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医女驭憨夫 > 面圣

面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失踪了许久的严鞘,到底在哪呢。

    原来,严鞘并非普通官家公子,又名李霄,乃当今皇上玄德帝李宏的私生子,其母严氏乃江南人士,李宏基前微服下江南,偶遇年轻时的严氏,两人一见钟情,私定终身。

    怎知先皇病危,李宏匆匆回京,并告诉严氏自己处理完家中事便来接她回京。但不久先皇驾崩,李宏登机,国号宏。期间忙于整顿朝纲及平定几个皇帝掀起的内乱,忙得焦头烂额。

    局面控制住时,己是十年后,后宫各种绝色美人,每天换着法取悦龙颜,让玄德帝早己将仍在江南苦等的严氏忘得一干二净。

    一次偶然机会,玄德看到严氏赠予的定情之物,这才想起。于是派人前往江南寻人。

    这才得知严氏因未婚先孕,严重败坏门风,己被赶出家族。严氏孤身一人,靠卖绣品赚取生活费,孤身一人把孩子生下。

    生孩子时亏空了身体,在孩子五岁那年,撒手而去。临走前,把孩子托付给了自己的姐姐--轩辕知府刘大人妻子刘夫人。

    刘夫人虽然不满妹妹的行为,但对这个秀气的孩子,却是特别疼爱。一次偶然机会,遇到6大夫,6大夫见这孩子身体虽然弱了点,但记忆力惊人,对药材的分辨及认识很有天分,便收为弟子,悉心传授。

    当时的6大夫还是太医院一个医术精湛但脾气怪异的普通御医。

    皇上找到严鞘,赐名李宵,排名老三,入族谱,并欲公告天下。并问李宵要什么赏赐。

    李宵虽怨恨自己的父亲,但母亲的唯一遗愿是找到父亲,并和父亲好好相处。

    为了让母亲在下面安息,严鞘承认了父亲,但却要求仍以严鞘的身份生活,不理朝中纷争。皇上念在李宵年少时受的苦,而且体质一直很弱,便允了严鞘的要求,等过几年再慢慢想办法。

    为回报6御医的授业之恩,皇上一破格提升为左院判。至于刘知府一家,则赐黄金千两,良田万亩。

    但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夜之间,严鞘成了京城的风云人物。但也遭遇了各个派别之间的拉拢或威胁。

    十岁出头的他,一下子面临这么大的变故,始终以不变以万变,醉心于医术的学习和研究。渐渐地,大家逐渐淡忘了他原本的身份。

    如今,己年过二十,可终身大事一直没有着落,可把刘知府夫妻愁坏了,骂不能骂,打不能打,皇上把下了口谕,让刘知府夫妇务必在今年年底之前将严鞘的婚事确定下来。

    去年好不容易说服严鞘定了亲,谁知却是个缓兵之计,竟然跑了。其师6院判自从前几年辞去院判一职,亦不知所踪。

    当玩失踪几个月后的严鞘出现在刘知府家门口时,守门的边飞跑边大喊:

    “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不一会,刘知府及夫人急急赶来,看到严鞘除了有些憔悴和削瘦外,其他都还好。

    确定没事后,刘夫人一下忘了自己身份,对着严鞘便打:

    “你这孩子,把和担心坏了!”

    还没说完,眼泪便哗啦流出来了。

    “真是妇道人家!孩子好好的,哭什么。”

    “你还说我,你派人差点把城给翻过来了。”

    “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严鞘屁股还没坐热,便开口道:

    “姨父,我回来有重要事同你商量。”

    于是拿出两个扁扁的像袋子又不似袋子的东西,打开,变戏法似地拿出一套冬天衣裤及一床单人被。

    刘夫人见这么多东西居然能装在这么小的袋子里,好奇地拿着袋子翻了又翻,看了又看,也没看出其中玄机。

    刘知府却对衣裤被子的面料及填充物感兴趣。布料很软,比丝绸厚,没丝绸光滑,但接触皮肤的感觉很舒服。最重要的,填充物轻,而且很容易压缩。

    刘知府不动声色地问道:

    “这个一定很贵吧。”

    “你猜猜!猜中了我待在家半个月。哪也不去,就陪你和姨母。”

    刘知府使了个眼色,让妻子回避。刘夫人知道老爷是有正事要谈,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三十两?”

    严鞘笑而不语。

    “四十两?”

    严鞘仍摇头。

    “丝绸加动物皮毛也就六十两,这里面的填充物是什么?”

    “往低了猜。”

    “二十五?”

    “二十?”

    “不可能十五吧?”

    看到严鞘还在晃脑袋,刘知府也没了耐心:

    “你这臭小子,出去这么久,音讯全无,一回来,连长辈也捉弄。你再不说,新帐旧账一起算。想当年……”

    严鞘一听姨父又要把当年的事翻出来,忙双手举起来:

    “您就饶了我吧,我说,我说还不行吗?衣裤鞋一起三两,被子五两。”

    严鞘报了和现在军营普通士兵所穿衣服的价格,他知道这里的水很深,多报的二两预留出来做打点的。

    刘知
与时空的约会最新章节
府两眼光,曾经也是武将的他,知道此事的重要性,脸上的喜悦再也掩饰不住:

    “鞘儿,你可为你父皇立下大功了!来人!备汗血宝马,进宫!”

    照理,刘知府这种官阶,未得通传,是不能直接面圣的。但皇上有口谕,凡是同严鞘有关的,都可进京。还特赐了一匹汗血宝马,一日一夜便可赶至京城。

    “报------!轩辕府刘知府进驾---!”

    当太监那又尖又细的噪音传来,刘知府整了整衣冠,在太监的引领下,来到偏殿,跪安后,便将棉衣棉被事宜逐一汇报。

    皇上以为这次刘知府是为三皇儿的婚事而来,故特意在偏殿等候,却不曾想居然是此等大事。

    唤人移至议事厅,将户部尚书丁尚书及兵部尚书叫来。

    当两位尚书看到棉衣棉裤并了解到价格时,忙跪下行大礼:

    “真乃天助也!如用于土兵,实乃我大晋之福,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皇上手抚胡须:

    “三皇儿真乃福星,传朕旨意,赐三皇子李霄为逍遥王,一切供给按惯例配给。刘知府功不可没,调至户部任尚书,原户部尚书平调至礼部!”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待众人退去,刘尚书跪在地上:

    “臣办事不力,愿领罚。”

    “你给朕办了一件大事,何罪之有。”

    刘尚书便将严鞘离家出走几个月及拒婚之事一一说来。

    “这也不能怪爱卿,霄儿自幼不在朕身边,我要是下旨,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又会有变故。你且看着他,不让他再离开你视线范围即可。。此次他能想到国事,朕心甚慰。你也可给他些实事做做,将来也好辅佐当今太子。”

    另皇上下秘旨让刘尚书去查查棉衣棉被的制作者是什么背景,产量如何,如若可靠且不属于朝廷任一派别,可给予重赏并直接向户部供应棉制品。

    刘尚书应下后匆忙赶回。

    却得知严鞘重病在床,大夫说原本便底子薄,再加疲劳过度,饮食不规律,至少得休养几个月。

    就这样,严鞘一躺便是好几个月,连看书时间都被限制的他,更别说外出了。让小厮送给6妍的信也全被截了下来。

    刘尚书答应严鞘会亲自去找6妍。严鞘知道姨父是言出必行之人,也便安心养病。

    刘尚书则一直在暗中观察平阳县的一举一动。

    县太爷出面鼓励大家种植棉花,6妍向官府及棉花种植户无偿传授播种方法,向种植户承诺产量及购买价格。

    这种看似很傻的行为,6妍却做得分外起劲。

    甚至6妍开的女人之家以及有间酒楼的盛况,刘尙书也事无俱细地写成一封封厚厚的书信,通过专用渠道回宫里。

    杨拙对安抚灾民的赊粮售粮举动,分派粮食的分级管理及监督,以及对士兵的新奇的训练方式,刘尚书看上了这颗好苗子,每次都作为附录附在书信后,字里行间是对这个人的赞赏,唯一让刘尚书不满的便是:此人受制于6姑娘。

    皇上整日待在宫里,不是批被人筛选过的奏折,就是听各派系之间永无休止的争吵。后宫更是手段百出。待得都没了鲜活感。

    刘尚书本是武将出身,写的凑折也是直来直去,几乎看不到什么奉承的词句,信也像记流水帐一样。比如写到杨拙的一段:

    长得很顺眼,比臣年轻时还顺眼,大有陛下年轻时的一点点影子。训练士兵时,不怒而威,一个眼神扫过去,媳妇一样站着的兵马上站得像一颗松树。

    特别是搞什么模拟战场,把士兵虐得像狗似的,士兵还很感激他。

    每天练枪练箭的时间不多,背着个奇怪的包裹,腿上也绑着东西,跑山上去又跑回来,还在地上爬一身泥。又是爬又是跨又是趴的,像唱戏一样。

    操练是很简单的拳击,臣偷偷学了几天,嘿!你别说,打架实用。要是招呼到敌人身上,自个儿省力对方吃力。

    臣敢说,这人好好培养,绝对是个将才!

    不过,有一点不好,只要一碰到6姑娘,马上变成小姑娘了,话不敢大声说,姑娘说东,绝对不敢往西。

    这6姑娘便是陛下您找的那位,十三岁不到,那可真是个人物。

    丑女变美女,从做豆腐到开酒楼,从开酒楼到开女人用品,再到种棉花,听说种稻谷红薯也有一手。

    那酒楼,可不是一般的酒楼,里面的吃食,千奇百怪,别说我,说句冒味的,连陛下您,可能都没吃过。

    女人之家的用品更是传奇,听说京城的姑娘夫人都找来了。

    臣好奇买了一瓶洗水,洗了几次,头特别柔顺,打理起来可方便了。听说还有什么可以防脱的。

    皇上每天就盼着刘尚书的来信,又期待又怪刘尚书不懂自己心思。

    自己信中写道,让他将酒楼所食所售之物,详述之。

    刘知府便每次将菜品的色香味全方面描述。又不知托人捎些回来。害皇上每天看着这些信直咽口水。