是虚拟现实游戏公司总裁全文阅读
不到第二家。”

    “你怎么知道要找我?”

    严鞘顿时警惕起来。

    6妍也觉察到严鞘的不对劲,故意撇着嘴道:

    “还不是想着你和6大夫医术好,肯定和那些达官贵人比较熟,如果没办法就算了。我也是一时心急,也没认识什么人,不然,怎会想着找一个大夫帮忙。”

    说完转身欲走。

    严鞘冲到6妍前面,伸开双臂,拦住6妍:

    “谁说我没有办法的。”

    “真的?太好了!”

    一激动,一时忘了是在古代,给严鞘送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并很爷们捶了一下严鞘的手臂:

    “太给力了!”

    严鞘弄了个大红脸,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激动的。虽然和那些个酒朋狗友进出过妓院,可自己一般也就喝酒听曲。

    家里也准备了几个陪房丫头,可自己一直没有让那些丫头服伺。和女子如此亲密,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姑娘。当然,以前不是没人往身上扑,但每次都被6韜给解决了。

    6妍可没心思琢磨严鞘的弯弯绕绕,只想快些把这条线牵上。

    “你什么时候引荐人给我?对方喜好如何?”

    严鞘稍稍沉思了一会:

    “我要是帮了你,我的牺牲可大了,你考虑的不应当是如何补偿我吗?”

    “牺牲?难道……”

    6妍认真盯着严鞘的脸看了很久,沉重地说:

    “对方有,有断袖之瘾?”

    “你想哪去了!”

    严鞘急得跳了起来。

    “难道是对方家里有没人要的姑娘,要逼婚?”

    “逼婚是没错,倒也不是没人要,是个好姑娘,只是我想娶的不是她。”

    “你们男人不是可以三妻六妾嘛,娶她后,碰到喜欢的再纳便是。”

    “你也会让杨拙纳妾吗?”

    严鞘闷闷地问。

    “他敢!要是他纳妾,我休了他,财产全归我。”

    严鞘听到这句话,心沉到了谷底,看来,自己真没一点希望。

    “说了半天,你想要我怎么补偿?”

    以身相许。严鞘在心里回道,但借他十个胆,也没勇气说出来,最后变成:

    “以后有机会,每周亲手做一顿饭给我吃。”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有多难,这个没问题。”

    “你把衣服和被褥样式给我看看,我再回你。”

    6妍说明日带来,严鞘很怀念6妍做的菜,便告诉6妍自己正好有事去陈家湾,顺便去6妍家。

    大夫出诊本是很平常的事,6妍不疑有他,说让他早点去,会给他准备中饭。

    严鞘坚持要送6妍回去,6妍有求于他,也不好回绝,两人便坐着马车回去了。

    赶马车的人换成了严鞘,比6妍的技术强多了。既快又稳。6妍不断求教,严鞘耐心讲解并示范。

    到了村口,6妍下了马车,看到杨拙一脸难看。

    “怎么了?谁惹我们杨大教练生气了?看我不教训他”

    6妍问道。

    杨拙差点憋出内伤:

    “媳妇,如今世道不太平,你不要一个人出门,要是遇到些乱七八糟的人,怎么办!”

    严鞘听到媳妇这称呼,再也待不住,便同6妍告辞了。

    杨拙把从军及当教头的事同6妍说了一下,6妍开口道:

    “男儿志在四方,你一身本事,必定能有一番作为。只是一旦从军,生死不由自己。这种事,你要同杨叔商量。”

    两人边走边聊,最后,杨拙想了好久,说:

    “那说好了,你得等我,待我功成之时,回来风风光光娶你过门。”

    “你可不能在外面随便招惹别的姑娘,要是招惹了,我便退亲。”

    杨拙是个成年男子,外面诱惑太多,而且这个时代三妻六妾很正常,更别提那些没名没份的通房丫头了。

    杨拙一再保证,6妍这才放心。

    嘴上虽然支持杨拙,内心却是不舍,可这小山村终究是困不住杨拙的。

    和杨拙分开后,6妍回到家了,什么也没做,待了一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