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旱灾

旱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棉花的事,虽因严鞘一直没有音讯,6妍便告诉县太爷,先将棉花推广,待形成一定规模后,再向朝廷报备。

    虽然说种子可以先不用付钱,待棉花种出来后以棉花来抵,响应的人仍不多。

    现在的土地,大多用来种吃的,这种新品种,绝大部份人持观望态度。

    在6妍的建议下,县衙贴出告示,鼓励大家用旱地种植棉花,会有专人传授种植方法,如果没有天灾人害,可以确保亩产三百斤。朝廷可以让商家以最低二十文每斤的高价回收。

    老百姓都是人精,上等良田亩产也只有5oo担谷子,产米4oo余斤,合计3两银子。如果旱地棉花亩产能达到3oo斤,收入3两。这条件太诱人。

    很快,6妍手里的种子抢购一空,每个采购种子的人都不用付现银,并将前期的播种注意事项,基肥及中期追肥,前期保持水份及截枝等细节一一说明。

    每人都简单签份文书,说明生产的棉花必须卖给6妍,经检测合格的,最低按二十文每斤回收。

    种子不足的问题,县太爷解决了。虽是陈年种子,但晒一晒,筛选一下,还是能用。

    今年的四月,与往年明显不同,整个平阳县掀起了一拔种棉花的**,如果购买的种子全部种下,约有十万余亩。

    四月种下,四月中下旬出苗,四月底到五月底苗期需充分水份。六月一直到十月,日照很重要。早晚温差大生长得更好。

    当大家严格按6妍传授的方法种植后,现出苗率高,一直到六月花蕾期,都没出问题。

    今年的六月比往年任何一年都热,当连续酷热一个月后连河水都只剩五分之一时,大家都慌了起来。

    各地因抢水生的群殴事件此起彼伏,如同村的某某半夜将水全部截流到自家田里,上游村将河拦断,致使下游村庄无水可用。

    粮食便是农民的命。这水没了,就没法保证证收成。眼看着长势喜人的秧苗因缺水耸拉着身子,农民们的心都在滴血。

    特别是那些佃户,别说来年的口粮无望,再这样下去,连佃租的那份都没法凑。

    粮食价格也飞涨起来,越涨越买,越买越涨。

    到了八月底,河水已经断流,原本是收获的季节,今年颗粒无收。

    县太爷向朝廷上书,可朝廷现在也有心无力。

    此次旱灾是全国性的,皇帝下旨,让各地官员自行解决。

    大街小巷,涌入大量难民。难民动了较大规模的爆动。

    县太爷请张总兵出面解决。

    张总兵此刻正郁闷呢,军晌已经两个月没了,兄弟们都快揭不开锅了。自己这么多年攒下的,也挥霍一空,再拿不出什么了。

    现如今见县太爷主动找上门来,自然开口索要粮食。

    县太爷忍痛拔了足够一千多号人一个月的口粮。张总兵这才派兵击退难民。

    好不容易开了的城门,再次戒严。

    又不能杀,关在牢里一是牢房不够,二是也没这么多粮食。

    可难民中有很多孩子,很多父母已经饿死,起码有几十个孤儿,小的几个月,大的也只七八岁。

    对于这孩子,县太爷却是不忍心赶走的。自己一直没孩子,也想积些善德,于是,将这些孩子集中起来,每天施粥。

    可只施粥却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四岁以上的还好,四岁以下的,很多生活还不能自理,不足一岁的,则安排专人照顾。

    结果,平阳县收留弃儿的消息不径而走,更多孩子涌入县城,不到半个月,达两百人之多。

    县太爷焦头烂额。本县下面很多人亦背井离乡,看到县太爷居然还收留外县人,纷纷聚集在县衙门口,要求朝廷给救济粮。

    张总兵吃人嘴短,也有心让杨拙历练历练,便安排杨拙出面解决。

    杨拙来到县衙前,站在一张高台上,旁边笔直站着两排全副武装的士兵。杨拙俯视着闹事的人群,不怒而威。

    杨拙视线所到之处,闹事的人竟奇迹般安静了下来,不敢再与之对视。感觉台上的人,有一股无形的威压,让人忍不住臣服。仿佛天生的王者,让人心生敬畏。

    “相信大家是有困难,需要父母官解决才聚集在此。但你们人多嘴杂,县太爷不知如何判断你们中哪些困难是最急于解决。请派三位主事人随我进里面商谈。”

    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后派出了三位代表。

    内容大致如下,一是县衙开仓放粮,解
洪荒奇门全文阅读
决眼下的问题,二是粮价高涨不下,三是朝廷给出天灾的补救措施。

    杨拙将代表们的意见如实反馈。

    县太爷一畴莫展,竟询问起杨拙的意见。

    杨拙建议开仓借粮,每家每户按人头,每人可借二十斤。来年秋收时再还。这样和些别的粗粮或野菜,一家人至少能撑两三个月。

    “私自开仓放粮,可是死罪,使不得使不得!”

    杨拙道:“粮是死,人是活的。咱们县城一直没遭受过大的灾害或战争。据我了解,粮仓的存粮己高出标准的4o%,这当然是您治理有方。每年约有5%到1o%的正常损耗量的,即使毎人借二十斤,也不会出这比例。即使朝廷临时征粮,也不受影响。”

    杨拙见县太爷还在犹豫,再进一步引导,三个月后,棉花也有收获了,全县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家种植。今年旱灾,对棉花没有影响,因为后期反而需要日照。每亩4oo斤没有问题。

    至于粮价,则将借给老百姓后仍高出标准的部分,按涨价前市价销售,按人头算,每人不能过二十斤。

    县太爷找来师爷,统计了一下名册,按杨拙的办法算了下,几乎要拿出3o%的存粮。

    见县太爷还在犹豫,杨拙再下猛药:

    “俗话说,民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不及时解决,万一生大规模民乱,别说朝廷会治一个治理无方,让大人您的乌纱帽不保,更甚者,混乱中,人命的事也说不准……”

    “别说了!就按你的方式办!不过,借粮及售粮时,你们得协助维持秩序。”

    三个代表听到杨拙的回复,并得知两天后便开仓借粮,还可以按原价购粮,便高兴地和杨拙一起出去,同外面聚集的众人说明朝廷的措施。

    不知谁叫了一声“我们的父母官,您救了我们哪!草民给您跪下了!”

    不一会,县衙前黑压压跪了一大片。

    “我们更得感谢这位军爷!没有他,我们指不定会被当成爆民,抓起来。”

    台上三位代表朝杨拙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感谢军爷!”

    台下的众人纷纷朝扬拙磕头。

    “县太爷能做出如此英明的决定,实乃我平阳县百姓之幸。请大家勿必遵守秩序,严格按官府要求执行,如有违者,斩无赦!”

    特别是最后三个字,掷地有声,一股无形的威压,笼罩在众人头顶,大家忙点头称是。

    待杨拙走了约莫一刻钟,众人才敢抬起头,看到台上己空无一人,这才长吐了一口气。

    “那位军爷是什么人?往我这一瞄,我的腿就软了。”

    “我都不敢看,一听他声音,他要我杀人,我估计都会替他去做。”

    “长得很俊!我还从没见过这么俊的。”

    “听说张总兵下的所有兵都归他管,那不是比县太爷还神气。”

    第三日,官府贴出告示:十周岁及以上的每人可赊粮二十斤,十周岁以下则每人赊十斤,次年秋收还回,不收利息。佃户可按涨价前的市价折现银给地主。官府按市价7文每斤出售粮食,每人不得过二十斤。

    百姓奔走相告,不到半个时辰,县衙门口排起了几条长长的队伍。

    插队者,恶意捣乱者,将取消赊粮或买粮资格,故倒也井然有序。

    可临近黄昏,看着越来越长的队伍,县太爷有些愁。把监督民众的杨拙找来商量对策。

    杨拙沉思了一会,建议按名册分到镇,再由镇分到村,村分到户。如有私吞者,罚交十部私吞粮食,举报者赏银十两。

    排队没领到粮食的民众,在听了官府的新举措后,便都回家静候消息。

    不出三天,粮食已全部分到各个村,村民们纷纷聚集在村头的开阔地,开始分粮,每领一户,核实斤数后,在文书上按一下手印,按了手印的文书由里正交给镇长,镇长交给县衙。

    在此期间,杨拙都派兵暗中走访,以防有人中饱私囊。

    让杨拙惊讶的是,百姓都领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粮食。

    分到粮食的百姓,重拾信心,开始专心伺弄起棉花来。官府买粮的时间宽限到棉花收获后的一个月。大家都把唯一不受影响的棉花伺候得小心翼翼。

    十万亩棉花,按亩产四百斤算,每斤二十文,至少得八十万两银子。

    6妍手上满打满算,也只有六万左右。再有两个月,棉花就可以开始采摘了。可严鞘仍不见人影,6妍愁得茶饭不思。可把戚氏急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